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姬炉的器灵笑的很甜,她静静的看着康尔。心道,这汉子坏了,怎会喜欢我,我对他没多少印象。可怜的紫薇、金锁,她们为何喜欢上了他。他哪里值得她们为之付出一切。莲姬不喜欢康尔,甚至是厌恶,“你的鼻子能变长,可是尺寸还是不行啊,不达标,不能满足我。我有自嗨的法子,要比你的鼻子有用多了。在我面前,你那测量谎言的鼻子毫无用处。就算被人割了,我也不会要的。”

    刷!

    莲姬倏地纵去,她不愿和皮皮虾、绿顶鹤多做纠缠。绿顶鹤撞在神炉上,头昏脑蒙,也不好意思怪罪莲姬。因为真要撕比起来,绿顶鹤绝不会是莲姬的对手。金锁、紫薇尚且忌惮莲姬炉的器灵,何况是他。人要有自知之明,绿顶鹤就是这种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皮皮虾也不再吐血,他现了原形,是一只大虾,浮在血河上,脑袋抬起,眼迸出两道百丈长的神光。刷刷,劈向绿顶鹤。好朋友不能一起吃苦,这算什么,可恶。绿顶鹤,你也给我下来吧,皮皮虾只想将自己的朋友从天上打下来。

    “有杀气。”绿顶鹤道,他也感受到来自皮皮虾的杀意。“为何针对我,不厚道啊,子。”嗤嗤嗤,绿发公子哥的头发全都竖起,像是一根根绿色的钢线。“皮皮虾,我们的友谊不该如此,我们虽然没有消声眼交易,可毕竟在团扇中同甘共苦过,这样的感情不该舍弃。方才,我没拉你一起离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友谊的船不能翻。”

    砰!砰!

    绿发公子哥一跺脚,气浪叠爆,一乌篷船倏地降下,它是绿顶鹤的法宝。

    乌篷船拦下了皮皮虾眼中迸射而出的两道神光,“绿毛,你这是自寻死路。”皮皮虾恼道。“你祭出了乌篷船,我们之间的友情真的走到尽头了。”

    脑袋一幌,皮皮虾颅顶放出一道水幕,流光涌动。“我也拿出真本事与你撕比。”

    皮皮虾祭出的法宝唤作“水母观花”,是由它出生时第一眼见到的水母祭炼而成的。绿顶鹤的朋友皮皮虾出生于东慧海,那里盛产水母。皮皮虾一族出于弱势,它们在水母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直到有一天,皮皮虾一族女祭司道:“夭寿啦,根据天上的星象,我推算出下一代皮皮虾中将会出现王者,他会带领我们打败水母一族,进而成为东慧海的海王。”可是皮皮虾一族不以为然,它们被欺负惯了,低声下气,认定吃苦就是美德,所以不管女祭司什么,族人都不听,还认为她脑袋坏了,会危及到皮皮虾一族的安全。在几位年轻皮皮虾的协助下,它们一族的亚圣女成功擒下祭司,并将其交给了水母一族,要杀要剐,全凭她们。不是皮皮虾们不够意思,而是它们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哪管别人的命,女祭司也不行,她想作死,尽管去死,不要连累族人。

    女祭司被水母一族的战士们绑在石头上,置于烈日之下,可她仍然大吵大闹,简直停不下来,“命运,是命运女神指引我族走向辉煌,愚昧的族人啊,我不怪罪你们,哪怕你们将我献给了敌人。我的血液将会沸腾,我的眼睛也会被水母王钉在水晶宫的城墙上,我的灵魂不会散去,直到新王降临,以大无畏之姿,俯瞰茫茫东慧海,它的智慧无与伦比,它的气质天下罕有,它的消声巴能让任何女皮皮虾见了都疯狂。我来了,我看见了,我为新王代言!”

    “草,这女人疯了吗。”

    “一定是这样的,瞎叫唤啥。水母一族才是东慧海的主人,千百年不曾改变过,什么新王,都是胡扯。”

    “难怪水母王要杀她,单凭她的疯子论调,是一百次都不足惜。”

    “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杀了她?”

