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前妻外,还有别人。富尔莫斯洞若观火,毕竟是他先负妻子花生,不好发作,所以将怨气撒在另外一人身上。

    “真实之杖。”富尔莫斯喝道。

    飕!破空之声倏地响起,一柄黑漆漆的手杖打了出去。真实之杖与圆礼帽都是上古大侦探的法器,皆被富尔莫斯获得。“我戴着圆礼帽仍不能看清你的身份,那能堪破虚妄的真实之杖呢,你有把握躲过不去麽。”富尔莫斯笑道,他对手杖很有信心,那位大侦探前辈就是靠着真实之杖与金边圆礼帽破获了很多谜一样的案子,赢得赞誉无数。

    躲在暗中的人冷笑一声,向南飚射而去,腾,在他身后,尾光拖曳,犹如彗星扫过天空。“真实之杖,嘛的,这个智障,怎敢这样对我。我可是执剑阁的二代长老。”

    话虽如此,执剑阁的这位二代长老不敢懈怠,他可是听说过真实之杖的可怕之处。长袖挥拂,执剑阁的长老抛出一座剑盘,剑盘有七七四十九柄短剑。刷刷刷!刷刷刷!四十九口短剑倏地飞离剑盘,劈向后面追来的真实之杖。

    当!当!当!方甫碰撞,短剑与真实之杖发出金铁交击之声。执剑阁长老抛出去的剑盘也不是特别珍贵,被毁了他也不会心疼。四十九柄短剑全被真实之杖撞折了,变成一堆废铁,再无宝光。“好厉害的手杖。”执剑阁的长老忖道。他感慨未毕,一道刀气冲天怒舞,夭矫若龙,斩向执剑阁的长老。“毒妇!”长老喝道。他已瞧出刀气发自滴水崖站着的妇人“花生”。

    富尔莫斯虽与花生不再是夫妻,可二人终究相爱过,那段感情不是说割舍就能丢掉的。眼看着前夫与人撕比,花生也动手了。她手中的刀亦是富尔莫斯当年交给她的定情信物,是家传名刀,又道“魔力鸦帝刀”。

    魔力鸦帝刀并无固定形态,刀身可宽可窄,刀长亦可随持有者的心境而变化。富尔莫斯休了花生之后,家族中的人也不好意思收回那柄魔刀,因为是富尔莫斯有负花生,魔力鸦帝刀也就成了赔偿品。再说,两人离婚后,花生仍然住在霞洛可·富尔莫斯家中,霞洛可可是名门望族,在神秘的南割鹿一直保持低调。

    “爱人,我的爱人。”盛燕大声道,她这话自然是对执剑阁的二代长老讲的。

    那位长老年过半百,擅养生之道,看上去与小鲜肉并无多大区别,他的父亲更是了得,是执剑阁的九位阁主之一,地位仅次于掌门“剑道朱”。

    海天一听,肺都气炸了。“师姐,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肯将自个的身体交给那个同样是小消声巴的家伙,为何我就不行。”

    噗!执剑阁的二代长老一口鲜血飙出三百米远,海天赶紧躲开,又不是圣兽“天照寿螺”的姨妈之Xue,他才不会喝呢。“别装模作样了,我知道你是谁,尼奥吉长老。”

    尼奥吉,全名尼奥吉·乌玛同。是一位喜欢作诗的浪漫派汉子,他与很多吟游诗人、田间歌手、野生的写手都有不错的交情。他的父亲瑙段鲁·乌玛同是执剑阁第三阁的阁主,身份贵不可言。

    “小子,注意你的身份还有你说话的语气,我一根手指都能压死你。你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虽仗着掌教的厚爱,却不守门规,我可代掌教教训你。就算我失手……”

    “就算你失手杀了我,也是无意之举。罪不加身,我说的可对?尼奥吉长老。我知道你与盛燕师姐有消声情,可她是我的女神,在我心里,依旧冰清如初,我早晚会取代你的。”海天自信道。“当我成为执剑阁九阁中的任意一位阁主,即能与世界结为夫妇,同参大道,得一世逍遥,来生还是一对。”海天想得很远,已经到了下一世。可惜盛燕毫不在意,这一世都不愿师弟做备胎,何况来世,就是一条狗也不想让他待在身边。

