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着都有烦恼,区别在于数量多少而已。大神亦然,“友军高萌”贵为写手界大神,他同样有烦恼。他以“达芬妻”的身份在画界也很活跃。然而,他在画界交的朋友都是漂亮的姑娘。他们每次和达芬妻聊天时都会叹气,曰:“哎呀,达芬妻为何不是姑娘,而是汉子。如果是姑娘,大家就能做好姐妹了。”

    每每听到这里,达芬妻都会心痛,血泪不止。“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只要能变成姑娘,我就能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自断姬姬,我要自断姬姬!”想法是有了,可真要实施起来,还需很大的勇气,达芬妻做不到的。他的人格早已分为两部分,一半是“友军高萌”,一半是达芬妻,而且“友军高萌”与达芬妻是情人。

    这踏马的就尴尬了。所以达芬妻相当烦恼。哪怕是他的徒弟、器灵也不能帮助他,若想走出困境,人只能自救。再者,大神不需要朋友,因为大神高高在上,只会仰望世间生灵,以傲慢之姿,冷眼俯瞰云起云落。

    “没办法了,我只能成为女装大lao了。”达芬妻道。“好激动啊,在我的人格设定之中,我本身就是人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女装大lao,听上去多么美妙的字眼啊,只要我想做,一定会成功的。达芬妻业已下定决心,穿上女装,和画界的姑娘们打成一片,闺蜜才是王道,大家可以一起议论别的姑娘的不是,在背后说她们的坏话,狠狠地诋毁她们。对外敌视,内部偶尔也耍心机,这才是闺蜜啊。

    “女装大lao,我要做女装大lao!”达芬妻兴奋道。

    妙玉馆,云裳室。这里放了两排衣柜,里面挂着的都是女装,有传统服饰,有不可描述的情消声服饰,还有皇帝的新衣。达芬妻犹豫了好久,不知该穿哪一件才好。走出第一步最是需要勇气,以后熟练了,信手拈来,再无任何心理不适。“多么漂亮啊,镜子里的我分明是大美人啊。”达芬妻忧伤道,“像我这样美丽的女子,为何没人追求呢!”

    刷!

    云裳室,一道人影倏然将至,登时,基老的芳香弥散开来,犹如人间四月芳菲,比桃花的香气还盛。是痴嵇啊,大基老来了。嗯嗯,痴嵇不住点头,大神果然很有品位,你想穿上女装啊,穿吧穿吧。原来你已经选择成为受。很好,我就是那攻!痴嵇受攻皆可,可自由转换角色。“友军高萌大神哟,别害羞,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只是安静地看着你,就觉得心情很好了。”痴嵇道。“好友眼福啊,来对地方了,能看到大神消声耻的一幕,不枉此行。”

    “你在一旁得瑟毛线啊!”达芬妻怒道。他右掌拍出,砰砰砰,砰砰砰!几百道手印按下,拍在痴嵇的脸、肩膀、奶大肌、腿、脚上,地裂三尺,可痴嵇悬浮在碎石之上,他道:“大神,你就算不更新小说也没什么,我已经不在意了,与我做出消声眼交易,我帮你隐藏女装大lao的真实身份。你这么可爱,原来真是男孩子啊。哈哈哈哈,太开心了。”

    “给我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碧金葬,莲姬,你们俩个废物,吃我的喝我的,难道不工作吗,当我是慈善家!”达芬妻吼道。轰的一声,云裳室的房顶炸开了,光线照下,刺得基老与女装大lao都睁不开眼睛。

    “哎呀哎呀,主人,你被大神鄙视了,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皮皮虾道,它第一个冲上前来,主要是为了讨好痴嵇。当然,要是让它第一个送死,决计不可能的,它会逃得比谁都快。皮皮虾的脸皮也练得很厚实,否则就不会和绿顶鹤称兄道弟了。

    绿顶鹤也飞来了,而且变成人形,是一绿发的公子哥,身长过丈,眼神锋利如刀,他的嘴像是被墨水染过似的,很黑。“皮皮虾,不得无礼。”绿顶鹤道,“主人决定的事,关你何事。你老实的在一边待着就好。”

