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戾、薛翩翩反成了主角,二梅山的道人也觉无趣,他长眉扫开,像是两道长虹掠过苍穹,砰砰砰,河虾姑、寒香子等人被撞飞了。被人夺了声势,眉道人自然不悦,他要找回场子。

    头戴绿色帽子的绿冻冰怒了,“老家伙,你敢伤我心爱的虾姑,不知死活。”

    刷。

    绿冻冰劈手就是一道剑气,逆冲而上,斩向眉道人。这位恶娘炼有一剑,号曰纯阳。纯阳剑出,剑芒炽盛,犹如艳阳高悬。

    眉道人早将长眉炼成法宝,他成名时,绿冻冰还不知在哪里玩泥巴。“你这小子不知轻重。贫道相中你了,有意收你做药童,伴我左右。”眉道人喝道。

    “哈哈哈。”绿冻冰大笑,“我平生最讨厌倚老卖老的人,老家伙,你该消停了,来我恶娘谷,让你有来无回。”

    话音一落,绿冻冰霍然而起,纯阳剑斜斩而出,哧啦,两指宽的百米长的剑气倏地劈向眉道人。“就你话多,你割了你的舌头。”绿冻冰道。

    眉道人怒而不语,心道,好个年轻气盛的伪娘,真有贫道当年风范。你越是如此,贫道的爱才之心越盛。不收你,绝不回二梅山。除了长眉外,眉道人还炼有其它的法宝,他眉心嵌着的菱形宝玉忽地飞出,绽放出数千道光华,周围千丈内,蓝莹莹的,有如置身于海洋之中。“贫道有一好友,叫做石头道人,他送给贫道一块玉石,要比三生石更名贵。”

    菱形宝玉浮在半空,徐徐转动,一道道蓝光摆开。绿冻冰劈开的那道金色剑气竟被冲开了,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比三生石还稀有的玉石?那是什么?”绿冻冰奇道。

    “蛤蟆鱼。”眉道人只说出三个字。

    “纳尼!”绿冻冰、河虾姑等人动容道,就连梦香紫也怔住了。蛤蟆鱼并非蛤蟆也不是鱼,而是一种稀有的宝玉,像眉道人的那块玉,少说有几斤重,价值几何,难以估算。

    梦香紫也喜欢收藏玉石,见了蛤蟆鱼,哪有心思不动的道理。刷,浮空城的城主遽地冲向蛤蟆鱼,想占为己有。

    河虾姑目光闪烁数次,终于开口了,“绿冻冰,你如果那为我摘得蛤蟆鱼,我允许你有外遇。”

    绿冻冰大喜,帽子更绿了,他道:“此话当真?”

    河虾姑急道:“马币!快点去抢蛤蟆鱼,不可让眉道人收回。”他其实不是这样想的,因为看到梦香紫出手抢夺,生怕恩公真的能抢到手,那时他也不好说什么了。可要让绿冻冰拿走了,一切就不一样了。绿冻冰没有受过梦香紫的恩惠,不会交出蛤蟆鱼。

    “为了牡丹真人,我一定要那拿到蛤蟆鱼。”绿冻冰振奋道。他哪里知道自个稀罕的伪娘和薛钟剑、白食镜轮待在一起,三人玩起那不能说的游戏。“哎呀,我的帽子为何发光了。碧油油的?”绿冻冰不及多想,仗剑而去。

    眉道人安稳不动,好似蛤蟆鱼不是他自己的。你们这些单纯的伪娘,那块是假玉,虽说可以假乱真。就算被你们夺去,贫道也不会难过。眉道人祭出假的“蛤蟆鱼”,原因无它,让绿冻冰等人自相残杀。

    “前辈。”画由心不知何时站在了眉道人左边。

    “画院长。放轻松些,贫道是薛阁主的朋友,不会背叛他的。”眉道人笑道。

    “前辈,你知我担心的不是这个,难道你年纪大了,容易忘事,是不是需要些提醒?”画由心道。

    飕!飕!

    眉道人长眉倏地劈向近在身边的画由心,“贫道只是答应了薛钟剑,可没和你做过什么约定。莫要欺负老人。”

    “老东西,你的脸真的不要了吗。”画由心怒道。他持剑劈了过去,剑气如水帘,道道垂下。

    “哼。”

    眉道人讥笑道。

    “画由心,你先背叛浮空城,再背叛薛钟剑,敢问此间,还有你的容身之处。不如让贫道送你一程,断了执念。”眉道人右手在虚空中一划,哧,一缕白光荡开,真正的蛤蟆鱼现身了。

