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糕不出,谁与争锋,唯有滑稽!

    除了狗带大帝外,切糕大帝与滑稽大帝也是武冠天下。切糕大帝留下来的蓝色长方体,梦香紫见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夺走,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夺走。“美味的切糕乃是人间美味的食品,是有身份的人才能吃得起的。在我浮空城,能享用切糕的人寥寥无几。”梦香紫道。

    “啊,你们竟能享有切糕,多么奢侈啊。”黑鹤真人惊骇道,他所在的山妹村居住的都是穷鬼,别说是传说中的切糕了,就是米糕也难吃上啊,大家平时也就吃吃土喝喝凉水,已经觉得幸福不得了,能呼吸新鲜的空气就该知足。嫉妒,黑鹤真人相当嫉妒能吃得起切糕的梦香紫,“该死的有钱人,你很了不起吗,能吃上切糕值得炫耀吗。”

    “看啊。”梦香紫像是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盘切糕,还是热的,登时,香气飘散出去。黑鹤真人一点不舍得浪费,把那些香气引入腹中,才觉满意。浪费是不对的。

    “村长,交出切糕大帝的法宝,这盘美味无比的切糕就是你的了。”梦香紫道。

    “纳尼,还有这种操作!”薛戾惊呆了,雾草,别开玩笑了,黑鹤真人是那种人吗,绝不是的,他不会因为一盘切糕就丢弃大帝传下来的宝物。

    “你可不准反悔啊,那可是切糕,而且是一盘子切糕!”黑鹤真人想都不想,抛掉了蓝色的长方体,“拿去拿去,我要切糕,我要吃切糕。”

    “呵呵。”梦香紫笑了,“这才对嘛,谁会和切糕过不去。村长真有远见,相信在你的带领下山妹村会走向繁荣富强,迈入安康社会。”

    “承你吉言。”黑鹤真人双臂张开,像是饿了好多天的狼,跳向梦香紫,他只想端走那盘切糕,而且马上吃了它们,凉了也是浪费。

    扑街!

    薛戾、眉道人扑倒在地,马币的,你们在做什么,我们就不要这张脸吗,德行呢,你们的德行何在,节草何在。

    就用了一盘切糕,梦香紫如愿得到了大帝炼制的小玩意,像是棺材的长方体。“哈哈哈,啊哈哈哈!”梦香紫得意至极。“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有心,还有什么我得不到的宝贝吗。”

    那边,黑鹤真人下手飞快,已经吃完了那盘切糕,甚至连盘子都给吃掉了,薛戾目瞪口呆之余,对真人的敬仰无法用语言描述,喂喂,你们山妹村究竟有多穷啊,难道土吃多了,人也变傻了。

    “梦香紫,还回来吧。”黑鹤真人忽道。他五指张开,向前抓去,嗤啦嗤啦嗤啦,五道黑气迸开,像是五道夺命绳索,三道劈向浮空城的城主,一道劈向铁拐梨,还有一道缠住了蓝色的立方体,将其夺了回来。

    梦香紫大怒,“村长,你在逗我吗,切糕都吃了,还想反悔不成。”三生石,浮空城城主的身前悬起几十块三生石,倏地扩大,像是一座座小山。砰砰砰,三道黑气劈在上面,登时迸爆,化为乌有。可蓝色的长方体被夺走了,梦香紫还未重新祭炼,已被黑鹤真人收走了。更让浮空城城主抓狂的是,这棺材一样的长方体上面竟然涂着花留冰的花粉,他也中招了。“真是太卑鄙了。”梦香紫道。

    “城主不可冤枉好人啊,山妹村的人,汉子淳朴,姑娘善良,哪有什么坏水。不像你们浮空城,人人面善,却是蛇蝎之辈。你们上次可坑惨了我们。”黑鹤真人怒道。

    跟着村长一起来的五米高的大个子基老也道:“嗯嗯,是坑惨我们啦。城主,你们打着爱的旗号,说要给山妹村带来一大笔投资,实际上呢,你们空手而来,离去时还卷走了村民们多年的积蓄,并且骗走了很多小鲜肉,他们也不做基老了,都改行做伪娘。这等深仇大恨,你说我们敢忘吗。”

    眉道人一听,也觉过分,虽然比不上自己。他道:“城主,你做人太不厚道了,好歹给人六点残羹,不能全吃了。”