    “不不,水母王没下令,我们不得越权。”

    “仔细一看,皮皮虾的女祭司长得不错嘛,在她死之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哥们,出你的想法,不要犹豫,我看好你哦。”

    “啊啊,真是的,你们有没有弄错。她是大王钦点的要犯”莲姬炉的器灵笑的很甜,她静静的看着康尔。心道,这汉子坏了,怎会喜欢我,我对他没多少印象。可怜的紫薇、金锁,她们为何喜欢上了他。他哪里值得她们为之付出一切。莲姬不喜欢康尔,甚至是厌恶,“你的鼻子能变长,可是尺寸还是不行啊,不达标,不能满足我。我有自嗨的法子,要比你的鼻子有用多了。在我面前,你那测量谎言的鼻子毫无用处。就算被人割了,我也不会要的。”

    刷!

    莲姬倏地纵去,她不愿和皮皮虾、绿顶鹤多做纠缠。绿顶鹤撞在神炉上,头昏脑蒙,也不好意思怪罪莲姬。因为真要撕比起来,绿顶鹤绝不会是莲姬的对手。金锁、紫薇尚且忌惮莲姬炉的器灵,何况是他。人要有自知之明,绿顶鹤就是这种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皮皮虾也不再吐血,他现了原形,是一只大虾,浮在血河上,脑袋抬起,眼迸出两道百丈长的神光。刷刷,劈向绿顶鹤。好朋友不能一起吃苦,这算什么,可恶。绿顶鹤,你也给我下来吧,皮皮虾只想将自己的朋友从天上打下来。

    “有杀气。”绿顶鹤道,他也感受到来自皮皮虾的杀意。“为何针对我,不厚道啊,子。”嗤嗤嗤,绿发公子哥的头发全都竖起,像是一根根绿色的钢线。“皮皮虾,我们的友谊不该如此,我们虽然没有消声眼交易,可毕竟在团扇中同甘共苦过,这样的感情不该舍弃。方才,我没拉你一起离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友谊的船不能翻。”

    砰!砰!

    绿发公子哥一跺脚,气浪叠爆,一乌篷船倏地降下,它是绿顶鹤的法宝。

    乌篷船拦下了皮皮虾眼中迸射而出的两道神光,“绿毛,你这是自寻死路。”皮皮虾恼道。“你祭出了乌篷船,我们之间的友情真的走到尽头了。”

    脑袋一幌,皮皮虾颅顶放出一道水幕,流光涌动。“我也拿出真本事与你撕比。”

    皮皮虾祭出的法宝唤作“水母观花”,是由它出生时第一眼见到的水母祭炼而成的。绿顶鹤的朋友皮皮虾出生于东慧海,那里盛产水母。皮皮虾一族出于弱势,它们在水母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直到有一天,皮皮虾一族女祭司道:“夭寿啦,根据天上的星象,我推算出下一代皮皮虾中将会出现王者,他会带领我们打败水母一族,进而成为东慧海的海王。”可是皮皮虾一族不以为然,它们被欺负惯了,低声下气,认定吃苦就是美德,所以不管女祭司什么,族人都不听,还认为她脑袋坏了,会危及到皮皮虾一族的安全。在几位年轻皮皮虾的协助下,它们一族的亚圣女成功擒下祭司,并将其交给了水母一族,要杀要剐,全凭她们。不是皮皮虾们不够意思,而是它们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哪管别人的命,女祭司也不行,她想作死,尽管去死,不要连累族人。

    女祭司被水母一族的战士们绑在石头上,置于烈日之下,可她仍然大吵大闹,简直停不下来,“命运,是命运女神指引我族走向辉煌,愚昧的族人啊,我不怪罪你们,哪怕你们将我献给了敌人。我的血液将会沸腾,我的眼睛也会被水母王钉在水晶宫的城墙上,我的灵魂不会散去,直到新王降临,以大无畏之姿,俯瞰茫茫东慧海,它的智慧无与伦比,它的气质天下罕有,它的消声巴能让任何女皮皮虾见了都疯狂。我来了,我看见了,我为新王代言!”

    “草,这女人疯了吗。”

    “一定是这样的,瞎叫唤啥。水母一族才是东慧海的主人,千百年不曾改变过,什么新王,都是胡扯。”

    “难怪水母王要杀她,单凭她的疯子论调,是一百次都不足惜。”

    “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杀了她?”