    这玉一出,遽地撞向画由心。

    那边,抢夺假玉的梦香紫等人才觉上当,无不痛恨眉道人。

    画由心又惊又喜,惊的是碰到了真玉,还是近水楼台,喜的是他有能力收了蛤蟆鱼。刷,画由心挥动长剑,剑芒滚爆开来,接着,剑灵欢呼而起。那是一只长得像是驼背老人的剑灵,他身躯佝偻,可行动极快,有若风雷。

    剑灵双手齐挥,哧哧哧,剑气横纵,即成剑阵,而且是完整的剑阵。此剑阵又道“乌鸦坐飞机”。蛤蟆鱼被困在里面了,撞来冲去,不得其门,飞不出去。

    画由心喜不自胜,一弹指,一块三生石飞射而出,砰,石头炸开,里面封印着的名画“娘王座”倏地展开。娘王座讲的是一位漂亮的汉子,穿上女装,瞒天过海,终于成了帝国之后。可他并不满足,杀掉皇帝后,自己登基,君临天下,由此,开启一段伪娘神话。

    “娘王座”中只画了伪娘之王的王座,王座之下,血流成河,尸骨堆砌如山。

    画院长的心思由此可见,他想以名画“娘王座”封印蛤蟆鱼,据为己有。眉道人怎会不知他的心意,可他好似并不着急,拿眼瞥向薛戾与薛翩翩。

    薛戾哼了一声,人随剑起,刷,向“娘王座”驰射而去。三生剑在薛戾手中,更可怕的是他能压制剑灵,过去剑的剑灵也不敢反抗他,这点薛凝眸都做不到。

    “剑净无痕。”薛戾道。

    锵嗤!

    过去剑倏地迸射出百丈长的剑气,一闪即逝,运气都被劈开了,不能合拢。

    画由心没来由地一阵紧张,只道不妙。他还未来得及收回“娘王座”,遽听哧啦,裂帛声陡地响起,名画已被斩断,从中间分开,切口平整,再无接回去的可能。

    薛翩翩不悦道:“义父将三生剑交给你了,你开心吗。”

    薛戾斩了名画,也不觉多高兴,因为那是必然之事,他顺势而为,哪里值得开心。“薛翩翩,安静的做个伪娘吧,不要烦我。小心我连一并斩了。”

    “哼,你也只是说说而已。”薛翩翩道。“哲学立方体在我手上,你想要不?”他手一翻,蓝色的光气涌开,像是海水迸涌。一块无瑕疵的立方体浮了起来,正是哲学立方体,让无数基老魂牵梦绕的哲学之物。

    “啊,是哲学立方体。”薛戾喜道。他是基老,应该拿着那块蓝色的立方体才是。可薛钟剑把三生剑交予薛戾,反将哲学立方体给了薛翩翩。

    虽然不解,薛戾还是接受了义父的安排。因为他相信薛钟剑,比任何人都相信,他对薛钟剑的感情非只言片语所能道明的。

    刷!

    薛翩翩飞向眉道人,站在他身旁,且道:“前辈,赶快收了蛤蟆鱼,我担心自己会出手抢夺。你与义父是生死之交,我不敢破坏你们之间的友谊,否则义父会责怪我的。”他之所以说责怪而不是杀,是因为薛翩翩也信任着薛钟剑。

    眉道人匆匆扫了几眼薛戾、薛翩翩,异常羡慕。“薛钟剑,你驾驭人心的本事让贫道好生羡慕,薛戾、薛翩翩对你死心塌地,绝无二心。可贫道呢,贫道除了有几棵梅树与野鹤相伴,再无贴己之人。难道是因为贫道刻薄?不近人情?”眉道人长吁短叹。羡慕外还是羡慕。

    薛翩翩有意放出哲学立方体,除了吸引薛戾上当外,还有炫耀的意思。他并没收回,且让薛戾试着推动它。

    薛戾真是基老界的希望啊,初次使用,可得心应手。嗡!蓝色的立方体爆发出一阵轰鸣,基气荡扫千丈,像是钱江生潮,浪涛怒滚。梦香紫、画由心同时退后,只是俩人都觉不舒服。此时,梦香紫已知画由心是浮空城的叛徒,他身为城主,于公于私都该斩了画学院的院长。

    画由心先是叛出浮空城,再与眉道人交恶,也不知他是怎样想的。此外,画院长的另外一个盟友,十大恶娘中的店小二,他也遇到麻烦了。店小二因为保护铁拐梨,身上被开了一个血窟窿,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又很严重。举步维艰,画由心愕然发现自己成了独夫。梦香紫尚有十大恶娘相助。

    铁拐梨虽然感激店小二帮他挡了一剑,可也仅是如此。“恩公,我来帮你。”铁拐梨独腿蹬地,倏地纵起,他手中的铁拐重二百四十九斤,一般的伪娘根本拿不起来,可铁拐梨运使如风,铁拐舞的煞是好看,而且很危险。

