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基老界的巨头劳无礼真没把奉孝天当回事,鲜肉而已,除了脸长得好,能让人赏心悦目,还有其它功能吗。“山杏甲怒神功。”奉孝天一怒之下,再施异人传授给他的神功。砰砰砰,砰砰砰!山杏大的拳头密如雨点,轰扫向劳无礼。

    尘泥弥漫,基老界的巨头岿然不动。他袖袍振处,基光涌起,是纯正的基老紫。嗤嗤嗤,基光滚荡,仿佛是锅中滚开的沸油。“山杏甲怒神功,有些门道。可这不足以破掉本座的王之防御。”劳无礼道。

    王之防御,劳无礼的最强防护罩,由五十层基气与十层真元层叠而成,厚不过尺,像是倒扣的水瓢。嗡的一声爆响,天地皆震,气流颤鸣,那轰向王之防御的密集拳头倏地迸爆开来,登时,一道基气漾荡三千里,像是疾走的紫色闪电。王之防御之后,劳无礼再掀烽火,有人挑战他巨头的威严,怎能不撕比回去,与人斗其乐无穷,借白食镜轮的一句话,笑尽天下基老啊。

    自劳无礼右臂迸发出去的那道紫色基气,凝实而又纯净,其中还有两滴基油,一滴是金色的,一滴是白色的。金色的基油取自劳无礼死掉的好友,为了纪念逝去的基油,劳无礼才以特殊的炼制手法萃取他的全部基油,共有一百斤,也算是异数了。白色的基油也不是劳无礼的,而是他的一位仇家的。那仇家绝非泛泛之辈,基情纵扬,Xiao雄人物。他与劳无礼撕比了上百年,互有胜负,最高果断Gao基了,是敌亦友。有种说法,比一个人更了解自己的是敌人,劳无礼还是有几分相信的。“奉孝天,你太年轻,脾气差些,经不住本座的调侃,难成大事啊。本座已经你除名了,你不配做我的基友。”劳无礼以对奉孝天死心了,那样的鲜肉,可以玩,过后扔了就好。再没的容颜也有枯萎之时,那时更加丑陋,活着就是罪过,劳无礼不忍心见到。

    再说奉孝天,成功引起基老界巨头的注意后,还未窃喜多久,对方已经厌恶他了。这对奉孝天来说是一件不能原谅的事,劳无礼解除王之防御后,又劈出一道让人颤栗的紫色基气,这更是让奉孝天愤怒,Gao基不成,还下黑手,“这是我一直做的事啊,如今反了过来,好气!”奉孝天左手一招,攫来那块绿布,将自个裹得严严实实,就连赤兔剑也被包住了。

    轰隆!紫色的基气劈在绿布上,霎时,光浪迸涌,方圆千尺,紫绿两种颜色的流光四下涤荡,轰击苍穹。薛戾见了,不足点赞,嗯嗯,撕比的好精彩,这才是汉子之间的真爱啊,情至深处,唯有相杀。刷,薛戾挥动三生剑,斩断冲向他的数道紫色光束。“奉孝天,你是我带回来的基老,我会对你负责的,虽然你的忠诚度让人表示怀疑。”薛戾道。

    奉孝天不会忠于任何人,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他的那位恩公传授神功时说过,你会三易姓氏,和人的家奴无异。

    踏,踏,踏!劳无礼虚空踱步,一步丈余,迅速接近奉孝天。“你能以那块绿色的布接下本座的杀招,足以欣慰了。再来,你还有幸存的机会吗。”劳无礼左手捏拳,右手笼在袖中,不见有任何动作。基老界的巨头要以左手擒下奉孝天,这已经是他对小鲜肉的最大赞美了。

    绿布忽地变作盔甲,覆盖住奉孝天,“哼,我早晚会取代你。不管你信与不信。”奉孝天道,他目运两道基光,万花筒基轮眼遽地旋转,刷刷,碧芒劈出,形如圆轮,斩向劳无礼。

    劳无礼衣服鼓舞,像是藏了什么东西在里面。砰砰,炸声遽起,劈向他的碧色圆轮遽地崩裂,化光屑散去。“你的瞳术有来历。本座很欣赏,可也停在欣赏的程度上。”刷,劳无礼猝然而起,左拳轰下,轰隆隆,拳浪如大江滚去,摧枯拉朽,非人力可阻挡。

    奉孝天右脚点地,像是陀螺似的开始转动,呼呼,碧光扫动,像是绿龙咆哮而起。蓦地,绿龙冲出,爪牙戟张,杀机炽盛。

    “这才是我钟意的基老啊,我的局部地区开始放松了。”薛戾道。

    “小伙子,不错,能入我门,成为我的弟子。”薛钟剑亦道。

    “得了吧,你只是随便找一个理由而已。”白食镜轮道,“灭霸为何背叛你,你当真不知吗,薛阁主。”

