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宫的山将军目光闪烁,长枪疾抖,一团火星迸爆,嗤嗤嗤,甩向靠近的皮皮虾们。“不知死活,老头,你既然主动挑起战争,山某人接下了。可来自水晶宫之王的怒火,你们一族承受不起。霸王之枪。”呼,山将军一枪搠去,捣穿了一位皮皮虾将军的颅腔,砰的一声,那汉子的脑袋倏然炸开,甲壳落了一地。

    水母将军的行为激怒了皮皮虾们,老族长怒道:“我皮皮虾一族今日与水晶宫彻底决裂,再不受汝等的治辖。左右何在,擒下山水守,枭了他的脑袋,送予水母王。”

    “杀了山水守!”

    “不能让他逃了。”

    “成败皆在我等手上,山守水,你完了。水母王将你派来,怕是让你送死的。”

    “山将军不过是水母王的五百面首之一,姬姬虽是其中的佼佼者,奈何水母王更喜欢脸白的汉子。山将军的长相让人难以恭维。”

    皮皮虾们一边发声嘲笑山水守,一边拢来,它们中既有拳师,也有剑仕、枪手、刀斧手、弓箭手。“都让开,我,旧日的虾霸,来会一会山将军。”一身高两丈的皮皮虾分开虾群,神气异常,身披锁子甲,头戴咸鱼盔。这虾又道虾霸,有无上威名,是皮皮虾一族下任主人的最佳人选,很受老族长的信赖,是他的远房亲戚。

    “虾霸来了。”

    “虾霸大人来了,山水守,你死得容易都难。”

    “虾霸大人最恨水母,山将军,弃了长枪,乖乖受死吧,也许能得全尸。”

    “山将军,怎么了,吓到了吗,为何不讲话。”

    皮皮虾们围成一圈,把虾霸与山将军守在中间,让其当场撕比。胜者荣耀加身,败者亡。“哼,是虾霸。”山水守忖道,他知道皮皮虾中有几个不好招惹的大虾,毫无疑问,虾霸就是其中一人。

    虾霸以拳术著称,修得“无寿拳”、“南山掌”、“铁砂脚”、“大海无量神功”。尤其是大海无量神功,他修炼有成,发功时,方圆三千丈内,有若被卷进绞轮中,有形之物都会被绞碎。

    山将军,本名山水守,以枪术闻名于水母一族。在水晶宫的武将中排在第二十三位,也是实力战将。他在气势上并不输于虾霸,可它们从未正面交锋过,因此山将军格外谨慎。呼,他长枪抖开,乌光迸滚,海水有如沸腾。他这一枪唤作“红烧虾”。

    虾霸冷喝一声,右拳捏起,咔嚓,他脚下裂开一道深壑,宽两丈,长十丈,延向上将军。那沸腾的海水灌了下去,并没伤到虾霸。“你这皮厚的中年水母,不在水晶宫侍奉那个贪婪的女人,来我皮皮虾的重地放迪奥,我饶你不得。吃我一拳。”

    轰!虾霸一拳挥出,登时,海水荡飙,其声如冬雷迸爆,烟水蒙蒙,倏然罩向山将军,十丈内,顿成球状气罩,像是半颗巨蛋。山守水就站在中间,蓦地,他右臂抬起,枪也由下向上疾撩,哧啦,一道苍蓝色的电芒旋起,照亮海底。“小小气罩,也能困我?”山将军开声喝道。蓝光迸爆,冲开气罩。水母将军跳了出去。

    “好厉害的汉子。当与我Gao基啊!”虾霸道,“很好,山水守,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不好,虾霸的基情迸荡,他怕是要与那只水母进行消声眼交易。”

    “可恶,偏偏这时候……”

    “虾霸,万事以大局为重,不可只顾自个的基情。”

    “虾霸大人,您在族中还有很多竞争对手的,自重啊。快点杀了山水守,不落下话柄,否则你的竞争对手会那这件事做文章的。”

    虾霸也有竞选团队,高级幕僚与忠实干部们纷纷喝道,希望能唤醒虾霸的斗志,不可因Gao基忘了正事。再者,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也在,在他面前好好表现,能加分的。登上下一任族长大位也不是问题。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虾霸的智商经常不在线。东慧海,不止是水母中的汉子们,皮皮虾中的鲜肉同样拥有Gao基的倾向,这股势头让人生畏。其中,西高原功不可没,西高原之主辣紫姬不断的派人向东慧海的海族们传输Gao基方面的专业知识。

