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和颜悦色,也是装出来的,为了自己的地位,他连小儿子的局部地区之花都可让给虾霸,以供其开发,更别说是外人了。人不为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老族长的自私自利已经达到群虾望尘莫及的境界。

    “预言之子大人。”老族长佝偻着腰,身体又矮了几分,为了衬托皮皮虾之子的形象。

    “不要和我讲话。”皮皮虾之子一句话堵了回去。

    老族长哑口无言,想好的措辞根本用不到啊,苍天可鉴,他真的是一肚子坏水啊,若无用武之处,老族长会气坏自己的。可皮皮虾之子太可怕了,老头不得不闭嘴,他脑袋上还有一只海螺呢,很疼啊。“女祭司这贱人,枉我过去待她如上宾,早日当年就该夺她红丸。”虽然不忿,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只得默默忍受,静等机会。

    乱,混乱。皮皮虾们乱成一锅粥。

    伪娘,成群的伪娘结伴而来,他们手挽着手,相亲相爱,其乐融融。这批大迪奥美女都是山水兽的追随者。“山大人,听到您的召唤,我们不敢不来。”

    “但凡山水兽大人吩咐的,小女子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人家也是。”

    “山大人,这些皮皮虾太调皮了,还是都杀了吧。水母王也会感激我们的,她不是邀请您入驻水晶宫麽,何不趁此机会,拉她下台,您坐上去。那水晶宫的名字也得改了,就叫伪娘殿,可好?”

    “嘻嘻,这个想法不错,我喜欢。”

    伪娘们笑道。他们中有水母,有鲨鱼,有皇带鱼,也有乌贼……都是海族。有几只皮皮虾变成的伪娘,都觉立场尴尬,不知是帮山水兽好还是去助族人。

    山水兽以一道金光缠住自己的弟弟,将它勒成一金球,后又抛向皮皮虾之子。

    刷!皮皮虾之子消失在原地,他手指倏张,恍若纤直的玉竹,神光涌动,夺人心魄。只是指尖缠绕的是淡淡忧伤,皆因预言之子修炼的是“悲豆神拳”。

    哧哧哧,五道光束劈出,盖在金球上,将它截了下来。与此同时,皮皮虾之子足尖一点,遽然飘至,他站在金球后面,打量这球。“净食浮屠的器灵,你们也该活动一下了。”预言之子冷声道。

    “是,主人。”

    “文明观球!”

    “不可踢假球啊。”

    刷!刷!刷!三道人影倏地降下,分别是梅花道人、星芭客、阿饭达。当以阿饭达最可怜,他本是饭团的器灵,可饭团被皮皮虾之子吃掉了。

    净食浮屠是一组法宝,有饭团、芭蕉叶、青梅构成。少了饭团后,阿饭达本该消失的,却被皮皮虾之子塞给了芭蕉叶,即是说芭蕉叶有两位器灵,阿饭达成了吃闲饭的人。星芭客虽有怨言,不好发作,默认了阿饭达这食闲饭的家伙。

    “我来,我来,让我来。”阿饭达大声道,他得好好表现,要不然真的惨了,原来地位就不高,只能尽力争取了。

    阿饭达的皮肤是蓝色的,耳朵很尖,皮肤上生有很多斑点,他不笑还好,一笑人更丑了。“这金蛋看上去很美味的样子,我下筷子啦。”他手里多了一双竹筷,向下刺去,而不是夹。

    梅花道人、星芭客只好做观众了,看着阿饭达施为。“主人更看重芭蕉叶,而非青梅,难道他也想吃了梅子。”星芭客的压力很大,有些羡慕梅花道人。饭团的下场历历在目,梅花道人不得不防。

    皮皮虾之子打败自个的父亲后,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净食浮屠”,也没征询三位器灵的意见,它们不服,直接轰杀。

    阿饭达筷子还没碰到金球,嗤嗤嗤,那球抽丝剥茧似的,一道道金线迸起,不但缠住竹筷,甚至捆住了阿饭达的右臂。“哎呀。你这不安分的家伙。”阿饭达恼道。

    倏地运转真元,汇于右臂,可阿饭达愕然发现,仍不能挣开那一道道金线。而且他的手臂也渐渐失去知觉,竹筷掉落在地。

    梅花道人喜道:“道友好福气,对面的伪娘怕是看上你了,这金丝就是他交予你的定情信物。”

    星芭客道:“我能控制芭蕉叶,扇出悲风,与主人的悲豆神拳相辅相成。可我不愿拆散天下有情人啊。”

