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鱼。二梅山的道人再次祭出蛤蟆鱼,宝玉一出,祥光万道,照彻千里方圆。整座恶娘谷都镀上了一层玉光,在暗中等待的伪娘以及蚩伏不出的有心人,他们同样被照到了。

    “这玉很快就不是贫道的了,谁想取,那就来吧。”眉道人心道。恶娘谷有摘走蛤蟆鱼能力的人还是存在的,可盗走蛤蟆鱼之后,他们将要面对的可是执剑阁阁主的追杀。因为眉道人已将宝玉赠给了薛钟剑。此间事了,蛤蟆鱼易主,薛钟剑才是玉的主人。

    眉道人也不关心谁想盗玉了,只要拿走就是催命之物。“梦香紫,来啊,取玉。”眉道人反倒有几分心急。

    刷!

    一人遽地遁来,他大手一挥,抓走了蛤蟆鱼。

    “嗯?何人?”眉道人惊道,以他的眼力也没看清来人。这可不是他期望的。

    “道长,你忘了我吗。”那人笑道,他左手拎着蛤蟆鱼,右手手背上站着一只黑鹤。“那日,道长拒绝了我,与薛钟剑结成盟友,本座伤心的很,至今不忘你们留给我的伤痛。”

    “是你,黑鹤真人!”眉道人怒道,“你这黑脸汉子,好没道理,家有小鲜肉五百头,仍然惦念着贫道的绝世容颜。真是岂有此理,贫道为悦己者容,薛钟剑才是贫道的意中人呐。”眉道人再次拒绝了黑鹤真人。

    “道长好狠的心肠。”黑鹤真人道,“我虽然用大屋与美食饲养了很多俊俏的小鲜肉,可他们都比不上道长,要是你肯与我双羞证道,杀尽五百鲜肉又何妨。”黑鹤真人还不死心,他是真爱眉道人。

    “住口,你是贫道见过的最不要面皮的基老。好好在山妹村做你那有前途的村长吧。你与贫道之间是不可能的。”眉道人长眉飘起,像是两道绳索,飕飕,劈向黑鹤真人。

    “我敢收你的蛤蟆鱼,当然敢破你的局部地区之花。就是薛钟剑来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黑鹤真人放出手背上站着的黑顶鹤,呼,那鹤双翅舒展,陡地飞出,抓向眉道人劈来的右眉,至于左眉则由另外一人出手制止。

    “你怎么敢对山妹村的村长这样讲话。”一头身高超过五米的基老吼道,他的肌肉像是铁疙瘩,散发的基气更是磅礴厚重,像是迸涌的浓烟。

    因为相隔不远,眉道人也能感受那股可怕的基气。“山妹村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好汉,贫道怎么不知道。”眉道人疑惑道。他的两道长眉都被人拿下了,可他一点也不着急。“眉毒。”只听眉道人冷笑道。

    哧哧哧!眉道人的两道长眉忽地迸起数尺高的毒炎,皆因眉毒。黑顶鹤、五米高的基老同时放手,再不敢抓着道长的长眉,生怕被眉毒伤到了。“算你们识相,贫道的眉毒与花留冰,你们敢接下吗。”

    黑顶鹤、五米高的基老当然不敢啊。他们都听说过眉毒、花留冰的恐怖之处。

    且不说眉毒了,就是那花留冰也是让人退避三舍。浮空城有三生石与神驹,二梅山则生长着一种奇异的花,开花时,花瓣上像是结了一层薄冰,故曰花留冰。很多大伪娘忌惮眉道人,就是因为他掌握着花留冰与眉毒,而且只有他才有解药。

    “你们让开。”黑鹤真人道,“让我来亲会道长的花留冰与眉毒。”有备而来,黑脸汉子自然不惧眉道人。

    “嗯?”眉道人也觉诧异,“山妹村的村长真有法子克制贫道的花留冰吗?呵呵。”道长不信,内心冷漠。“村长,贫道与你也是旧识了,山妹村有什么,贫道可是一清二楚。你有什么看家法宝都亮出来吧”呼,眉道人大袖一振,清气浩荡而出,真有道门风范。

    而对面的黑鹤真人越看越觉得丑陋,大脸小眼塌鼻梁歪嘴,萝卜腿,无法形容。和眉道人一比,黑鹤真人愈发不能见人。

    “道长,你的花留冰何在,拿出来吧。只要我能承受,你可愿嫁到俺们山妹村,做村长夫人。”黑鹤真人不死心道。

    “就你们那山沟,穷山恶水,出行不便,贫道处尊养优,怕是住不习惯。还是二梅山更适合居住,而且最近的房价也被贫道炒高了,黑鹤真人,你把整个山妹村卖了,也买不起带花园的别墅啊。”眉道人嗤笑道。

