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花公主的心思没放在老族长身上,她瞥向远处撕比中的虾霸与山水守。“这莽人在水晶宫的地位不低,除了武技高超还是女王的面首之一,可和那个人也有关系。”

    山水守还有一位兄长,他才是真正的将帅之才,此人桀骜,水母王也难约束他。“山水兽!”一字之差,山水守与他的兄长的名字只差一字。

    山水兽,被誉为东慧海水母一族三千年来最杰出的伪娘。哪怕是在夜魔王国伪娘界,山水兽亦是那耀眼的存在。水母王之所以忌惮他,盖因对方长得太美了,有东慧海第一美人之称,把女王的光彩都挡去了。

    当今水母王并非真正的王族,她是叛臣,杀尽前朝王族除了观花公主,才得以君临东慧海。水母王在位之初,也有爱才之心,亲自招募大伪娘山水兽,可惜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吃了几次闭门羹后,水母王恼羞成恨,她是有私心的,想纳山水兽为夫,统帅她的面首们。既然招不来山水兽,女王退而求其次,唤来大伪娘的弟弟山水守。见其同样拥有大姬姬,水母王也就放心了,给了山水守一个偏殿将军的封号,随侍身边。

    “虾霸真敢杀了山水守吗?难道不担心他的兄长会报仇?”观花公主道。她为了复国,也曾纡尊降贵,前去拜会大伪娘。可是她遭到的待遇和水母王差不多,也没见到山水兽。

    在东慧海有这样一个说法,西高原之主辣紫姬迟迟不敢大军压境而来,是忌惮山水兽,而非水母王。虽有夸张的成分,可也能看出大伪娘山水兽的地位之高。

    皮皮虾们都道是水母王抛弃了山水守,用来试探老族长的真实用意,也不尽然。水母王有心拉拢大伪娘,可人家置之不理,一副闲云野鹤之姿。可水晶宫之主真要杀了山水守,大伪娘定会杀上门来,手刃女王。因为山水守兄弟的感情很深,平素里,山水守都以姐姐称呼那位大伪娘。

    虾霸貌似无脑,然知进退。“老族长不是东西,想借我的手杀掉山水守,引祸与我。山水兽是什么人,我怎会不知。哪怕我的大海无量神功大成,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气势上,我还是不能输的。”

    皮皮虾中的霸者在群虾面前发下大话,说要杀了山水守。不过是做做样子,哪会着真的那样做。眼下,山水守舍了人形,现出本体。五千道触足抛舞,将海水翻动的不得安宁。皮皮虾们也是东倒西栽,站不住,它们感受到了来自大水母的怒意,也知虾霸成功激怒了它。有心人还道,这下热闹了,若是引来那位大伪娘,老族长也别想置身事外。

    “归隐八角。”只听大水母喝道。

    飕飕飕!飕飕飕!它的八条触足飞迸而出,可只能听到破空声,却看不清触足在哪里,已被隐去。山水守共有五千道触足,其中有八根自幼以秘法祭炼,既能离体,也能接上。而且它们还能隐身,除了山水守外,外人无从勘察。

    八根触足,呼呼抡下,海水翻滚,向上迸起,声势骇然。可虾霸屹然而立,八条手臂同时挥起,“我一心可两用。能同时施展南山掌、无寿拳。喝!”陡听虾霸怒喝连连,四手捏拳,四手作掌,朝天打去。

    轰!轰!轰!四个巨大的拳头,四道掌印,倏然劈出,截住山水守的八根隐形触角,将其拦了下来。可海浪迸荡,犹如雪狮银马,奔啸而出。

    皮皮虾之子也微微动容,喜道:“总算遇到一个能打的了,他比我父亲更厉害,可作为我测量自己实力的容器。”说完,预言之子抛起其父的脑袋,哧哧哧,悲伤成流,向上抛卷,一道道甩在那颗死不瞑目的脑袋上,将其扫爆了。皮皮虾之子无动于衷,他和其母没有任何交流,父亲又口口声声说要杀了孽子。双亲皆因它而死,它心道:“你们死得其所,不枉此生。我是你们今生最大的成就。”

    老族长想动,不敢动。观花公主、女祭司在族长身上下了很多禁制,他亦不能开口讲话,只能动动眼珠子,拿眼瞥向族人们,可没人关注他。“一群废物,我被人擒下了,你们难道都没发觉。”老族长异常憋屈。

    啪!观花公主一巴掌打了下去,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登时吐血三斤,只因水母公主下手太狠。“老东西,你眼睛转来转去,是不是想找人撕比我们。省省吧,预言之子会废掉你的,它才是未来之王。”

    “什么,预言之子!”老族长心骇道。“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就是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吗?”虽不能讲话,老族长仍吱吱呜呜不停,想表达它的震惊之情。“怎可能啊,预言之子不是吾族贤人的一句玩笑话吗,还真诞生了?”

