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牡丹道人,本是百界山的第一人,只因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错误的情人们,被他们擒下,成了交易的筹码,不,也许是弃子。

    不管是白食镜轮亦或是薛钟剑,甚至是绿冻冰,他们都不会真心对待绿茶伪娘的。哪有什么真情可言,逢场作戏而已。执剑阁的阁主与浮空城棋学院的院长因为利益而结盟,他们一起拿下了牡丹道人,百界山已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在来恶娘谷之前,薛钟剑、白食镜轮甚至一起消声了牡丹道人,感觉还不错,比想象中的还要有趣。两位大伪娘甚至约定,以后要多多交流啊,可促进双方的感情,有利于后续的工作。

    驴果老也不是被吓大的,做伪娘也有他的原则,吃亏的事绝不做。能占的便宜绝不撒手。“牡丹道人,呵呵,我就收下了。”毛驴道。

    “驴果老真是豁达之人,将来成就会在铁拐梨之上。我有一句话要先讲明,此役过后,铁拐梨会是我的人,不管你们和他有什么仇,都得放下,否则就是和我白食镜轮过不去。也不相瞒,我钟意铁拐梨好久了,他虽然折了一条腿,并不影响他的魅力。在我见过的伪娘之中,他的气质与颜值都是极好的,这等人物,不入我觳,实是天大的损失。”白食镜轮的念识体,即是那枚棋子,杀机迸荡,寒光旋扫。毛驴与光剑退避三舍,不与之撕比。

    光剑中再次传出执剑阁阁主的声音,“白食镜轮,我在此许诺,铁拐梨是你的人了,不会有人与你争的,包括眉道人。”

    毛驴道:“梦香紫必须死,不管你们是否看中他了,浮空城的城主留不得。还有三生石,我需要一千斤的三生石,少一两都不行。”驴果老相信薛钟剑与白食镜轮会占据浮空城,到时,三生石、神驹都是他们的,他也得分一杯羹。

    白食镜轮的念识所化的棋子停转了,崩的一声,棋子裂开,一团金光撒开,显是棋学院的院长动怒了,他早将浮空城视为己物,驴果老敢向他索取贵重的三生石,还是一千斤,真是好胆。简直不知死活,长了一张驴脸,没有脑子吗,遇事不知道思考的吗。金光散开,一物旋起,寒光荡扫三千丈,佛气冲天。

    “战魄轮!”毛驴惊呼道。“棋院长,你拿出战魄轮想做什么。”驴果老震惊之余,不免生惧。这里可是他的识海,灵台被毁,他也和废人没多大差别。原来,白食镜轮的念识钻到战魄轮之中,棋子是假象,佛光也是伪装物,都是用来遮人耳目的。

    刷!光剑斩了过去,薛钟剑只好出面调解,不愿白食镜轮与驴果老起冲突。剑气像是水纹,一圈圈荡开,共有百余道。

    战魄轮动也不动,当当当!当当当!剑气扫中圆轮,发出金铁交撞之音,震彻驴果老的识海,他的灵台也不稳了,似要跌倒。毛驴撒开蹄子,狂奔而去。

    “装完比就想跑,有这样的好事?”白食镜轮的声音如影而至,在毛驴听来,好不吓人,它是驴果老的念识所化。

    “道友不可啊。”光剑再次追去,斩向杀机炽盛的战魄轮。

    “薛阁主,你再拦我,我连你也杀了。”白食镜轮怒道,“浮空城是我的,谁敢动城,拿脑袋来换吧,世事如棋,笑尽天下伪娘啊!”

    “这厮又来了,哎,我为何与他结盟。”薛钟剑虽然无奈,还是接受了既定的事实。然而驴果老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留着他大有用处,等待再无利用价值,再杀不迟。

    “禅定三剑。”只听薛钟剑的声音遽地荡开,而之后,那柄光剑倏地分开,以一化三,刷刷刷,三剑斩去,梵唱大作,佛音遽起,撼动千里方圆。就是那战魄轮也被钉住了,停止旋转。白食镜轮的念识体再次纵出,化为一佛,开口道:“剑阁之主,你是从哪里学会的禅定三剑。今日特意在我面前施展,又有什么目的。”

    三柄光剑悬在战魄轮上方,剑气如线,一道道垂下,并无杀机。薛钟剑的声音再次响起,“无它,想和棋院长做一笔交易而已。”

