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族长一脸吃了消声的表情,“虾霸,你为何背叛我,我已经儿子与儿子的儿子许给你了,他们的局部地区之花的开发权都是你的。一个伪娘就把你引走了,你还陪作皮皮虾吗。”

    东慧海,皮皮虾与水母是死敌。虾霸却投敌了,对方是水母一族的超级伪娘山水兽。山水兽什么也没做,虾霸甘心情愿为他卖命,这就是大姬姬美女的魅力与实力,哪是一个老头子能改变的。

    山水兽希望虾霸能去救他弟弟,虾霸照做,而且成功了。“虾扯蛋拳。”皮皮虾中的霸者再次挥拳,上百个拳头倏然轰向阿饭达。

    阿饭达冷笑数声,道:“想扯我之蛋,难啊。”

    咔嚓,咔嚓!两声脆响之后,阿饭达自己毁掉汉子的蛋,两个都毁了。“跟我比狠,你差太远了。如何,你的虾扯蛋拳对我再无用。”阿饭达不再守护自己的蛋,长痛不如短痛,短痛不如剧痛,剧痛过后能见彩虹。如阿饭达所料,虾霸的“虾扯蛋拳”竟真的不能奈何他。

    梅花道人、星芭客一副握草的表情,难以置信,不愿相信他们的伙伴对自己下狠手。“道友,你真要做那无蛋之汉子吗。”梅花道人问道。

    阿饭达也没回应梅花道人,他遇到危险时,两位同伴舍他而去,他们之间的友谊小船已经翻了,再不能扬帆起航。“杀了虾霸后,我再去对付你们。净食浮屠的器灵只要有一个就好,三人太多了。饭团已无,还有芭蕉叶、青梅。它们都是我的。”阿饭达大袖一拂,十几万颗米粒飚射,聚成米山。米山中跳出三个中年书生,他们眉眼一致,身高无甚差别,都叫“范进”。“范进,再去拜一拜你们的老丈。”阿饭达道。

    之前,阿饭达以米粒为材料,施以秘术,凭空捏造出一只落魄书生,拜了一下虾霸,让他吃了些苦。可虾霸毕竟是霸道的强者,凭无寿拳与铁砂脚的组合武技,拆了范进。

    此时此刻,阿饭达又捏造出三个范进,他们散发的迂腐气息,如河底的水草,不住摇舞,若抓到谁,绝不会放手,还会将其拉入深渊,与范进一起迂腐。

    左边的范进道:“冻死骨。”他一抖袖,一团灰扑扑的死气荡出,这团死气是由两个骷髅散发出去的。

    右边的范进道:“朱门之酒。”

    哗哗!

    瓢泼大雨从天而降,可那不是雨水,而是酒水。然而酒水是臭的,它们从两扇高高的朱门中泼出来的。

    中年的范进道:“五十童生。”

    刷刷刷!刷刷刷!

    五十个白发苍苍的,年龄约有一百多岁的小伙子跳了出来,他们号称五十童生。由科考不中抑郁而死的儒生怨气凝成。

    虾霸向后退了数步,方才站定,他道:“哦,招来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想与我撕比,你真当自己是偶像吗,粉丝无数。”

    从朱门中洒下来的臭酒并没浇到虾霸身上,都没他的护体气罡弹开了,嗤嗤嗤,嗤嗤嗤!红烟升腾。两个冻死骨走路时漏风,风旋如刀,劈向虾霸张开的气罡。

    五十个童生口诵“君子爱财,天若不与,我自抢之。美人如玉,宁让她玉碎。”

    “哈哈哈哈,我好恨!”

    “恨呐,活着时,灰头土脸,死后还是童生,好歹让我成为进士啊。”

    “我怨,我恨,我妒!杀,杀啊!”

    这哪里是童生啊,分明是怨妇,而且还是一群怨妇,他们发狠起来也很吓人。却吓不到虾霸,“一群养不活自己,只会画饼,凭空想象的汉子,活着是废物,死了也是垃圾。大海无量!”

    虾霸终于要施展他的最强拳术,大海无量神功。

    哗哗哗,海水倒灌,向虾霸涌来。他的十七对手臂倏地挥舞,每只手都结出一个印,三十四印灼灼放光,照亮万丈方圆。不管是三个范进还是五十童生、两个冻死骨、朱门之酒,全被那股宏大异力扯了过来,挣扎只会让他们更接近虾霸。

    “大海无量神功?”皮皮虾之子轻声道,“我要了。虾霸,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养料。阿饭达,你尽力了,可惜没达到我的要求……”

    既不能为己所用,唯有斩去。

    刷!

