纯阳剑的剑灵被诛,古剑被毁。梦香紫将两截短剑丢给铁拐梨,就是在施舍他。铁拐梨做不到的事,浮空城的城主几乎没费多少力气,轻易达成。

    可铁拐梨与梦香紫之间的感情变了,他对浮空城城主的感激化为乌有,“说不定我的悲剧也是他一手造成的,然后他再出现,略施小惠,让我感恩戴德,对他忠心不二。”铁拐梨心道,“真让人意外,梦香紫是痴心剑的剑灵,而且还是基老之神的儿子,只是这个儿子不受待见,以至心理扭曲。他所做的事情我大致也能猜出来,不过是想引起基神的关注而已,可怜的娃,你就那么想成为基神的骄傲吗。”刷,铁拐梨向后遁去,他也不接那两截断剑。

    便宜了奉孝天,他没费什么力,将手一挥,一股基气荡出,浩浩荡荡,覆盖了那团红云。

    这团云气本是绿色的,可里面盛放了绿冻冰的心脏,所以被染红了。奉孝天也不在意,他只想收走绿帽,至于绿冻冰的心脏,喂兔子吃就好。红云被奉孝天压缩成巴掌大的一团,在他掌心翻滚,似在抗拒他。“哼,你原本的持有者已死,还不服我,我只好炼化了你,并将你塑造成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接到我的断姬姬之处。”奉孝天发狠道。

    红色的云气显是吓到了,它是放在别人头顶上,而不是消声巴上。嘭的一声震响,云气吐出绿冻冰的心脏,扑通扑通扑通,那物还在跳动。这时,赤兔剑的剑气迸开,红色的兔子跳了出来,它挥动前肢,抱来那颗心脏,啊呜一声,咬过去,没几下就吃干净了,意犹未尽。红色的兔子是赤兔剑的剑灵,它道:“奉孝天,还不炼化了红云,让其恢复本来面貌。”

    “嗯。”奉孝天点头道,他右手一翻,掌心的那团红色云气被压制了,嗤嗤嗤,嗤嗤嗤!数千道基光飙出,灌向红云,渗了进去,并且迫出里面的血水,并将它们蒸腾至尽。云团现出本来面目,是绿云,像是一块原谅色的宝石。碧玉再次变形,倏地化为帽子,绿油油的。奉孝天欣喜若狂,“你最终还是我的了。”他对着绿帽子吹了一口气,让其飞起,落到他头上。

    脑袋上扣着绿色的帽子,身上披着一块绿布,奉孝天当真是绿的可以,哪怕大姬姬断了,也不影响他的基情。“恭喜主人。”红色的兔子道,它只觉得剑主的品味难以理解,它努力去欣赏他就是了。

    厉猿道:“奉孝天,戴上绿色的帽子后,你的气质变了,我喜欢。”

    奉孝天道:“能让你喜欢,实是我的荣幸。我会努力让这帽子更绿的,啊!”蓦地,他发出一声惨叫,赤兔剑也仍在地上,“痛,痛!我的头好痛。”奉孝天抱头嚎叫道,像是野兽在咆哮。而他头顶的绿色帽子也起了变化,形态陡变,成了一圆箍,嵌入他的脑袋里,深可见骨,血水飞迸,模样极惨。厉猿见了,也心生不忍,他正要出手之际,奉孝天尖声道:“不要,不要帮我。让我自己消化了绿帽子中的这门神通!”

    “哦,绿帽子里面藏着一门神通。”厉猿笑道,“你好大的机缘,我不打扰你就是。你若修成,不要忘了和我分享一下。”

    砰!砰!砰!

    奉孝天拿头撞地,这才觉得痛疼减少些。是的,绿色的帽子中有一门神通,即是“碧野仙踪”,这门神通相当可怕,需要心爱的人不断给自己扣上很多绿色的帽子,唯有脑袋成了草原,才可修炼“碧野仙踪”。“难怪,难怪绿冻冰责怪自己的脑袋不够绿。”奉孝天总算理解纯阳剑的剑主了。

    遽地,奉孝天跪倒在地,左手扶着额头,右手抓着赤兔剑,剑尖向后,剑柄朝前,“奉孝天愿意拜厉猿为主。”他道。

    “你这是……”

    唱的哪一出戏。

    厉猿颇感奇怪,故而没有回应。

    “请您接受我的爱与基情还有尊敬,求您了,否则我会死的!”奉孝天痛苦道。

    “和你修炼的神通有关吗。”厉猿道,他何等聪明,一眼看穿了奉孝天的想法。哼,想利用我,好大的胆子,不怕我当场杀了你吗。厉猿抬起姨妈刀,指向地上跪着的奉孝天,锵,锵,锵。刀吟阵阵,气流迸炸。奉孝天几乎被掀翻在地,赤兔剑以及剑颤栗不停,它们都在畏惧姨妈刀、厉猿。

