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神驹王与荒诞兽,你在前面跑我在后面追,它们玩得不亦乐乎,有些忘情,更是不知初衷。神驹王卸下三生石后,感觉一身轻,跑起路来四蹄不着地,驾风而行。荒诞兽哂然一笑,“小哥哥,别跑,来和我玩啊。”原来受到灭霸的影响,荒诞兽也有Gao基的倾向,近墨者黑,近基者基。

    神驹王心道,出了浮空城,再没人能约束我,我要撒欢,我要放飞自己。念头初起时,它还不觉有异,等过了片刻,神驹王如同拨开云雾见青天,念头通达,世界那么大,我想出去走走,为何要待在一头伪娘身边。从出生时,神驹王四周都是伪娘,它甚至觉得自己也是伪娘,尽管拥有大姬姬。

    “我是谁,我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出生,我的前途光明吗,我的小伙伴来得及干燥吗,后面那个追我的幼兽它有什么目的,我们的年龄不匹配啊,难道我有那种倾向,我好焦躁啊。”神驹王的灵台遽晃,各种杂念纷起,好似骤雨倾盆而至,让它无从适应。它不知道的是,这都是荒诞兽带来的影响。

    荒诞兽本来就不能以寻常思维理解,它们的想法太荒诞不经,又因跟随过滑稽大帝,故而带了几分滑稽的气息。它们一族的适应能力很强,跟着谁就像谁,就像眼前的这头荒诞兽,认基老为父,自个也变得像是基老。

    “看我不羁的大迪奥。”荒诞兽倏地转身,呼哧,一道黑烟滚了出去,待那烟气散去,一支长二十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达到了最佳状态,这正是荒诞兽的绝世大姬姬,“前面的骡子,你怕了吗。”荒诞兽大笑道。

    神驹王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笑。哇草,就那样的小玩意也敢拿出来炫耀,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我的擀面杖在族人中也是位于巅峰的存在,荒诞兽,你找错对象了,想和我比试,你分明在自讨无趣。”人狠话不多,神驹王默诵咒诀,给自个的汉子的擀面杖加持了祝福术以及扩增术,蓦地,气流迸荡,腾嗤一声,一道绿光闪过,神驹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现身了,长有二十七丈,胜过荒诞兽的。

    荒诞兽当时就蒙了,“这不可能。父亲大人说了,此间再找不到比我的姬姬还壮观的奇兽珍禽,至于人族更不可能了。你,你这是怎回事。”

    打击,荒诞兽明显受到打击了。

    神驹王人立而起,唯那杆杀气迸涌的长枪刺向苍穹,让人不寒而栗,碧光闪烁,那都是原谅的色彩啊。“小子,你太年轻了,我久经风霜,另修吾族秘法,再加上我的天赋,能拥有这等强悍的大姬姬,再平常不过了。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否则杀了你。”神驹王语气冷酷,又带着无尽的威严,它以上位者的姿态俯视荒诞兽。

    荒诞兽还是幼兽,没见过太多大场面,还真被神驹王镇住了,心道,父亲讲过,姬姬大才是真理,对面的那头异兽比我强,我应尊敬它。“来吧,大兄弟,我们一较高下吧。”荒诞兽吼道,它的自信心油然而生,如同自个的那黑色长枪。

    哎哎哎,怎这样,还要撕比吗。我可不想动手哎。神驹王疑惑想道,可现实容不得它多想,只能应下了。神驹王还未抬起头,忽听嗡的一声爆响,荒诞兽的擀面杖砸了下来,登时,乌光迸腾,热浪掀舞。

    “你也吃我一棒。”神驹王怒道,再怎么说它年长荒诞兽好多岁,是它的长辈,尊老之心,你起码得有吧,遗憾的是荒诞兽并没有。

    将腰一拧,神驹王甩动它之大姬姬,呼的一声,破空之声大作,碧光倏闪,祥云蔼蔼,紫雾掀腾,分明是仙家气象。神驹王竟有几分仙兽的气度,荒诞兽也看呆了。

    “大兄弟,我必须要和你Gao基啊。”荒诞兽笑道,“你的气度已将我折服。我稀罕你。”

    砰!砰!砰!砰!

    荒诞兽二十丈长的大姬姬与神驹王二十七丈长的绿枪遽地碰撞,迸发出数百丈高的绚光,让人目不暇接。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大兄弟,我选择攻,你只能旋受。”荒诞兽再道,几十次试探之后,它已知神驹王的小伙伴虽然长,可不过如此。“荒谬之箭。”忽听荒诞兽诡异道。

    嗡轰!

