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空城。

    城主坐在高大的太师椅上,整个人显得很慵懒。他发髻高挽,额贴花钿,一看就是女装大Lao,而且还是婉约派的。这人又道“梦香紫”,身兼城主一职。

    梦香紫,年龄不详,很高龄就是了。身高不好说,时高时低,可控制骨骼。喜好嘛,自然是伪娘。上一任浮空城的城主可不是伪娘,是一正常的大爷。大爷死后,梦香紫在五头大伪娘的辅佐下,杀掉全部的候选人,终于坐上城主的大位。

    当梦香紫担任城主后,他第一件事就是着手改变浮空城的风气,谁特么的不穿女装就是和城主过不去,姑娘吗,不管了。汉子必须得穿,如果不服,必断他们的姬姬。一开始,城中的汉子们义愤填膺,宁死不从,可梦香紫杀了浮空城三分一的人口,包括那些古老的家族也未能幸免。之后再无反对意见,几个大族的族长踩着高跟鞋,穿着华贵的长裙,亲自拜见信任城主,于是女装风气也就传开了。毕竟没人会跟自己过不去,没了脑袋,要叽叽何用。

    梦香紫在浮空城开设了五座学院,分别是琴棋书画茶。院长自然由他最衷心的五个属下担任。忽地,琴学院的院长来了,他步履急匆,背负古琴,一进门就道:“城主,大事不好了。”

    “琴院长,慢些说。何事能让你这般慌张?”梦香紫睁开眼睛,笑道。在浮空城,他就是至高无上者,掌生杀,主沉浮。谁若挑战他的威严,梦香紫绝不会让他活过第二天。

    “城主,被薛凝眸带走的三生石中孵化了很多美人灯的种子,它们已经长成,而且神驹王也向城中传来一则消息,它说基老界发生了一件大事,有一神秘的基老忽然现身,拿下了第十巨头灭霸,重伤薛凝眸。”

    “灭霸、薛凝眸同时被那人拿下了?”梦香紫道。

    “是的,城主。那个神秘的基老还成了荒诞兽的主人,灭霸反抗也没用,契约兽已被夺去。可不知为什么,他对神驹王不感兴趣。”

    “美人灯呢,三生石中孵化出来的美人灯呢,她们该不会被斩去了吧!”梦香紫道。

    呼。黑风滚啸,一白衣书生驭使古书而来,他是书学院的院长,亦是五大伪娘之一。他道:“美人灯全军覆没,无一幸存。城主,此事不简单。”

    刷!刷!刷!

    又是三头极美的伪娘倏然而至,到此,五大伪娘齐聚。他们同时望向城主梦香紫。

    梦香紫一抬手,紫雾弥漫,遽地迸爆,空中浮出八个字来,江山如画,美人如灯。梦香紫的志向很大,仅是浮空城,绝难满足他的胃口。美人灯、三生石、神驹都是浮空城的特产。也因为它们,梦香紫掌握了大量的财富与人脉关系,他在伪娘界的地位亦很高。

    “三生剑呢,哲学立方体呢。”梦香紫道。比起薛凝眸的生死,城主更关系神剑的下落,基神之宝的去处。

    “人都被擒下了,三生剑与哲学立方体自然被神秘的基老带走了。”茶学院的院长淡淡道,在他前方悬着红泥火炉,尚在煮茶。

    “神驹王为何不自己回来,没用的废物。”梦香紫道。“枉我培养它这么久,不知回报,真该杀了它。”

    “城主。当务之急是找出那只神秘的基老,他带走了三生剑与哲学立方体。”画学院的院长道。

    “世事如棋,笑尽天下伪娘啊!”

    棋学院的院长大笑道。

    其他四位伪娘纷纷侧目,他们本是同僚,又都在梦香紫门下,偏偏棋学院的院长,那号称“白食镜轮”的家伙自视甚高,谁也不放在眼里。恐怕城主梦香紫在“白食镜轮”的心中也无多少地位。

    虽然不悦,可其他的四位院长还得承认他们真的不如“白食镜轮”。

    “白食镜轮”身穿宽袍,袍袖上纹着黑白棋子,他头发的颜色也很诡异,左边的是白色的,右边的是黑色的。此人有很多法器,最有名的当属九生九死棋盘、绝情棋子、照梦境、战魄轮。除此之外,他的诗号也很响亮,道“世事如棋,笑尽天下伪娘。”

    可奇怪的是梦香紫对此毫无意见,仍然让“白食镜轮”做棋学院的园长,与另外四位院长平起平坐。

    “棋院长,你有何高见。”梦香紫笑着问道,他早已习惯“白食镜轮”的狂妄不羁,而且有信心能驾驭之。既能伏龙,焉知不能屠龙!

