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嵇极其淡定,浅笑淡淡,他道:“大神,你真敢说啊。我手中的九卷藏书可是孤本,是百年前的大文豪哀罗芒阿老师的收藏本。哀罗芒阿老师知道不?”

    轰隆!达芬妻大神犹如被铜锥击中脑袋,人也站不稳了,踉踉跄跄,向前走了几步方才稳住身体。可大神脸上写满了震惊。

    哀罗芒阿老师,达芬妻如何不知。只要是夜魔王国写手界的人都知道她的大名,她出道时戴着面具,从未有人见过她的真实面目,只知她是年轻的女子。在别的写手都在写纯情小说时,哀罗芒阿老师就是写手界的泥石流加重金属的集大成者,因为她写的是小消声文,而且很畅销,打破了文坛的传说。

    “你,你手中的九卷抄本难道是……”达芬妻镇定后,再道。

    “是哀罗芒阿老师的封神之作啊!”痴嵇道。

    “封神之作,难道是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冷淡,书中的主人公是一头闷消声的傻比,什么都不做,就有很多可爱的妹子围着他,简直让人羡慕。我真想杀了那厮。”

    “不错!我手中的藏品正是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冷淡,男主是高坂叮当,女主是高坂美奈,五更贫乃等姑娘。哀罗芒阿老师将高坂叮当描绘成一只长得像是机器猫的玩意,他能从衣服前面的口袋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小道具,都是些方面且实用的道具。女主小时候和男主关系极好,可从男主成了高中生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怪,高坂叮当不再理睬妹妹,当她是空气,而高坂美奈每天咬着手绢,恨恨的望着自己的欧尼酱,不明白他为何那么冷淡。直到有一天,高坂美奈发现了男主的秘密,原来哥哥是个偶像团体‘马特杀’的成员,还是主唱,并且负责写歌。”

    “嗯嗯,我知道。”达芬妻大神道。“妹妹发现哥哥的秘密后,当天晚上就和他聊人生,高坂叮当被自己的妹妹威胁了,如果他不改善俩人的关系,高坂美奈会向家人公告高坂叮当是大杀马特的事实。”

    “是啊,杀马特在当时并不受待见。高坂叮当没法子,只得妥协。与高坂美奈签了协议,每天要当着她的面,呼喊她的小命,态度若是不够真诚,还需重来。高坂叮当直呼上当,本不想和妹妹一起玩耍的,可他的小辫子在人家手里,妹子让他翘辫子,他也只能照做。”痴嵇道。“我一直对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冷淡心存疑惑,为何哀罗芒阿老师要在书中塑造一个妹妹而不是弟弟,要是弟弟,那就太完美了。你想想看啊,热情的弟弟,冷漠的哥哥,他们之间将会产生无法描绘的感情。”

    “基老,你想多了。干脆去写同人算了,将高坂美奈转换Xing别,作那汉子,与其兄长高坂叮当Gao基。相信很多基老与腐女会去拜读的,我是没兴趣,你也不必将自己的爱好加诸在我身上。”达芬妻道。

    “快把哀罗芒阿老师的九卷手抄板交出来。你这样的基老不配拥有,只有像我这样的大神才配收藏。”达芬妻又道。他伸出手去,直接索求,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大神嘛,你吖赶快跪消声。

    痴嵇虽是“友军高萌”大神的骨灰级粉丝,可他的风骨犹在,自不会做那盲目崇拜之事,甚至想着掳走大神,关他进小黑屋,每日以皮消声与低温烛油催促他按时更新,这样的读者才是真正的粉丝,才怪啊!“大神,你想要哀罗芒阿的手写稿,我当然会满足你的愿望。可你也得付出代价。”

    “代价?你想和我进行消声眼交易吗,基老。”达芬妻大神哼道,面带不悦。“我的徒儿碧金葬可是悍匪,只要她一声令下,方圆五百里的强人都会聚来,拿下你易如反掌。我念在你是我粉丝的份上,不与你太计较,还不跪下,献上哀罗芒阿老师珍贵的手稿。我已净手,只等欣赏老师的杰作了。听说她的字迹娟秀,可又有杀伐之气。”

    “杀伐之气?大神,你不要犯傻了。哀罗芒阿老师的手稿很潦草啊,很多字我都认不出来,简直不是正常的人写的。不信你瞧。”

    痴嵇左袖抽拂,一卷手稿飞出,墨香清雅,如枝头柳叶散发的清新气味。达芬妻大神顿时心旷神怡,灵台犹如初春之风扫过,明净无暇。“好一个哀罗芒阿老师,我还没翻阅她的手抄稿,就先嗅到了她的气质。”