    “哈哈哈,白食镜轮,Gao基不,你曾经也是基老啊。”薛钟剑道。

    “滚!”白食镜轮怒道。

    薛钟剑不以为意,他们之间的盟友关系很牢固,无人可介入。因为薛钟剑有恩于白食镜轮,不,是一页情。

    做了伪娘后,一页情才舍弃他的过往,名字也遗弃了,至此伪娘界多了一位“白食镜轮”,而基老界的“一页情”死了。

    听到薛钟剑提起自己的过去,白食镜轮并不在意,没有过去的人是可悲的。

    轰隆,巨响如上千闷雷炸开,绿龙、紫色的拳浪遽地溃散,明显的,紫色的拳浪更胜一筹。劳无礼毕竟是基老界的巨头,他的基情与天赋不是奉孝天所能比的。“基光枪。”只听劳无礼轻描淡写道。哧哧哧,一道道基气迸开,劳无礼的右手多了一杆长枪,正是基光枪,光芒璀璨,难以直视,会伤到眼睛的。

    奉孝天当即运转“万花筒基轮眼”,生怕眼睛被烤坏了。“基光枪!”奉孝天轻声道,“以自身的基光凝为长枪,你怎么不变出来一支消声巴!”

    劳无礼不屑辩解。“无知鲜肉,休要张狂。吃本座一枪。”

    飕!锐啸忽起,劳无礼的基光枪投了出去,划开虚空,刺向奉孝天。

    以奉孝天之能,也不敢接下。他扬起赤兔剑,运转真元与基气,聚于神剑之上。锵的一声长吟,赤兔剑爆发出炫目光华,凄红若血。而剑灵也现身了,是一头红色的兔子。

    “吃土去吧,老头!”陡听奉孝天喝道,刷!剑华迸开,像是红霞初生,而地面尘土荡起,喀拉拉,大大小小的石块怒旋而上,土墙,红色的土墙竖了起来,高十丈,长达数里,厚有丈余。

    劳无礼投掷出去的基光枪势如破竹,嗵嗤,捅入红墙之中,登时,墙裂石迸,红泥掀舞,向后涌去,像是洪流,瞬间吞噬了劳无礼。这才是“吃土剑式”的本质,让敌人吃几十斤土,如果不够,几百斤也是有的。

    瞥到劳无礼被红色的泥石流吞殁了,奉孝天仍不放心,他可不信基老界的巨头这般轻易就被打倒。

    刷!

    奉孝天拎起神剑,向前纵去,疾逾闪电。“八千里云和月,问世间谁与我Gao基!”奉孝天大喝一声,挥剑劈向那团涌动的泥石流。而劳无礼就在下面,安然无恙。他的王之防御再次张开,碎石烂泥都不得近身。

    “也是志大才疏之基,能有多少前途。不中用,不中用啊。”劳无礼叹道,“长了一张好脸,也算是你人生的一大幸事。”

    蓦地,之前崩碎的基光枪再次重聚,寒光涌荡,砰砰砰,荡开层层泥石,耀眼之极。当的一声,奉孝天挥出去的赤兔剑斩中基光枪,金铁交鸣之声遽起,让人苦不堪言,脑浆近沸。大脑都在颤抖啊。

    当是时,劳无礼的“王之防御”倏化紫色的光球,冉冉升起,而基老界的巨头悬浮其中,他双目开阖间基光迸窜,恐怖的威压向外散出,贯穿王之防御,涌向奉孝天,让其知道他们之间的真正距离有犹若天堑。

    砰!砰!砰!砰!

    一块块石头炸开,红泥倒退,泥石流离开了劳无礼。而那柄寒光熠熠的长枪仍然悬在基老界的巨头身前,直指奉孝天的心脏。

    从没像现在镇定过,越是危险,奉孝天越能沉住气,他绿布加身,他执剑在手,他注定要成为基老界的神话。“可惜,我没能抢走绿冻冰的帽子,它太适合我了。”奉孝天遗憾想道。

    赤兔剑的剑灵实体化,盘踞在剑上,红烟缭绕,向上掀舞,热浪轰爆。红兔形状的剑灵也感到了来自劳无礼的压迫感,让它呼吸如堵,讲话都觉吃力。赤兔剑的剑灵和奉孝天很合得来,它当即传音道:“阿天,我们要尽全力了,不能保留,否则必死。”

    奉孝天肃穆以待,也知剑在手上,不得不挥。“赤兔,你害怕了吗,有趣。需要我让你静下心来吗?”