    “你我本是盟友,太见外了。”白食镜轮道。

    毛驴逃过一劫,将身一晃,投到百丈高的灵台之中,再不出来。它是怕了白食镜轮。

    “像他这样的伪娘,留着何用,胆小如鼠。”白食镜轮不屑道。

    “此人不可杀。”薛钟剑道,“道友,你想学会我的禅定三剑,就要放弃驴果老。他的命是我的了。杀他就如断我手足。”

    “哦。”白食镜轮也很意外,“看不出薛阁主还是重情重义的伪娘。”

    “不,我现在是基老。”薛钟剑道。

    “”

    白食镜轮无话可说,吗蛋,差点忘了这茬,薛钟剑是三界之人啊,基老界、伪娘界、剑界,角色身份随时都能转换。用情不专,这样的人太可恨了。哪像白食镜轮,一心一意,只是一只漂亮的心理有问题的伪娘。

    驴果老没有多少话语权,识海都被两只变太占据了,只能迎合他们。他当即道:“薛阁主,棋院长,在下愿意和你们合作,无条件合作,千斤三生石太多了,给我三百斤就行,再不济也得给三十斤吧。”果老的姿态很低。

    “三十斤,想得到好,最多给你三斤。”白食镜轮哼道,“驴果老,注意你的态度。”

    “两位,不要再争下去了。先杀梦香紫,拿下恶娘谷再说。果老,恶娘谷中,你可有贴己之人,可说出他们的名字,省得我们误杀了他们。”薛钟剑道。

    “除了寒香子与河虾姑外,你们随便杀。”驴果老道。恶娘谷,他只喜欢虾姑与寒香子,因为他们长得漂亮。

    “没问题。”薛钟剑道。

    “寒香子吗。”白食镜轮若有所思。

    “你们可不许反悔。”驴果老道。“我已经答应和你们合作,我的人一定要保下。”

    “你自顾不暇,还有心思顾全别人,真是伟大。”白食镜轮道。

    “如此,我们就离开吧。”薛钟剑道。

    刷!剑光一闪而逝,执剑阁阁主的念识体遁了出去。白食镜轮的念识体也飞了出去,可战魄轮还在,留在了驴果老的识海之中。“嗯,这是何意。”驴果老心道,“还是信不过我,所以留下战魄轮,为了让你们安心?”

    战魄轮散发的气息,如丝如线,一道道散开,像是风吹柳枝,扫来扫去。距离驴果老的灵台很近,他很不舒服。可也无可奈何,只要动起手来,吃亏的还是自己。“我是否该收了白食镜轮的战魄轮。”驴果老动了别的心思。他除了拥有能变成驴子的纸鹤外,还有其它的法宝,其中有一件很神秘,恶娘谷中的人,无人知晓。驴果老的这件法器叫做“通玄渔鼓”,可收别人的法宝。只要祭出,驴果老相信能治服战魄轮。

    “还是不要拿出渔鼓了,铁拐梨啊铁拐梨,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恶娘谷马上就是我的了。”驴果老喜道。既然薛钟剑与白食镜轮、眉道人都来了,恶娘谷幅员再辽阔,也会被他们收下。

    尽管战魄轮让驴果老觉得很不舒服,他还是装作看不到。“啊,牡丹真人在哪里,那两个可恶的大伪娘不是说交给我了吗。”果老这才想起百界山的主人。

    “城主。又见面了。”

    白食镜轮的本体现身了,他足踏黑棋,背负九生九死棋盘,飒然而现。降落时,黑棋入地三十丈,泥尘迸起百丈高。“梦香紫,交出浮空城,饶你不死。”白食镜轮道。

    “这才是你的目的吗。棋院长。”梦香紫道,他挥动蚍蜉剑,倏地斩出,刷,剑光怒舞,可撼天地。别说是树了,就是整片深林也会被荡平。

    白食镜轮大袖一舞,百余颗棋子飞出,黑白分明,将那些道剑光拦下了。“城主太过劳累,也该退位了。我虽不才,可愿担起浮空城的重担。梦香紫,识趣些,你老了,再不能制约我等伪娘。在浮空城,对你不满的人越来越多。就算我今天不站出来,终究有人揭竿而起,对抗你的恶行。”

    梦香紫笑道:“反抗我?怕是棋院长的偏见吧,我待你如闺蜜,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从今往后再不是浮空城的人。”

    白食镜轮道:“此言差矣,梦香紫,是你再回不去了。你不是放出信号了吗,我敢说每一个人会来支援你的,因为他们都是我的闺蜜啊。因你而死的画由心也许是对你最忠诚的那人,想不到吧,城主。”

    梦香紫面色一寒,聚在他身旁的美人灯旋扫而出,一个个美人开口大叫,毫无美感,像是一群喋喋不休的野姬。

    白食镜轮右手向前伸出,推了一下,登时,佛光炽盛,迸洒如雨,浇灌在一株株美人灯之上,灼烧它们的面庞、枝叶。“啊!”

