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薛凝眸那边。

    贵为基老界的第十巨头,灭霸的“无线手套”还有另外一个功能,戴上之后,可使用手指探索小鲜肉的未知领域。

    “薛凝眸,本座会善待你的。”灭霸笑道,他在大伪娘三柄神剑中的两柄剑都动了一番手脚。

    薛凝眸手中挥舞的是现在剑,过去剑、未来剑倏地飞回,锵锵两声,三剑合一,即是三生剑。因为神驹王不再背负三生石,薛凝眸只好自己拿着。

    蓦地,薛凝眸的灵台疾幌,他已知三生剑有异。

    三生剑是有剑灵的,而且有三只。过去剑的剑灵被薛凝眸的父亲封印了,未来剑的剑灵是个五百多岁的孩子,现在剑的剑灵是一只拥有两个大姬姬的奇怪汉子。情非得已,薛凝眸不会拘出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他们都是变太,带在身边太劳心费神。

    薛凝眸的灵台贴有三道敕印,用来钳制过去剑、现在剑、未来剑的剑灵的。大伪娘的父亲薛钟剑,贵为执剑阁的阁主之一,在剑道上的造诣登峰造极,所以才能镇住三生剑。现阶段,薛凝眸尚不能完全制约神剑,还需薛钟剑赐下的敕印才能役使三生剑。

    薛钟剑虽然不喜爱子穿女装,还是很看重薛凝眸在剑道上的天赋,所以才祭炼出敕印,亲自贴在爱子的灵台上。

    是以薛凝眸盗走三生剑时,薛钟剑也没怎么在意,只要有敕印在,他随时都可收回三生剑。

    敕印不稳,薛凝眸已知神剑有异。

    “哈哈哈,大姬姬美女,快让我出去。本宝宝不开心了。”未来剑的剑灵怒道,他就是一个巨婴,五百多岁了还没成长,简直让人崩溃。就是薛钟剑也对这位剑灵无可奈何,也曾动了抹杀它的心思。可杀掉剑灵后,三生剑不再完整,这非薛钟剑乐见的。是故,他才封印了三剑灵中最讨厌的那位,让另外两位心有忌惮,不敢肆意妄为。

    未来剑的剑灵发火了,现在剑的剑灵也觉醒了,当即挥动他的两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当当当!撞击神剑内的小世界。“大迪奥美女,放了我放了我,我们都是同一类人,都是美女,女人呢何苦为难女人。”

    薛凝眸听了已是大为光火,可面对强敌灭霸,他又不能冲着三生剑的剑灵发火,否则灭霸会有机可乘的,他之局部地区之花不保矣。“我不想动用那三掌敕印的,是你们迫我这样做的。”薛凝眸心中冷笑道。在这之前,他已摧起三生剑的剑气,削去灭霸留下的气化的“无线手套”。“基老,你真是死心不改,一再地惹怒我,只会加速你的死亡进程。”

    大伪娘神念甫动,他的灵台登时绽放万丈光芒,哧哧哧哧,神华犹如茧丝,向上迸起,三张敕印上的玄奥纹线或明或灭,接替闪烁。有它们在,三生剑的剑灵休想反抗薛凝眸,这也是父亲对儿子的爱护,表明薛钟剑还是很在意女装儿子。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嘶声咆哮,既痛苦又畏惧,可它们并不屈服,因为薛凝眸并不是薛钟剑,它们的剑主是执剑阁的阁主,而非伪娘。

    过去剑的敕印挣扎的最是厉害,而且剑灵就在里面。这就是薛钟剑的私心了,瞒着儿子,将最危险的剑灵藏在最让人想不到的地方。薛凝眸对此一无所知。

    灭霸何等人物,瞥及薛凝眸忽地动摇起来,已知情况有变,这是机遇!

    “本座的哲学立方体啊。”陡听灭霸放声喝道。

    嗡!

    蓝色的立方体冲开剑气,像是巨大的方块,高千丈,长千丈,宽千丈,携万钧之势,轰然撞下来。

    “为何压制不住过去剑的敕印。”薛凝眸心里不安,可他还需解决掉哲学立方体,基老的香气倏然涌下,像是滔滔江水,冲刷大伪娘的身体,真个是人如浮萍,漂泊不定。

    刷!刷!刷!

