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城的城主来到恶娘谷后,也没心情留意四处的大好风景。他并非观光而来,无事不登恶娘谷。

    铁拐梨、果酒草、河虾姑毕恭毕敬,要不是梦香紫,他们早已死去。命都是浮空城城主救下的,为了报答他,结草衔环都不为过。铁拐梨道:“恩公的来意,我们已经清楚。书信上已写明,走吧,我们这就陪着您去二梅山。眉道人太老了,骨头也快散了,我们帮他一下,让其早入棺材,也是一种释然。”

    果酒草道:“老大说的是。咱们这就出发吧,不可误了恩公的大事。”

    河虾姑一扬手,西南方涌来一道大水,水中站着一只身高丈许的青皮河虾,它眼小如豆,金光迸舞,手持一杆画戟,嘴两侧长须飞舞,好不威风。这虾不是别人,确是河虾姑的契约兽,也是脚力。“主人,您召我何事,不敢不来。”青皮河虾大声道。

    “随我去二梅山。”河虾姑道。

    “二梅山?”青皮河虾笑了,“好,二梅山有一处河滩,水中居住着水王蝎、蛇夫人、绿皮皮虾。它们都是我的好友,许久不曾拜会。”

    “我们可不是去叙旧的,而是去平了二梅山。”河虾姑冷漠道,她事先讲明,省得到时青皮河虾左右为难,不知帮谁。

    “哎呀,主人是主人,朋友是朋友。朋友如我甲壳,早晚会蜕皮,扔了就是。”青皮河虾笑道。他与水王蝎、蛇夫人、绿皮皮虾都是酒消声朋友,哪有什么太好的交情。

    绿冻冰见了青皮河虾,亦道:“你这厮,来来来,让我坐在你肩上。你扛我。”

    嗡!

    青皮河虾画戟一振,一团水汽迸开,将绿冻冰扫到一边去了。“绿冻冰,你是被狗咬了吗,不知河虾心。只要河虾姑能坐在我肩上,至于你,除了脸白帽子绿,有何能耐让我高看?”青皮河虾一贯看不起绿冻冰,可那人是河虾姑钟意的汉子,它也不好发作,生怕主人伤心。

    绿冻冰碰了一鼻子灰,也不着恼,笑哈哈走到河虾姑这边,将笛一横,呜呜吹奏,吹的是“云横秦岭”,意在讽刺青皮河虾,不知家在何方,狗一样的东西,被人饲养,还不知感恩,早晚炖了它。

    梦香紫身边站着的琴学院院长、画学院院长早已不耐,他们同时道:“铁拐梨,我们是不是该走了。”

    图蕉蕉怒了,回道:“你们俩是哪里来的腌臜货,也敢对恶娘谷的老大乱吼,不怕闪了舌头,被人摘了脑袋?”

    此时,梦香紫一行人还在恶娘谷内,并未走出。如果谷中的伪娘们一齐杀来,他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图蕉蕉。”画学院的院长冷哼道,“你又算什么东西,铁拐梨都没说什么,你能代替他吗,十大恶娘,你根本不入流,我就是杀了你,谁敢说什么。”

    画学院的院长还要再吼下去,忽地,一支铁拐砸来。砰!地面迸炸,泥石迸飞,画院长吃了几斤土。

    “啊,一不小心它自己飞出去了。”铁拐梨道,他哪是不小心,而是有意为之。再者,他是报答梦香紫,而不是他的手下。画学院的院长再不闭嘴,他真的会死。别说铁拐梨看不下去,十大恶娘中的其他的人也会动手,他们会为图蕉蕉出头。先看河虾姑,他目光闪动,手按剑柄,随时准备出剑,一剑削掉画院长的项上之头。再说寒香子,左手一袋金坷垃,右手攥着板砖,两件都是杀器,宰了画院长也非难事。就是那驴果老也是杀气腾腾,毫不掩饰。

    背负古琴的琴院长可就高明多了,他心知恶娘谷里的伪娘无一善类,真要发起狠来,也敢攻打浮空城。

    梦香紫无动于衷,向前走去。画院长这就尴尬了,只觉自己像是小丑,不由大窘,面皮铁青,自讨没趣后有些生无可恋。

    恶娘谷的十大伪娘也觉痛快,图蕉蕉有些小感动,心道,大家都是好人啊……

    呼。

    画学院的院长一阵风似的追上了琴学院的院长,有些怨恨道:“你为何不帮我。我们说好了的。”

    琴学院的院长道:“说好了?我们说好了什么?我可什么都没答应你。画院长,不可误了城主的大师。大局为重,我知你喜欢图蕉蕉,可你的消声巴没有他的壮观,省省吧,找个适合你的伪娘。又不是没机会,你的颜值在浮空城还可以的,虽然不及我三分之一。”

    画院长怒道:“你,你!”

