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是和野心相匹配的,人若不知自己的斤两,妄以牙齿啃石,解决只会是咬碎牙齿,自讨苦吃。

    赤木缸贤在光柱围成的光域里飞来撞去,将四道光柱撞得摇曳不定,看似将颓,可它们稳如天柱,没任何坍塌的迹象。再者,笑天星在赤木缸贤的后脑勺植入两颗神药的种子,它们才是催命的祸源。

    东仙药的药效霸道无俦,可很少有人知道它们是如何种植出来的。田地会的会长是知道的,而且他还改良了种子以及它们的生长环境,历经十数次失败,笑天星终是成功了。

    一味的循规蹈矩,笑天星的成就也不会太高,最多能达到前人的地位,要向再进一步,有如天地之别。既有的不一定是最好的,最好的不一定是适合自己的。笑天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将会为之付出什么代价。谁说基老不能喜欢姑娘,谁说种植高手只能待在田地里。这一任田地会的会长非是好高骛远,而是志在千秋之后。待他作古,田地会的继承者们谈起他笑天星时,仍是无限追崇,这才是大基老、大种植家为之倾付毕生心血之事。

    “赤木缸贤,你完了。”皇狼蛛道。“吼吼,这下没人与我争锋了,光明殿饲养的契约兽们,谁还会是我的对手。没谁了,真的没谁了。”皇狼蛛倏地生出万丈之志。“我也许该回到仙客一族,那里还有我的几位至亲好友,它们仍受封印之苦。哎,我是幸运的,和仙客蛛看对眼了,重获自由身。虽说这个自由身还打了折扣,但我不愁吃饭问题。”皇狼蛛过惯了苦日子,再不想回到过去。仙客琴也正是觑准了皇狼蛛的心理,许以重利,鲜食、血味、珍兽、奇禽,要多少给多少。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即索予给。所以皇狼蛛变成了皇狼猪,吃的太好了。

    眼下,皇狼蛛迫切的想知道赤木缸贤的肉是否美味,血液是否甘甜。“希望田地会的基老不要太过分,给我留些好处。笑天星那赤木缸贤做药兽,我不会反对,可要是大猩猩被东仙药的种子吃得干干净净,我岂不是亏大了?”虽有些想法,皇狼蛛仍然不动,到时,东仙药成,它直接向笑天星索取神药即可。“谅他也不敢拒绝我。否则,他别想娶走仙客蛛。”

    仙客蛛忽道:“笑天星,为何四方印少了一块!”

    “少了一块?”笑天星一怔。“我是田地会的会长,四方印的接引者,怎会没任何察觉?明明四块大印都在的。”笑天星还没说完,已然瞠目结舌。北方之印没了,只有东、西、南三方印。

    滑稽,太滑稽了!笑天星只能这样想,被人窃走的北方印并没被炼化,还与田地会的会长有牵连,他尚能感知方印的所在地,即在……

    “我身后!”笑天星惊道。无暇多想,几乎是拧身即起。

    轰!彩光荡涌而来,澎湃若海。田地会的会长再晚些,人就会被北方印砸成一滩碎肉。“谁,谁在暗算我。我这种植界的超新星死在此地,损失无可计量。”笑天星袍袖扬起,三团基气荡开,裹住动、西、南三块方印,将其摄来,落到笑天星手中。

    失了一块方印,笑天星戒心遽起,其余的三方印不容有失。更让田地会会长难堪的是他还不知盗走北方印的是谁。呼呼呼呼,笑天星的念识放出,迅速散开,捕获暗中之人的行迹。然而什么都没寻到,除了北方印悬在空中。

    理论上北方印还是笑天星的,它与田地会会长的牵绊并没切断。“哼,你以为我会收回北方印吗,不,我不会那样做的。”笑天星冷笑道。他安静的看着北方印在不远处旋转。

    东方印、西方印、南方印,留下的三方印绕着笑天星飞舞,投下一蓬蓬光雨,绮丽无伦。笑天星手指倏地抬起,前半截指头先弯后直,砰,一道紫色的基光迸出,划向西北方。“找到你了。”笑天星道。

    “不,你找到的是另外一个我。”两处声音同时响起。一处发声源就在田地会会长的上方。

    “又来!”笑天星又惊又俱。他双臂一振,飕飕飕,东西南三块方印陡地抛起,登时,光华绽放,犹如皓月升起。

    “你主动送来三方印,我若不收,倒显得小气了,拂了会长的美意,非我本愿。”上方,那人笑道。他也不惧三方印,右掌拍下,蓦地,气浪滚滚,俯冲而下,仿佛是山洪倾迸,能扫碎拦路的林木、巨石。

    砰砰砰,东南西三块方印被打散了,电掣而去,以笑天星的应变速度,也抓之不住。只得目视它们飞迸而去。

    刷!

