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霹雳魂怨手”曾昆,有大基老讲过,曾昆的实力与基情同样不可测,此人的成就不该局限如此,他将来会走出五城联盟,走出十国,前途无限光明。

    羊鼎天能和曾昆做基友,何尝不是相互利用呢。曾昆城府极深,既能成功引起羊鼎天的兴趣,还能让其杀掉心爱的基友。这等心机让人畏惧,羊鼎天被爱情冲昏了头,哪会理会细枝末节,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

    此时此刻,曾昆也在薛府附近。他左手负于身后,右手笼在袖中,在他前方有一稍显破烂的大袋子,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不住旋舞。“薛戾,你对我感兴趣,我也对你感兴趣啊。”曾昆一拍光头,目绽两道紫电,尺许长,有若凝实。

    曾昆前面的那个袋子也是基老界很有来历的宝物,又叫“绝基袋”,只收基老,不收其他人。基老若被吸纳到袋子里,任你千般挣扎也是无用。只能乖乖待在里面,任由曾昆施为。仗着“绝基袋”,曾昆不知破了多少基老的局部地区之花。此次前来,他的目的自然是薛戾。“你很有骨气,五城联盟除了有南山派的弟子外,还有其它大派的间谍,他们也相中了联盟,想要取代南音,成为新任盟主。我虽不才,志向不高,可也有新为诸基解忧,宽慰他们尚未绽放的基花。这等劳神费心的琐事,我主动揽责,谁来做呢。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曾昆心道。

    “羊鼎天除了皮囊外,无多大用处,我早晚会踢开他。薛戾就不同了。观察许久,我仍找不到他的破绽。而且他的基油油田内浮着一团蓝汪汪的雾气,里面藏着的究竟是什么,让人好奇。”曾昆始终窥探不到薛戾的内里。他除了修炼“霹雳魂怨手”外,还修其它的神通,其中有一神通叫做“万花筒基轮眼”,神通有成时,他就能开眼,这眼被称作“万花筒基轮眼”,能看破虚妄,直达基老的本质。当是时,曾昆已然开眼,可薛戾的油田风平浪静,蓝色雾气内的至宝又被隐去。“怪了,难道我修炼的万花筒基轮眼出问题了。”曾昆转动脖颈,瞥向赛巴斯基、羊鼎天,当即看穿他们的基油油田,包括里面温养的法器异宝。“羊鼎天的那对石鼎都带来了啊。”曾昆暗道。

    羊鼎天在三十五岁时路遇一异人,异人授予他一对石鼎,并传他咒诀。羊鼎天也是聪明人,很快掌握了咒诀,并在石鼎上刻下烙印,用心祭炼,最终成了他的本命法宝。

    这对石鼎,大些的鼎是用来封印的,小些的石鼎经由三昧真火的煅烧,可将基老投到里面,炼出基油。

    现今,羊鼎天只祭出了小鼎,大鼎藏在基油油田之中。他没多少耐心,想以小石鼎炼化了薛戾。只因薛戾出言不逊,而且对曾昆有别样的心思。羊鼎天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敢打曾昆主意的基老。

    小石鼎迸绽出去的绿色光焰,倏地涌开,彻照千尺方圆,而薛戾、赛巴斯基都在里面。五城联盟的执事倒不必担心什么,因为他知羊鼎天不敢炼化他。

    薛戾一脸冷漠,手中的摇鼓再次挥动,通通通,鼓声密集,像是冬雷劈炸开来。不管是摇鼓还是虎头鞋,它们的本质是剑,三生剑,只是换了一种形态。“终于要出手了吗。看来你对曾昆用情很深。”薛戾道,“我本该欣赏你这样的基老,可惜。”

    不能做朋友,只能是敌人,唯有撕比才是王道。

    薛戾被那些道绿色的光焰炙烤的很不舒服,他基油油田内的哲学立方体自主旋转,蓝光电舞,犹如长虹甩开。嗤嗤嗤,嗤嗤嗤!数千道蓝色的细电窜出薛戾的周身气孔,与绿焰对涌,互不相让。薛戾有意隐藏哲学立方体,所以他示弱于人。蓝色电光渐渐的被绿焰推了回去。其间,薛戾啊呀啊呀叫唤了几声,貌似很痛苦的样子,只是表情太不自然了,略显滑稽。

    羊鼎天暗自心惊,忖道,小石鼎为何收不了薛戾。他身体中迸飙而出的蓝电又是怎回事?情报有误,羊鼎天只能随机应变。“喜羊羊神掌。”只听羊鼎天喝道。砰,他右掌遽地拍出,羊头状的拳影携破基之力,怒涌向薛戾。而那只小石鼎再度急旋,鼎内离心甩出去的绿焰熊熊燃烧,高有百米,宛如参天之木,蔚然奇伟。