    皮皮虾之子倏尔一闪,人已遁出,他趁着虾霸使用“大海无量神功”时才出手。

    “有那么容易吗。”

    大伪娘山水兽冷笑道。他自不会让皮皮虾之子如愿的。对方要杀虾霸,山水兽偏偏保之。“天蚕无影脚。”山水兽喝道。

    天蚕无影脚是大伪娘仔细研究蠢蚕扑杀猎物时的动作而创造出来的腿法。漫天漫野,数不清的脚印踩向皮皮虾之子。

    可那些脚印虚虚实实,真假莫辨。真正的杀招还在后面,无影脚,顾名思义,见不到脚印,敌人已被踹死。在无数大大小小的脚印中藏着一只比幼蚕还小的脚掌,光泽暗淡,丝毫不显眼,难以引起别人的关注。

    “悲风。”皮皮虾之子倏地止住身形,将手一摇,摄来“净食浮屠”中的芭蕉叶,呼呼呼,他挥动芭蕉叶,登时,狂风鼓啸,天地间一派肃杀之相,唯悲风凄吟,恍似恶鬼悲鸣,愁云顿结。

    风起于芭蕉叶之末,啸荡四野。呜呜呜!天地同泣。那似实又虚的脚印全被旋切碎了,而真正的天蚕无影脚也被几百道风刃困住了,刷!刷!刷!柳叶似的风刃陡地劈出,将那比蚕还小的无影脚劈成了碎末。

    “净食浮屠。”山水兽叹道。“这组法宝落在你手里,不亏也。没有谁比你更配拥有它们。”大伪娘再道。

    大伪娘也喜欢收集法宝,曾听人说过“净食浮屠”,只有配有此宝,不管吃多少东西都不会发胖,是喜欢吃美食的姑娘的最爱。“皮皮虾之子,可愿将净食浮屠赠予我。”山水兽道。

    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瞥了一眼山水兽,道:“你穿着衣服,吸引不了我,所以净食浮屠不会交给你的。”

    “”

    山水兽也懵比了。草,啥啊,听不懂他在讲什么,我的魅禅野狐神通为何不管用了。

    东慧海第一伪娘修炼的是“魅禅野狐”神通,可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周围的人,让他们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虾霸就是中了这招,才会为山水兽所用。

    山水兽左眼如狐,右眼含嗔,说不尽的风华绝代,道不完的惊心动魄之美。可在皮皮虾之子眼里,那不过是一只贪食无度的狐狸,等着他主动靠近,以飞蛾状投火,燃尽生命,也不能让那只野狐满意。

    “看,这是什么。”皮皮虾之子道,他张口,舌头劈出,前端卷着一枚青色的梅子。因为青梅的缘故,大伪娘的“魅禅野狐”神通才对他无任何影响。

    看破即是超然,自会置身事外。

    呼!

    芭蕉叶遽地飞出,像是绿色的披风,缠裹住皮皮虾之子,将它变得像是活生生的粽子,滚了出去。

    “啊。”山水兽惊道。让他惊的不是预言之子的冷漠,而是“净食浮屠”可以克制自己的神通。“我必须得到净食浮屠。”大伪娘心骇道。

    山水兽与皮皮虾之子过招只是瞬间之事,人已分开。被芭蕉叶裹住的皮皮虾之子遽地撞向虾霸,“我说要你的大海无量神功,就会拿走。谁也不能拦住我,伪娘也不行,除非他不穿衣服。”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笑道。

    “喂,他在坚持什么啊。”女祭司问道。

    “我哪里知道。”观花公主怒道。

    一个水母,一个皮皮虾,她们怒目相向,完全不懂预言之子的想法。女祭司也看不透未来的东慧海之王。“可恨,难道只有伪娘符合他的胃口。”女祭司旋又道,“观花公主,你认识伪娘吗?介绍几个可靠的给我,我消声教后,再献给预言之子。当然,他们都不会穿衣服的。”

    “真是可怕的女人啊,为了得到预言之子,千方百计让他开心。”观花公主嗤笑道。

    “你还有心情管别人吗。”一道声音传来,就在观花公主身后,是山水守,水晶宫的偏殿将军,水母王的面首之一。

    时至现在,山水守仍然忠于水母王,他见到前朝公主,自然要擒下她,将其拖到水晶宫,进献给女王,听候她的发落,是杀是剐,全凭水母王的心意。

    和山水守一起行动的还有三个伪娘,他们都是山水兽的追随者。虽不情愿,可也要保护山水兽的弟弟不受人伤害。

    皮皮虾一族的女祭司见势不妙,倏地飞出,远离山水守、三头伪娘。她与观花公主本就没有什么交情,再说,对方还是水母呢,是皮皮虾的仇敌,焉能合作。

    观花公主笑道:“山水守,可怜的黑脸,你连小白Lian都不是,水母王给你喝了什么汤,让你这般忠心耿耿,为她卖命。”