    虚空一荡,接着,一排排箭矢倏地射下,密如蝗虫过境,扫向神驹王。

    神驹王敛神纳息,身躯再次扩大,连同那杆绿色的长枪一齐野蛮生长,“好家伙。”荒诞兽叹道,因为神驹王的大姬姬有五十丈之长,是它的两倍还多。“还好,我少不更事,还在长身体,将来我一定比你强。”荒诞兽不觉气馁,眼睁睁瞅着神驹王挥扫碧绿色的长枪,当当当,扫爆了一支支长箭。“如此人物,不收了它做基友,我心不安。”荒诞兽在空中打了一个滚,大姬姬也变得像是钻头,呼呼怒旋,黑芒迸舞,犹如厉风拂扫四方,哧哧哧,地面犁开一道道深壑,而且表面结晶化。

    荒诞兽这招很无赖,与撒泼狗、打滚驴有异曲同工之妙。

    神驹王目光威严,鼻中迸出两道毫光,长数十丈,比筷子还cu。“小伙子,都说你选错对象了,还不知悔改。也罢,我就杀了你吧,既成全了你,也遂了我的心意。”诸念顿消,神驹王挥扫五十丈长的绿枪,陡地抡向滚过来的荒诞兽。

    砰!翠光掀迸,声如石裂,方圆千丈内旋又升起一团墨绿色的浓烟。原是两只巨兽的大姬姬碰撞造出的响动,着实惊人。

    等尘烟散去,神驹王、荒诞兽占据东西,隔岸观望,神驹王站在东岸,荒诞兽站在西岸,地面上铺着一层黑色的盐粒似的晶体,数以亿计。再看神驹王的绿色长枪,不住幌动,而且枪尖折了,碧血迸涌,显是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反观荒诞兽,除了面若黑锅外,再无异样,它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完好无损。这一回合的撕比,胜者当属荒诞兽。

    荒诞兽虽有小胜,可宝宝心里苦啊,而且也绿了。它的长枪被镀上一层浅绿色,都是神驹王的功劳。总体来说,比起枪尖折断的神驹王,荒诞兽还是有优势的。“大兄弟,既然你的大姬姬断了一小节,你也别吝啬,全都掰断吧。你如果不敢这样做,我乐意效劳。你果然是天生的受。要那擀面杖也没甚用处。”

    神驹王一脸铁青,气得说不出话来。它这下真的丢人了,要是让浮空城的城主知道了它的窘况,那人会亲自清理门户的。一想起曾经的饲主,神驹王不由战栗,遽地运转修复神通,医治自个的断姬姬。它这门修复神通还是从写手界的大能哪里偷学而来的,你懂的,很多写手大咖都有自断姬姬的倾向,可他们能接好啊,所以不在乎,断了又接,接了再断,乐此不疲。

    也就半盏茶的时间,神驹王业已修好自家的长枪,又能翻江倒海,大逞凶威。“你这厮让我动怒了。”神驹王哼道。

    “大兄弟,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公平比武,胜负听天由命,败者献出局部地区之花。你既然败了,就该成为我的基友。相信我父亲也会公平对待你。跟着伪娘,你好没前途的。”

    “你的契主曾经也是伪娘,他与薛凝眸一齐拜访过浮空城,我亦见过他。只是没想到他变了取向,改投基老界。实是伪娘界的一桩丑闻,很多大Lao都想出手杀了灭霸。薛凝眸劝住了他们,因为他要亲手杀了灭霸。”

    “英雄不问出身,放下成见,即可立地成基。大兄弟,你对基老抱着怎样的偏见啊,让你这般迂腐。宇宙的哲理,汉子间的真挚基情,这都是无上美学,你不去理解,反倒是批评它们,已落了下乘,非是豁达之人。你看我,还是幼兽,经由父亲的再教育,已知取向,谁也不能动摇我Gao基的志向,否则我会杀了那人的。”荒诞兽认真道,一脸坚毅,是有大志向之兽。

    它们交谈的空当儿,荒诞兽也未放松警惕,它悄然运转“糕富帅”神功,在自个的黑色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表面凝出一块块指甲大小的糕点,抹去那些绿色。原谅什么的,我完全不需要啊。荒诞兽忖道。

    “糕富帅神功第一式,切糕大法!”荒诞兽喝道。

    轰隆隆!

