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由心也是寒心了,他与薛钟剑结盟,可没想到执剑阁的阁主连他也要杀掉。这样的盟友要了有什么用,只会在背后算计别人。“枉我献出自己珍贵的大迪奥,薛钟剑这狼心狗肺之人,不配做我的闺蜜。”画由心也算是里外不是人了,浮空城是回不去了,不,还能回去。只要城主梦香紫死了,浮空城必回大乱,到时,有野心的大伪娘不是崛起就是死掉。“前提是我能保住自己的命。”画学院的院长心道。

    薛戾换了目标,不再和绿冻冰纠缠,他一旋身,御剑而来,下一个目标则是画由心。梦香紫是浮空城的城主,留到最后再杀吧。薛戾一动身,奉孝天也跟了上去。“我是薛戾梦中虚构的人物,经由他的帮助才能来到现实。哼,暂时听他的,等我实力足够,再杀他也不迟。”奉孝天的野心更大,也藏得很深。否则授予他“山杏甲怒神功”的异人也不会说他一生三更其姓,和别人的家奴无异。“眼前能看得到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是妄谈。”奉孝天先收了人壳罐,也没打算使用它,一者不知有何后患,再者,有绿布与赤兔剑足矣。

    刷!刷!

    薛戾、奉孝天先后而至。画由心已无同伴,更无退路。“很好,你们很好。”画院长冷笑,“蚍蜉。”画由心抖开手中的长剑,他的这柄古怪的剑叫作“蚍蜉剑”,剑的最前端是方的。

    当!

    蚍蜉剑、三生剑、赤兔剑相击,画由心明显居于劣势。奉孝天、薛戾中的任何一人都能和画院长撕比,何况是两人一起杀来。

    “蚍蜉终究是蚍蜉,也想撼树吗。”奉孝天收回赤兔剑,并和画由心拉开距离,“刺血。”奉孝天又道两个字。

    疾点,奉孝天以赤兔剑为锥,向画由心的身体刺去,嗤!嗤!嗤!十几点红芒闪烁,刺向画院长的眼睛、颈、奶大肌、生命之海、手腕、脚。

    隔得很近,画由心倍感压力,只恨手臂不够用的。因为薛戾还拿剑压制着画院长。

    “蚍蜉剑撼动的可不是大树……”

    画由心诡异道。

    “你们都误会了,世人也误会了。都道蚍蜉撼树,自不量力。而我的这柄古剑会让你们大吃一惊的。”

    蚍蜉撼叔!

    蚍蜉剑撼动的是大叔啊。

    腾!剑气迸舞,掀动大气,震退了薛戾以及奉孝天刺来的十几点红芒。“哈哈哈哈,我就是大叔啊,蚍蜉剑的剑灵。画由心,你为何激怒我。”一肌肉虬结的大叔跳了出来,他并没有腿,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白色的带子,带子的另外一头绑在蚍蜉剑的剑柄上。

    这样的“养眼”场面,薛戾、奉孝天见了,都觉智商受到了极大的打击。“马币的,你在逗我吗。”奉孝天最先忍不住,怒吼连天。

    薛戾也觉眼睛快瞎了,“画院长,你好歹也是有品位的伪娘,为何你的剑灵是一只丑陋的肌肉之叔叔,好恶心啊。”

    画由心的眼泪哗哗地流个不停,“憋说话,求不要再讲下去了。你以为我想啊,蚍蜉剑的剑灵长这副德行,难道都是我的错?”

    “画由心,你为何伤心。你能成为我的主人,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我可是剑灵,古老的剑灵哟。”蚍蜉剑的剑灵大笑不已,同时他用手拍动画由心的脑袋,砰砰砰,就跟玩似的。场面也很悲壮,悲的是画院长,壮观的是剑灵。

    不知为何,薛戾、奉孝天竟有些同情画由心。为何他养了这样一只剑灵,真是难以言喻啊。

    “伪娘,我让你超生吧。”奉孝天一剑斩去,剑气如虹,倏然而至。可就在这时,蚍蜉剑的剑灵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基老,你难道相中画由心了,死心吧,他是我的。只有我能把他变成基老!”长得像是大叔的剑灵双臂抡起,砸向那道红色的剑气,砰砰,剑气荡散,再不成形。

    “这些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他了吗。”画由心悲伤道,“因为剑灵比我强啊,而且他贪图我那尚未绽放的伪娘之花。”