    厉猿看着奉孝天跪在地上,痛苦不已,脸都扭曲了,“好吧,我接受你的基情与衷心。”他特意强调衷心二字,因为厉猿也看出奉孝天生有反骨,并无忠诚可言,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听到厉猿说接受自己了,奉孝天忽觉疼痛轻了些,圆箍勒的不是那么紧。原来厉猿除了心爱的表弟“木词吟”与曾经爱过的基友“龙晶林”外,还有其他的基友,他是基老界的九大巨头之一,焉能没有鲜肉主动奉献局部地区之花。

    绿了,奉孝天瞬间就被绿了,所以疼痛才纾解了。圆箍也再次变成帽子,戴在他头上。

    脑袋上一片青青草原,奉孝天终于笑了,“碧野仙踪,我终于能修炼碧野仙踪了吗!”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厉猿忽然就不想学“碧野仙踪”了,他可忍受不了心爱的基友再给他戴上绿色的帽子,木词吟对他的伤害很深,至今不能忘怀。因为太爱表弟了,厉猿才会祝福他,祝福他和龙晶林幸福地生活下去,直到天荒地老。他的情怀与气度,非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

    拾起地上的赤兔剑,奉孝天站在厉猿身旁,仔细体悟“碧野仙踪”的玄奥之处,他才入门,还需心爱的人给他很多绿油油的帽子才行。“妙哉。”奉孝天自言自语道。厉猿才对他好点,他已经开始心生不满,“明明是基老界的巨头,为何给我戴的绿色帽子不太多,至少也得几千个吧。”奉孝天并没把他的不满表现在脸上,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惹恼了厉猿,他再无依靠,会被人整死的。

    眉道人、一页情、薛钟剑站在一起了,已是盟友。可梦香紫占据绝对优势,恶娘谷中的伪娘对他心存忌惮,然而真要与基老撕比,他们还会帮助浮空城的城主。

    书学院的院长孙书雉率先发难,然而他要杀的人是铁拐梨,而非薛钟剑等人。孙书雉是琴棋书画茶,五位院长中最细心的那人,他察言观色,已知梦香紫对铁拐梨动了杀心。所以他才杀向十大恶娘之首的铁拐梨。

    当!铁拐梨被一卷古籍击中,袖袍炸开,人也向后跌退,他的铁拐甚至出现了裂痕。可见那卷古籍的威力有多大。

    “恩公,你不许天下人拂逆自己,这等心思,我望尘莫及。”铁拐梨左臂抬起,同时化掌为拳,砸向他赖以成名的铁拐。当!又是一声闷响,铁拐的表层炸裂,金属碎屑迸舞。原来铁拐里面还藏着一物,它才是真正的神兵。

    铿锵!

    铁拐梨右臂一振,一道铰链扫了出去,铰链的最前端像是毒蛇之头,镶着两粒黑色的珠子。一团团黑雾散开,涌向孙书雉以及那卷古籍。

    孙书雉抬头瞥向黑雾,道了一声:“来的正好。”他左脚顿地,砰的一声,地面崩裂,泥尘荡扬,犹如沙尘暴,和黑雾一接触,却被吞噬了。黑雾扩散的速度更快,瞬息百丈,孙书雉已被盖住了。

    铁拐梨冷笑道:“如果这样你都不死,我……”

    他话声未落,忽听轰隆一声爆响,黑雾荡开,像是迸甩出去的雨水。

    “我修的是儒门正气,你的小伎俩怎可能困住我。”孙书雉的声音传来,他右手捧书,左手执一杆长枪,枪尖怒抖,戾啸经天而起。“我这枪叫做太昊,有日天之能为。铁拐梨,你能接我几招。”说完,孙书雉身形骤起,长枪如龙,向前捣去,三道金色的气柱绞在一起,形如螺旋,捅向铁拐梨的心脏。

    铁拐梨惊疑不定,再次抖开铰链,哗啦啦,铰链幌动不已,同时延伸出去,足有百丈之长。

    砰!铰链扫中金色的螺旋气柱,登时,金光荡爆,摇曳而舞,如同在水里划过的金蛇,涟漪扩散。而这时,孙书雉冲了上来,他站在铰链之上,腾,腾,腾!如履平川,向前窜去。“天地间有正气,是故,儒门长盛不衰。吾有太昊枪,今日誓以长枪挑死你。”嗡的一声爆鸣,太昊枪绽放无量光华,上百道浩然正气缠绕在枪身上,这一枪挑过去,别说是人了,就是山也能挑开,扫碎。

