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一族的女祭司只觉得太刺激了,一上来就要做别人的产婆。“不会吧,我真的没经验,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女祭司道。

    “水母,让这些水母来帮忙啦。”女祭司慌乱道。冷静如她,也被皮皮虾夫人吓到了。“我不该出来的,待在贝壳内多好。”她很后悔。

    周围的水母们齐整整地摇头,说什么也不做产婆。就算拿它们的生命相迫,也无济于事。皮皮虾丈夫不满道:“祭司,能成为吾儿的产婆,这是你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怎敢拒绝。惹我生气,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先消声后杀,这是我的一贯作风。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夫人,她可作证。”

    皮皮虾夫人痛苦的讲不出话来,生了,马上就要生了!可她旁边还有一堆打酱油的水母以及两个不配合的皮皮虾,“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干脆自杀算了。”皮皮虾夫人也是第一次生产,毫无经验可言。

    “哦嚯嚯,预言之子就要诞生了。”皮皮虾一族的女祭司大笑几声,昏厥了过去,倒地的刹那,她忽然觉得自己太踏马的聪明与帅气了。

    这下皮皮虾夫妇傻眼了,他们还指望女祭司作产婆呢,这女人忒没用,自个先晕倒了。“不要怕,夫人,车到山前必有路。”

    有你妹啊!你蚂蚱了!皮皮虾夫人要是有余力的话,一定会掐死自己的老公。还会广而告之,这就是傻比的下场。

    哗啦啦,暗流滚动,一只脑袋上长了一株花的水母出现了,她道:“吾名观花公主,是艾洛琅国王的小女儿。”

    观花公主!

    “前朝余孽。”

    “怎会,艾洛琅王国不是被灭掉了吗,上至国君,下至婢女杂役,无一幸存,何况是公主。”

    “看啊,她脑袋上长着一朵花,真的是观花公主。”

    “不会错的。是前朝公主,可惜,我们要是抓住她献于水母大王,何愁仕途。”

    被皮皮虾夫妇抓住的水母们长吁短叹,它们也不担心皮皮虾们会杀了观花公主。应该说杀了更好,对三方都有利无害。

    观花公主表明自己的身份后,那颗大脑袋幌了几下,头上长着的那株花绽开,一团团暗红色的花粉飘向皮皮虾夫人,“嗯?”皮皮虾丈夫讶道,他知观花公主并无恶意,可因对方是水母,他心中仍然存着疑惑。

    皮皮虾夫人被花粉困住了,不惊反喜,忖道,好个观花公主,她是来帮我的,要比老公与女祭司有用多了。难道她也算准了吾儿的降生之日,特来锦上添花?皮皮虾夫人任由花粉簌簌落下,洒满她的虾身。

    可皮皮虾夫人没开心多久,剧痛涌来,“虾米!”夫人惨嚎道。她蜷着的虾尾迸开了,一粒粒虾子飚射而出,片刻后,夫人的虾尾上只留下一粒虾子,大如青桃。

    “观花公主,你对我儿子,对我夫人做了什么!”皮皮虾丈夫怒道,看到他的儿子们一粒粒跳了出去,皮皮虾丈夫如何不惊。更让他不安的是夫人的惨叫声,像是一柄柄刀子捅在它心上。

    砰!砰!砰!

    皮皮虾丈夫出拳了,瞬间打出三百拳,轰砸在观花公主身上。

    “啊咧咧?为啥揍我?”

    观花公主惊道,它脑袋上的那株花也合拢了,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杀了她!”

    “皮皮虾大人,杀了观花公主。她不怀好意,听,你的夫人正在惨叫,都是观花公主的错。”

    “对一个待产的皮皮虾出手,观花公主,你真的是水母吗,我为你感到羞愤。”

    “我不承认你是水母。”

    被皮皮虾丈夫俘获的水母们喝道,它们呼吁皮皮虾杀掉观花公主。这可是好机会,不杀公主简直对不起自己。

    轰隆!

    覆盖住皮皮虾夫人的花粉倏地爆散开来,上万颗虾子也被烤熟了,香气凝而不散。如果不是皮皮虾夫妇在场,水母们早已冲上去,分食虾子。

    “夫人,夫人!”

    皮皮虾丈夫一步窜出,来到老婆面前,他满心忧虑,眼睛也移不开,盯着夫人虾尾上的唯一虾子。“这样的虾子不详,哪是什么预言之子,还未出生就先除掉自己的兄弟姐妹,我不能留下他。”皮皮虾丈夫心神不宁,遽地出手,水瓢大的拳头砸向夫人的虾尾。

    “不要啊!”皮皮虾夫人惊慌道。见到丈夫要对还未出生的孩子不利,皮皮虾夫人几乎昏倒。

    “不可,他是未来的皮皮虾之王。你不能伤害他,哪怕你是他父亲。”女祭司也醒了过来,差点吓死。

    哗!