    脑袋直幌,将海水拱退,观花公主也现了原形,单论体积,也不比山水守小多少。两只大水母触足相对,飕飕飕,飕飕飕!你来我往,互不谦让,都想置敌于死地。反倒是三头伪娘,无从下手,被海浪击退。

    再说另外一边,皮皮虾之子裹了芭蕉叶,一路轰过,畅行无忌,摧枯拉朽之势不可阻挡。虾霸运转大海无量神功,绞碎三只范进、两个冻死骨、朱门、五十个百余岁的童生。阿饭达早已避开,心知不妙。“挡我路者死。”皮皮虾之子一拳砸出,砰的一声巨响,轰在阿饭达后背上,轰隆,阿饭达的灵体陡地迸炸,裂成几百块。

    阿饭达本是“净食浮屠”中饭团的器灵,饭团已被皮皮虾之子吃掉,器灵也被杀了,至此,净食浮屠已不再完整。梅花道人、星芭客心中凄惨,见到同伴被杀,他们也担心自己的前途,你若让他们莫问前途,还真让人喝西风?

    “啊!”梅花道人忽地尖厉道,刷刷,五色拂尘向前扫去,神光奔涌,有如朝霞初生,遍照苍穹。可很快就成了日薄西山之相,因为青梅继饭团之后,也被皮皮虾之子吃掉了,也就芭蕉叶尚且保留着。

    星芭客心有余悸,瞥向芭蕉叶,“啊!”他骇然失声道,芭蕉叶也被皮皮虾之子啃噬了一小块,想来是味道太差,他才没吃掉吧。星芭客躲过一劫,神识迸散,几乎讲不出话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吃掉自己的法宝。太耸人听闻了。

    “皮皮虾之子,你不得好死。”梅花道人溃散之际,发出最后的诅咒,梅雨纷纷,掩去道人的过往。

    梅花道人死后,他的五色拂尘也被皮皮虾之子抓了过去,直接吃了。

    轰隆隆。

    被芭蕉叶裹着的皮皮虾之子继续撞向虾霸。

    虾霸再次催动大海无量神功,纳集全身真元,强催神功最高式,海天圣言。登时,海水分,圣人出,神虹经天,仙猿捧盘,白鹿衔果,孔雀飞舞。之剑那圣人道:“皮皮虾之子,你弑母杀父,吃器灵拆分净食浮屠,自诞生之初,所做之事都是极恶,罪不可赦,纵是一死也难补过。”

    “虚伪。”皮皮虾之子哈哈笑道。“你又不是真正的圣人。”

    悲豆神拳!

    皮皮虾之子手臂齐振,捏拳轰出,无数豆子大的拳头冲啸而出,声势浩大,可逐日月,可吞山河,可荡平荒原。

    圣人代天牧人,替天行道。可正如皮皮虾之子说的,虾霸唤出来的圣人并非真圣,如朝露,似昙花,如梦亦如电。砰砰砰,“圣人”周围的仙境倏地迸炸,仙猿、白鹿、孔雀、仙鹤等遽地消逝。就是那“圣人”也被数万个拳头轰成了筛子,留下高深莫测的笑容,竟自去了。

    剥夺!

    皮皮虾之子直接剥夺虾霸的一切,无寿拳、南山掌、虾扯蛋拳、铁砂脚以及最重要的大海无量神功。

    “啊!啊啊!”虾霸恸哭无助,就地翻滚,滚到哪里去,哪里就成了泡沫。

    大伪娘山水兽也没能阻止皮皮虾之子,他不但吃了“净食浮屠”中的青梅,更是废掉了虾霸。这一切都是当着山水兽的面做出来的,如同拿掌搧打东慧海第一伪娘的脸。

    “皮皮虾之子!”山水兽再不能忍受,遽然纵出,海浪迸荡,礁石炸裂,水天齐平。“我要炼化了你,重新炼制净食浮屠。”大伪娘怒道。

    “你能做到吗。”

    皮皮虾之子冷笑道。

    “被人捧得抬高,你怎么摔下来的都不知道。”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再道,忽地,他的灵台遽晃,关于大海无量神功的记忆蓦然散去,怎么抓都留不住。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