    铁拐梨想收回他的铰链,可愕然发现拉不动,而且他的手也被一股奇异的吸力固定在铰链上,甩都甩不掉。“怎会这样。”铁拐梨心骇道。

    孙书雉的太昊枪由下向上挑去,寒气迸出,扫在铁拐梨的腰上,他只觉身体失去了知觉,动弹不得。“真要被人剖开身体,死在恶娘谷?”铁拐梨面容古怪,他与其他的九大恶娘躲到谷中,就是为了躲避仇人,逍遥自在。如今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还是在恶娘谷中,这等滑稽之事放在谁身上,谁也受不了。

    当啷!

    有人以手指点住了孙书雉的太昊枪,救下了铁拐梨。即是如此,十大恶娘之首也是魂飞天外,呆若木人。

    腾!腾!腾!孙书雉再向前疾走数步,太昊枪弯了,枪尖、枪身、枪柄近似圆月。孙书雉再不能前进分毫,可来人仍是一指点在枪尖之上,寸步不让。

    “你是何人,为何要救铁拐梨!”孙书雉骇道。

    “我是谁不重要,你只要知道铁拐梨杀不得就好。”那人道。蓦然间,他的手指发光了,金光腾舞,四下扫荡。砰砰砰!太昊枪上聚集的浩然正气一团团炸开,拦不住那些道金光的冲刷。

    “啊,我知道你是谁了!”孙书雉蓦地想起一人来,一位不该存在的人。

    铁拐梨仍然懵比中,不知救他的人是谁,又有何目的。

    “神乎其技的手指,可怕的杀气,沉如渊海的高贵气质,你是樱藤家的人!”孙书雉道。

    “哦。你有些眼力。”来人道。

    是的,救下铁拐梨的人是樱藤家的人,樱藤家可是古老的家族,族人有上千年没现身过了,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消失了,原来还在。樱藤家的祖上出现过一位杰出的大能,唤作樱藤甲,终其一生只修炼一门神通,号称一指戳出,天空都会消声潮,可见他的惊世骇人之处。

    “难道你现在使用的就是樱藤甲传下来的神通,黄金色的手指!”孙书雉小心翼翼问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来人道,他一个眼神瞥了过去,孙书雉呼吸如堵,太昊枪也丢了,可是枪尖被对面的神秘汉子用手指掂起,没有坠落下去。

    薛钟剑、一页情、眉道人,刷刷刷,齐齐望向樱藤家的传人,“此人是敌是友,为何出现在恶娘谷,他要保下铁拐梨,出于何种目的?”三人交换神念,也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樱藤家的人不出世则以,一出来肯定会做出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梦香紫、劳无礼相互看了一眼,也猜不出樱藤家的人为何来此,难道说恶娘谷有什么让那个古老的家族在意的地方?

    一时间,恶娘谷安静异常,针落可辨。

    “太昊枪被你拿着,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樱藤家的传人轻声道,他的声音不大,却传遍恶娘谷每一寸空间。

    这时,孙书雉清醒了,也听到樱藤家的传人对他的评价,又羞又恨,可他却不敢撕比对方。那人一根手指就能定住太昊枪,实力可见一斑。

    刷!刷!刷!刷!

    梦香紫、劳无礼携众而来,他们将樱藤家的传人围了起来。

    “说出你的目的,我们还能做朋友。”梦香紫道。

    “为何不是做基友。”樱藤家的传人笑道。他似乎知道梦香紫的底细,所以才出言相讽。

    出人意料的是,梦香紫并未生气,只是道:“你想带走铁拐梨,尽管拿去。没人会拦你的。”

    “基老之神的儿子,为何这般无能,你在怕我吗。”樱藤家的传人再道。

    “怕你?”梦香紫冷笑。

    “既不怕我,为何不与我Gao基!”樱藤家的传人忽地动了,飕的一声,太昊枪怒飚而出,挟起万丈风雷,疾驰如电。

    劳无礼还未动手,痴心剑主动飞出。当!劈中太昊枪,将其砍断了。

    孙书雉心疼不已,可又不能说什么。谁让梦香紫是浮空城的城主。别说是太昊枪了,就是孙书雉的脑袋,他痴心剑也能砍去。

    “离开,或者撕比。你自己选择。”梦香紫道。

    “我的目的已经说明,你为何不懂。”樱藤家的传人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