    呼!薛戾陡地旋转身体,“天狗抱月。”他轻喝道。剑气迸喷,徐徐凝为天狗,人立而起,两条前狗腿抱着圆月。

    踏,踏,踏!天狗用两条后腿走路,其疾如风。快与那股拳浪相接之时,天狗抛出圆月,砸了过去。轰隆隆,炸声遽起,什么喜羊羊,不堪一击。

    薛戾单以“天狗抱月”一招就破了羊鼎天的“喜羊羊神掌”。

    五城联盟的执事,他的表情陡地亮了。好个薛戾,他的才干果然在羊鼎天之上,难怪盟主刻意观察他。

    曾昆是大拳法家,拳法了得。说来,羊鼎天的“喜羊羊神掌”还得到过曾昆的指点,如今被破,他面上也无甚光彩,哑口无言。

    羊鼎天、赛巴斯基、曾昆哪里知道他们都是薛戾的梦中之人。

    薛戾因为中了绿冻冰的“黄粱梦剑”,还在梦境之中,并未离去。梦醒之时也是破局之际。

    “好烦。三生剑什么时候能现原形。”薛戾不满道,他闭着眼,想着手中的摇鼓即是神剑,这才好受些。可他年纪也不小了,还穿着虎头鞋,这就很难堪了。

    虎头鞋的本体是过去剑,摇鼓则是未来剑、现在剑合在一起的神剑。

    刷!刷!刷!刷!

    薛戾挥动摇鼓,千百道剑气纵射而出,斩向五城联盟的执事以及羊鼎天。除此之外,还有三道剑气拧成一股,长数十米,宽若海碗,蓦地扫向曾昆。

    曾昆在暗处,羊鼎天、赛巴斯基一无所察,可薛戾知道对方的踪迹。故以剑气迫使他走出来。躲躲藏藏非是好汉,有能耐正面Gang。

    曾昆不苟言笑,手臂舒展,一上来就是成名绝式“霹雳魂怨手”。死在他手上的人越多,他的拳术越是厉害。是以,曾昆十指皆有怨气绞缠,挥之不去,就像是他的第二层皮肤。

    霹雳魂怨手共有七式,曾昆使用的是第五式,怨女饮恨。倏然间,气芒荡扫,由怨气、拳气融汇而成的怨女浮了出来,她脚不沾地,向前飘去,口口声声道:“我好恨啊,好恨啊。”她们生前都是美人,而且家庭美满,可曾昆相中了她们的丈夫,非要夺人之局部地区之花,可这些有夫之妇都是障碍,只好杀掉了。她们死了也不得安生,冤魂还被曾昆拘走,用来练拳。

    有五个怨女,她们走姿怪异,一唱一和的,似在比惨。忽地,飘在最前面的怨女张口,一条长舌坠了下来,比金石还重,嘭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坑来。接下来,剩下的四个怨女也放下长舌,拖在地上。

    飕!飕!飕!五怨女的舌头扫了出去,劈也把那道射向曾昆的剑气劈碎了。

    扫清障碍之后,五位怨女飞驰而去,觑准了薛戾。这该死的基老,都是基老的错,否则她们也不会被杀。五怨女不敢撕比曾昆,可她们能把怒火撒在薛戾、羊鼎天、赛巴斯基等人身上。论气势,薛戾要比羊鼎天、赛巴斯基更盛些,所以有三个怨女甩动长舌,向薛戾打招呼,是要他的命啊。

    羊鼎天、赛巴斯基每人撕比一位怨女,他们的遭遇要比薛戾好多了。

    “在世时都说些劳尘之侣,不舍丈夫,不愿其Gao基,禁锢了他们的灵魂,这是你们此生最大的罪过。”薛戾双目倏寒,有戾气迸出。当,他一掌挥退小石鼎。几在同时,基油油田内的哲学立方体停止旋转,不再受控制,向外撞去。薛戾也有诧异,因为他再不能压制蓝色的立方体。“变数吗。”他道。

    既然哲学立方体想出去,薛戾很识趣。不会拦着。因为哲学立方体中有器灵存在,他是哲学家,而且还是基老大家,学识丰富,与各个朝代的很多大基老都交流过,所以他的理论知识很丰富,至于实践倒是落下了。

    嗡的一声巨响,哲学立方体迸绽开数百道蓝色的长流,全都斩向三位怨女,将其化为灰烬。

    “那是什么。”曾昆道,他不知哲学立方体的存在,见其威赫滔天,还灭掉三位怨女,“这等神物,薛戾不配拥有,还是我来受用更妥。”曾昆抖开大袖,星光点点,迸滚涌去,比星河还要灿烂。这股大力推着“绝基袋”,呼的一下,驰射而去,袋口挣开,其深若渊,并不见底。