    琴院长笑而不语,兀地离开,和城主梦香紫并肩而行。

    “琴院长,我会让你与图蕉蕉都付出代价的。”画学院的院长心道。“是时候了……”

    人往高处走,浮空城的城主也该换人了。画学院的院长画由心,初衷不再,已有夺权之心。凭什么梦香紫一人在上,他也该挪一挪位置,让贤于人。至于那人是谁,自然是有能者居之。画由心自认才貌双全,可接大位,而且他还有盟友,浮空城以外的盟友,哪怕在浮空城中,画由心也有同伴,那人地位不低,必要时也可暗中捅梦香紫一刀。

    “梦香紫、琴院长、图蕉蕉,你们会后悔的。”画由心忖道。他走在梦香紫、琴学院院长后面,目光沉稳,心思已定。

    恶娘谷的十大恶人中有一人排行最末,恶名不显,也不被人待见,铁拐梨、果酒草等人甚至叫不上他的名字。此人唤作“店小二”,原在一家黑店打工,而且是免费劳动力。店家夫妇从小收养了他,呼之曰店小二,因为他们也不知店小二的真实姓名。孤儿而已,能养他就是最大的恩赐了。那年,铁拐梨等人来到这家黑店,老板娘见到铁拐梨生了一副好面皮,动了别样的心思,想要用消声药放倒他,然后背着老板,和铁拐梨行那不可描述之事。可铁拐梨是谁啊,大恶人。一眼看穿老板娘的心意,不,是相中了老板娘的夫君,“那可是一个好苗子,能成为伪娘的苗子。”原来这家黑店的老板得了一怪病,人始终保持二十几岁的模样,加之擅长保养,看上去很水灵。铁拐梨来此就是为了收服老板,而不是那强壮的老板娘。

    老板娘哪里知道铁拐梨的心思,非要消声空他不可。

    嘭!

    铁拐梨一掌击毙了老板娘。他同时发现了“店小二”。“你都看到了,那就去死吧。”

    这时黑店的老板走了出来,他道:“不可。这人是我的私生子!”

    店小二只觉三观同碎。尼玛,剧情山回路转,让人无从适应呐。只听老板接着道:“我这夫人,大概有四百多斤,你们可以想象一下我有多幸福。”

    “草,你既然幸福,为何还出去找小三,还生下了我?”店小二当场吐槽道。

    “吾儿,不可用这种眼神看待我。”老板道。“正因为我太喜欢夫人,才被她妹妹抓走,非要与我消声配,于是就有了你。”

    说完,老板一头撞向石墙,铁拐梨赞道:“好个汉子,你安心去吧,我不拦你。”

    砰!

    老板一命呜呼,不,没死。只是脑袋多了一个血窟窿,两天后才死的。店小二也被铁拐梨带到了恶娘谷,放任其野蛮生长,最后还成了十大恶娘中的一位。可铁拐梨早忘了当年之事。这也是店小二最恼火的地方。因为他爱慕着铁拐梨的容颜。

    店小二已和浮空城画学院的院长画由心搭上线了,两人各有所图,更难得的是他们有相同的爱好,即是作画。“画由心发出信号了,他要带走图蕉蕉,而我会得到铁拐梨。”店小二心绪忽动,拿眼一抬,瞥到一物飞坠而下,倏然砸向铁拐梨。“不好,有人要对他不利。”不及多想,店小二掷出手中的抹布,呼,抹布旋扫向高空坠下的那物。

    当!

    两物相撞,发出震天价响。

    店小二的抹布也是一件法宝,是他从地下废墟中无意得来的,祭炼之后,颇为顺手。

    “谁,谁敢暗杀恶娘谷的首领。”店小二喝道。

    呼呼呼!其余的恶娘也向铁拐梨聚来,将他护住,虽然没必要,可还是要装装样子。铁拐梨的强悍无需多言。

    梦香紫、琴院长、画院长也停了下来,他们转身,向后望去,表情各异。画由心大喜,可没表现在脸上。他当然知道是谁来偷袭铁拐梨了,除了二梅山的那位,还能有谁。

    眉道人。

    两眉飞舞,长及十余丈,有若龙筋,噼啪,噼啪,甩个不停。

    这些轮到梦香紫、琴院长吃惊了,他们本想去二梅山拜访眉道人,哪知对方就在恶娘谷等候多时。梦香紫不由生怒,心忖,难道恶娘谷有人与眉道人联手不成?真是这样,那此行凶多吉少。