    薛凝眸的灵台飞起三道神识,接连劈向三张敕印,让它们安静下来,不得喧哗。

    “好友,为何还不出来。”

    “过去剑的剑灵,你真的死了吗,被薛钟剑杀掉了?”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怒斥道,三只剑灵心心相印,可绕过薛凝眸,以独特的方式交流,外人无从得知交谈的内容。

    薛凝眸见过三剑灵中的两位,可过去剑的剑灵,他一无所知,长什么样子脾气如何,都是未知数。薛钟剑也未在儿子面前提起过。

    “繁华过尽,英雄入冢。”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是过去剑的剑灵,他终于开口了,回应现在剑、未来剑的剑灵。

    “就知你没死。”未来剑的剑灵道。

    “薛钟剑最忌惮你,所以才将你封印。”现在剑的剑灵道。

    “哼。”过去剑的剑灵哼道,“是双重封印啊,敕印是第一道封印,剑冢才是最关键的封印。我要向重获自由,非得冲出剑冢方可。”

    “剑冢!”

    “是剑冢!”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惊呼道。“看来薛钟剑不打算放你离开,他是要镇死你。”

    “薛钟剑,一代枭雄。”过去剑的剑灵道,“可我也不是寻常剑灵。他想收服我,为他卖命。难啊!待我出剑冢之际,也是杀回执剑阁之时。两位,你们打算帮我还是帮他。”过去剑的剑灵冷冰冰道。

    “自然是助你。”

    “我们三人同时出生,像是一人,唇亡齿寒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很好,那你们先杀了薛凝眸。”过去剑的剑灵喝道。

    “什么?”

    “杀了薛凝眸?”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惊道。他们是想过,可从没打算这样做。真要杀了大伪娘,他们与薛钟剑之间再无转圜之地,不死不休也。

    “怎么,你们怕了。”过去剑的剑灵冷笑道。“我们不是兄弟吗,为了手足,你们不敢杀掉小剑主吗。”

    “非是不敢,而是不能。”

    “时机未至,冒失只会让我们付出代价,对你也不好。”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劝说道。他们不愿动手杀了伪娘,得罪了薛钟剑,真的会不死不休。

    “哈哈哈,还说是兄弟呢,有你们这样做兄弟的。我被镇在剑冢之中,痛苦难捱,你们逍遥在外,好不自在。这样的兄弟,不要也罢。”过去剑的剑灵冷声道。

    然后剑冢内再无半分声响,过去剑的剑灵显是入定去了,不再知会他的兄弟们。再谈论下去已无意义。道不同不相为谋。

    未来剑、现在剑的剑灵颇为尴尬,它们绕过过去剑的剑灵,再次议论,“我以为自己够巨婴的了,想不到我们的兄弟比我还幼稚。”未来剑的剑灵不满道。

    “难为你了,活了五百多岁,生活仍不能自理,你是剑灵中的异类。”拥有两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现在剑剑灵同情道,“可咱们的小伙伴太过分了,他倒好,只是随便说说,即让我们去杀薛凝眸,到时候,薛钟剑只会怪罪你我。”

    “可不是吗。”未来剑的剑灵道,“论背黑锅的努力程度,我远不及你,还是你去杀薛凝眸吧。”

    “不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小伙子,你还是孩子,就算做错了什么,薛钟剑也不会责怪你,他会选择原谅你。”

    “鬼信咧。”

    “那怎么办!”

    未来剑的剑灵、现在剑的剑灵一筹莫展,再争论下去还是没头绪,而且还得罪了过去剑的剑灵,他们都知那家伙报复心极强,眼里容不得沙子。兄弟都没得做了。

    在剑灵们犯愁的空当,薛凝眸不惊不怒,挥展三口神剑,一次次的斩退哲学立方体,可蓝色立方体散发的基老气息太强烈了,薛凝眸掩鼻而退。

    “两个剑灵为何不吵着要跳出来了?”薛凝眸尚在纳闷。

    “闺蜜,食我大迪奥啊。”灭霸一拳挥出,“无线手套”倏地气化,即作百米长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惟妙惟肖,高仿汉子的大姬姬。

    薛凝眸见了,怒火迸冲。翻手就将三生石祭了出去,“基老,你真是下消声,我已看不下去了。石头开花。”

    倏地,三生石上绽放一株株灰色的花朵,大如梧桐叶,数量不下千。这些由石头缝里生长出来的花朵其实是一种虫子的尾巴,虫子的身体还在三生石中,只将尾巴抛了出去。

    蓬!蓬!蓬!蓬!

