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凝眸与灭霸,他们太熟悉彼此了。“你有蛇吞象,本座亦能应付。”灭霸五指戟张,向那条有剑气凝成的大蛇抓去。在他的指头上缠着五道明灭不定的电光,在这之前,灭霸的“十指连心”已被薛凝眸破掉了,这次他信心十足,右手扬起,哧啦哧啦,五道紫色的光带倏地劈出,斩向那条大蛇。

    五道紫色的光带中有一道很特别,它是由荒诞兽的胎发编成的,混在其余的四道光带中,别人难以看出端倪来。就是薛凝眸也不觉有异。

    灭霸离开执剑阁与伪娘界后,已在基老界闯出一番名堂,位居第十巨头,他也收服了一头契约兽,以荒诞为名的极凶之兽。

    荒诞兽说来还和滑稽门有些关系,滑稽大帝就曾饲养过三头荒诞兽,后来放生了,让其广结缘,撒下很多的消声华,扩充荒诞兽的大军。

    待在灭霸身边的荒诞兽还是幼兽,所以它对傲冬城的城主格外依恋,认其作父。只要是灭霸吩咐下去的事情,荒诞兽不计后果,总能完成,至于造成的影响则不再这对主仆的考虑范围内。

    蓬!蓬!蓬!蓬!

    四道撞声响起,灭霸劈甩出去的五道光带中的四道毁了,留下来的即是荒诞兽的胎发所化,咻咻咻,三十几根胎发吐丝似的迸舞而出,勒住了蛇首,用力一勒,将其绞断。“蛇既无头,你的蛇吞象也就破了。”灭霸笑道,他手指再一扬,迸舞的胎发再次凝为一股,比蜡烛还cu,飕的一声,第二次劈向薛凝眸。此时,灭霸还是爱着薛凝眸的,穿女装的汉子多可爱,必须收了,作为自己的基友,哪管他是不是伪娘,那不重要。

    刷。薛凝眸冲天而起,身如影魅,迅捷无伦。他既不躲着那股发光的紫色胎发,也不想输掉。“三生剑斩。”只见大伪娘右臂挥扫,三生剑倏然斩出,嗤嗤嗤,剑气迸叠,犹如骇浪排空而去。荒诞兽的胎发陡地散开,再不能凝成一束,它们被剑气一激,每一根头发互相排斥,似乎厌恶对方。

    灭霸的“十指连心”破了之后,神驹王也恢复了自信,驮起三生石,一往无前,想找回失去的面子。它想在薛凝眸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生怕大伪娘会轻视它,若真如此,有损浮空城的威名,更是对不住城主,这可不是神驹王想见到的。

    “这长得像是驴又像是骡子的玩意,还不消停!”灭霸怒道,他五指虚拿,凭空摄来一团寒气,寒气之中有一幼兽睡眼朦胧,像是没睡醒的样子。此兽不是荒诞兽还能是谁。“父亲,叫我做啥。有吃的吗。”荒诞兽传出一道神念,打入灭霸的灵台。

    “有吃的,野生的骡子。”灭霸简洁道。

    “哇,好棒!”荒诞兽倏地站起,摇了摇尾巴,嘭的一声,扫爆那团护体寒气,“好饿,我真的能吃掉它吗。”荒诞兽吼道。

    “去吧,我的孩子。这是本座为你准备的鲜食。”灭霸道。

    腾!

    荒诞兽跳了出去,身躯倏然长大,高二十丈,尾长三十丈,青身白眼,脊背上长着很多尖刺,一直延伸到尾巴末梢,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

    神驹王还是第一次见到荒诞兽,它也是异种,可在荒诞兽面前,提不起任何斗志,扭身就逃。薛凝眸、灭霸、荒诞兽直接懵比了,就连神驹王自个也很茫然,不知为何要逃。明明可以撕比的。

    “可恶的骡子,追上它,然后一点不剩的吃掉它。”灭霸命令道。

    “是的,父亲。”荒诞兽应道。腾嗤,它再次加速,追赶神驹王,速度竟然比前者更快。要知道神驹王可是以速度见长的。“不、不妙。”神驹王脊背一振,将三生石挪了出去,驮着一座小山似的重物,哪能跑得快。使命感也抛弃了,事到如今,神驹王只想离开荒诞兽,至于三生石如何,它就不管了,还有大伪娘呢,让他多担待一些,谁让他是主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多。

    “终于碍事的家伙们都离开了。”灭霸道,“傲冬城,本座的手下们都没来。你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吗。”灭霸问道。

