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基叉自己都是懵比的,雾草,夭寿啦,本来以为死掉多年的前辈,今个就站在自己面前,还与莲姬炉的器灵侃侃而谈,似乎是旧识。

    “痴嵇,他为何要杀自己的器灵。我的紫如意、金如意啊。”基叉痛苦道,他知道那对如意是要不回来了。痴嵇才是它们的主人。

    紫如意的器灵被关在大葫芦里,结局难逃一死。紫发的独眼女一直都是紫如意的器灵,曾经暗算过自己的主人,然而这也是痴嵇的计策,为了躲避敌人。

    痴嵇那时要躲的敌人不是夜魔王国基老界的人物,而是写手界的大神,号称粉丝无数的“友军高萌”。

    “友军高萌”是那位大神的笔名,至于他的真名,写手界无人可知,放眼夜魔王国,也没人知道他的来历。谜一样的人物,突然崛起的大神,年度超新人。彼时,“友军高萌”大神写的第一本书恋爱吧,在菠菜地里牵着小毛驴走过的大师兄。

    不要在意细节,抛开那诡奇的设定与神奇的书名外,恋爱吧,在菠菜地里牵着小毛驴走过的大师兄是一本好书。书中讲述的是一位身患重度中二病、活了三百多岁的少年,遇到了一群可爱的活了五十到一千年的萝莉们,他们在秋天里相遇,在菠菜地里展开一段让人侧目的爱情,各种经典桥段放到现在,也让人回味无穷。痴嵇也是“友军高萌”的粉丝,骨灰级粉丝。每天都在等待大神的更新,奈何大神很傲娇,想更就更,不想就写请假条,而且请假条的内容同样精彩,一些铁杆粉丝泪流满面,他们在追更新的那段痛苦时间里,甚至爱上了大神的请假条。这也是当时的一段奇闻。

    “友军高萌”大神除了写书外,他还身兼另外一种职业,画手。此人在夜魔王国的画界也是声名鹊起,用的是另外一个笔名,达芬妻。

    恋爱吧,在菠菜地里牵着小毛驴走过的大师兄,书中的插画、人设都出自大神自己的手笔,署名也是“达芬妻”。

    可怕的是“达芬妻”与“友军高萌”是同一个人啊,罕有人知道真相。

    这也不算什么,“友军高萌”大神才华太出众了,进入写手界没多久,风头盖过很多老牌大神,他难免有些想法,人格忽地分为两部分,将自己的写手与画手身份分开了。要命的是,写手人格爱上了画手人格。也能说是自恋,自消声,自消声根。大神就是大神,境界与一般人不通。

    可痴嵇何许人也,基老界的大能,名动夜魔王国,与当时的黑暗宫宫主、光明殿圣女都是朋友,可以说是朋友遍布天下。哪怕在写手界,痴嵇也和很多大神、中神、小神称兄道弟,知道一些传闻。“大神啊,你们谁知道‘友军高萌’那厮最近在忙什么,为何连请假条都懒得写了。给我个地址,我寄刀片给他,并用弹弓毁掉他的家窗户上的玻璃。”痴嵇与几位大神喝酒时,开玩笑似的说道。

    一大神接过话来,道:“痴嵇老弟,你有所不知,‘友军高萌’恋爱了,根据可靠的消息来源,他的爱人是画界的小神,是位实力不凡的年轻姑娘。人家忙着交流感情去了,只想撒狗粮,身体散发着恋爱的味道,哪有时间管你们那些粉丝。”

    又有一位大神道:“不错,我也听过这种传闻。‘友军高萌’是个人才啊,年纪轻轻的,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我们好几年才达成的目标,前途不可限量。诸神,你们知道他的恋人是谁吗。”

    “是哪个啊!”