    女祭司丢出一道蓝色的水带,甩向皮皮虾丈夫的手腕,为了制止他,以防误伤未来的皮皮虾之王。

    观花公主的速度更快,她仗着身躯庞大,轰隆隆撞了过来,砰的一声,将皮皮虾丈夫撞飞了。“痛痛!”皮皮虾丈夫道,甲壳与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吐出来的也是血沫。

    “你怎么忍心杀害自己的儿子。”观花公主叱道,她以保护者的姿态守在皮皮虾夫人面前,像是一座山,只有翻过去,皮皮虾丈夫方能行事。

    “你们还在等什么。杀了她。”皮皮虾丈夫道,他再不能忍受,一个大水母跳了出来,口口声声称要保护他的夫人,这算什么,高级讽刺?“不就是你杀了我的孩子们,还有脸教训我,真是丑陋啊。我最讨厌水母了。”皮皮虾丈夫吸了一口气,喀拉拉,身躯遽地拉长,高有二十丈,“受死吧,观花公主。”

    “好机会!”

    “大家一起上。”

    “杀了观花公主。”

    “杀了她!”

    水母们大呼小叫道,既然是皮皮虾丈夫吩咐的,它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观花公主展颜一笑,不以为意,她道:“诸君,汝等都是垃圾,不值得我动手。当今水母王不过是窃国之贼,坐于庙堂之上,小丑耳。你们都是它的帮凶,不该存在。我身为公主,有复国之志,清洗,唯有清洗水母王还有你们,我才能达成所愿。”

    说罢,观花公主的触足飞甩出去,它们像是长了眼睛似的,缠向一只只大呼小叫的水母,把它们捆得结结实实,想动都难。“为你们的水母王吹响亡国的奏曲吧。”观花公主道,她一使力,触足绞绕,勒死了全部的水母,一个都没放过。

    在观花公主身后,皮皮虾夫人脊背拱着,冷汗如雨,痛苦不堪。因为预言之子即将诞生。“夫君,夫君啊!”皮皮虾夫人道。

    “666。”皮皮虾丈夫道,“夫人,你自我了断吧,我们的孩子还未诞下,就已杀掉自己的手足,已是妖孽般的人物。这等祸害留不得,会危害到我皮皮虾一族的。先贤有广博之爱,为夫亦有灭亲之心。”

    皮皮虾丈夫不但摘掉夫人身上挂着的虾子,还要杀掉她本身。

    这片海域里只剩下皮皮虾夫妇与观花公主了,再没人能阻止皮皮虾丈夫。“好个伪君子。”观花公主道,“你大概是厌倦了老婆,想换个新的而已。给自己找冠冕堂皇的借口,是为了掩饰本心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大水母的触须齐动,飕飕飕,劈甩向皮皮虾丈夫,“你那丑恶的嘴脸让我看不下去了。”观花公主不悦道。早在数月前,观花公主就有了感应,她知命中之人即将与她汇合,而且还是皮皮虾一族的汉子,他诞生是就有让人惊叹的大姬姬,是个好男人。观花公主并无门户之见,更无异种不能谈恋爱的偏执。

    皮皮虾丈夫是位优秀的拳击手,出拳极快。砰砰砰,砰砰砰!数不清的拳影迸出,与观花公主的触足撞在一起,不落下风。“难怪当今水母王这般忌惮你们一族,都是怪胎啊,力大无穷。”皮皮虾丈夫道,“可你遇到的是皮皮虾一族最杰出的中年汉子,喝!”皮皮虾丈夫喝道,他使出了最强的一招,悲豆神拳。

    悲豆神拳是一门可怕的拳术,是由皮皮虾一族的大拳法家“豆次郎”创造出来的,豆次郎,有悲天悯虾之心,平生用拳从不伤人,拳到即止,连一个水跳蚤都不忍心踩死。而悲豆神拳是豆次郎的最高杰作,拳术一经现世,豆次郎的生命之火也熄灭了,因为他被老天所嫉妒。一代大拳法家弥留之际,留下谶语,豆成神后,即为拖神。这则谶语貌似和悲豆神拳没什么关系,可是皮皮虾一族的拳法家奉若圭臬,都想明白那代表什么。皮皮虾丈夫也是有缘人,他路过豆次郎的故居,掀翻大拳法家的坟头,忽地,天降一道神光,有一英俊无比的小生模样的汉子道:“小子,和我进行消声眼交易吧,我会让你成为神华的。”皮皮虾丈夫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然后他变秃了,也变强了,都因“悲豆神拳”的缘故。