    “知道。”薛凝眸道,“我就算让你难堪或者杀掉你,傲冬城的人也看不到,你的威严是保住了。考虑的真是有够长远的。”大伪娘表情不变,来此之前,他还想着能改变闺蜜的想法,让其重新做伪娘,看来他是多想了。“只能杀掉你,结束我们之间的孽缘。我希望你死时还能保持现在的乐观与美丽。”

    “本座一直都很美也很白。”灭霸自信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基老界其他的巨头对你也很感兴趣,尤其是那死了少子的家伙,他更有理由拿下你,用你的局部地区偿还他失去爱子的伤痛。”灭霸右拳紧握,旋又放开,砰的一声激响,一团雷云炸开,在那上面,悬着一块立方体,蓝的惊心动魄,有种无法形容的质感。“薛凝眸,本座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哲学立方体的威力。”

    “哲学立方体?”薛凝眸道。

    “是的,这是基神亲自赐予本座的至宝,现阶段它还是蓝色的,等到本座将它完全炼化时,即会变成基老紫。哈哈哈,那时基老界再无人能与我抗衡,独霸此界再不是妄谈,那九个所谓的巨头,听命于本座还好,若不识趣,本座会用哲学立方体灭掉他们,并且掳走他们的基友,待腻歪之后,全杀了。”灭霸冷冰冰道。那块蓝色的立方体愈发神秘,呼呼旋转,千百道蓝色的气带离心甩出,像是闪电在劈迸。

    想不到他能博得基老之神的垂青,麻烦了。薛凝眸心道。他念头忽转。杀气荡出,如是飘荡三十圈,方才停下。“灭霸,你该不会自信到能取代比利王而成为基神的新爱吧。”大伪娘嘲笑道。

    “那有何不可。本座当然能做到,时间一至,本座登上神坛,伴随基神左右,再铸神话!”灭霸狂妄道。

    蓦地,他一掌拍了出去,砰!击中蓝色的立方体,登时,蓝色的闪电齐齐劈炸开来,另有十万道基老的身影蓦地显化,他们并非实体,而是介于实与虚之间的形态。在灭霸得到哲学立方体时,里面已经封存了九万七千道基老的半实半虚之体,灭霸补足了剩下的三千道,凑成十万之数。

    “好有难度。”薛凝眸暗道。“我不相信灭霸能控制这么多的基老。”大伪娘凝神戒备,三生剑旋冲而起,剑尖向上,剑柄朝下,围起薛凝眸,哧哧哧,一道道剑气倏地窜起百丈高,结成圆柱体,把薛凝眸罩在里面。

    “哈哈哈哈,你怕了吗,闺蜜。”灭霸得意道。“本座曾用哲学立方体击败过傲冬城的前任城主,他也在十万基老之中,早被本座抹去了神识,除了本座外,再不听任何人的命令。哪怕是比利王亲至,也不能动摇他对本座的忠诚。”说是这样说的,可灭霸能控制的只有三千个基老的半实之体,原本的九万多道,都是放出去撑场面的,吓一吓薛凝眸也是好的。

    薛凝眸有杀灭霸之心,灭霸则不然,他还想着挽回两人之间的感情,并将其发展成基情。

    世人只道百年修得同船渡,却不知千次的回眸才有可能发展成基友。“去。”灭霸大手一挥,蓝色的立方体遽地飞出,轰隆隆,深蓝色的气浪迸爆,向前推进。

    薛凝眸神色肃穆,蓦地,长袍一展,磅礴的真元荡开,锵锵锵,三生剑以一化三,过去剑、现在剑、未来剑悬在空中。“我最后叫你一声师兄,这是念在同门之谊的份上,至于闺蜜,哼,你不配。”薛凝眸指如兰花,开启剑印。嗡!声浪轰然响起,剑鸣震天,伞柄神剑倏地迸发出千丈长的剑芒,就像是三口巨大的光剑立在空中,蓦地斩下,剑气排山倒海似的冲向哲学立方体。

    轰隆隆,轰隆隆!蓝色的浪涛与浩瀚无尽的剑气相撞,登时虚空尽碎,恐怖的能量乱流四下扫荡。而薛凝眸、灭霸目光始终不离对方。

    刷!刷!刷!刷!三千头半实体的基老遽然冲出,场面相当壮观。这些都是灭霸能控制的基老数量,其它的那些都不受他所致,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入定去了,像是虔诚的老僧,哪有半分基老的样子。灭霸气得很想吐血,心道,马币的,你们好歹做些表面工作,太不给面子了,比拆本座的台还让人寒心。