    “快说,快说,不许隐藏。我们都是自己人。”

    “请务必告诉我等真相。”

    席间,大神们也很兴奋。“呵呵,当然是画界的萌妹子啦,达芬妻。最近人气相当高的萌妹子,消声妻的成分很足。你们懂的。”

    “难怪!友军高萌会被她俘获。”

    痴嵇听了,心里忽地有种失落感。就像是一直爱慕着的小鲜肉,有一天就宣布他恋爱了,绝了追求者的示爱之路。“我本想与‘友军高萌’探讨宇宙哲学,可惜啊,他只顾着恋爱,不再更新小说,也不理会我这样的苦比粉丝。”痴嵇暗道。“不,我一定要见一见达芬妻,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怎能抢走我的大神。”

    好气啊,宝宝心里苦啊。席间,痴嵇郁郁不乐,吃酒也觉索然无味。故而早早离开,前去寻找达芬妻。

    命运总是惊人的相似,苍天饶过谁。谁想到痴嵇一去,知道了“友军高萌”与“达芬妻”的秘密,也因此结下了一段奇异的感情。

    寿万城东南七十里有一座山,这山也没多少名气,被当地人称为福禄山。然而,此地的居民多是心智未开之辈,多争强斗狠之人。而写手界大神“友军高萌”就在福禄山建了一处妙玉馆,他以馆长自居。平时,“友军高萌”大神参禅枯坐,哪怕有时间,也决不更新连载的小说。当地人都是大字不识的人,也能说是进化了些的野人。

    福禄山,名字中有福有禄,然而本地之人都是穷鬼,很多人活不到三十岁都死了。“友军高萌”大神心忧天下,想着建设富强的山庄,“发展旅游产业啊,吸引土豪投资,建造基础设施,然后我在恋爱吧,在菠菜地里牵着小毛驴走过的大师兄书中打广告,招来大量的游客,福禄山将会成为夜魔王国的名胜之地。哈哈哈,那时,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哥不再山区,山区处处有哥的传说啊。”这位写手界的大神仔细想想,还觉得有些小激动。

    可大神的好日子到头了,他的忠诚粉丝,变态指数爆表的基叉马上就要来了。基叉已知“友军高萌”大神隐居在福禄山。“大神,本基来了,吾为你带来了写作的基情与灵感,你若再不更新小说,吾将破掉汝之消声花。你懂的,不懂也无妨,我会教你的。”痴嵇坐在团扇上,御风而行,向福禄山飞来。到了山下,大基老也没花费多少时间,打听到此地最诡异最有气质的汉子。“外来人吗,小伙子,留下买路钱。否则捏死你。”痴嵇被福禄山“淳朴”的山民拦下了。

    “要不是因为‘友军高萌’大神在此地半归隐,我早就杀了你们。滚。”痴嵇起指一点,嗤啦,剑气迸出,斩向那不知死活的山民,削去他的右肩。

    当!

    半山麓传来一道钟声,源头自是妙玉馆。撞钟的人“友军高萌”的徒弟,她是画界之人,同时身兼腐女一职。“师傅,不好了,隔了几十里地,我感受到了基老的芳香。”大神的女徒弟激动道。“我相信他是为了师傅而来的,你们何不Gao基乎。”女徒又道。

    砰。大神一掌劈向女徒弟的脑袋,“碧金葬,不可无礼。停止你的意消声,再怎么说我也是你师傅。”

    碧金葬,拥有大好前途的腐女,生在富庶之家,从小锦衣玉食,可她总想找出活着的意义,于是一个姑娘跑大了福禄山,和山贼们结为兄弟,沆瀣一气。家里人知道后,与她断绝关系,再不认她这个人。碧金葬不怒不恼,当晚就带着七位结拜兄弟,潜入自己家里,盗走了其母珍藏四十年的基老名作基山伯爵,这可是珍藏本,市面上不会流通的,无数腐女为之发狂。

    那时,碧金葬的腐女本质还未觉醒,她只想着报复家人,尤其是母亲,所以才偷走了基山伯爵。在回福禄山的路上,碧金葬闲极无聊,翻阅了一下母亲的珍藏名作,打开书的刹那,她就被书中基老们的故事吸引了,从此义无反顾的走上了腐女之路,较之母亲,碧金葬更虔诚、更喜欢她腐女这一职业。

    再后来,大姬姬累了的“友军高萌”归隐福禄山,碧金葬作为山里的杰出女匪代表,自然带着兄弟们去踢馆。

    “友军高萌”向碧金葬展示了他的武技神通、诗词歌赋,最终折服了那位新入门的腐坏的小美女。两人以师徒相称,直至今日。

    相处的时间久了,碧金葬也知道了师傅的真实身份,原来是夜魔王国写手界的大神级写手,同时也是最有争议的大神,主要是更新问题,“友军高萌”大神太懒了,疏于连载小说。碧金葬曾经尝试过,让她的师傅大人连载基老间的故事,可“友军高萌”大神拒绝了。因为大神认为自己太忙了,他还以“达芬妻”的身份在画界活跃,同样引起了极大的轰动。至于他画界大神的身份,碧金葬不得而知。“友军高萌”也不想把什么都告诉自己的徒弟,留一些神秘,对彼此都好。人不能靠的太近,看得太清,到头来什么朋友都没了。