    “好痛!”

    “烫死了!”

    “要死人了。”

    “快灭了这火。”

    美人灯们惊惶不定,倏然逃窜,像是飞迸的火球。美人灯是浮空城独有的奇葩,傍山而生,可山只能是三生石堆成的山。

    “义父。”薛翩翩忽道。

    “啊,是义父来了。”薛戾也道。

    执剑阁之主,基老界新晋的第十巨头,伪娘界的达人,这些都是薛钟剑的名头,毫无矛盾,交织成他独特的魅力。此时,薛钟剑保持着基老的身份,他双眸绽放百米长的基光,刷刷,锐啸经天而起,两道基光怒斩向绿冻冰。

    绿冻冰正在和虾姑撕比,陡觉背后传来一阵恶寒,倏地旋身,纯阳剑顺势斩出,哧啦,金色的剑流迸涌,撞碎了两道基光。“薛钟剑!”绿冻冰喝道。

    “正是薛某。”执剑阁的阁主笑道。

    因为薛钟剑的出现,河虾姑躲过一劫,他本不是绿冻冰的对手,戴着绿色帽子的伪娘若想杀虾姑,他只能去死。

    “拿去。”执剑阁的阁主忽然抛出一物,那物迅速坠下,绿冻冰眼睛一亮,识得那物,是牡丹道人!

    “牡丹,你怎么被薛钟剑擒走了。”绿冻冰怪里怪气道。他忽然觉得头上的帽子更绿了,不怒反笑,“好好好,这才是我稀罕的美人啊,牡丹,你没让我失望,染绿了我的帽子,真是好人啊。”

    牡丹真人无语,他因为被不能开口讲话,故而默认了绿冻冰的说法。还心道,绿冻冰真踏马的奇怪,被绿了不哭还笑,天下有这等奇葩汉子,只恨数量太少。

    眼瞥着牡丹道人即将坠地,绿冻冰也没出手去接的意思,砰的一声,牡丹道人重重的砸在地上,骨头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这一摔,他竟能开口说话了,“绿冻冰,为何不抱住我。”百界山的头号伪娘怒道。

    “不为什么,我就想看你出丑的样子,有问题吗。”绿冻冰笑的像是个孩子。蓦地,他将剑刺下,剑气沸滚,像是热油泼下。

    牡丹道人大惊失色,根本来不及躲闪,已被剑气贯穿道袍、身体,“啊!”牡丹道人发出凄厉的叫声,毫不做作,真个是发自本心。绿冻冰耳朵扑动,道:“太动听了,我从未听过这么美妙的声音,不够啊,还不够,牡丹,再来!”

    当!

    纯阳剑还是刺了下来,落在牡丹道人左侧脸颊处,剑气灼伤了道人的脸,眼睛也被烤糊了,头发亦在燃烧。

    不远处,驴果老不乐意了,因为薛钟剑、白食镜轮明明说过,牡丹道人是他驴果老的,现在什么情况啊,百界山最漂亮的伪娘破相了,就算救下来也成了丑比,还能变漂亮不成。“绿冻冰,你还是杀了他吧,看着心烦。”驴果老暗道。

    “绿冻冰,薛钟剑,白食镜轮,你们不得好死。”牡丹道人吼道。

    “反正我比你死的晚。牡丹啊,你安心的去吧。”薛钟剑道,“能死在爱人的剑下,你这辈子值了。”

    “他讲得不错,牡丹,你当感激我。”绿冻冰道。

    提起纯阳剑,绿冻冰让剑尖对准了牡丹道人的另外一个眼睛,“都废了吧,这个世界没那么精彩。你也看够了。”绿冻冰道。

    “不,不要!”牡丹道人惊恐道。

    锵!

    纯阳剑还是刺了过去,捅坏了牡丹道人仅存的眼睛。

    毁了情人的双目,绿冻冰笑道:“薛钟剑,你这下满意了吗。公共马车,谁都能上车,这样的伪娘不值得你付出,我可是喜欢的很呐。”

    薛钟剑道:“你品味太差了。”

    绿冻冰道:“是你吃相太难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