    画由心不急不缓,走向梦香紫、琴院长,他道:“城主,眉道人千般算计,他是有备而来,我们不可不防。”

    琴学院的院长还未答话,忽地,一阵劲风自他背后飙来。他的古琴遽然飞起,铮铮铮,琴弦射出十几道音弧,如同麦浪,不住翻涌。自然化去了那道劲风。

    偷袭,有人敢偷袭琴院长。

    画由心近在眼前,无动于衷。梦香紫却向左侧移开,纵离十数丈,也因此躲开了一记剑劈。

    “琴院长,无恙乎。”画由心道,他倏地抖开一卷古画,登时,画中旋飞出两物来,一物是扁担,一物是孤拐,全都打向琴院长。而画由心的手则伸向画中,取出一剑,剑长三尺,剑的最前端却是方的,很是怪异。

    琴学院的院长双臂齐振,砰砰两声,荡开扁担与孤拐,而这时,画由心横剑斩来,剑气如瀑,神华迸飙,与天持平。

    嗤!嗤!嗤!嗤!

    琴学院院长的身体像是被针刺透的血袋,血水迸涌而出。刷,画由心第二剑到了。这次不再是斩,而是劈。由上至下,咔嚓,琴院长颅骨裂开,向左右分开。

    画由心也没收剑,左手扬起,呼,古画飞出,像是一面墙,竖在梦香紫前方。

    梦香紫一指点出,哧啦,穿过了画纸,寒芒迸去,刺向画由心的眼睛。

    “城主,好坏的脾气。”

    画由心以剑挑起琴学院院长的尸体,并向前砸去。梦香紫点出的那道指劲捅在琴院长的尸体上,嘭的一声,尸体碎成千万片,纷纷洒去。

    刷刷刷,画由心挥剑,劈开那一块块残尸。“城主,要杀你的人不是我,而是他。”

    “嗯?”

    梦香紫柳眉蹙起,向上望去。只见一人御剑而来,面沉如水,原来是一女子。不,是基老啊。长得像是女人的基老,为何不做伪娘。梦香紫不由怒道。

    “喂喂,城主,你关注的地方不对吧。”

    画由心几乎扑街在地。心里只道,城主真不是一般人。

    从天而降的基老年纪很轻,一脸淡漠,他道了一声,“你就是梦香紫吗,浮空城的城主。”原来他竟然不知梦香紫长什么样。

    画由心惴惴不安,“薛钟剑,你在玩我吗。派来的剑客是新手吗,怎会不知梦香紫。这样做我们如何扳倒梦香紫。”画学院的院长已和执剑阁的阁主薛钟剑成了盟友,不,是撞友。薛钟剑现在喜欢的是伪娘,因为他身兼三职,剑阁阁主,基老,伪娘。

    灭霸被擒,薛凝眸被抓,都和薛钟剑有关。是他一手策划的,三生剑、哲学立方体也在他手里。而他也成了基老界新的第十巨头,取代了徒儿灭霸。这次,被他遣来的年轻基老不是别人,是他秘密培养的徒弟,剑道上的天赋很是惊人,远胜薛凝眸,就算放在执剑阁也是最耀眼的,他的崛起无人可挡。薛钟剑除了收他做徒以外,还赐给了他新的名字,即是薛戾。因为他身上的戾气太重了。

    梦香紫一点也不敢大意,因为薛戾脚下踩着的可是三生剑中的过去剑。刷刷,未来剑、现在剑遽地飞来,绕着薛戾旋舞。

    铁拐梨、果酒草、河虾姑等人大怒不已,这里可是恶娘谷,什么时候成了外人想来就来的地方,尤其对方还是基老。店小二忽地推开铁拐梨,“小心!”

    “嗯?”铁拐梨大惊。

    嗤!

    一道紫气贯穿了店小二的腹腔。他这是代替铁拐梨接下了这一道杀招。

    薛戾不是一个人来的,与他同行的是一只伪娘,此人也是薛钟剑的义子,薛翩翩。“薛戾,为何还不动手。”薛翩翩不悦道。

    “不要命令我,我可是基老,不和伪娘一般见识。”薛戾道。

    “义父也是伪娘啊。”薛翩翩道。

    “他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基老。我当然选择原谅他啊。”薛戾道。

    “……”

    薛翩翩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