    随后而来的是一对如意,如意下面是团扇。只是团扇被两道光幕照着,不住幌荡,像是在害怕它们。也难怪,团扇的器灵“康尔”,他与紫如意的器灵紫薇,金如意的器灵金锁,都有不好详说的消声情。团扇内,康尔躲在石头缝中,此时,他变为一只蟋蟀,能躲在地下绝不飞上天,能藏在团扇里,绝不蹦跶出去,谁不珍惜自己的小命呢,除非傻子与疯子。康尔神志清醒,又想着同时拿下紫薇、金锁,纯属给自己找麻烦,怪不得别人。

    痴嵇的契约兽与法宝都来了,达芬妻的器灵与女徒弟晃晃悠悠的现身了,她们不急不躁。碧金葬道:“师傅啊,你想成为变态,我并不在意。女装大lao其实没什么,为何要隐瞒我,难道我不值得你信赖吗。”

    莲姬炉的器灵亦道:“主人,你手里拎着的裙子的长度不行啊,再短些才好。额,你的消声毛也需清理一下。姑娘可没那么多消声毛。”

    若无其事,碧金葬、莲姬评论妙玉馆的馆主。她们也不担心达芬妻会报复她们,反正妙玉馆也没几个人,没了她们,达芬妻就是孤零零的馆主。还带领山民们致富呢,她无聊也无聊死了,再者,达芬妻和当地人的关系不怎么好。如果不是碧金葬从中斡旋,妙玉馆说不定就被那群悍匪拆了。

    皮皮虾见到绿顶鹤变成了人,他也不愿落后,尾巴一卷,随后弹开,人立而起,蓬嗤,一团水雾炸开。它也变成了一位公子哥,只是身体要比绿发公子矮了许多,而且背部拱起,没有伸直。

    紫薇、金锁还在斗气,谁也不让谁。金锁道:“独眼女,你大概看不清形势,康尔是我的人了,你好歹识趣些,主动退出,我们还能做姐妹啊,你个碧池!”

    紫薇怒道:“你个小丫鬟一样的贱婢,也敢与我拌嘴,简直是不知死活。真想去死吗。”

    金锁道:“还是让康尔自己做出选择吧。”

    紫薇道:“好。当事人不出来,我们在外面争辩也无多大意义。康尔,你还要躲在团扇里到几时。再不滚出来,我烧了团扇!”

    金锁道:“在紫薇姐姐放火时,我会添油,而且生风!”

    团扇内,变成蟋蟀躲在石头缝里的康尔哭叫不迭,宝宝心里苦啊,她们太爱我了,谁让我长得帅,而且还有大姬姬呢。“可是我不会出去的,除非你们真的烧了团扇。哈哈哈,主人不会让你们胡作非为的。”

    “真是没用。”

    莲姬炉的器灵道,她凑了过去,一巴掌扇出,呼,神炉撞向团扇。砰!团扇遽地幌动,内部的小世界,山河崩碎,那只变成蟋蟀的器灵怒不可遏,真是没眼色的女人啊,莲姬,我恨你!康尔尖叫一声,跳上天去。蝈!蝈!蟋蟀尖亢叫道,声音刺耳,穿过团扇,音浪如箭,射向莲姬。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莲姬笑道。她右手抓着神炉,再次砸向团扇,无视那些道音浪。砰砰砰,团扇被砸得火星迸窜,内部早成了一锅粥,康尔再无藏身之处,也不敢以蟋蟀示人。“你们既然让我出去,那我就出去!”撕开团扇,康尔跳了出来。“紫薇,金锁,莲姬,不要这样。我是爱你们的,大家好好相处吧。如果语言不能表达我对你们的爱,就让我用消声巴证明吧!”

    “”

    “”

    “”

    紫薇、金锁、莲姬都呆掉了。均想道,那厮的脑袋肯定被人踢了,要不就是神志不清。

    “哎哎?这就是团扇的器灵。好一个平淡无奇的汉子啊。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为他呷醋。”腐女碧金葬道。她可看不出康尔有何出众之处,毕竟汉子的雀都藏在裤子里,哪只鸿鹄之志。

    紫薇道:“姑娘,你看一下他的鼻子,鼻子啦!”

    金锁也道:“然也。”

    碧金葬道:“不是很平常吗。”

    紫薇道:“错啦,康尔撒谎时,鼻子会变长,你懂的!”

    金锁道:“嗯嗯!”

    碧金葬:“”

    莲姬:“”

    喂喂,姑娘们,你们玩的好高级,难道我们老了,跟不上你们了吗。不要在这里讲出人家不想知道而又清清楚楚明白的事情啊。

    康尔道:“哈哈哈,这位新来的姑娘,你像玫瑰一样美丽,我一眼就看中了你,是命运让我们相遇的!”