    画由心想撒手也做不到,他右手五指紧抓着剑柄,一根根绿色的须触刺入他的手腕,甩都甩不掉。大叔一样的剑灵拖着剑主向奉孝天跑去。“基老,你太让人羡慕了,不但人长得漂亮,叽叽也很有活力啊。”剑灵吼道,“嫉妒,我在嫉妒你。我为什么只能待在蚍蜉剑中,想Gao基都难实现。”

    “这好像不关我什么事吧。”奉孝天直喊冤枉。

    “不听,不听,我不听。”蚍蜉剑的剑灵不悦道,“我认定是你的错,你肯定就是错的。杀,我只好杀了你。给我飞起来!”剑灵稍一用力,那条白色的长带扯着画由心向上飞去,陡地砸向奉孝天。

    从来都是剑主拿剑斩人,可现在的情况反了,蚍蜉剑控制着画由心,剑灵才占据主导地位。然而,剑灵大叔还很有良知,并没反噬画由心,只想和他Gao基,这点小小的愿望是大叔心里永远的伤痛,因为他知剑主不会答应的。

    刷。薛戾飞了出去,退到一旁,他无意加入到这场闹剧之中。“奉孝天,画由心就交给你了,是杀是放,你自己看着办。”

    “当然是杀了他。”奉孝天道,“然后我会毁掉蚍蜉剑,包括它的剑灵。”

    剑灵行事若对主人不利,留下来也是祸害,不如除掉。

    而且有一点奉孝天并没告诉薛戾,赤兔剑也有剑灵,“要不要唤醒我的剑灵。”奉孝天犹豫不决。他很担心自个的剑灵会被蚍蜉剑的剑灵带坏。

    “基老,死来。”

    蚍蜉剑的剑灵大叔再道,他右手结剑印,倏地挥出,嗡,气浪轰鸣,雪花状的剑阵旋出,斩向傲慢的奉孝天。至于画由心,完全成了陪衬物,并没发挥分毫作用,都是剑灵在作威作福。

    “薛戾,怎么了,舍不得杀掉他。”薛翩翩在不远处,嘲笑道。

    “你闭嘴。安静地看着我就是。”薛戾道。“过去的过去,就让他成为永远的伤痛吧。”薛戾大袖一展,呼的一声,袖中飞出一枚钉子。

    钉长不过手指,其细若丝,闪烁着基老紫。这钉又叫做“泥鳅钉”,是薛戾在梦境中得到的异宝。泥鳅钉的使用次数是有限的,而且针对伪娘。中了钉子的伪娘,他会被强制开辟出基油油田,时间虽然短暂,可会转变成基老。而且他的基油油田并不稳定,随时都会炸掉,这也是摧毁那人的最强杀招。

    薛戾的这枚“泥鳅钉”是用来对付河虾姑的。河虾姑还在惦记着眉道人的蛤蟆鱼,无心恋战。他的坐骑也很无奈,瞥及一道危险的光芒闪烁不定,就知其不同寻常。“还是我来解决掉它吧。”这只大虾挥扫画戟,哗啦啦,水流迸起,犹如帘幕,罩住了河虾姑。而大虾自个飞出,它想独自杀掉薛戾以及破坏“泥鳅钉”。

    刷!刷!

    两道身影遽地飙来,截下了大虾。是二梅山的水王蝎与蛇夫人,她们和大虾关系尚可,随眉道人一起而来。

    “虾兄,脾气好大。”水王蝎道。

    “你是不是忘了老朋友。”蛇夫人也道。

    “滚。”大虾也不愿和它们纠缠。画戟才抬起,水王蝎的长尾劈了过来,绞绕在大虾的身上,喀拉拉,勒碎了它的甲壳。“虾兄,你甲胄不全,何不趁此养伤,或者来我二梅山。”

    蛇夫人长信电射而出,当的一声,扫在大虾的脑门上,几乎钉子出一个血窟窿。这是警告也是最后的劝解,若大虾再不悔改,它会死的。

    因为蛇夫人与水王蝎的阻拦,青皮河虾只得应对。嗤的一声,泥鳅钉贴着大虾的脑门掠过,登时,一股烧焦的味道窜起,青皮河虾的脑袋已被烤焦了一片,它这才知道痛。

    “不好!”青皮河虾道。

    泥鳅钉去势不减,仍射向河虾姑。“主人小心。”青皮河虾大声提醒道。

    “该小心的是你。”有道声音阴恻恻响起。

    这人手指倏地伸长,捅了过去,贯穿了青皮河虾的脑袋,“噗!”大虾口吐血水,一脸疑惑,“你,你……”

    杀大虾的不是别人,而是绿冻冰!

    青皮河虾的脑袋被打穿之后,身体蒙了一层绿光,是原谅色。它当然是旋转原谅绿冻冰啊,反正快死了,说什么也没用的。

    砰!