    “你很快就会失望的。”痴嵇心道。可大神,想翻开老师的手稿,你还得动心思。

    那卷手写稿是飞向了达芬妻,然而墨香之下藏着似有似无的杀气,对一般人来说没什么,可对达芬妻这样的大神就不同了,特别有针对Xing。“大神之光!”达芬妻扬手劈出三十道光柱,砰砰砰,从天上降下,轰撞向哀罗芒阿老师的手稿。

    “什么啊,原来不是妹子,可是汉子。可恶,痴嵇,你为何就不能给我找一个妹子。我要妹子,妹子,妹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手稿中传出一姑娘的抱怨。器灵,她是那卷手稿的器灵。

    哀罗芒阿老师的九卷手稿诞生了一位器灵,她可以说是迷你版的老师,更像是手办。呼,手稿的器灵跳了出来,她穿着绿色的套衫,而且戴着帽子。“夜魔王国怎回事,难道妹子死绝了?和汉子待在一起,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真是不可爱的家伙。”达芬妻心道。即使这样,他扔向得到哀罗芒阿老师的手写稿。若那器灵还不知轻重,杀掉就是。“就算你长得再像老师,也难打动我的心。”达芬妻目光澄净如水,而且深不见底。

    手稿的器灵瞥到达芬妻的微妙变化,心忖,你是哀罗芒阿老师的后辈,应当尊敬她,谅你也不敢为难我。如果传出去,你在写手界也别混了。“痴嵇,你今天只带来一卷手稿,其余八卷在哪里。”器灵问道,她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作小肠老师,因为她的发簪像是烤肠,很特别。除此之外,她还是货真价实的吃货。

    小肠老师道:“痴嵇,为何不回答我的问题。”

    痴嵇道:“小肠老师,不要自恃身份,哀罗芒阿老师的时代过去了,你也是过气的器灵。识相点,跟上时代的节奏,你才不会被淘汰。你知道吗,现在是基老文的天下,小说中的女主都是花瓶或者配消声用的。唯有汉子与汉子之间感情长存,啊啊,基神啊,何不降下慧光,开启无数汉子的基老之旅,让他们早些走向正途。”

    小肠老师道:“你脑子果然坏掉了,我就不该和你合作的。听信你的花言巧语是我醒来后最大的失策。是时候分开了,交出余下的八卷手稿,我们还能做朋友。否则……”

    痴嵇道:“否则怎样,威胁我?紫薇、金锁、康尔,拿下她。”

    刷!刷!刷!

    三道流光倏然劈来,一道紫色的,一道金色的,一道黑色的。康尔站在中间,左边的是紫薇,右边的金锁。康尔道:“主人,何不毁了她。这女人要什么没什么,脾气还那么差,真亏得你能忍受她那么久。我想杀她不是一天两天了。看我的鼻孔!”康尔哼道。

    扑哧扑哧,康尔的鼻孔中迸出两道黑色的长流,倏地扫向小肠老师。

    小肠老师怒极,她正要破口大骂之际,忽觉身体一阵轻松,手稿被人夺去了。“怎会那么快,那个汉子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小肠老师瞥了一眼达芬妻,已知他的可怕之处。“跟在痴嵇身边,我也听说了很多关于他的事,‘友军高萌’前途不可限量,也许他改换一下写作方向,能追上哀罗芒阿老师的知名度。”此刻,小肠老师也看好“友军高萌”,被他散发的大神之光所吸引。

    哀罗芒阿老师的九卷手稿几经易主,历任持有者都是大玩家、大藏家,其中也有大神级的写手。然而,他们都没能得到手稿器灵的认同。

    砰!砰!两道黑色的长流劈中了小肠老师的后颈,遽地迸爆,残屑飙舞,像是黑色的雪花散去。小肠老师这才拧过身去,觑定团扇的器灵,“汝的鼻子可长可短,不知道将它割下来后,是否还有这种功能?”

    遽地,小肠老师的手指扬起,呼呼呼,在空中虚划,一圈圈同心圆荡开,最里层的是红色的,而最外层的却是黑色的,合计有三十五圈。“死吧,康尔。我只要你的鼻子,剩下的都烧掉。”

    见状,金锁喝道:“矮胖子,你真当自己是哀罗芒阿老师吗,不过是从老师手稿中诞生的器灵。你针对康尔就是和我过不去。横锁千秋。”

    飕的一声,金色的锁链破空而去,锁链不住舞动,像是金龙,冲破了三十道同心圆,只剩下五圈了。小肠老师也觉诧异,“啊,我怎会被她压制!”