    尼奥吉哈哈大笑,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海天,你是真痴还是装傻,盛燕这样的女人,你不管如何努力,也得不到她的。要怪你就怪自己的命不好,没有好出身,你付出再多,在我这样的高富帅看来都是笑话。我什么都不用做,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比盛燕还要漂亮的女人,只要我动动手,她们都会主动靠近的,这就是差距,你我之间永远拉不近的差距。你还是太年轻,受到的白眼不够多,哈哈哈,等你吃了太多的闭门羹就知我今天的说法有多正确,比真理还真。人与人之间哪有什么公平可谈。”尼奥吉讲了一通,既是嘲讽海天,也是道出自己的优越感。“没了你这样的小迪奥丝,我做人也会觉得无趣,如何显得高大上。”

    “啊,对了,富尔莫斯。你的家族也是大族,为何要与海天混在一起,只会拉低你的颜值与品位。来吧,和我做朋友,我不介意与你一起分享盛燕。她也会同意的,盛燕,你说是与不是。”尼奥吉大笑道。

    刷!

    盛燕飞到尼奥吉身后,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她知这位执剑阁的二代长老说的都是真的,因为她和好多汉子一起玩过,每个人都很尽兴,盛燕亦然,虽然身体有些不堪重负,需要休息好多天才能缓过来,可过程真的有趣。盛燕杏眼蒙了一层水光,显然希望尼奥吉赶紧解决掉海天,她与他在叫上几个圈中密友,再到秘密场所开那无消声羞大会。

    花生在一旁听了,也觉三观塌陷,她恪守妇道,对富尔莫斯一心一意,虽然有时严厉了些,可终归是为了夫君好。哪像盛燕与尼奥吉之流,做人做到他们这种地步,是玩世不恭,还是道貌岸然,与猪头何异。锵!花生托着“魔力鸦帝刀”,倏地掠过长空,斩向尼奥吉。“你再不闭嘴,我都会崩溃的,不想再听你讲下去。难道你父亲真的不管你?”

    “父亲,管我?”尼奥吉大笑,“你懂什么,要不是看在你是霞洛可家的媳妇的面子上,我早就擒下你,除掉你的衣服,当场行那不可描述之事。啊,抱歉,富尔莫斯你也在。反正你们离婚了,而且你成了基老,对女人再不感兴趣,我吃了你前妻,你可有意见?”尼奥吉还真对花生有想法。哪怕是当着情人盛燕的面,他也敢直言无忌。

    盛燕心道,尼奥吉来了,我再不必担心什么,他会杀掉海天的,至于富尔莫斯夫妇,他们也会识趣地离开,南割鹿的霞洛可一族也不是那么好惹的,我想做富尔莫斯的情人,他却成了基老。算了,再去寻一个比他还优秀的汉子就是了。南割鹿可不止霞洛可一族,尚有其它的大族。一瞬间,盛燕的脑子里有十几个人的身影闪过,他们有的高冷,有的热情,有的善谈,而且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向盛燕示好过。“我如今放弃了富尔莫斯,只要向那些人稍作表示,也许是一个眼神,他们就会跟过来,对我不离不弃。”盛燕眼中有狂喜之意,倏地划过。

    当!

    花生一招“猫打滚”,魔力鸦帝刀遽地旋转,哧哧哧,刀气迸飙,凝成羊角似的飓风,从下向上,旋剐向尼奥吉。

    魔力鸦帝刀本就是魔刀,它散发的不祥气息让尼奥吉也觉得棘手。可若在盛燕面前丢了面子尼奥吉以后可没好日子过了,他知盛燕喜欢强者,尤其是那些拥有大姬姬的强者。“三生剑。”尼奥吉开声喝道,锵嗤,一柄寒光迸射的长剑陡地劈向魔力鸦帝刀。

    当啷!

    刀剑相接的刹那,气浪掀起百丈高,浩荡的能量风暴倏地荡开,躲在尼奥吉身后的盛燕也被轰飞了,因为执剑阁的二代长老无暇他顾。

    真理之杖,除了魔力鸦帝刀外还有真理之杖。前富尔莫斯夫妇联手了。花生的“猫打滚”刀式是虚招,为了掩人耳目。就算是做样子,花生也尽全力了。富尔莫斯焉能不知老婆的心意,他们一个眼神就够了。头戴黑色的金边圆礼帽,富尔莫斯蓦地挥动真理之杖,一记“杖打野狗”,拦腰扫向尼奥吉。

    危机一瞬,尼奥吉不疑有它,解印了三生石,唤出其中的三生剑。三生剑一分为三,过去剑与魔力鸦帝刀劈在一处,现在剑护住尼奥吉,而未来剑则砍向真理之杖。

    险之又险,尼奥吉化解了富尔莫斯夫妇的悍然一击。“这对消声夫消声妇,心肠好狠,他们是要砸碎我的脑袋,切断我的腰。”执剑阁的二代长老怒火蓬生,冲出颅顶。

    “三生剑!”远处吐血的盛燕惊道。“你父亲将三生剑赐予你了?”

