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面无傲气,更无表情。它瘦长的身段和父亲比起来更显脆弱,可就是这样一只新出生的皮皮虾,它自带王者风范,往哪里一站,女祭司、大水母、皮皮虾丈夫都成了它的陪衬,甚至是那东慧海也成了背景。

    思考。皮皮虾之子还在思考人生,“我究竟是谁?我是来拯救世界的吗,我是英雄吗,我的叽叽很壮观吗。”因为没用比较,预言之子得不到任何结论。

    “孽子,你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悲豆神拳,我的悲豆神拳啊。”皮皮虾丈夫吐血道。关于豆次郎、悲豆神拳的一切,它都没记忆了。剥离,全被皮皮虾之子拿走了。

    “感受如山般厚重的父爱吧!”皮皮虾丈夫长啸一声,倏然冲来。腾!海浪迸叠,向天涌去。东慧海上空弥漫着一股子肃杀之气,海王类都躲在深海之中,不敢浮上来,水母们也东躲西藏,乱作一团。水晶宫的主人,水母之王,她眉头蹙起,觉得事情不简单。“前朝余孽尚在,而且寻上门来,这不是作死吗。我不杀她,何以立威。”水母王高坐皇座,神情肃穆。自从她带领属下推翻观花公主的父皇之后,掌权七十年,整片东慧海都在她的治理之下,没有任何水族敢反抗她。曾经的王族皮皮虾也不敢,它们胆小如鼠,而且无比自私。“预言之子,那是什么东西。女祭司,你拒绝了我的好意,本想将你在烈日下曝晒,以绝你命。你的运气似乎还没走到尽头,碰到了海外归来的皮皮虾夫妇,它们救了你一时,能保你一辈子不成。观花公主,皮皮虾夫妇,预言之子,你们都该死。”水母王霍然而起,她消耗真元维持人形。

    “水母王,不可妄动。”左丞相站了出来,这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同样是人形。他家世世代代侍奉水母王,既是家臣,亦是朝臣。深得水母王的信赖。

    “丞相有何高见。”水母王道。

    “老臣也听说过预言之子,在皮皮虾长达三万年的历史当中,不乏雄奇霸道之虾,它们动辄日天,有担星赶月之能,即便是人族大能,也不敢小觑它们。传说,有一位大能坐化之际,留下一则预言,旧世界的霸主将会再次君临大地,它会带领吾族走向昌盛,长达千年之久。那即是预言之子。”左丞相道。

    “嗯?”水母王不以为意。传说多是虚妄之言,不可偏信,更不可全信。

    “水母王。”右宰相站了出来,这是一位中年汉子,他年富力强,颌下长须无风自动,一双招子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此人高居宰相之位,与左丞相一武一文,统领群臣。左丞相是文相,而右宰相则是武宰。“犯我水晶宫之威者,有来无回,杀无赦!”

    “哦。宰相,说下去。”水母王显然更喜欢武宰的建议,而不是文相的闭门不出之策。如果放过皮皮虾之子与女祭司以及前朝公主,水晶宫的威严将会荡然无存,她水母王如何统治三十万水族。

    “预言之子,只可与之结好,而不是相抗。”左丞相道,“右宰,你不可误国!”

    “误国!”右宰相冷笑道,“文相,你一介老翁,年龄大了,反而胆小怕事,只知守成,而不知进取。所以我们东慧海的邻居们才会越来越过分,频频掠夺我们的财富、子民。哼,预言之子?它不过是一只皮皮虾而已,再厉害也比不过我水晶宫的五万大军。”

    议事大殿上,满朝文武百官纷纷站队,拥护己方阵营。左丞相虽然年迈,可他有两重身份,是水母王的家臣,关系更近,所以支持他的人更多。右宰相是新晋权贵,水母王亲手提携的重臣,仕途不可限量,只是现阶段,他还不足以和文相抗衡。

    水母王之所以令立右宰相,也是为了制约文相,不让他一家独大。“两位爱卿,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水母王道,“可皮皮虾一族曾经是王族,预言之子必须死,否则吾族如何在东慧海立足。当今皮皮虾氏,多是平庸贪婪之辈,臣服于水母一族,它们的族长更是将两位爱子送到水晶宫,其意不言而喻。若是没有预言之子,我们自然没有后顾之忧,现在不同了,传说中的皮皮虾之子降临东慧海,他是吾族最大的威胁,如针藏于眼中,不除去只会自废双目。”水母王动了杀心,谁也劝不住。左丞相也不行,而且文相也是识趣的水母,知道王的心思,故而缄默其口。

    大殿之上,右宰相和他的支持者们面带愉色,均想道,总算胜了一筹,文相也该退位了!