    眉道人这话刺痛了黑鹤真人,如道长所讲,山妹村相当贫瘠,物产也不丰富,山民们又都是好吃懒做的萌妹子,别说是嫁人了,就是明码标价也没人要啊。所以身为村长的黑鹤真人不辞劳苦,努力发展基老事业,争取把村子里的汉子都改造成基老,这样就能引发村里萌妹子的危机感,她们就会自力更生,早早嫁人。可事情没那么简单,自从村里的基老多了,腐坏的美女也跟着多了……

    特么的就是悲剧啊,天大的悲剧!山妹村越来越不像话了,身为村长,黑鹤真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他才想拿下二梅山的眉道人,让他带领村民一起发家致富,争取过上幸福的小康生活,再不济也要把那些妹子们嫁出去啊。

    “吗蛋,眼泪哗哗的。”黑鹤真人越想越伤心,他一掌拍向自个的生命之海,嘭隆,海水迸炸,一蓝色的事物飞出,竟和薛戾的哲学立方体有几分相似之处。

    眉道人瞥见了,不由郑重起来。“难道那玩意就是克制花留冰与眉毒的法宝,贫道还是小心些,不可着了黑脸汉子的道。”

    “道长,我苦口婆心,仍不能打动你的芳心吗。苦啊。”黑鹤真人道,“都是你们消声破我的,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在绝望时总能发现那一缕生机。也不瞒你,我挖掘了上代村长的豪华坟头,盗出一物来,就是它。”黑鹤真人指着那块浅蓝色的长方体介绍道,“此物和基神的哲学立方体并无半点关系,它是切糕大帝留下来的小道具。昔年,切糕大帝走遍大千世界,收集炼器用的稀罕物,耗时二百五十年,终于炼制出一件极道神兵,一把锋利无比的小刀,专门用来切切糕用的。可是大帝祭炼出切糕刀之后,还有残余的边角之物,他不忍心丢弃,有用这些废渣炼制了一个小玩意,就是它了,我手中的浅蓝色长方体。”

    “你好大的机缘,居然得到了切糕大帝的传承。”眉道人又羡慕又嫉妒,语气都变了。既然是切糕大帝留下来的好东西,能克制花留冰、眉毒也在情理之中。

    说到切糕大帝的传承,薛戾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他的义父薛钟剑擒下了曾经的爱徒灭霸,并且掳走了灭霸的契约兽,以荒诞为名的异种,荒诞兽。荒诞兽修炼的正是“糕富帅神功”,这门神功也由切糕大帝传下。“若是义父见了那块长方体,不知会有什么大胆的想法。”薛戾忖道,他也拿不准薛钟剑的心思。

    “不要过来,贫道可以应付。”察觉到薛戾想要帮助自己,眉道人当即拒绝道,事关尊严,他不允许一个基老帮他撕比另外一个基老。伪娘哪里需要基老的帮助,滑稽啊。

    “薛戾,你被人讨厌了呢。”薛翩翩嘲笑道。

    “哼!”薛戾不满道。薛翩翩要不是薛钟剑的义子之一,薛戾早就杀了他。

    切糕大帝传下来的小玩意,究竟有多厉害,真让人好奇啊。薛戾目不转睛,也顾不得薛翩翩的讽刺了。

    遽见眉道人长袖挽起,战意迸扬,他手臂两侧浮起神秘的花纹,即是二梅山的特产,眉毒与花留冰。眉毒在左臂上,花留冰在右臂上。“黑鹤真人,你可看清楚了,贫道这次不会放过你,只能杀了你,才能永绝后患。”因为黑鹤真人太烦人了。

    黑鹤真人右掌微抬,嗤嗤嗤,真元涌出,托起浅蓝色的长方体,那物迎风就长,赫然像是一口合拢的棺材,很是不详。眉道人见了也觉不安,“此物真的很玄妙啊。”道长心想。

    “最强眉毒!”眉道人喝道,他左臂的眉毒陡地旋了出去,聚于双眉,像是镀上了一层残霞,而道长的右臂向前扫去,呼!呼!呼!一朵朵奇葩飞了出去,它们竞相开放,而且花朵结了厚厚的寒冰,单是看着就觉得很冷。

    眉道人先以花留冰去试探黑鹤真人法宝的厉害之处。他也没失望,嘭嘭嘭!嘭嘭嘭!几十朵花留冰都被蓝色的光气斩碎了,根本不能靠近黑鹤真人。而那蓝色的长方体缓缓转动,荡散出一缕缕光带,像是湍流在冲刷水草。更多的花留冰被扫碎了,冰屑纷洒,簌簌落了一地。

    恶娘谷有不长眼睛的伪娘踩到了那层冰屑,皮肤上浮起一朵朵蓝花,比指甲大不了多少,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而且散发着一阵阵烂水果的味道。不小心中招的伪娘拼命撕扯自己的皮肤、肌肉,哪怕是抓烂了也无济于事。

    咔哧,咔哧,咔哧!一只长得格外柔美的伪娘把左臂上的肉都扯完了,只剩下骨头,可骨头上也浮出了蓝色的小花,他绝望了,以指甲剐着骨头,声音很瘆人就是了。

    “太可怕了,这就是花留冰吗。”

    “这种花朵就算碎了,它们也能害人?”