    文化输出很可怕。一个连自己的文化都守不住的海族是失败的,东慧海的居民们在这点做得很差。西高原的人做的很好,他们很敌视外来文化,总是以审视而又排斥的目光对待它们。

    “闭嘴,你们这些废虾,只会在我耳边喋喋不休,哪管我的需求。我也是正常的基老啊,见到了心仪的中年汉子,不做些什么,根本对不起自己。”虾霸一招“海猴子捞月”,将他的幕僚们抓来,然后抛到几十里外去了。“这下世界清净了。老族长,你也什么都别说,我懂你。你同样要尊敬我的爱好。山将军,来啊,与我Gao基。”虾霸喝道。皮皮虾中的霸主目光灼灼,似能烧穿礁石。

    “哈哈哈。”水晶宫的大将笑了,“我散发的基老芳香连你虾霸也躲不掉吗,只能被我俘获。虾霸,给你一个机会,杀了那个老头,我随你远走高飞。”嗡,山水守的长枪指向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

    老族长的长须拂动,诡异地笑了,他忽道:“虾霸,你不是看上我小儿子了吗,我准许你与他Gao基。”

    “纳尼!族长竟然拿自己的儿子与虾霸大人做交易。”

    “太惊人了。”

    “大人的世界好黑暗,族长英明啊。虾霸大人,赶快舍了那只中年水母。皮皮虾一族的小鲜肉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啊。”

    “族长的少子,生得俊美不凡,在族人中很受欢迎。据传他在取向方面很开明,男的,女的都OK的说。”

    “难怪虾霸大人会看上少主,原来是想与之Gao基啊。”

    皮皮虾们大声议论道。虾霸也听到了,而且相当动心,他道:“族长,此话当真,你愿将少主交给我。”

    “虾霸,我身为皮皮虾一族的族长,一言九鼎。你在怀疑我吗。”老族长道。

    “不敢,既是如此。族长,请您把三儿子、四儿子、十七儿子、二十九儿子一并交予我吧,亲不亲一家人。咱们何须客气。不久后我就是新任族长,你的儿子们我照单全收,一个不放过。你的孙子中也有几个杰出的小鲜肉,我同样喜欢。”虾霸的胃口很大,老族长的提议显然不能打动他,而且皮皮虾一族,单论撕比能力,没人比虾霸更厉害。他有坐地砍价的资本,所以肆无忌惮。

    老族长眼中有恨意闪过,旋即恢复正常。他道:“废话少说,先杀了山水守再说。他今天不能离开此地。水母王对我们早有戒心,这次试探,送来的是弃子。山将军怕是没有利用价值了,水母王才会借刀杀人。”

    “胡说!王不是那种人。”中年水母怒道。“老头,我不准你污蔑我与女王之间的消声情。她哪里舍得杀我,爱我还来不及呢。”

    “真敢说啊,Jian消声都能讲出来,他们之间哪里正常了。”

    “因为是水母王嘛,大家都懂的。她一个妇道人家,能有多少见识。比不上我等皮皮虾,我们是旧时的霸主,即将取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东慧海属于皮皮虾,谁也夺不走。水母一族也不行,他们该离开东慧海了,不如与西高原的主人做交易,让她接手水母王。”

    “虾霸,还不动手,杀了山水守!”

    皮皮虾们催促道。

    虾霸早已动心,只要宰了山将军,他在族人中的地位扶摇而上,其它的几个竞争对手不足道哉,趁势镇杀掉,或者摘掉它们的局部地区之花。“山水守,你今天必须死了。”虾霸道,他目光倏然转寒,杀机毕现。

    山将军明显的动怒了,因为皮皮虾们质疑他与水母王之间的消声情,真是有够矫情的,这些该死的皮皮虾,去死吧。山水守愤然一喝,长枪嗡的爆发出一团黑光,向前涌去,海水也被涂黑了。“天下乌鸦。”上将军道。

    扑扑扑!振翅声倏然传出,黑光中飞出一只只乌鸦来。有道是天下乌鸦一般黑,然而这群黑鸦中有一只白鸦,它是领头人物。嘎!嘎!群鸦嘶声叫道。

    皮皮虾们堵住耳朵,它们感觉很不舒服。老族长的十二对手臂同时挥舞,二十四个拳头齐齐轰砸。砰!砰!砰!砸死了一只只黑色的乌鸦。

    “哦,老头,不错嘛。”虾霸赞叹道。“我以为你没几天好活的了,想不到实力并没退化。很好,我会挑战你的。”