    金锁、紫薇什么都没说,捏着拳头,直接招呼康尔。莲姬站在一旁,一脸冷漠。碧金葬却道:“莲姬,你和他认识,怪事!为何我不知道,团扇的主人痴嵇,他是第一次和师傅大人见面吧,为何你和他的器灵相识。若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不会放过你的。认为威胁师傅的女人,我都会杀掉她们,一个不放过,哪怕是你!”

    莲姬道:“自以为是的小姑娘。我跟着主人的时间要比你更久,我与团扇的器灵确实认识,而且也和金锁、紫薇是朋友。你有意见?”

    碧金葬道:“嗯?难道你是卧底吗,那个基老安排在师傅大人身边的卧底。”

    莲姬道:“你多想了。比起我,你更应该在意康尔,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因为见了你,而兴致很好啊。”

    碧金葬吃惊道:“纳尼。”她一抬头,只见一条汉子的擀面杖威武颀长,难以形容。

    金锁道:“康尔,说你最喜欢我!”

    康尔道:“我喜欢金锁!”

    紫薇笑道:“哈哈哈,金锁,我的好妹妹哟,看啊,康尔的鼻子变长了,他在说谎,他在说谎!他根本不喜欢你,这下你就死心了吧,还和我争,你拿什么赢取康尔的心。”

    金锁道:“啊,我的芳心,我的芳心碎了!康尔,你为何这样对我,难道你喜欢的是紫薇?”

    康尔道:“我喜欢紫薇!”

    然后团扇器灵的鼻子再次加长。

    紫薇被噎住了,笑容凝固在脸上,独眼绽放凶光,怒火迸涌,“康尔!你这混账东西,怎回事,为何不喜欢我!”

    这时,碧金葬道:“康尔,你喜欢的是莲姬。”

    康尔先是沉默,而后小声道:“我喜欢莲姬。”

    诸女齐齐望向团扇的器灵,只见他的鼻子变成了正常形态。

    莲姬也很诧异,吃惊的望着康尔,啥啊,什么情况,那厮怎会喜欢我!我和他没见过几次面啊,不要开玩笑了。察觉到紫薇、金色的颜色不善,莲姬向后退去,呼,她袖子一卷,裹了神炉,同时遁去。

    碧金葬只是觉得好玩,“我似乎做了多余的事情。”她道。

    现场一度很尴尬,康尔明明是风趣的汉子,可面对金锁、紫薇、莲姬、皮皮虾、绿顶鹤、达芬妻、痴嵇等人,一个字也讲不出来。

    刷!

    一道紫光迸起,长千丈,宽十丈,明晃晃的,寒气森森,笼罩大地。莲姬躲得很远,也觉不舒服。敌意,莲姬从紫薇身上感受到了刺骨的敌意。

    金如意掉转方向,也向莲姬那边飞去。“莲姬,你真是心机表啊,真看不出来,明明和我以姐妹相称,背地里却消声搭我的男朋友,这就是你一贯的做法吗,让人不齿。”金锁气道。

    事情变得好麻烦,管我什么事。莲姬炉的器灵心道。呼,她一旋身,莲香顿起,倏地没入神炉之中。眼不见为净,她和金锁、紫薇、康尔没什么可说的。“你们喜欢撕比,尽管去做,不要拉上我。”莲姬心道。

    而妙玉馆的馆主达芬妻也站在一旁,忽觉今天过得好没趣,画界的姐妹们也没来找他玩,来了一个基老,这算什么破事。汉子都是泥做的,要了何用。至少给我水泥做的女汉子啊。达芬妻大袖一展,卷走云裳室的衣柜,大步离去。“徒儿,送客。为师累了,不想见人。”

    痴嵇道:“大神,你离去之前,我只想问你一句话。”

    达芬妻道:“我爱过!”

    痴嵇道:“我想问的是,大神,Gao基不!我喜欢你,不管你是变态或者女装大lao,都没关系的。我稀罕的是你这个人,所以会包容你的一切。”

    达芬妻道:“可惜了,我对基老不感兴趣。”

    痴嵇道:“大神,你真心的?”

    达芬妻道:“是。”

    痴嵇道:“友军高萌!”

    达芬妻道:“吾徒,送客!”

    痴嵇道:“我有九卷藏书,大神,你想知道里面的内容吗。”

    达芬妻道:“夜魔王国再没有任何书能引起我的注意,除非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