    小肠老师念头未落,最后五圈同心圆也炸开了。呼,金色的锁链缠了过来,勒紧小肠老师的脖子。同时,金芒万丈,刺得她睁不开眼睛。

    紫薇的独眼一转,自不愿见到金锁出尽风头,“好妹妹,我来帮你。”紫如意的器灵道,她彩袖抛舞,哧哧哧哧,密如牛毛的紫色光针倏然刺出,亦射向手稿的器灵。

    叮叮叮!叮叮叮!紫色的光针同样击打在金色的锁链上,“哎呀,有失准头,怪不得我。”紫薇道。她是故意的,皆因看金锁不顺眼。

    康尔怂了,鼻孔合拢,呼吸都不敢。紫薇、金锁斗法,他谁也不敢帮,帮谁都会成为另外一人的敌人。“我的处境不妙。”康尔一转身,即要遁回团扇。

    刷!刷!两个年轻的汉子飞了过来,拦下了康尔。是皮皮虾和绿顶鹤,他们同时出手不让团扇的器灵归位。要知,它们俩在团扇的内部世界吃尽了苦头,康尔“功不可没”。报复,皮皮虾、绿顶鹤觑准时机,毅然出手,狠狠报复康尔。趁他病,要他命是不太可能,可让康尔也吃些苦头还是能做到的。

    “你们俩个蠢物。”康尔怒道,闪开,再不闪人休怪我不客气了。皮皮虾、绿顶鹤都是汉子,不是女人,康尔才懒得怜惜它们。只要不杀了它们,痴嵇也不会怪罪康尔的,正因知道这点,团扇的器灵毫不犹豫的出手。砰砰,砰砰砰!皮皮虾、绿顶鹤不知道挨了多少掌。

    “让我来。”碧金葬道,她是在场诸人中唯一的腐女,见到皮皮虾、绿顶鹤被人揍,心有不忍,“蠢货,两只小鲜肉被你打坏了,如何Gao基,你就不知道爱惜他们吗。”

    “喂,女人,这才是你的目的吧,让他们Gao基就行,其余的不重要。”康尔道。与碧金葬说话的空隙,他左掌向前拍去,气浪遽地荡开,震退了皮皮虾、绿顶鹤。

    噗!皮皮虾所化的汉子当即吐了三十升鲜血。绿顶鹤口中也飙出成吨的黑血,血流成河,可以划船了。“康尔,你好狠的心肠。”两人痛苦道。

    碧金葬见了,也觉心疼。“两位,不可啊,你们不可自暴自弃,在死掉之前,在身体冷掉之前,赶紧的,再Gao五次基啊!不可给自己留下遗憾。”

    听到碧金葬这样一说,皮皮虾、绿顶鹤吐血的情况更严重了。尤其是皮皮虾,几乎是泡在血河之中,仰面向下,接着吐血。绿顶鹤身后窜出两张翅膀,他拍了拍翅,陡地飞起。都道腐女可怕,他今日一见,已知传闻不假,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离开,我要离开这该死的女人。”呼,绿顶鹤冲天遁去,身化碧光,撕开虚空,像是经天而起的碧虹。

    “不够意思,这样就没意思了。”皮皮虾这才从血河里爬起来,一眼瞥到绿顶鹤飞走了。“朋友之间难道不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绿顶鹤,你会失去本宝宝的。”皮皮虾吼道。

    绿顶黑嘴白鹤哪里在意皮皮虾的叫嚷,“丧家之虾,休言诳语。我自顾不暇,哪里有时间关你。朋友,自求多福吧。”绿顶鹤飞的更快了。

    当!

    由于被看清方向,绿顶鹤撞中一物,只觉头昏脑晕,颅骨似乎裂开了,四肢百骸将散。

    莲姬炉。

    绿顶鹤撞在了莲姬炉上。而神炉的器灵就站在后面,拿袖掩嘴,轻笑几声。也没嘲笑绿顶鹤的意思,只是觉得有趣,谁让他自己撞了过来,想提醒他都来不及。

    正要发作,可绿顶鹤一看到来人,气焰顿消。他可不敢撕比莲姬炉的器灵,康尔、紫薇、金锁尚且没有把握稳胜此女,何况是他。

    “我下次会记得看路的。”绿顶鹤丢下这就话,再次逃遁。痴嵇也没要求他的契约兽做什么,它们自由活动就对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