    “莲姬炉。”

    “友军高萌”大神一拍桌案,砰的一声,角落里放着的神炉飞了起来,香气袅袅,如人间四月天的烟雨。一株荷花旋了出来,围着碧金葬、达芬妻转圈,“主人啊,叫我起来做啥,是不是给吃的?”莲姬炉的器灵道。

    “你还是变成一个人,现在的你我看着不习惯。”达芬妻道。

    “嘁,要求真多,难怪你没有朋友。”莲姬炉的器灵又道,莲花倏地停止旋转,彩光迸舞,一女子跳了下来,正是莲姬。“现在总行了吧。主人,如何,有没有被我惊艳到,是不是想和我生活一辈子。”

    “你蠢啊,我是人,你是器灵。”达芬妻道,“你与碧金葬一起下山,去迎接贵客。不可胡闹,也不能和客人撕比,因为我不出手,妙玉馆再无能擒他之人。”

    “哦。”莲姬不满道,“是吗,主人对他评价那么高,我对客人更感兴趣了。”

    “走!”

    碧金葬抓住莲姬的手腕,刷,人已投出,夺路而去。“散发着优雅气质的基老哟,本姑娘来了,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基情。”碧金葬喜道。

    “你这妞没救了,早晚会被基老杀掉的。”莲姬道。

    “能死在基老手上,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碧金葬道。

    “搞不懂你的想法。”莲姬道,“你与主人都是怪胎,难怪能相处得来。物以类聚?”

    “是人以群分!”碧金葬辩驳道。

    莲姬炉的器灵可以离开神炉,两个时辰内必须回归,否则器灵会被神炉抹杀掉的,然后会有新的器灵诞出。

    基叉端坐在团扇之上,四周云雾腾舞,基光迸射,恍如丹青大师所绘的画中公子。“大神,我来了,你为何不亲自迎接,难道心虚了,不敢见吾。我代表无数追书的粉丝向你讨个说法。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会拆了你的住处,并给你的脖子上锁,牵着你走回我的府邸,将你关在小黑屋中。定点定时喂食,你每天能做的就是更新小说。”基叉恶念急转,杀机毕现。追书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写书的还不负责。

    刷!刷!

    碧金葬、莲姬倏然降下,落在基叉的团扇上。

    三人打量彼此。碧金葬激动道:“如我所料,真是好基老啊。只是看着你,我的腐女心扑通扑通狂跳,请务必告知我汝的基花绽放过吗。”

    “姑娘,你身上亦散发着游戏的腐女气息。”基叉道。

    “嗯嗯,总算遇到识货的了,好开心。”碧金葬道。

    “世人多愚昧,不懂你我,我们何必与他们一般见识,道不同不相为谋。”基叉道。

    “这才是我想见的基老啊!”碧金葬道。

    “你也是我所欣赏的腐女。”基叉道。

    团扇悠悠飞行,碧金葬、基叉想见恨晚,两人聊得很开心。莲姬炉的器灵被冷落在一边,她很不开心,当即闹脾气了。“我也在啊,就站在你们面前。可你们都拿我当空气。”莲姬道。

    “请问你是腐女吗。”基叉问。

    “请问你对基老感兴趣吗。”碧金葬问。

    莲姬摇头,她既不是腐女,也对基老毫无兴趣。

    于是基叉与碧金葬再不理会莲姬炉的器灵,继续他们的话题。莲姬相当郁闷,可和无话可说,她介入不到基老、腐女中间去,只能当听众,作闷油瓶。

    “请问您是不是来拜访师傅大人的。”碧金葬终于想起此行的目的,她是来迎接贵客的。

    “哈哈哈,友军高萌大神果然在此地。”基叉道。

    “嗯,师傅建了一座妙玉馆,是第一代馆长,而我将会是第二代馆长,金馆长。”碧金葬道。

    “友军高萌大神最近很忙吗。”基叉试着问道。

    “超闲的,成天无所事事,非要说在思考人生。”碧金葬道。

    “”

    基叉沉默了,喂,这可不是大神该做的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