    水母王旋又坐下,凤目绽放寒光,遍扫群臣。被她锋利的视线一扫,不管是文臣还是武臣,全都低下头来,不敢与之对视。在水母王面前,一切的计谋都是无用的,因为她会荡平一切敌人,杀尽异己。

    再无喧哗之声,大殿之上,群臣肃静不语。水母王这才道:“我意已决,皮皮虾一族的女祭司心术不正,四处散发流言,当诛。皮皮虾之子,来历不明,山将军,请你督促皮皮虾一族擒下它,若有反抗,当场斩去,永绝后患。如果皮皮虾一族拒绝我们的善意,族长还有它的亲眷们都杀了吧,养着它们也是浪费口粮。”

    “谨遵王令。”

    山将军道,他同样是人形,身高三丈,披着重甲,持一杆乌金长枪,杀机炽盛,文臣武将全都让出一条路来,不愿与山将军站在一起。他在朝中的人缘极差,可深受女王的器重,有传言称他是王饲养的面首之一,因为有巨器,所以王很爱他……

    水晶宫的百官们自然不敢追究水母王的混乱生活习惯,要是惹怒了王,它们将会满门消失。

    “水母王给我了一份好差事,事成之后,我在朝中的地位更加巩固,再进一步,我就是山元帅了!”山将军心道,他也是有真才实学的,大姬姬是优点之一,能让水母王满意,已是天大的恩赐。“姬姬大,白天晚上都很辛苦,我也算劳苦功高了。”山将军笑道。他也没带任何随侍、扈从,径向皮皮虾一族的封地遁去。

    山将军离开后,左丞相道:“王,老臣还有一桩心病,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水母王笑道。这老东西又能玩出什么新花样来,我倒有些期待,水母王目光灼灼,望向左丞相。还心病呢,怕是消声病吧!水母王有很多锦衣卫,它们负责收集文臣武将的信息,一点不差的汇总,再选重要的汇报给王,余下的记录在案,以供以后查案。水母王手里有上百份关于左丞相的文案,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事,像是文相收了很多小妾,日夜消声劳,以至于姬姬累到不能正常消声起,只能借助丹药才能姬动。

    “啊咧咧!”左丞相忽地吓了一跳,“为甚水母王很有兴趣的样子,她难道知道我想问什么,不可能啊,锦衣卫都被我收买了,它们不会如实汇报的。”左丞相忧心忡忡。

    “文相,难道生病了?哎呀,您太辛苦了,也该享清福了,何不放下重担。我水晶宫人才济济……”右宰相道。

    言外之意,老头,你该退休了,省省吧。

    两位丞相不合,在朝中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百官都知,水母王更是心知肚明。平衡,女王维持水晶宫的平衡。“爱卿,何事不能当面说?可愿我附耳过来。”

    “王,老臣的心病是,近十年来,吾水母一族的人口不增反减,老龄化严重。年轻人都以不结婚为荣,更有甚者,竟然Gao基,这不是要绝了吾族吗。王啊,您一定要重视这件事情。否则,百年后,就是那皮皮虾一族不反抗我们,我们也再无军队,再无将军!有的只是苍老的基老。”

    左丞相言之殷切,动之以情。水母王听了颇为心惊,她也知道族人中出现了很多异类,尤其是那些俊美的汉子,不喜欢找女朋友,都以基友多作为炫耀的资本。就是水母王的面首之一,山将军,他也有十位数的基友。水母王都知道的。

    知道归知道,要向彻底革除这股基情的蔓延趋势,阻力不小。朝中新贵、老牌贵族,他们中也有很多基老啊,拿谁动刀都是问题。手段若是铁血了,指不定她的王位就不保了,水能覆舟亦能翻舟。水母王是很强势,可她也不敢站在所有基老水母的对立面。比如说,她亲手扶植的右宰也是基老啊!在东慧海的基老界赫赫有名,而且建造了一座行宫,唤作“南府靛池”,据说要向成为右宰相的座上宾,必须是给力的基老才可!