    除非蓝色的哲学立方体即将被毁,九万七千个半实半虚的基老才会齐齐出动,守护立方体,捍卫宇宙的哲学,基老的大道,朝觐基神的局部地区之花,不,是仰慕基神的金容。

    锵!过去剑斩了过去,登时,风起云涌,剑气翻舞,好似上万道琴弦甩动,瞬间切碎了五百头基老。灭霸见了,心头在滴血。他还未动身,未来剑也斩了下来,飕飕飕,无数尺余长的小剑飚射而来,又是五百头基老被断掉了生机。

    三生剑中的现在剑还悬着,并没劈落。倏然间,薛凝眸拧身而起,双手握紧现在剑的剑柄,运转真元,锵,抬起了千丈长的光剑,“白云藏狗。”大伪娘喝道。

    白云藏狗是执剑阁很有名的一招剑式,取自“白云苍狗”,只是那位创出这招的剑修脾气很差,他养的狗都是白色的,狗一死掉,他就会将尸体封在水雾之中,送其上天与太阳肩并肩。门中人不解,问那位前辈,大Lao,你这样做有何意义?剑修答道:“滚,我想做啥就做啥,关你何事。”说罢,他气机一动,佩剑自行飞来,刷刷刷,疾斩百余下,一团团剑气形如云团,内中裹着一只死狗,遽地砸向发问之人,将其轰成渣。

    轰隆隆,两千团剑气倏地降下,每一团剑气中都藏着一只白犬,灭霸通过蓝色立方体放出三千头基老,已有三分之一的被杀掉了,尚有两千之数残存。薛凝眸一式“白云藏狗”,不多不少,也凑出两千之数,与基老的数量对应。

    更卑鄙的是,薛凝眸使出“白云藏狗”后,生怕砍不死他们,又运使他新学的“十里消声花开”小神通,给予基老们毁灭Xing的打击。

    灭霸有心无力,他还在和三生剑中的未来剑对抗,过去剑则劈向哲学立方体,当当当,蓝色的火光迸窜起千米高,倏成火海,连成一片。

    至于那两千只半实半虚的基老,一个个惨叫不停,不是被云团似的剑气轰倒在地,就是被白狗衔走了心肝,更让他们绝望的是局部地区之花也不保,血肉翻舞,相当悲惨。一切都在薛凝眸的预料之中,“十里消声花开”小神通对灭霸没用,可对其它的基老很好使,谁用谁知道,不,是谁被用了谁知道。

    这还没过多久,灭霸损失惨重,折了两千七百头半实半虚的基老,只留下三百只消声花流血了的基老狼狈而逃,四下奔窜,犹如惊弓之鸟,哪还有什么组织啊纪律啊,先保全自己再说。

    呃噗!灭霸一张口,两千斤的老血飙出,比姑娘来了姨妈还夸张。“本座,本座恨呐。”灭霸只觉自己蒙蒙哒。都因他小瞧了师弟兼闺蜜薛凝眸,这代价让他不能承受。不拿下薛凝眸,不破了他的局部地区之花,灭霸都觉对不起自己。“更可恨的是那九万多只基老,无动于衷。”灭霸劈出一掌,当!砸中未来剑,将其扫退数千丈。“本座的无线手套果然厉害。”灭霸心情稍好。

    他戴着的两只手套是一对,即是“无线手套”。无线就是没有线的意思,两只手套并不是丝线织就而成,而是炼金术大师亲自为灭霸打造的神秘金属手套,手套可气化固化液化,并无固定形态。现在,灭霸戴着的是固态金属手套,可它念头稍动,让手套的边角气化,附在未来剑之上,跟着它一同退去。

    击退未来剑之后,灭霸腾地飞出,遁向过去剑。

    当!过去剑斩在蓝色的立方体上,劈出一道浅浅的印痕,旋即愈合,隐而不见,像是没被划损过。

    灭霸正在气头上,什么也不管了,挥拳扫下,砰砰砰,拳浪怒涌,撞在过去剑上,将它掀飞了,同时让其变形,扭曲如麻花。照搬照做,灭霸也在过去剑上留下了气化的手套边角。

    嗡!

    剑浪掀涌,几乎是平平削过灭霸的头皮,他的头发都被斩去了。“基老,死来。”薛凝眸漠然道。他只当灭霸是敌人,既不是师兄,更不是闺蜜。

    过去的过去,就让它见鬼去吧。

    现在唯有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