    当是时,皮皮虾丈夫使出“悲豆神拳”,一股悲天悯人的气息渗入海水之中,拳意,滔天的拳意凝聚在皮皮虾丈夫的双掌上。

    “水母,夫人,且看我的悲豆神拳。”

    皮皮虾丈夫话语方落,拳意迸出,一颗颗形如豆子的拳头迸窜而出,密密麻麻,看了让人绝望。

    观花公主泪流满面,她有股淡淡的忧伤,“天啊,我竟然流泪了,为何,这是为何!亡国时我都没掉眼泪,父王母后死时,我亦坚强。此时我居然哭了,这眼泪为谁而流?”观花公主茫然无措。

    “哈哈哈,死吧,死吧,死吧,你们都死吧。”皮皮虾丈夫得意道。悲豆神拳一经使出,绝无不见血的道理。

    咻咻咻!咻咻咻!豆子大的拳头飞迸而来,像是疾飞的子弹,观花公主、皮皮虾夫人躲无可躲,只能对抗了。可大水母伤心的像个几百岁的孩子,完全没有反抗的意思。皮皮虾夫人更是痛苦不已,身上挂着的虾子几乎要了她的命,她哪有其它的心思。

    “愉悦,愉悦啊!”皮皮虾丈夫笑道。“我已经看到了结局。”他自信满满。

    就在“悲豆神拳”即将落在观花公主、皮皮虾夫人身上时,夫人虾尾上挂着的虾子倏地迸发出数万道光华,刷刷刷,神虹经天而起,贯穿东慧海,刺向苍穹,一股浩大而又让人敬畏的威压倏地迸爆开来,预言之子诞生了。“我是谁,我为什么活着,我是咸鱼吗。”一道声音冷漠道,是皮皮虾之子,预言之子,东慧海的王者,它从虾子中跳了出来,眼神坚毅而又带着几分迷茫,表情淡定而又落寞。

    “噢噢噢噢噢,是皮皮虾之王!”装死的女祭司忽地活了过来,她一蹦四十米高,喜悦之情无以复加。

    预言之子一出生就夺去了其母的生命,皮皮虾夫人的身体迅速枯萎,最后变成了虾米。她的生命之源都被皮皮虾之子剥离了。“我是谁,我为什么站在这里?宇宙为何诞生,太阳是因为我才绽放光明的吗?”预言之子又道。

    腾!腾!腾!腾!

    数千道水柱迸舞,犹如巨龙跃离海面。皮皮虾丈夫的“悲豆神拳”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新王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母亲是载体,更是养料,父亲更是不提也罢,皮皮虾之子的小眼绽出两道夺目的紫电,倏然劈其父。“你这中年皮皮虾,我一见到你就有种厌恶之感。只有杀了,那种感觉才会消失。”

    “逆子敢耳!”皮皮虾丈夫吼道,“你刚刚出生,也敢用这种狂妄的语气和我讲话。为父杀了你,也是替虾行道。”

    悲豆神拳,皮皮虾丈夫再度使用悲豆神拳,而且这次耗尽了他六成的功力,只求杀掉皮皮虾之子,再造一方朗朗乾坤。“哈哈哈,逆子,死在你父亲的光辉之下吧。”

    轰隆隆!海啸遽起,万丈高的水墙遮天蔽日,数以百万计的豆子状拳头迸扫向皮皮虾之子。“父亲啊,这就是你的真正实力吗。悲豆神拳,你不配拥有。豆次郎,你也算是我族杰出的贤者。”皮皮虾之子道。它目运神光,劈透无穷无尽的拳意,直达其父的灵魂深处。“你的悲豆神拳,我收下了。”它道。

    嗤!嗤!皮皮虾丈夫眼中有两道白光划过,而后他脑袋一空,像是有什么被抹去了。它再记不起来任何关于“悲豆神拳”的只言片语。“父亲啊,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吧,那是你所不能承受的。死亡才是你的归宿。”皮皮虾一族的预言之子道。

    “这就是王的能力吗,太让人惊叹了。”女祭司激动道,“王啊,你为皮皮虾们带来了曙光,你配享有荣耀之光,你当加冕为王。”女祭司伏倒在地,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观花公主也被皮皮虾之子惊到了,“这就是那拥有大姬姬的皮皮虾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