    哗啦啦。

    虾霸分开海水,右拳紧捏,浩荡无尽的拳气遽地迸出,方圆五十丈内,有形之物均被绞成碎片。“无寿拳!”虾霸道。

    无寿,即没有寿命,不存在了。无寿拳代表的是摧毁一切生灵的可怕拳术。

    简简单单挥出一拳,虾霸灭掉了几千只黑色的乌鸦。那只白鸦扇动翅膀,眼神畏缩,分明在惧怕皮皮虾中的霸者。

    哧!

    黑光迸旋,仿佛是螺旋状的柱体,长千丈,合围三百丈,陡地冲撞向虾霸。这道具有毁灭性的黑光发自山将军手中的长枪。“哪怕是死了,我也有守护女王的名声。汝等低贱的皮皮虾,不配在东慧海生活,水母王应该将你们都杀掉的。她心地太过善良,会伤害到自己的。”山水守忖道。

    轰隆隆,轰隆隆!排山倒海似的拳劲撼然涌来,盖过那道螺旋黑光,将它拍碎了。“山水守,你还在担心水母王?”虾霸鄙夷道,“我一直向你示好,你的良心不痛吗。基老的愤怒,你敢接下来吗。”

    踏!踏!踏!虾霸一步数丈,陡然迈出。海水滚爆,不敢靠近皮皮虾中的霸者。“南山掌!”虾霸又使出另外一套可怕的拳法。

    轰的一声爆响,比南山还高的拳头遽地砸下,当头撞向山水守。

    南山掌与无寿拳、铁砂脚同负盛名,经由拳法家虾霸使出,威力无伦。

    山将军半点不敢大意,当即调转全身真元,汇于双手。啪!他十指扣住枪身,倏然向上扫去,“皮皮虾,来吧!我与你正面Gang。”无数道枪影由虚凝实,旋扫而上,劈在南山一样高的拳头上。崩!崩!崩!炸声雷鸣般响起。千里海面登时沸涌,浪涛遽起,与天齐平。

    山水守若不尽力,就像皮皮虾一族的老族长讲的,他真的离不开此地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看破生与死,中年水母也不能。他想活下去。

    双臂已然失去知觉,山水守还没放弃,刷,他抡起长枪,陡地斜扫向虾霸。

    可回应山将军的是虾霸的铁砂脚。当的一声金属颤音,虾霸右脚踢在长枪的枪头上,将它踢折。更可怕的是虾霸的三条腿也绕在枪身上,缠紧。崩崩崩!枪身一寸寸皲裂。“山水守,现在我要毁掉你的另外一杆长枪了。”虾霸道,它目光所向,赫然是山将军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毁了它之后,相信水母王会彻底放弃山水守的。

    长枪被毁,山将军极度冷静,蓦地,他周身升起一圈涟漪,怒旋开来。砰的一声,撞飞了虾霸。

    虾霸也未受伤,他以无寿拳卸去了那股冲击力。“你已穷途末路,还想反抗。”虾霸道。

    吼!

    山水守怒啸如雷,现了真身,是一只超级水母,有五千道触足,飕飕飕,不住挥舞。

    “那只大水母要拼命了。”

    “哼,再不这样做,他马上就会被虾霸大人杀掉的。”

    “虾霸就是虾霸,一出手就拿下了山水守。我皮皮虾一族何愁大业不成。”

    “族长也是下了血本的,将自己的几位公子都交给了虾霸开发。他的气量非我等所能臆测。”

    “废话,这就是为什么他是族长,我们是小兵的缘故。”

    “看来大人物也有他们自己的烦恼,我们就不凑热闹了。水母,你完了。”

    “愉快啊,看着虾霸大人可手刃敌人,我们也心情舒畅。”

    这些皮皮虾都没发现它们的老族长脸色古怪,似乎被什么人吓到了。

    “老头,你就是东慧海皮皮虾们的领袖吗。”皮皮虾之子道,它手里提着它爹的脑袋,身后跟着两人,一人是女祭司,还有一人是观花公主。

    杀掉父亲后,皮皮虾之子很是无聊,在女祭司的带领下,向家族重地遁来。

    “你,你是何人!”老族长艰难道。它还不知预言之子已经降临东慧海。厄运还是幸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