    这次,不但羊鼎天要杀了薛戾,就是那曾昆也动手了,试以“绝基袋”抓走未来的基老新星。

    一眼瞥到“绝基袋”,羊鼎天这才知曾昆也在此间。既怒又爱,怒的是曾昆什么都没告诉自己,还用他的拳术攻击自个,爱的是他们之间基情不灭。刷!羊鼎天倏地旋身,为“绝基袋”让出一条路来,他也没摄回小石鼎,因为“绝基袋”只收基老。

    薛戾右足向前踏去。嘭隆一声,地裂三丈,碎石迸飞,而那块蓝色的哲学立方体倏然射出,径向“绝基袋”迎去。

    “绝基袋”只针对基老,哲学立方体则不然,就算对方不是基老,是法宝、是人、是契约兽、是死物,它照样毁之,连渣都不剩。

    曾昆忽地心绪不安,双目闪烁着蓝光,因为他被蓝色的立方体吸引了,尽管善于发现基老之美的眼睛都被灼伤了,仍不舍得阖上眸子。“啊,这是!”曾昆惊呼道。“这是何等美妙的立方体,毫无瑕疵,让人心驰神往。只是我的绝基袋能否收了薛戾?”曾昆竟也不确定。

    哧啦,哧啦,哧啦!

    绝基袋忽地迸发出裂帛之声,毫无征兆的碎掉了,经受不住哲学立方体散发的恐怖威压。袋中跳出三人来,他们是曾昆新收的小鲜肉,还没来得及享用呢,今天得以逃离。三个小鲜肉也是狂喜不停,差点局部地区之花不保。“曾昆!”其中一人冷喝道。

    “我惊了!”赛巴斯基大叫道,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五城联盟的盟主,南音!

    “盟主怎会被曾昆收走了。”五城联盟的执事一脸难以置信。同时也想明白了为何最近不见南音,原来是被人暗算了。“曾昆,你好大的胆子,敢收我们的盟主。”赛巴斯基怒道。

    南音身边站着的两位小鲜肉也是一脸悲愤,他们都是五城联盟盟主的好友,一人是“吴有冰”,另外一人是“奉孝天”。三人也是横着走的基老,那日聚在一起,和一群基老大觥筹交错,忽地,一蒙面之人出现了,杀得他们措手不及,除了南音、吴有冰、奉孝天外,无人幸存。

    事已成定局,曾昆面色不变,那又如何,他敢动五城联盟的盟主,非是不智,而是经过深思才动手的。

    曾昆来历神秘,没人清楚他背后的男人。都道每个成功的汉子背后都有一个优秀的男人,曾昆亦然。那位暗中支持他的男人绝不是寻常人等,他的能量太大了,足可改变南山派的格局,何况是小小的五城联盟。

    刷。

    五城联盟的执事遽地飞出,他要杀了曾昆。当然,这也是在盟主面前故意做出来的,为的还是自己。

    吴有冰怒火迸涌,“曾昆,你不知道我爹是谁,也敢这样收了我。幸好我的基老之花还在,否则你死几次都不够。”

    奉孝天也道:“连我也敢招惹,曾昆啊曾昆,谁给的你勇气。”

    曾昆只是冷笑,也不去看他们,蓦地,他右拳虚握,轰然打出,“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喜羊羊神掌。”

    咩!咩!咩!羊叫声忽起,虚空中跳出一只只白山羊,它们都长了一张自信到欠揍的脸。百羊一齐奔跑,轰隆隆,踏破了天空。吴有冰惊呼不及,已被几十头白山羊踩成烂肉,一命呜呼了。奉孝天吼道:“山杏甲怒神功。”他挥拳如雨,拳影如杏,倏然迸出,砰砰砰,砸碎了几十头白山羊的脑袋,与此同时,奉孝天身上多了一层亮光,犹如甲胄。他修炼的是“山杏甲怒神功”,实力和五城联盟的盟主南音不分伯仲。至于吴有冰,他实力一般,死不足惜。

    “好个奉孝天。”薛戾赞道。

    刷。薛戾飞纵而来,虎头鞋踏向一头生得格外凶猛的喜羊羊,咔嚓,那羊的身体迸炸开来,已被剑气腐蚀掉了。

    “在我的梦中也有这等好汉,值得Gao基啊。”薛戾又道,他很欣赏奉孝天。

    “可我没时间了。”薛戾笑道。“破黄粱梦剑,就是现在!”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