    两位器灵也不是幸灾乐祸,他们以独特的方式交流。

    缠住水母的金光是由山水兽劈出的,这物的本体是“蠢蚕丝”。蠢蚕也是上古异兽,存活下来的不多。恰巧山水兽就有一只,而且还与之结下契约。

    蠢蚕之所以称它蠢,是因它的脑袋不好使,比较死板,认准的事不计后果,也要完成。认定的主人,不问好坏,忠心耿耿,哪怕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蚕是蠢了些,山水兽并不介意,他钟意的可不是蠢蚕的衷心,而是它的变形之术。此物可变为汉子的擀面杖形状,发物齐全,完全可以假乱真,用处嘛,不好详说,淑女都明白的。

    阿饭达被蠢蚕丝缠住了右臂,最好放弃挣扎,而且不能释放半点杀气,否则蚕丝只会束紧,而非放开。“啊,我的手臂,我的手臂。”阿饭达惨呼道。

    梅花道人、星芭客也觉事情不妙,倏地靠上来,“道友,痛呼?”梅花道人关切道,“没办法了,你只能断臂!”

    “”

    尼玛币。阿饭达当时就怒了。贼道,你咋不自断叽叽呢。

    星芭客面无表情,内心窃喜。好哇,阿饭达死后,再没谁跟我抢地方了,芭蕉叶是我的我的。

    两位同僚的想法,都没传到阿饭达那边。他只道痛痛痛。

    嗤!嗤!

    两道蠢蚕丝遽地劈向梅花道人、星芭客。两人早有准备,跳开了。阿饭达一个人遭罪就好,他们就不必了。

    “蠢蚕到死丝方尽。”

    女祭司忽地吟诵道。

    “哦,还有识货的。”山水兽笑道。

    “美人,跟着哥哥走吧,我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好处。”虾霸道,他忽然开了窍,人也显得机灵多了。

    “呵呵呵,你让我高看了。”山水兽道,他喜欢别人叫他姐姐或者姑娘,而非伪娘、汉子、人之妖。

    有戏,我能抱得美人归。虾霸心道。胆子一肥,虾霸的手也就伸了过去。“哦,美人,你的脸好冰。”

    “你碰的是我的契约兽的牙齿。”山水兽道。

    “纳尼!”虾霸叫道。他眼睛睁大,再细细辨认,可不是吗,自个将手放到一只长得蠢萌蠢萌的大蚕口中。那厮正在啃他的手呢。

    山水兽抱着蠢蚕,“啊呜啊呜。”蠢蚕继续啃噬虾霸的手。“这就是虾仁的味道吗,多久了,我有多久没吃肉了,主人是个蠢货,只让我吃桑叶。俺又不是和尚,吃什么树叶啊。”蠢蚕泪流满面。

    “额,蠢蚕大人,您吃的应该是虾脚吧,不是虾仁。不知道他有没有洗脚,感觉不怎么卫生的样子。”一位伪娘好心提醒道。

    “蠢蚕大人,你要理解山水兽大人,他是为了您好,你不吃桑叶,如何吐死结茧。”

    “是啊是啊,你吐出来的是金丝,很值钱呢,姐姐大人一出手,就有人高价购买,童叟无欺,钱到了就交货。”

    听完伪娘们的一轮,蠢蚕只觉脑袋嗡嗡的,它似乎知道了不该知道的真相。“主人啊。”蠢蚕放弃了虾霸的手,怒视山水兽。

    山水兽别过头去,不看蠢蚕。

    “有问题,大有问题。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在利用我吐丝,然后卖出去。高价者可得。为什么还不给我改善伙食,我要食肉,不是树叶。”

    “主人,你必须给个说法,否则我投诉你哦。”蠢蚕急道。

    “你这家伙,不知好歹。我让你吃桑叶,都是因为太爱你呀。你看看自己胖成球了,再不减肥,朋友都没了。东慧海最近流行素食主义,你也要响应大家的号召,是不。”山水兽道。

    “哦哦哦!主人是爱我的,这就没办法了,我要吃树叶,哈哈哈。虾仁的味道也没那么好嘛,还是桑叶更美味。吃多了,我整个人都绿了!”蠢蚕得意洋洋。

    “太可怜了,这小东西完全被姐姐大人耍的团团转。”

    “还是不要告诉它真相了。它也了解不了。”

    “姐姐大人的良心难道不会痛?”