    灰色的花朵迸放一团团的粉屑,缠裹住灭霸“无线手套”所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纳尼哟。”

    灭霸不满道,他右臂陡觉吃力,因为手套太重了。

    躲在三生石石缝中的虫子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美人灯。它们的身体可缩小,比灰尘大不了多少,一旦离开三生石,又能恢复原本的形态。虫子的脑袋像是美女之首,叶子像是纸灯,尾巴则像是灰色的花朵,故曰美人灯。

    虽有美人之名,这种虫子最是狠毒,胜过毒蝎,所以又有蛇蝎妇人的称呼。

    美人灯是浮空城的特产之一,时任城主的饲养的契约兽就有美人灯,而且是母皇体,可控制所有的美人灯。

    不止灭霸惊诧,薛凝眸也很意外,他也不知三生石中藏着美人灯。“浮空城的城主还是不信任我,所以才安排美人灯躲在石头缝中,就是防止我到时不归还三生石。他亦可通过美人灯收回石头。前辈啊前辈,你在寻我开心?”薛凝眸略有怒意,只当自己看错人了。

    灭霸的“无线手套”是由神秘的金属铸就而成,出自炼金术师之手。恰巧,美人灯这种虫子喜欢蚕食金属,所以灭霸的手套遭殃了。

    “啊!”灭霸一声惊呼。因为他右手戴着的手套已被啃噬的千疮百孔,像是破网,再无用处,除非当袜子穿。

    “薛凝眸,你毁了本座的无线手套!”灭霸右拳倏地攥起,嘭嗤,嘭嗤,嘭嗤!紫色的基气荡开,将手套撞飞了。既然无用,傲冬城的城主也不打算要了。他左手的手套还是完整的,也不敢用了。

    姑且算是误打误撞,能毁掉灭霸的一只手套,薛凝眸心情稍好些。他同样忌惮三生石中躲藏着的美人灯。当是时,乍听轰隆一声巨响,三生石裂开,一只只美人灯跳了出去,它们在第一时间现了原形,数量多达数千只,一眼望去,天上飘着的都是美女的脑袋,有些诡异。

    “薛凝眸!这就是的暗招吗。”灭霸哼道。

    “这……”薛凝眸并不想解释,也说不清道不明。忽地,大伪娘心里升起另外一道念头,他是不是被浮空城的城主算计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碎掉的三生石再次聚在一起,又变成了完整的石块。可美人灯们自由了,她们摇动枝叶,像是千万盏明灯同时摆舞。

    “这就是美人灯吗。”

    灭霸也是识货的人,心中忌惮,同时暗恨浮空城的城主。他还是伪娘时,也和那位城主推杯换盏过,引以为知己。如今看来,知己都是用来背叛的,哪里会念过去的情谊。

    “回来。”灭霸五指张开,摄回他的哲学立方体。刹那间,比利王与他同在,基神降下道道紫气,一派盛世祥和之象。蓝色的立方体在手,灭霸安心多了。

    然而,天上飘着的美人灯们可不会自己飞回去,她们睁开眼睛,齐刷刷凝视着灭霸、薛凝眸。被盯着的基老与伪娘都觉不舒服,有眩晕之感。

    忽地,一只美人灯摇了摇脑袋,一页纸笺飘坠而下,落在薛凝眸剑上。触及的瞬间,只听叮的一声长吟,有若风吹过银铃。较之伪娘,三生剑的剑灵更先知道了纸笺写着的内容。大意是,薛姑娘,这群美人灯的草籽即将破石而出,它们跳出三生石后,脾气好差的,你要小心些,可不要被她们吃了,结尾处还画了一颗爱心。

    三生剑的剑灵们懵比了,他们选择沉默。

    等到薛凝眸读完纸笺上的内容,脸上浮起一道道黑线,嗤啦,嗤啦,嗤啦!他几下撕烂了那张纸。“草,难怪前辈你那么轻易就将三生石交给我了,原来还有这种操作!”不服不行啊,可晚了。薛凝眸也需面对美人灯们的敌视。

    腾!腾!

    两道兽影倏地飞来,前面的是神驹王,后面的是荒诞兽。它们去而复回,神驹王更狼狈,脑袋又青又绿,荒诞兽心情很好,大叫不已,“大兄弟,别跑啊,我们困觉啊。我会让你知道做基老的幸福。”

    “太可怕了。”神驹王骇道,你丫还让人省心不,别再追我了,我不想做基老,不想做你的伙伴。天涯何处无基老,可我不是你的菜啊。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