    女祭司笑盈盈道:“族长大人,无须怀疑。你不相信这个水母,难道还不相信我。你与族人将我交给了水晶宫,水母王把我绑在岸上,以烈日曝晒我。可我被预言之子救下了,这就是命运。”

    “说了你也不懂,因为你太老了,野心还那么多。能力与野心不相符时,你会被自己毁灭掉的。老头,我之所以不杀你,是为了留下旧时的家主,让你见证历史的新篇章。”女祭司得意道。她恨族长,此时却有点喜欢他了,要不是这老头,她还见不到预言之子。“命运就是那么奇妙,该见的人总能遇到,不想见的人也很碍眼啊。老头,你说是与不是。”女祭司抓着一海螺,陡地扎了下去,螺角尖尖的,当即刺穿老族长的头皮,斜里捅出。

    老族长剧痛攻心,口中哼哼个不停,牙齿都被崩碎了。“真是有趣,你也有今天。老头,你的眼睛在看哪里,不是让你看我,而是看我们的预言之子。”女祭司掰正族长的脑袋,让他正视皮皮虾之子。

    山水守虽然现了真身,可还不是虾霸的对手。皮皮虾们只是掠阵,并未上前撕比。它们知道虾霸高傲,这个时候去帮他,他非但不会感激,还会心生怨恨。

    砰砰砰!砰砰砰!几十声迸响之后,山水守的八根隐形触足全被虾霸轰碎了。更让大水母不悦的是,虾霸的大海无量神功竟没使用。“不相信,我绝不相信。”山水守的自信心不允许他接受这等大羞恨。技不如人啊,而且敌人尚有余力。

    神识混乱,山水守提声再喝道:“虾霸,你在戏耍我吗,拿出你的真本事,让我瞧一瞧大海无量神功的威能,看它能否毁灭我。”

    虾霸冷笑道:“山水守,你还不配我使用大海无量神功。南山掌、无寿拳就够你吃一壶了。”

    说到壶,虾霸倏地想起一物来,也是酒器。“就这么办吧。起!”虾霸指头勾舞,一团绚光迸飙,一双嘴酒壶旋了出来。壶高尺余,生有前后壶嘴,前壶嘴是黑色的,后酒壶之嘴是白色的。“壶中曾有双色球。一者黑,一者白。山水守,就让它们配一耍玩吧。”虾霸颂咒不停,当当当,酒壶中的双色球不住碰撞,似要冲出。

    “那是什么玩意?”山水守疑惑道,它并不知酒壶与那黑白之球的可怕之处。

    蓦地,壶中升起两股烟雾,烟气托着两颗小手指大小的球。一颗是白色的,一颗是黑色的。烟雾亦然,一道白烟,一道黑烟。白烟托黑球,黑烟托白球。

    嗤!嗤!

    两股烟雾遽然旋扫向大水母,顷刻间将它罩在下面,而黑球、白球越滚越大,径逾十丈。被这么夸张的球装一下,肯定犯规啊,人都不会被砸死的。大水母也不例外。

    飕飕飕,飕飕飕!山水守的两千多道触足陡地抛舞,扫退两股烟雾,“拿球耍我?”大水母厉声道。“马币的,这还是球吗。”山水守吃吃道。

    “奥豆豆哟,莫怕!”

    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比姑娘还姑娘,若水流过,痕迹全无。

    “噢噢噢噢,是欧尼酱啊!”山水守大喜,兄长来了,万事皆定。是的,山水兽来了,东慧海第一伪娘降临了。

    虾霸也没看清山水兽长什么样,就听砰砰两声,黑球、白球同时迸裂,碎片窜舞,四下扬洒。很多躲闪不及的皮皮虾都被刺穿了身体,叫也未叫,一命呜呼。

    “我的亲弟弟哟,你刚才叫我什么!”山水兽的脸变得相当恐怖。

    “完了!忘了这茬,兄长最讨厌我叫他哥哥,称呼他是姐姐才行,他一不开心,受罪的可是我。”山水守脸色倏变,哗啦啦,分开海水,竟然逃了。哪怕面对虾霸,他都没跑。如今见了亲“姐姐”,不要命似的逃遁。