    河虾姑心里一惊,他只顾着蛤蟆鱼了,怠慢了恩公梦香紫,他也觉不好意思。转念又道,原来恩公在他心里也无多少地位,居然不及一块宝玉。“我原来是这样的伪娘吗,忘恩负义?”河虾姑恍惚想道。青皮河虾驭水而来,画戟一挑,哗啦啦,一道湍流涌向河虾姑,将她托起,载向它这边。“主公,撕比战场不可分心。”青皮河虾大声道。

    “啊。”河虾姑轻声道,终于清醒过来。是啊,撕比这么严肃的时刻,哪有时间瞎想,也许今后就不必再惦记恩公的那点情债了。河虾姑不由振奋。青皮河虾脚一蹬水,哗,水流迸荡,疾如闪电,射向薛戾。

    薛戾暗喜不已,因为他终于得到梦寐以求的哲学立方体了,虽然以后还要还给义父,暂时用用也是好的。“你这大虾,也来惹我。我有三生剑,又有哲学立方体,当世无敌。”薛戾眼绽凶芒,剑眉怒挑,哧哧哧,三十道剑气迸出,皆由三生剑飙出。未来剑的剑灵、现在剑的剑灵打了一个激灵,它们居然被薛戾拘了出来,浮在神剑上方。

    “我只是活了好几百岁的孩子啊。”

    “我有什么错,不就是长了两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吗。”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异口同声道。

    薛戾置若网闻,将身怒旋,登时,蓝色的气带甩开,像是仙女在跳舞。“比起河虾,我更喜欢吃皮皮虾啊。可也能将就一下。那就吃了你吧。”薛戾撕比了好一阵子,肚子正饿,青皮河虾块头正好,烤熟了即可食用。

    “敢动我的闺蜜、老婆,你死定了。”绿冻冰掉转方向,持剑而来。纯阳剑熠熠生辉,金光万丈,照彻寰宇。而绿冻冰剑诀连换,怒驰而来。“黄粱梦剑。”绿冻冰喝道。

    黄粱梦觉,唯剑斩功名。绿冻冰的“黄粱梦剑”可将人拖入梦中,梦中可心想事成,诸事遂心。然而,当梦中人什么都得到了,一剑倏来,断人颈上之头,可谓从云端坠下,永远得不到救赎,最是绝望。

    死在绿冻冰“黄粱梦剑”下的人不知几何,冤魂至今徘徊在恶娘谷,可绿冻冰置之不理,活人尚且奈何不得他,何况死人。

    薛戾也是剑道奇才,惊见绿冻冰的玄妙剑式,好胜心陡起,“好个绿冻冰,你成功引起我的兴趣了。”薛戾忽地止住身形,一张口,摄来哲学立方体,将其藏在腹中。锵当,未来剑、现在剑合为一剑,过去剑还在薛戾脚下,他的用意很明确,旨在告诉过去剑的剑灵,你什么都不是,已被我踩在脚下,乖乖听话就是。

    景物瞬息万变,薛戾已入梦中。“哦。”他冷笑。“且让我破了你的黄粱梦剑。”

    薛戾刚一开口,忽觉身体有异,一低头,愕然发现自个成了婴儿,被一妇人抱在怀里,而他手里攥着的不再是三生剑,而是一小鼓。他再看看脚下,更觉好笑,竟是虎头鞋。“有趣。”薛戾道。

    “夭寿啦,公子会说话了。”妇人大惊之下,将还是婴儿的薛戾丢在地上。

    薛戾面朝下,这也是着地了,那还了得。危急之刻,一条手臂灵敏如蛇,接住了薛戾,将他再次抱起。“嗯?”薛戾拿眼望向来人。“啊,义父!”他失声道。

    原来抱住薛戾的是薛钟剑。“怎有可能,这怎有可能。”薛戾惊道。

    “吾儿真是妖孽般的存在。”薛钟剑赞道,“别看你还是婴儿,其实活了十几年了,而且不会说话。想不到今日开口了。来,给大爷笑一个!”

    “……”

    薛戾无语了。草,这人绝不是义父。薛钟剑不会这样滑稽的。该死的梦,这都是梦境。薛戾心知肚明,然而无解。

    “吾儿,见了我,为何不再开口。”薛钟剑再道。

    “哼,你是假的,不存在的。”薛戾道。

    “逆子,吾养你十余年,你就这样对我说话,不怕我杀了你。”薛钟剑道。

    “你不会的。”薛戾道。

    “哦,是吗。”薛钟剑道。

    “义父啊义父。”薛戾道。

    “你脑袋坏了吗,我是你的亲生父亲。”薛钟剑道。

    “你最喜欢的儿子叫做薛凝眸。”薛戾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