    人影倏起,迅捷绝伦。那盗走北方印的人再次去追东方印,他一飞走,北方印也化虹而来,紧跟不舍。更可气的是北方印还是从笑天星的脑袋上飞过去的。就算笑天星涵养再好,脾气再温顺,也火气迸飙。

    “基老,死来!”赤木缸贤咆哮如雷,倏然窜出,巨掌如车盖,劈头盖脸打来。

    原来,四方印已散,再没什么能困住大猩猩,它抓紧机会,即要复仇。东仙药的种子已经成长了,左边的那株神药高三尺,右边的略矮些,可也有两尺高。明显的,左边的神药吸收了更多的金坷垃以及赤木缸贤的脑浆与怒火,所以成长的更好。

    笑天星同时种下了两棵神药,不管开局如何,最后只能剩下一棵。

    “混账东西。”

    田地会的会长吼道,都来烦我,当我不会发火吗。“火麟剑。”笑天星右手虚抓,呛啷,一口火红色的长剑出鞘了,剑灵同样跳了出来。“强者,又有更强的人出现了。我要喝他们的血。”火麟剑的剑灵喜道。

    幌了几下脑袋,麒麟形状的剑灵跳了出去,它前肢倏地炸开,一团火光迸爆开来,席卷四方。砰的一声,一基老向后退去。他和窃走北方印的人是一伙的,而且两人是基友关系。他名花蚕,基友唤作“东篱下”。

    花蚕与东篱下都是夜魔王国的本土基老,两人地位很高,坐拥基友五万三千六百二十七人。

    “东篱下”很强势,处于主导地位,花蚕较为随和,遇事都听“东篱下”的。正是“东篱下”提议的,窃取四方印。

    两只大基老路经此地,见了笑天星的不凡之处,动了与之Gao基的心思。可笑天星和光明殿的候补圣女订婚了,两只基老怒不可遏,心道,既然得不到汝之消声花,那就抢走汝最珍贵的东西。花蚕与东篱下可不认为仙客蛛是笑天星的珍宝,四方印才是!

    “东篱下”一出手即得到了北方印,不,他现在拥有两枚方印了,一枚是北方印,另外一枚是南方印。双印在手,“东篱下”不免得意,他放过东方印、西方印,并非不取,而是有意错过的。“这位外来的基老哟,希望你认清形势,回头是岸啊,还能与吾辈Gao基。你若不知悔改,那时,我再收了东方印、西方印,破坏汝之局部地区之花。哼,得罪我的人只有死路一条,你也不例外。我与花蚕能有今天的地位,靠的就是心狠手辣,摧起鲜肉的消声花,得心应手,从未有失。”

    很快,“东篱下”就发现他的基友遇到麻烦了,火麟剑的剑灵极其危险,遇强则强,最喜强者的血液。花蚕明显的符合火麟剑剑灵的择人标准。

    “怎会,一个剑灵而已,再狂也不够看的,为何花蚕不是它的对手。我得去帮基友,花蚕的局部地区不容残了,否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损失。”

    “东篱下”在俩人中是强势的那一方,可不代表他不重视花蚕。他太爱花蚕了,甚至为了他可以献出一切。

    腾。“东篱下”挟千钧之势,拔身而起,飞向花蚕与火麟剑的剑灵。“孽畜,休要伤害吾之基友。”

    “噗啊!”