    一块巨大的糕点倏然砸向神驹王,好像是一座大山平移了过去,气流迸爆,能量乱箭荡飙。飕飕飕,数不清的长箭穿梭而去。

    荒诞兽修炼了很多神功、秘法,其中有一道神功叫做“糕富帅”神功。这门可怕的武技源于切糕大帝,可谓源远流长。荒诞兽也是有气运的异兽,所以才得到了滑稽大帝、切糕大帝的垂青。

    “可恶,居然是糕富帅神功。荒诞兽,你何德何能,怎能同时被切糕大帝、滑稽大帝所喜,我好恨啊,不,是嫉妒。”神驹王怒道。“为何我就没这样的气运,只能待在浮空城,守着三生石,不公平,命运对我太不公平了。”

    尽管有滔天的怨气,神驹王还是要面对现实的,瞥了一眼即将移过来的巨大糕点,它不再犹豫,运转“原谅帽心诀”,倏然间,三千道绿气冲天迸起,刷刷刷,扶摇而上。

    “嘿嘿。我还没切糕呢。”荒诞兽笑道。它只是将切糕推了过去,接下来才是杀招。如何切糕那可是一门学问,只见荒诞兽将爪一扬,已化人掌,掌中多了一柄尖刀,通体漆黑如墨,浑然天成,也看不出铸刀的材质。既然能被荒诞兽瞧上,多半是名刀。右手抄刀,向前徐徐一划,嗤的一声轻响,黑色的刀气有若长线,拂扫而过,携卷沛然气势,有毁天灭地之相。

    神驹王不由大凛,“原谅帽道心诀”运转的更快,绿意森然,自它四蹄升起,向上窜涌,好似浓雾骤起,掩去神驹王庞大的身躯,不见首尾。

    当是时,黑色的刀气倏然劈至,将那块巨大的切糕削为两半,一半黑色,一半殷红,黑的让人怀疑那是无底之坑,红的像是血水。

    而神驹王藏身于绿雾之中,什么都看不到了。

    原谅帽道心诀是由一位不知名姓的被绿的汉子创造出来的,此人一生坎坷,名字都被人剥夺了,喜欢的姑娘都投到了好友的怀抱,哪怕再次遇到新的姑娘,纵是结婚了,颅顶也是碧油油的。这汉子心死身死,本想自我了断,可又担忧一生武学就此随他而去,实在是不忍。故而发下大愿,隐于老林之中,花了十年的时间,将一生所学融会贯通,创出“原谅帽道心诀”,宗旨即是当然选择原谅她啊。

    神驹王能修炼“原谅帽道心诀”,和浮空城的城主不无关系。因为城主正是那汉子的后人,所以他才变成了伪娘,和姑娘和伪娘都能成为闺蜜,这就不担心会被绿了,不要太聪明。城主心有大志,不愿“原谅帽道心诀”被人遗忘,所以才选出合适的人选,传授给他们神功。神驹王就是其中之一,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

    切糕被分为两半,遽然间,两半切糕轰隆隆滚了过去,像是两个铜球汹涌冲来,它们的目标即是被绿雾包裹的神驹王。

    “我踏马的还没被绿过,为何要修炼原谅帽道心诀,太惨了。”神驹王忽道。一开始时,它也没多想,城主让它修炼,那就炼吧,总没有什么坏处。现在想想,其中大有问题,说不定有消声谋。浮空城的城主可是相当腹黑呐,否则怎会在伪娘界立足,学生无数,门人众多。

    砰!砰!

    黑色的切糕、红色的切糕几乎是同时撞在那团绿雾上,蓦地,雾气荡滚,像是沸腾了一般,嗤嗤嗤,一道道浓烟升起,迅疾如箭。躲在浓雾中的神驹王不得不逃出去。这时,它心生不妙之感,将头低下,哧啦,一缕黑色的刀气剐着它的头皮掠过,神驹王心都凉了。既觉庆幸,又觉危险。它的“原谅帽道心诀”并没修炼到大成,正如它说的,没被绿过,怎能体悟其中的悲惨与愉悦。

    腾!

    神驹王转身就逃。

    “哪里去,大兄弟,等等我。”荒诞兽笑道,“还没成为我的基友,我不会放你离开的。”它也是横了心,非要收了神驹王。

    人各有志,努力实现就好。就算不能实现,做做梦也是好的。再不济,也能流着口水,幻想一下,要是这样也无法做到,真的完了,活着有多少意义。

    “可恶。”神驹王逃得更快。

    “哈哈哈,我有糕富帅神功,你跑不掉的。”荒诞兽笑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