    “不不,水母王没下令,我们不得越权。”

    “仔细一看,皮皮虾的女祭司长得不错嘛,在她死之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哥们,出你的想法,不要犹豫,我看好你哦。”

    “啊啊,真是的,你们有没有弄错。她是大王钦点的要犯”

    &nbp;莲姬炉的器灵笑的很甜,她静静的看着康尔。心道,这汉子坏了,怎会喜欢我,我对他没多少印象。可怜的紫薇、金锁,她们为何喜欢上了他。他哪里值得她们为之付出一切。莲姬不喜欢康尔,甚至是厌恶,“你的鼻子能变长,可是尺寸还是不行啊,不达标,不能满足我。我有自嗨的法子,要比你的鼻子有用多了。在我面前,你那测量谎言的鼻子毫无用处。就算被人割了,我也不会要的。”

    刷!

    莲姬倏地纵去,她不愿和皮皮虾、绿顶鹤多做纠缠。绿顶鹤撞在神炉上,头昏脑蒙,也不好意思怪罪莲姬。因为真要撕比起来,绿顶鹤绝不会是莲姬的对手。金锁、紫薇尚且忌惮莲姬炉的器灵,何况是他。人要有自知之明,绿顶鹤就是这种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皮皮虾也不再吐血,他现了原形,是一只大虾,浮在血河上,脑袋抬起,眼迸出两道百丈长的神光。刷刷,劈向绿顶鹤。好朋友不能一起吃苦,这算什么,可恶。绿顶鹤,你也给我下来吧,皮皮虾只想将自己的朋友从天上打下来。

    “有杀气。”绿顶鹤道,他也感受到来自皮皮虾的杀意。“为何针对我,不厚道啊,子。”嗤嗤嗤,绿发公子哥的头发全都竖起,像是一根根绿色的钢线。“皮皮虾,我们的友谊不该如此,我们虽然没有消声眼交易,可毕竟在团扇中同甘共苦过,这样的感情不该舍弃。方才,我没拉你一起离开,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们友谊的船不能翻。”

    砰!砰!

    绿发公子哥一跺脚,气浪叠爆,一乌篷船倏地降下,它是绿顶鹤的法宝。

    乌篷船拦下了皮皮虾眼中迸射而出的两道神光,“绿毛,你这是自寻死路。”皮皮虾恼道。“你祭出了乌篷船,我们之间的友情真的走到尽头了。”

    脑袋一幌,皮皮虾颅顶放出一道水幕,流光涌动。“我也拿出真本事与你撕比。”

    皮皮虾祭出的法宝唤作“水母观花”,是由它出生时第一眼见到的水母祭炼而成的。绿顶鹤的朋友皮皮虾出生于东慧海,那里盛产水母。皮皮虾一族出于弱势,它们在水母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直到有一天,皮皮虾一族女祭司道:“夭寿啦,根据天上的星象,我推算出下一代皮皮虾中将会出现王者,他会带领我们打败水母一族,进而成为东慧海的海王。”可是皮皮虾一族不以为然,它们被欺负惯了,低声下气,认定吃苦就是美德,所以不管女祭司什么,族人都不听,还认为她脑袋坏了,会危及到皮皮虾一族的安全。在几位年轻皮皮虾的协助下,它们一族的亚圣女成功擒下祭司,并将其交给了水母一族,要杀要剐,全凭她们。不是皮皮虾们不够意思,而是它们太自私了,只想着自己,哪管别人的命,女祭司也不行,她想作死,尽管去死,不要连累族人。

    女祭司被水母一族的战士们绑在石头上,置于烈日之下,可她仍然大吵大闹,简直停不下来,“命运,是命运女神指引我族走向辉煌,愚昧的族人啊,我不怪罪你们,哪怕你们将我献给了敌人。我的血液将会沸腾,我的眼睛也会被水母王钉在水晶宫的城墙上,我的灵魂不会散去,直到新王降临,以大无畏之姿,俯瞰茫茫东慧海,它的智慧无与伦比,它的气质天下罕有,它的消声巴能让任何女皮皮虾见了都疯狂。我来了,我看见了,我为新王代言!”

    “草,这女人疯了吗。”

    “一定是这样的,瞎叫唤啥。水母一族才是东慧海的主人,千百年不曾改变过,什么新王,都是胡扯。”

    “难怪水母王要杀她,单凭她的疯子论调,是一百次都不足惜。”

    “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杀了她?”

    “不不,水母王没下令,我们不得越权。”

    “仔细一看,皮皮虾的女祭司长得不错嘛,在她死之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哥们,出你的想法,不要犹豫,我看好你哦。”

    “啊啊,真是的,你们有没有弄错。她是大王钦点的要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