    梦香紫道:“啊啦阿拉,好伤心,前辈,我不是给了他一盘切糕吗,他吃了之后,不觉感激,还抢走了我的蓝色长方体。这可是切糕大帝留给浮空城的镇城之宝。”什么话好听,梦香紫说什么,说起慌来一本正经。由此能看出城主与村长的区别,眼光不同啊,战略布局决定了他们的地位高低。黑鹤真人在山妹村真的没钱途的,只能吃土。

    嗡的一声迸颤之鸣,像是金玉交击之声。蓝色的长方体倏地一分为三,每一块都是正方体,方方正正。“哈哈哈哈,吾是切糕大帝。”中间的那块正方体浮出一人来,脑袋上放着一个盘子,盘子里盛着的想来也是切糕,此人身高丈许,目光锋锐,似乎能切开天地。

    左边的正方体也浮出一人来,右边的亦然。他们要比切糕大帝矮上许多,可也生得俊伟不凡,都是优雅的汉子,不会污。两位好汉均是切糕大帝的侍者,忠心无比。左边的汉子拎着篮子,篮子里堆满了切糕,右边的汉子抓着切糕刀。

    这里出现的切糕大帝与左右侍者都是幻体,而非实体。“寂寞啊。”切糕大帝道,“修仙路上谁为峰,一遇切糕皆成空。”他自己这样说道。大吹法螺,还是吹给自己听的,大帝就是大帝啊,比格不是一般的高。

    左边的侍者面无表情道:“武道之巅,唯有切糕。”

    右边的侍者道:“切糕,切糕,美味的切糕,谁要此切糕,免费了,不要钱。”

    黑鹤真人给跪了,咋咋呼呼道:“天了噜,竟然不要钱。太让人感动了,我吃了几百斤土都比不上大帝的一盘切糕啊,从今往后,我愿传颂切糕大帝的无上威名,直到生命走向终结。”

    切糕大帝道:“吾之信徒遍布三千世界,汝有眼光,有慧根,来,接受吾的印记吧。”只见大帝右手虚抬,嗤啦,一道亮光照亮方圆百丈,而黑鹤真人以及五米高的基老还有那只黑顶鹤都被神圣的光束罩住了,他们像是世间最虔诚的信徒,心灵纯净无瑕,眼睛却闪烁着狂热的异色。

    眉道人忽地开口道:“你真的是切糕大帝吗!”

    “不可置疑大帝。”左边的侍者道。

    “大帝的荣耀岂是你这样的伪娘能想象得了的,你也有大姬姬,可拜在切糕大帝的门下。”右边的侍者道。

    “听闻大帝创下一门神功,糕富帅神功。贫道愿以身试大帝的锋芒。”眉道人双眉扬起,飕飕,横扫向左右侍者。他有心试探大帝的真伪,只能从他的侍者身上寻找端倪了。

    “狂徒,不知大帝的可怕之处。”左边的侍者道。

    “念在你有大姬姬的份上,切糕大帝可饶你一命。跪下吧。”右边的侍者道。

    可道长的两道长眉并没停下,上面附了一层眉毒,会要了两位侍者的命。“糕富帅神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左边的侍者手臂一振,篮子里的切糕飞了出去,砰砰砰,砰砰砰!砸中了眉道人的左眉。

    右边的侍者挥动手中的切糕刀,锵的一声长吟,刀芒遽起,长四十米,两人宽,照头劈下,要取眉道人的小命。至于道长的右眉,侍者不会放在心上的,眉毒而已,尚不足为虑。

    薛戾发话了,“假的,都是假的,我知道了,你和切糕大帝一点关系都没有。你是不敢使出糕富帅神功,还是不能。义父新收了一异兽,它就会糕富帅神功,难道你连一头野兽也不如?还敢自称是大帝。滑稽啊。”薛戾长剑一撇,剑尖上立着的哲学立方体飞旋而出,苍蓝色的光华迸绽,可怕的基老气息蓦地扩散开来。

    眼前出现的切糕大帝与左右侍者当然是假的啊,他们生前是基老,被蓝色的长方体镇杀之后,冤魂不灭,被卷到长方体之中,充当器灵。他们狐假虎威,乐此不疲。说实在的,他们借着切糕大帝的名头不知收了多少好处,从没人敢质疑他们,哪知今天遇到了薛戾、奉孝天等人。奉孝天的那双“万花筒基轮眼”早已看穿了他们的本质。要知名动天下的切糕大帝并不是基老啊,没有Gao基的倾向。奉孝天知道了,暗中传音于薛戾,后者骤然发难,要让冒充大帝的三人难堪。