    “别向山水兽大人那边看去,他会宰了你的。”

    “记下来了,我记下来了,能利用的要好好利用,善意的谎言太棒了。”

    伪娘们兴高采烈,都觉得山水兽很英明,能谋善策,是东慧海伪娘的杰出代表,五好青年,不,五好姑娘。

    虾霸站在山水兽旁边,目光怔怔的,“美人心肠太好了,为了自己的契约兽减肥,自个也陪着它吃素,难怪他看上去水灵水灵的。”虾霸赞道。

    “瞎扯淡!姐姐大人只食肉,不吃素。”

    “你这蠢虾,脑子坏了吗,山水兽大人一天不可无肉,否则会发狂的,你让他吃桑叶。他会捏死你的。小子。”

    “滚开吧,姐姐大人都不想利用你,看你这虾样,怪丑的。”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山水兽并没赶走虾霸,仍让他站在身边。伪娘们掉了一地的眼球,握草,什么情况。姐姐大人不是喜欢漂亮的小伙子吗,为何那丑虾被他盯上了。登时,伪娘们怒火上升,都对虾霸产生了敌意。

    虾霸不以为然,甚至为了山水兽可以抛弃族人,什么族长,谁爱当那就去吧。还是和美人待在一起更开心。虾霸握着拳头,心思都放在了东慧海第一伪娘这边。

    “壮士,你能帮我救回幼弟吗。”山水兽道。他口中的幼弟当然是指山水守,那个大水母,中年水母。

    “不在话下。”虾霸应道。他就在等美人给他下令,这样才能证明他的价值与过人之处。“姑娘,你可看好了。”虾霸气势陡生,铁砂脚!

    腾嗤。虾霸飞踹而去,虾脚如同钢筋,揣向阿饭达。

    星芭客第一个躲开了。梅花道人想也未想,大步离去,优雅的很。

    “”

    阿饭达都快哭了,这就是兄弟该做的事吗。太现实了,说多了都是泪。阿饭达只能独自应对虾霸。

    嘭。金光迸舞,海水逆飙。大水母山水守自由了,他向远处遁去,也没飞回亲哥哥身边。山水兽以蠢蚕丝织成的长布裹住幼弟,是为了他好。可山水守不理解兄长的心意,只觉得可怕。

    “虾扯蛋拳。”虾霸蓦地喝道。

    太踢出去的铁砂脚被阿饭达躲过去了,临时生变,故以新创造出来的“虾扯蛋拳”捶向阿饭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听名字就觉得可怕。阿饭达护住重要的擀面杖,乍然间抬起右臂,扫向虾霸。

    砰砰砰!拳浪迸舞,虾扯蛋拳端的可怕,竟然能破坏蠢蚕之丝。那些缠在阿饭达右臂上的蚕丝都被砸坏了,纷纷剥离。“还有这等好事。”阿饭达喜出望外。

    没有了蠢蚕丝的束缚,阿饭达自由多了,“范进拜丈母爹。”他道。

    嗡的一声巨响,几万颗米粒凝为一中年书生,他看上去相当落魄,此人即是范进。“快点拜吧,他就是你老丈。”阿饭达指着虾霸命令道。

    “是。”范进道,嘭嗵,还真的跪了下去。

    虾霸也是傻眼了,发棵,我没女儿,哪来的女婿。搞笑吗。

    “啊。”虾霸一低头,忽然看到自己的脚、虾尾、甲壳都被米粒覆盖了,而且这些米粒还在吸纳它的血液、真元。“这才是你的目的吗,器灵。”

    砰!砰!砰!砰……中年书生不闻不问,只顾着磕头,更多的米粒飞向虾霸,很快就将它吞殁了。

    “姐姐大人,那个虾霸也不怎么样啊。”马上有伪娘笑道。

    “居然被那么多米粒困住了,难道是饭桶?”

    “差不多啦。”

    伪娘们悻悻道,都很开心。因为少了一个情敌。

    山水兽不以为然,也不相信虾霸这般无用。若真如此,死了就死了吧。“预言之子就是你吗。观花公主,你不配做水母。”山水兽陡地望向皮皮虾之子。

    “你想做什么。”皮皮虾之子问道。

    “和你无关。”山水兽道。

    “你离开还是我离开?”皮皮虾之子又道。

    “也许有人会永久地留下来。”山水兽笑道。

    “我不会在东慧海待太久的,那人恐怕是你了,汉子。”皮皮虾之子道。

    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汉子”两个字深深烧灼着大伪娘的神魂,“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吧。”话可以随便说,可在那之前,要想好后果才是,又不是小孩了,都是大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