    “你这不成器的东西。”山水兽呵呵笑道,“还不给我滚回来。”

    大伪娘话声甫落,一道金色的光带劈了出去,把拼命逃奔的大水母捆得结结实实,倒拖了回来,像是一金球。

    唔唔唔!山水守害怕的讲不出话来。

    这时,山水兽一掌按了过去。嗡的一声轰鸣,金色的光带不住收束,把大水母勒成了小水母,比西瓜大不了多少。大伪娘抓住了金色的西瓜,幽幽道:“弟弟,你可知错。”

    “姐啊,饶了我吧,绝不敢了。”山水守的心都碎了。音调带着哭腔。

    “你不敢了。”山水兽的五指倏然变长,咔嚓咔嚓,扣住金球。“只有痛苦才能让你长脑子,让我省省心吧,蠢货。”

    “要死人了,死人了!虾霸,虾爷,救救我,快点救我,我姐要杀人了,不,是杀水母!”山水守很没出息地大叫。

    虾霸无语了,怔怔望向东慧海第一伪娘,“她就是比水母王还要漂亮的美人吗。”虾霸只看到了山水兽的背影,只觉很神秘。

    女祭司嫉妒道:“哼,明明是汉子,偏要打扮的比姑娘还消声艳。成何体统,预言之子会看上那样的货色?才怪啊!”

    “喂喂,他还真看上他了。”观花公主道。

    “啊咧?”

    皮皮虾一族的女祭司傻眼了。因为预言之子眼也不眨,直瞅着山水兽的背影,像是在沉思,而且眼中有两只消声虫飞过,显然是消声虫上脑的节奏。“可恶啊,我被一个汉子比下去了。”女祭司道。

    “本宫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观花公主道,“多么美丽的汉子,难怪能成为东慧海第一伪娘,单是背影,就让我心旷神怡。”

    “不好,大伪娘来了,虾霸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

    “山水兽有东慧海第一变太之称。被他相中的汉子都没好下场,看啊,他的亲弟弟都吓得快消声了。”

    “可怕可怕,我们还躲远些。”

    “咦,族长呢,老人家哪里去了?”

    “谁知道,也许行动不便,被海水卷走了。”

    “太好了,那个老东西装模作样,看着就讨厌,他不在,我们更自在些。”

    “嗯嗯。”

    皮皮虾们的喧闹声全部传到了老族长耳中,“噗!”老人家又是几十斤鲜血吐了出来,“一群混账东西,胆敢妄议我。”能好说话了,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可以讲话了,并无任何不妥之处。

    原来,女祭司、观花公主见到大伪娘山水兽,也暂时忘我,浑然不知她们手中还有猎物。

    哪怕是自由了,老族长也不敢逃,更不敢大声呼唤部下。只觉告诉老族长,他如果离开半步,那所谓的预言之子会第一个杀了他。“这厮散发的杀气好可怕,他比虾霸更难控制。留不得,可如何才能杀掉他。”老族长也犯难。

    倏然间,东慧海第一伪娘转过身来,正对着虾霸、皮皮虾之子等人,至于他手中的那颗金球内的水母早没了动静,貌似昏厥了过去。应该还有气,不会死掉的,毕竟是山水兽的亲弟弟。

    轰隆!

    虾霸的意识蓬然炸开,“好个漂亮的人。皮皮虾中的绝代之女、英俊鲜肉,和他一比,都是土鸡瓦狗,不值一提。我一定要得到他。”虾霸身不由己,向前纵去,可他身上毫无杀气,有的只是爱慕之情。甫一见面,虾霸就被山水兽夺去了心魂,惊为天人。

    皮皮虾之子的定力尚在,只道:“东慧海第一变太吗,有些本事。可惜穿衣服了,不能吸引我。”

    “”

    “”

    女祭司、观花公主心中窃喜,都道,太好了,只道如何消声搭预言之子。

    “老头,你也该出来了,不用躲着我。”山水兽道,他倏然抬手。飕的一声,金球抛了出去,砸向皮皮虾之子这边。

    “什么,被发现了吗。”

    “这点微末伎俩,还是躲不过大伪娘的眼睛。”

    女祭司、观花公主笑道。

    “很好,终于有人发现我了。”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心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