    “离那些冰屑远些,太要命了,我可不想死。”

    “谁说不是呢,珍爱生命,远离花留冰。”

    恶娘谷的伪娘们达成一致意见,纷纷退后,或放出法宝,或张开护体气罩,迅速远离地上堆砌的那层冰渣子。

    “花留冰吗。”

    薛戾挥动三生剑,一缕剑气纵出,卷起地上的冰渣子,反涌而来,劈头盖脸洒向自个。“我偏不信它能伤害到我。”薛戾道。

    出人意料的是,迸洒而来的冰渣就算附着在薛戾的脸上、脖颈、手背、手心上,也没对他造成任何伤害。薛戾浑然无事,目光闪烁,嘴角有狂狷之气迸出,“只是这种程度吗,唉,我还期待呢,居然落空了。”蓦地,他的基油油田像是沸腾了似的,一道道水柱升起,颇为壮观。“嗯?这是怎回事。”薛戾不太明白。自己的油田怎会对花留冰的残渣有所反应。

    飕飕!眉道人的两道长眉也劈扫而出,上面裹了一层眉毒,谁碰到谁倒霉。道长的眉毛本来是劈向黑鹤真人的,可它们中途掉转方向,抡向薛戾。

    “纳尼!”薛戾惊道,他的基油油田不但对花留冰有反应,甚至吸引眉毒前来。“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同时中了眉毒与花留冰,我也吃不消的。”薛戾有心避开,然而道长的长眉再次蔓延,比蛇还灵敏,薛戾反成了被盯上的青蛙。

    “天狗食月。”薛戾冷冷道,他手腕一转,三生剑怒斩,剑气横扫而出,倏地凝为天狗,狗嘴张开,咬向其中的一道长眉,权当它是月亮,非要吃掉不可。

    砰!砰!天狗还未吃掉道长的长眉,已被劈成碎片。两道长眉去势不减,挟起涛涛杀气,一扫一劈,同时攻向薛戾。

    “薛戾,你真受欢迎。好羡慕啊,哈哈哈。”薛翩翩还在不远处,忍不住笑道。

    “你真是有够讨厌的。”薛戾哼道,他脚下踩着的过去剑忽地电射而出,不再受他的控制。“神剑弃主?”薛戾陡地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

    嗡,地面爆发出一阵啸声,雪沫迸舞,冰渣抛天而来,倏忽而至,困住了薛戾。是花留冰的残渣啊,它们先擒下了薛戾,让其左右支绌。“可恶,为何花留冰与眉毒攻向的是盟友?”眉道人开声吐气,也很郁闷。事情向着未知的境况发展,是福是祸?谁也说不准。

    黑鹤真人双眸微阖,蓦地怒睁,刷刷,两道黑电劈出,“梦香紫,滚,眉道人是我的,你如果敢与我抢夺他,我会先杀了你。”没有任何迟疑,真人右掌一推,气劲绵延,将那棺材似的蓝色长方体推出,撞向浮空城的城主,蓝色的骇浪怒啸而起,层层堆叠。梦香紫躲无可躲。

    “村长,你何必见外,我是来帮你的。助你擒下眉道人,成其好事。为何你对我抱有敌意?”梦香紫得到了蚍蜉剑,挥剑斩去,嗤啦,剑气迸开,怒扫苍穹,轰退蓝色的骇浪。砰的一声巨响,剑气斩中蓝色的长方体,登时发出金玉交击之声,余音不绝。

    “切糕大帝留下的东西,村长啊,你不配拥有。浮空城会接管它。”梦香紫心道,他也觊觎蓝色的长方体,想要收了它。“美人灯。”梦香紫掷出十几个袋子,袋子中装的可是开花的美人灯。刷刷刷,剑气斩出,将那些袋子削去扎口,里面的美人灯争先涌后,飞了出来。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蓝色的长方体已被美人灯围的密不透风。

    黑鹤真人怒道:“梦香紫,你见了好东西就想据为己有,真是贪心成痴。”

    梦香紫却道:“有能者居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