    “城主,管他劳什子的基老,只要我一人足够了,保证擒回那装腔作势的基老,三生剑与哲学立方体也是我浮空城的,谁也别想动。”

    “白食镜轮”冷笑道。他已经三生剑当作浮空城之物,哲学立方体也是浮空城的。

    琴学院、书学院、画学院、茶学院的院长心里不忿,有人道:“三生剑可是执剑阁阁主的佩剑,薛钟剑会将自个的剑双手奉上,再交给你吗。”

    “哲学立方体属于基老界,第十巨头消失了,还有九个巨头,他们是吃素的麽,再说,还有隐藏的大基老并没出世,你敢于他们为敌。”

    “白食镜轮,你意气用事,到时不要拉我浮空城下水。”

    显然,其他的院长们很排斥“白食镜轮”。

    “哼。”

    “白食镜轮”极其不屑,眼绽凶戾之芒,更添桀骜。“你们四个饭桶,吃了浮空城那么多饭,也不为浮空城做些什么,和神驹有什么区别。不,你们比神驹还差劲,至少它们还能成为坐骑。”

    “白食镜轮!”

    “要撕比吗。”

    “我们可不怕你!”

    “今天非要让你服输不可。你这傲慢的武夫,除了逞强斗武,还知什么。”

    琴院长、书院长、画院长、茶院长怒喝不已,很想当场灭了“白食镜轮”,看到他就觉得莫名烦躁。整个人就是一碍眼的东西,踢他一脚,自己的脚还会痛,简直没天理啊。

    “白食镜轮”也不是省油的灯,自诩笑尽天下伪娘,可见他的野心。这样的人物不是水塘里的小虾,他是要承包水塘的塘主啊。“汝等废物,只会在城主面前打自己的脸,就不能打敌人的脸吗。我愿孤身前往基老界,救回薛凝眸,带来三生剑、哲学立方体。你们就在浮空城自己斗狠吧,哈哈哈哈。”棋学院的院长大袖甫动,当是时,两道气浪连天而起,一道白色的,一道黑色的,像是两条巨龙。“乾坤莫测,世事如棋,人如玉龙,笑尽天下伪娘啊。”腾,白食镜轮冲天飞去,人已遁去。留下五脸懵比的伪娘,就是那城主梦香紫也没理清头绪,不知白食镜轮在打什么主意,可他毕竟是浮空城的最强战力,梦香紫相信棋学院的院长。

    棋学院的院长一离开,剩下的四位院长陡觉轻松,人也不再板着面孔,有说有笑起来。梦香紫也加入到他们的对话中去了。

    “白食镜轮真是好伪娘。”梦香紫道,“有他出面再好不过,相信很快就能听到他传回的好消息。”浮空城的城主又道。

    “激将法都没用,那个武夫业已奔赴基老界,他真是太容易看穿了。”

    “书院长,不可在背后妄议同僚啊。”梦香紫笑道。

    “城主,你不觉得事情很蹊跷吗,三生剑可是薛钟剑的最强神兵,他会让人无故拿走属于自己的至宝吗。”琴学院的院长怀疑道。

    “琴院长,你是说那个基老和执剑阁有关?”茶学院的院长道。

    “为何不可呢。你们想,灭霸再投基老界之前可是执剑阁的人。”画学院的院长道。

    “他还是伪娘界的人,为什么不是伪娘界派人抓走了薛凝眸与灭霸。”

    “可能吧,吾等也是伪娘,也知当今伪娘界的各方巨搫都在博弈,他们的任何行动都在大众的眼皮底下,我们焉能不知。”

    院长们的说法都很有道理,梦香紫沉思不语。他也怀疑三生剑的消失是执剑阁故意放出的迷雾,其中必有诈。薛钟剑平生所恨者就有伪娘,都因他的爱子变成了伪娘,而且钟意的徒儿也成了伪娘。我要是薛钟剑,也会憎恨伪娘界的人。梦香紫忖道。“可除了薛钟剑,还有谁能摘走三生剑?这样的的人可不多……”浮空城的城主,心里已有数个人选,其中一人也是伪娘,人称“眉道人”,居于二梅山,终日与梅鹤相伴,不问世事,超然尘外。可梦香紫却不是这样认为的,“越是清高,表明眉道人的野心越大,谁稀罕二梅山的梅花树与那几只野鹤。眉道人,我先去会一会你,聊聊当今伪娘界的大势。”