    花蚕再难忍受,一口吐出七百多斤鲜血,基油油田也是险状连连,有破裂的迹象。没有开辟出油田的基老算不得真正的基老,一经辟出,即是真基,比利将会与之同在,上可探讨宇宙哲学,下可与基友证道,玄妙不可言。基油油田若是被摧毁,比杀了基老还残酷。

    “哈哈哈,你的血液我收下了。太少,太少,再吐几千斤!”火麒麟的剑灵喜道。它爪子一扬,四十米长的大剑劈出,陡地削向花蚕。

    花蚕气急攻心,他见识了笑天星的厉害之处,可并不认为自己逊色于他,现在倒好,他被笑天星的剑灵追着他。“四十米长的大剑很了不起吗。”花蚕指如兰花,朝天点去,嗤嗤嗤,几百点寒星迸出,瞬间照定四十米长的剑。

    “基友,吾来了。”

    “东篱下”笑道。他右手托着两块方印,北方印、南方印。而且他也不担心两块方印会被笑天星收回,如果田地会的会长敢那样做,他肯定会后悔的。

    当当!两块方印向后砸中四十米长的光剑,将其折断。“基友即吾命,伤他如伤吾。”

    “你比他更强,我需要你的血液。”火麟剑的剑灵更换了目标,它的猎物不再是花蚕,而是“东篱下”。“基老,给我五千斤鲜血,两千滴基油,我饶你不死。”火麟剑的剑灵吼道。这次,它的四肢都炸开了,四团火球飞坠而下,像是四座高山在熊熊燃烧,被它们轰中,不死都难。

    “东篱下”不急不躁,他的实力更在笑天星、花蚕之上,两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在夜魔王国,能与“东篱下”撕比的人不多,仙客琴、黑萝鲤算是其中的两个。

    “莲姬炉。”

    大基老“东篱下”一甩长袖,一物旋出,清香散开,原来是一尊炉子,只是这炉子太秀气了,不像是汉子用的,而是姑娘用的。莲姬炉是“东篱下”的本命法器,同样诞生了器灵,器灵叫做莲姬,她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姑娘,另外一种是莲花。

    呼!莲姬炉内迸起一道光华,方圆逾丈,高五百丈,像是光龙。

    “哎呀,主人,你在唤我吗。”

    莲姬炉的器灵也飞了出来,她这次是以莲花形状现身的。莲出淤泥,清绝而不妖。

    砰砰砰砰!四团火焰被撞翻了,火势顿减,温度遽降。刷,莲姬炉的器灵倏地旋出,莲香四溢。

    “我可不吃素。”火麟剑的剑灵恼道,它觑到那支莲花是向它旋来的。“她也是器灵,而且实力不输于我,是个强劲的对手。”

    火麟剑的剑灵心想着召回四团火焰,因为那是它的四肢所化。

    异变陡生!

    莲姬炉的炉口产生一股沛然异力,极寒极冷,霜雪迸舞,四团火焰挣扎着,竟也躲不过,向下坠来,投向莲姬炉。

    火麟剑的剑灵吓坏了,“你做了什么!该死的莲花Biao。”

    “呵呵。”

    那枝飞旋而来的莲花摇身一变,化为一女子,亭亭而立,以手掩嘴。

    “你这哈巴狗真是不知趣。”莲姬炉的器灵道,“是你主动卸掉四肢,怪得了谁来。”

    刹那之间,莲姬炉收了四团火焰,登时,气焰迸飙,向天涌起,像是抛舞的彩带。火麟剑剑灵的四肢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

    刷。

    莲姬长袖一展,一道道水光降下,落在炉口四畔,镇住滚动的火焰。

    “东篱下”业已飞到花蚕身边,“基友无恙乎,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快让我检查一下汝的身体,不好,汝之基油油田裂开了。怎会如此。”

    “我做的。”皇善兽道。“我奉主人之命而来。”皇善兽再道。

    在火麟剑的剑灵攻击花蚕的时候,皇善兽隐去气息,毫无征兆的祭出它的生命月轮,斩了花蚕一下。花蚕自己尚且不知,何况是“东篱下”。

    皇善兽的生命之轮在与皇狼蛛撕比时有所损伤,可用来暗算花蚕还是能做到的。

    从笑天星招来火麟剑时,他就已排下计策。“东篱下”盗走田地会会长的北方印、南方印,笑天星自然会报复他的。“不错,我更珍惜四方印。而你更在意基友,那我拿你的基友开刀。他之基油油田有损,就看你有没有本事修复。”笑天星暗道。

    一直很活跃的赤木缸贤忽地倒地,再不能活跃。它的颅腔被刺穿了,无数的触须从赤木缸贤的嘴里涌出,不停舞动。场面很诡异,这些触须都是神药的根。

    而让笑天星诧异的是,两株东仙药都活着,之前那株长势良好的神药也被下去了,那只较矮的后来居上,如今有八尺高,开枝散叶,蔚然成荫。

    “奇怪。”笑天星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