    “不必。至少要斩断那只可怕的基老的一条手臂。”赤兔道。“就用那招吧,阿天。委屈你了。”赤兔剑的剑灵又道,它和奉孝天想到一块去了。

    “嗯。”奉孝天微微颔首,同意了。

    紫色的光球内,劳无礼面如古井,宠辱不惊。蓦地,他大手一挥,王之防御散去。啪!劳无礼抓住基光枪的枪柄,向后拖来。枪身始终和地面平行,枪尖寒芒迸射,仍然指向奉孝天,后者的压力不减反增。

    “本座这一枪刺过去,你要不死,我会消声养你的。”劳无礼道。

    “阿天,有时候做小消声脸也不丢人的,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做。”赤兔道。

    “严肃些,我们要施展那招了。”奉孝天毫不隐瞒,直言道。他也不担心劳无礼听去,向他那样的大基老,只会期待,而不会破坏小鲜肉的挑战。

    弃剑!

    奉孝天竟然弃剑了,他将神剑抛向高空,而他本人四肢伏倒在地,状如烈马,背脊平直,呼,一道马尾甩了出去,奉孝天的局部地区长出了一条马尾,真正的马尾。

    “啊喔,他这是要作甚。”薛戾惊异道。

    “鬼知道,反正我不知。”薛翩翩同样好奇,兴致很高。

    “这招,我似乎在哪里见过……”执剑阁的阁主忽道。“啊,我知道了!”薛钟剑兴冲冲道。

    “我也知道了。”白食镜轮道,他左手抓着棋盘,右臂揽镜。

    铁拐梨被晾在一边,像是成了无关轻重的角色,无人理会。他本人也觉得不可思议,“这里真的是恶娘谷,我的恶娘谷?”

    遽然间,被奉孝天抛起的神剑刺了下来。噗,血水迸起,剑尖没入他的背脊,直到剑柄处才停下,而剑身停在他的生命之海中。哗哗哗,海水涌来,冲刷剑身。当!当!当!赤兔剑不住幌荡,剑吟亢厉,一如龙吟,响彻生命之海。而奉孝天的身体再起变化,至于剑灵,它落在主人的脑袋上,紧抓他的头皮,像是扎根了似的,再不能挪开。

    喀啦啦,奉孝天的骨骼迸动,四肢伸长,脊背向上隆去,局部地区的马尾也变成火红色的了,呼呼舞动,火焰腾窜而起。“吼!”奉孝天痛苦嚎叫,脸也变形了,赫然是马脸!

    “啊。”劳无礼奇道,“他这是从人变成了马?”

    “你说的对也不对。”薛钟剑道。

    “何解?”劳无礼道。

    “执剑阁的藏经阁记载着一门可怕的神通,需要剑与剑灵配合持剑之人。”薛钟剑道。

    “怎么个配合法?难道变成马?”劳无礼笑道。

    “是。”薛钟剑道。“剑门的这道神通,我本以为失传了,想不到今日还能见到。”执剑阁的阁主喜道。“赤兔马。这门神通叫做赤兔马。剑、剑灵、剑主,三位一体,倏化赤兔马。”

    在薛钟剑与劳无礼交谈的空当,奉孝天完全马化,再无人形,不管怎样看都是一匹红色的烈马,可马蹄是绿色的。

    吼!

    红色的烈马再次吼啸,声浪迸飙,向前怒推而去,咔嚓咔嚓,地面炸裂,蔓延向劳无礼。虚空也受殃及,成片成片的塌陷,像是多了很多窟窿。

    瞥及如此,劳无礼收起轻蔑之心,表情郑重,“奉孝天,你成功点燃本座的激情了,我会收了你这妖消声的小消声货。”

    多好的烈马,真想那啥上去。劳无礼手中攥着的基光枪嗡的一声,抖幌起来。基老界的巨头不忍心伤害奉孝天了,因为知道了对方能变成马,和烈马那什么什么,劳无礼从未想过这样的事,如今他认真思考了,可行啊。

    薛钟剑似乎看穿了劳无礼的想法,赞道:“基友啊,你的品味再次绝尘而去,我真的不如你。败给你了。”

    “哈哈哈,你的赞美本座收下了。”劳无礼道。

    奔啸如雷,赤兔马向劳无礼撞了过去,风雷齐迸,马蹄声声,在基老界的巨头听来再美妙不过,“本座,本座的基情难以遏制了!”大喝一声,劳无礼霍然飞起,收起基光枪,单手抓向赤兔马的鬃毛。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