    绿冻冰又是一掌拍出,登时,气浪吞爆,助推那枚泥鳅钉,射向河虾姑。“虾姑,原谅我吧。”绿冻冰道,“我爱你这么深,可你始终不肯为我戴上绿色的帽子,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帽子只有绿了,我才能变强。你不让我变强,我只好杀掉你了。”

    河虾姑仍没反应,他像是痴了一般,站在原地。而那枚泥鳅钉怒飚而来,噗的一声,刺入他的腹部,隐而不见。

    泥鳅钉甫一进入,变得异常灵活,它在河虾姑体内窜舞,辟出一块空间来,油田,它要开辟基油油田,将河虾姑转变为基老。到时,油田毁掉,河虾姑也会死掉的。而泥鳅钉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再无用处,随河虾姑一起毁灭。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河虾姑像是木头人,动也不动,任凭泥鳅钉刺入。最大的功劳还要数绿冻冰,是他在最爱的伪娘身上种下了一道秘术。“看着你无悲无喜的死去,我的心也好痛啊。”绿冻冰难过道,“从今之后,我最爱的人是牡丹道人,再不是你了,河虾姑。”

    绿冻冰的帽子闪烁着碧芒,都因牡丹道人啊,他功不可没,不知贡献了多少汉子。更怪的是,绿冻冰不怒反喜,和他修炼的神通有关。“别人是怕被戴绿色的帽子,我则不然。”绿冻冰自言自语道。

    “好奇妙的帽子。”奉孝天赞道。他不愿再和蚍蜉剑的剑灵纠缠,“赤兔,出来吧。”奉孝天道。他唤醒了赤兔剑的剑灵。

    “不给胡萝卜就叫醒我,你真残忍。”一只红色的兔子飞出赤兔剑,不满道。它正是赤兔剑的剑灵。

    绿布的器灵蚕迪奥笑道:“赤兔,你醒来了,太好了。”

    “蚕迪奥,难道你拿不下那个大叔吗。”红色的兔子抱怨道,“他是基老,你也是基老,按理说你们很般配才是。”

    绿布的器灵不悦道:“我对大叔没兴趣啊。我喜欢的是鲜肉。”

    “算了,我们先毁了他再说。”红色的兔子道。

    “你主我次。”蚕迪奥道。

    “随你,废物!”红色的兔子道。

    “很好,我先吃了你。”蚍蜉剑的剑灵大叔笑道,“红烧兔子头很美味的。”

    “啊,是吗。”红色的兔子人立而起,眼睛像是蓝宝石,它的嘴忽地张开,倏然间,浩瀚无穷的吸力蚍蜉剑的剑灵向赤兔冲来。直接吃啊,赤兔也没多余的心思,不服就肝。

    “这个,我的生命很宝贵,你还是先吃了他吧。垫垫肚子。”蚍蜉剑的剑灵抖动身体,呼的一下,画由心被抛了出去,投向赤兔。

    “握草!”画由心惊呆了。自个竟被被剑灵卖了,还那么彻底。

    “啊呜!”红色的兔子直接吃掉了画由心,毫不留情。它也不想知道味道如何,那无意义。

    画由心死了对蚍蜉剑的剑灵来说是好事而非坏事。“自由了,再没人能束缚我。”剑灵大叔道。“那兔子,你该吃了自己的主人。”

    “奉孝天比你的主人有趣多了。你不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大叔。”红色的兔子道。

    “人丑话还多,你就原谅他吧。赤兔。”绿布的器灵道。

    “小哥,你也是器灵,同是基老,我们何不Gao基啊。”蚍蜉剑的剑灵提议道。

    “都说了我喜欢的是鲜肉器灵,你不行的,不符合我的要求,我当然是选择拒绝啊。”绿布的器灵道。

    “吗的,我为什么要和两只基老器灵在一起聊天。”红色的兔子抱怨道,它再次跳到剑中,再不出来。

    “我已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蚍蜉剑的剑灵道。

    “你哪里都去不了。”

    一人忽道。

    啪!

    浮空城的城主梦香紫抓住了蚍蜉剑的剑柄,将其捞在手中。“因为我会是你的新主人,现在你有两个选择,服从或者毁灭。”梦香紫道。

    这就是蚍蜉剑吗。梦香紫端详着这柄古剑,也不担心剑灵会反抗。因为它被三生石的石皮裹住了,若有任何反抗,浮空城的城主会绞死它的。

    “像你这样的基老永远不配拥有自由。”绿布的器灵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