    可没有人注意到海天的变化,他右脚作勾,挑起“劳寒腿车轮”,“杀,杀,我要杀了你,尼奥吉·乌玛同。”海天大喝一声。

    飕!

    西高原车氏一族的重宝“劳寒腿车轮”陡地旋了出去,登时,寒风怒荡,扫清万丈方圆内的云气。呜呜呜,宝轮怒转三十几圈,“小帅哥,来啊。”

    “小哥哥,来啊,我们来做快乐的事啊!”

    “汉子,还在等什么!”

    “尼玛,老娘都准备好了,你还在等什么!”

    “劳寒腿车轮”中发出几十道声音,都是姑娘的声音,这些声音极具魔力,汉子听了,难以矜持。

    盛燕大惊失色,“海天,你怎会使用劳寒腿车轮,我都不会!是谁教你的,难道是车太咸?不可能,他对汉子没兴趣,你地位低下,他也不会和你做朋友的。”

    “哈哈哈,谁教我的?自然是悟出来的。”海天大笑不已,“师姐,你一再的瞧不起我,如何,我又让你讶异了吗,能给我一个备胎的位置吗。”

    “”

    “”

    “”

    盛燕、福尔摩斯、花生都不想说什么了,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狠狠地揍一顿海天。做汉子能做到这种境界,他也许真是一个人才,头顶绿云的人才。

    “劳寒腿车轮!”尼奥吉哼道,“我与车太咸也是旧识,我们一起喝过酒,消声过姑娘,感情深厚异常。他的宝贝,我如何不知。海天,你这执剑阁的叛徒,盗走西高原车氏一族族长的信物,罪该万死。”尼奥吉当然知道劳寒腿车轮是车太咸交给盛燕的,可他还是将祸水引向了执剑阁的迪奥丝内门弟子海天。反正像他那样的有些天赋、出身不好而又自视甚高的人要多少有多少,执剑阁想招多少就有多少。

    三生剑。尼奥吉再次摧开三生剑,刷刷刷,三柄剑同时斩出,划开百余里长的剑气,巍巍之相,让人侧目。

    然而,劳寒腿车轮内飘出去的声音并未消停,女人们还在喧嚷,“汉子,还不亮出汝之姬姬,还在犹豫什么。”

    “难道你是小消声巴,见不得人?”

    “嘻嘻,也许真是这样的。可怜的小东西,你太不幸了。”

    “看你人模人样的,也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还是消声壮的汉子好使。”

    “姐妹们,大家一起嘲笑他啊。”

    劳寒腿车轮中的笑声不减反增,穿云裂石,声震千里。将三生石劈开的剑气都震碎了,轰然荡开。

    “噗!”

    尼奥吉一仰头,飙出三十公升的鲜血,“怒啊,你们怎敢小瞧我,不是我自夸,在执剑阁,我的汉子的擀面杖,至少排在前三位啊,功能很好很强大,姑娘们见了都喜欢。收声,你们这些蠢货给我收声,我知你们想扰乱我的心智。可我意志坚强,稳如磐石。”

    “那别吐血啊。”

    “叫嚷的厉害,身体还是很老实。”

    “哈哈哈,废物啊,你是废物。天字号的废物。”

    “快快拿出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再不拿出,我们杀了你。”

    劳寒腿车轮中的女声抱怨道。

    “老公,你怎么看。”花生问道。

    “别这样叫我,我的基油油田关闭了,可恶,这样还能愉快的做基老吗。”富尔莫斯气急败坏道。

    “老公,别生气,也许我们能想到折中的法子,我允许你找基友,我们复婚吧。”花生道。

    “不行,不行的。我对海天的爱始终不渝,不能再接受你,这样既对不起海天,也对不起你,花生,你是好姑娘,忘了我吧。我们之间再无可能。”富尔莫斯道。

    花生笑而不语,也没接过富尔莫斯的话茬,她是聪敏的女人,知道如何做,再说她还很腹黑,哪怕得不到富尔莫斯的身体,也不会让别的基老轻易摘走前夫的局部地区之花。“执剑阁的闹剧也该收场了。”花生心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