    呼。梦香紫霍然而起,四位院长登时沉默,看向浮空城的城主,知道他心中已有定论。

    “诸君,谁愿与我同去二梅山。”梦香紫道。

    “我愿。”琴学院的院长道。

    “我也愿。”画学院的院长道。

    书学院、茶学院的院长还要表态,梦香紫挥手制止了他们,“够了,你们还要留下看守浮空城。我与琴院长、画院长就够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

    “城主,你忘了带礼物。”茶学院的院长笑道。

    “这倒真是的呢。”书学院的院长笑道,“城主,二梅山这样的险恶之地,人丁稀疏,物产贫瘠,眉道人怕是营养跟不上……”

    “那就让他美人为伴,去吃石头吧。”琴学院的院长冷笑道。

    “琴院长真坏。”画学院的院长道,“戴上三生石与美人灯,眉道人若再不配合,我们平了二梅山,杀尽他的宠物。”

    “礼物还不够。”梦香紫道。

    “莫非城主……”书学院的院长迟疑道。

    “恶娘谷的十大恶人,叫上他们,我们一起去二梅山。”梦香紫道。

    “啊,恶娘谷的伪娘们可是劣渣,城主,他们不配与你同行。”琴学院的院长当即道。

    恶娘谷居住的都是劣迹数不清的伪娘,其中有十人组成同盟,治理所有的伪娘,如果有人不听他们的话,马上会被人杀掉,埋到树底下。

    “十大恶娘中的三位受过城主的恩惠。只要城主一封请柬发过去,谅他们不敢不来。”画学院的院长冷笑道,他曾经追求过十恶娘中的第五恶娘,图蕉蕉。可图蕉蕉懒得理会画院长,还道:“你这丑物,不照镜子的吗,也想追我?姬姬都没有我的磅礴,除非眼瞎,我绝不回喜欢你。”

    也因此,画学院的院长有段时间不敢出门,他成了伪娘界的笑话,谁见了他都能戳他的脊梁骨。“图蕉蕉,我今天非要刺瞎你的眼睛,这样你就是我的人了。”画院长冷笑道。

    “我就说嘛,你还没放下图蕉蕉。”琴学院的院长道。

    “请柬我已发出。”书学院的院长道,“城主,你们可取道恶娘谷,与十大恶娘汇合,再一起去二梅山。”

    “书院长有心了。”梦香紫道。

    “为了浮空城,为了城主,我愿做任何事。”书学院的院长道。

    “嗯,我知你的心意。”梦香紫道。“那么出发吧。书院长、茶院长,我不在的时间里,由你们镇守浮空城,并且要留意棋院长传回的消息。”

    “是。”

    “是,城主!”

    两位院长恭声道。

    刷!刷!刷!

    三道遁光倏然离去,一道紫,一道黑,一道蓝。

    待那三道遁光逝去,茶学院的院长才道:“书院长,我们喝一杯,可好?”

    “茶院长,你这是玩忽职守。”书学院的院长笑道。

    “你知我知城主不知。”茶学院的院长道。

    “难得清闲,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书学院的院长笑道,他们也不担心被人听去了。因为梦香紫御下之术了得,疑人不用。

    恶娘谷。

    拍在第一的是瘸了一条腿的伪娘,被人称作铁拐梨,因为他拄着一支铁拐,有喜欢吃雪梨,所以才得到了“铁拐梨”的名号。

    铁拐梨与图蕉蕉正在下棋,忽地,一股让图蕉蕉厌恶的气息传了过来,“哼,那厮又来了。”图蕉蕉道。

    “哦,是恩公来了。”铁拐梨道,“蕉蕉,去把果酒草、绿冻冰、河虾姑、寒香子、驴果老等人叫来。我们一起去迎接恩公。”

    “知道了知道了。”图蕉蕉不悦道,他虽然不喜欢浮空城的画院长与城主,可铁拐梨都这样说了,他也没办法,只能领命去了。

    呼!

    图蕉蕉抖开一扇芭蕉叶,跳了上去,倏地遁去。他可不想马上见到画学院的院长。能离开他多远,那就躲多远,眼不见为净。“他们一来准没好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