    “文相,此言差矣!”右宰相当即道,“吾忠心为国,绝无二心,天地可鉴。王,您若不相信我,可下令斩了我。”

    “右宰,你多虑了。本王是相信你的,不,是深信。”水母王道,“谁敢妄议你的不是,即是搬弄是非,打本王的脸。此事休提,两位丞相,还有其它问题吗。”

    “王,老臣的心病不除,如心生尖刺,彻夜不安啊。”左丞相再道。武宰打击他,他何尝不是如此呢,也想趁机拿掉右宰相的一切。

    大殿之上,百官战战兢兢,如临深渊,稍有不慎,他们就会成为替死鬼。文臣武将之中,约有三分之一的水母是基老,五分之一的是腐女,剩下的还有一部取向不明。水母王都是知道的,锦衣卫特意列出三册文案,一册是“分桃之说”,一册是“腐女志异”,还有一册是“累觉不爱”。

    “诸位爱卿,眼下最重要的是除掉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可会错意,走向绝路。”水母王道。“花荣静何在。”水母王再道。

    “臣在。”

    一只穿着锦衣的年轻汉子走了出来,此人正是水母王身前的红人,有小千岁之称。统领南殿锦衣卫,是正使,此外,还有七副使,都归花荣静调度。还有传言称南殿锦衣卫的正使也是水母王的面首……

    花荣静态度恭敬,人也生得俊雅不凡,哪有半分杀气,可这都是表现,死在他手里的水母不知凡几。

    “花荣静,你来说吧。”水母王道。

    “是。”花荣静道。“左丞大人,右宰大人,两位昨天和谁在一起。”南殿锦衣卫的正使笑道。

    左丞相心里一惊,直接问候花荣静他爹与他爹的爹,小子,你做事不地道啊,好处拿的不少,用到你时,怎么反水了。这等无信之人,如何能在水晶宫站稳脚跟,要不是王护着你,你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左丞相恨是恨花荣静,可他当着水母王的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道:“老臣昨晚抱恙,休息的很早。”

    “这就是了。”花荣静道,“左丞大人早已在梦乡,哪里知道您的爱子赴宴去了。右宰大人也是那人的座上宾。敢问是与不是。”花荣静直接望向右宰相,也不怵他。

    右宰相直接承认了,他知有事瞒不过南殿锦衣卫,也知他们得到了水母王的授意。“王,微臣昨日是去赴宴了,宴会的主人非是水晶宫之人。”

    “当然不是了。”花荣静道,“他甚至不是东慧海的人。”

    “什么,不是东慧海的人。”

    “太可怕了,右宰相居然和东慧海以外的人待在一起。”

    “东慧海太小了吗,容不下我们的右宰大人。呵呵,真是滑稽啊。”

    左丞相一方的人纷纷道,他们趁势打击右宰相。可他们也有顾虑,因为左丞相的儿子也去赴宴了。所以他们也不敢说的太绝对。

    水母王以手支颌,静静地看着百官,什么也没说。花荣静面带笑意,双瞳剪水,再道:“右宰大人,东慧海与西高原相接壤。吾王与西高原之主辣紫姬相安无事,你怎会和辣紫姬的重臣车赫赫同桌而饮。”

    “车赫赫,那不是西高原除了辣紫姬外的第二号人物吗,据传,辣紫姬能登上王位,车赫赫功不可没,若无他在背后助力,西高原的主人怕是要换人了吧。”

    “右宰大人朋友遍天下,车赫赫也是您的挚友吗。”

    “车赫赫的名声可不好啊,他帮助新王推翻老王,并从中获取天大的利益。右宰大人难不成也有二心,想要效仿车赫赫。”

    “住口!右宰大人绝不是那种人。”

    “你们这些酸儒就会瞎比比,知道个蛋!”

    “右宰大人之所以去赴宴,毫无私心,他是为了我东慧海。”

    左丞相、右宰相两边的人吵翻了天,水母王依旧不闻不问,好似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无关。花荣静的兴致愈发激扬,朗朗道:“左丞大人,敢问你府上是否多了三位倾国的美人,她们的来历,您可知道?”

    “什么!”左丞相心惊道,“难不成吾儿孝敬我的三个美人出自西高原!”左丞相陡地向后退了几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