    “我也想见识一下糕富帅神功。”浮空城的城主道,他身旁飘着一株株美人灯。锵当,梦香紫以指叩剑,剑吟震彻诸天。他手中的剑自然是蚍蜉剑,剑灵也被他封印了,暂时不打算放出,待回到浮空城再做打算。画学院的院长已死,梦香紫将消息传了出去,他相信浮空城马上有人回来接应他,并趁此拿下恶娘谷。至于恶娘谷的伪娘们,能臣服最好,如若不然,留着也是祸害,全杀了就好。

    一直不尽全力的驴果老忽地向下坠来,满头白发也炸开了,他气道:“谁,谁敢偷袭我。”驴果老的纸鹤抢在主人面前着陆,在地上一滚,变成一只白色的毛驴,大声叫个不停。并且接住了驴果老。

    虽然坐在驴背上,恶娘谷的这只大伪娘心情很不好,他都不知是谁在算计他,如何开心的起来。“难道是果酒草?或者绿冻冰?河虾姑?”驴果老心里有一张名单,可看谁又都不像。河虾姑与绿冻冰已经反目成仇,驴果老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叫你们天天秀恩爱,这下死得快了。呵呵,年轻人就是没经验,哪像我这般稳重。河虾姑,还是让我点化你吧,投到我的怀抱里,我的技术更全面,走的也是可持续发展道路。和我在一起才有前途,整座恶娘谷都会成为我们的。”驴果老心想,别看他人老,心可不老,而且野心很大,早有取代铁拐梨的想法。

    其实,驴果老一直暗恋着河虾姑,可放不下脸,不敢向虾姑告白。而且河虾姑与绿冻冰是恶娘谷中的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是公认的,驴果老更没机会。然而现在不同了,恶娘谷即将变天,笑到最后的人才是真正的谷主,最坏的恶娘。“啊,我怎会去想虾姑,不好!”驴果老大凛,“敌人好强,他还在影响我,让我的智商降低了。”

    “驴果老,你才是恶娘谷心机最深的伪娘。”一道声音在驴果老脑子里炸起,轰隆隆,他的灵台遽晃。

    “敢问阁下是谁,有何目的。我哪里得罪你了吗。”驴果老默运神功,念识如雨,倏然降下,洗涤那道闯入的神识。

    “驴果老,不可反抗我。你想要的我都会赐给你,你不想要的我也会施舍给你。”

    嗡!剑光迸卷,像是江水骤起,遮天蔽日,荡开驴果老的念识体。

    “啊,你是!”驴果老惊道,他终于认出了这人。“除了执剑阁的阁主,谁敢闯入我的识海。”驴果老笑道。不是赞美,而是冷笑。

    “哈哈哈,还有我。”一枚棋子自驴果老的灵台飞起。棋子是另外一人的神识所化,与执剑阁阁主的神识一起闯入的。

    驴果老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竟没发现还有另外一人。“棋子!”

    “你是白食镜轮,浮空城棋学院的院长。”驴果老愤怒道,“我与你们的城主是生死之交,你为何不请自来,难道是梦香紫让你这样做的吗,我要向他讨个说法。”盛气凌人,驴果老同样很担忧。在他的识海,除了一柄光剑、一枚棋子还有一头驴,它们都是念识所化。

    光剑代表的是薛钟剑,棋子代表的是白食镜轮,至于那头驴代表的是驴果老。

    “驴果老,看不出你对梦香紫是真心的。”白食镜轮嘲笑道。

    “棋院长,你敢背叛浮空城!”那头驴怒道。“不怕梦香紫杀了你吗,他现在可在恶娘谷。”

    “不用你提醒。梦香紫今天走不出去的,我与执剑阁的阁主会送他一程的,先是恶娘谷,再来才是浮空城。驴果老,你也是聪明人。”白食镜轮道。

    “果老,何不投诚。我们会让你接管恶娘谷。”光剑中传出薛钟剑的声音。

    “想让我做你们的傀儡,笑话。”驴果老哼道。

    “不是傀儡,而是战略伙伴。”薛钟剑道,“果老不可贬低自己,我很看好你的。我知你喜欢河虾姑,这样吧,可河虾姑眼里只有绿冻冰,哪有你。这样吧,我把绿冻冰的另外一位心上人交给你,如何。”薛钟剑道。

    “另外一个心上人,牡丹道人吗。”驴果老道。

    “然也。”白食镜轮道,“牡丹道人是我与薛阁主、绿冻冰共同的情人,他的本事可不止是嘴,你用过后就知道了。”白食镜轮又道。

    “你若不接受我们的善意,会死的很难看的。”薛钟剑道。

    “我还有别的去路吗。”驴果老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