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圣女敛起那对光翼,脑袋也变成了虫头,她将以酒虫的形象活动。

    酒仙子没法子,只能跟着三圣女一同离去。酒囊困不住她们的,因为三圣女取代了无妄海的主人与黑萝鲤,成了酒囊的新主人。

    “出去吧。”三圣女道。她尾巴扫出,卷住酒仙子,飕的一声,向天空窜去。酒囊内部自成一界,天空也可无限高。可三圣女自有法子离开。“我说该有光。”三圣女道。

    轰嗡!

    光浪迸涌,朝天迸甩,劈出一个口子来。三圣女的身体一屈一伸,陡地飙出,穿过那道口子,飞出了酒囊。

    在三圣女、酒仙子飞出的刹那,酒囊外壁裂开的口子自动愈合,一点也看不出被人斩过。黑萝鲤见到酒虫模样的三圣女与攒心钉的器灵一齐飞出,脸上写满了疑惑。

    黑暗宫宫主在黑珞牟钉上留下的烙痕已被三圣女抹掉,早已不是黑萝鲤的持有物。“酒仙子还在,和她有关?还是与这条散发着酒臭味的虫子有关?”

    三圣女故意释放滔天的酒气,既在炫耀,又在嘲笑滑稽大帝的念识体。“你失算了,老头。想炼化我的内脏,除非你的本体降临。”

    “哎呀,朋友,本帝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滑稽大帝的念识体回传道,他们以秘法互传消息。即便是比利王也无从分辨他们在讲什么。除非三圣女、滑稽大帝愿意让比利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

    “攒心钉呢,黑暗宫的镇宫神器去哪里了。”黑萝鲤抓着酒囊,面色不善。得到了酒囊,丢了黑珞牟钉,黑暗宫的宫主正在气头上,神器,谁不想同时拥有多件呢。

    “我该如何回答黑萝鲤的问题呢,干脆什么都不说。”酒仙子无视黑暗宫之主,三圣女既然出来了,不管是黑暗宫亦或光明殿,再无人能与她抗衡。我自顾不暇,哪有闲情去关注你。酒仙子双目无神,好似没听到黑萝鲤的质问。

    “一定和这个酒鬼有关。”黑萝鲤心道。她虽怒极,却不能当场发火。从酒囊中钻出来的虫子也很让人在意呢。

    孵化之丘也觉自己沉默的时间太长了,它收起笑脸,严肃道:“好长的酒虫。你究竟活了多少年?”孵化之丘本能的觉得对面的虫子很危险,恨不能扭头就走。可在利益并未最大化之前,孵化之丘知道它还得与黑萝鲤、滑稽大帝、基老王等人共事。

    三圣女很不悦,在她活跃的那个年代,就听说过孵化之丘,如今再次醒来,她又见到了这只可恶的契约兽。“这家伙号称不老不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不我今天试着斩杀它,印证我的疑惑。”念头一转,三圣女役使酒虫的身体,让它拱起,像是一座石桥。“酒池。”三圣女道。在她的脊背上升起三团漩涡,每个漩涡都是一座酒池。

    轰!轰!轰!三座酒池怒冲冲地旋扫向孵化之丘,像是洪水迸涌,天河泛滥,巨浪掀天而起,酒香浓郁不散。

    “都说酒虫有收集人间美酒的嗜好。果不其然。”孵化之丘庞大的身躯陡地变小,倏地变成一只风度翩翩的汉子,他足踏玉狮子,手执青幡,向飞涌而来的三座酒池幌了幌,登时,青芒旋出,抽丝剥茧似的,瞬间罩住三座酒池,将它们围的密不通风,像是三个巨大的青色圆球。

    嗷!孵化之丘脚下的玉狮子忽地活了过来,目绽凶光,对着三个圆球咆哮不已。

    崩!崩!崩!

    三个青色的圆球同时迸爆开来,里面裹着的酒池随之湮灭,空气中除了酒香外,再无其它。

    “裹尸幡,青玉狮子。”三圣女喜道,“好东西,都是好东西。它们是我的了。”暂时,三圣女不打算使用酒囊,就让它待在黑萝鲤那里。蓦地,酒虫的腹部裂开,一团黑血飙出,内中裹了一只钉子,攒心黑珞牟钉。

    “啊,我的攒心钉!”黑萝鲤道。她看到酒虫使用黑珞牟钉,心里很不舒服。明明是黑暗宫的镇宫之宝,却被一只虫子拿走了。要是被光明殿的人知道了,她们会笑死的。尤其是仙客琴,她肯定会大肆嘲讽,尽情数落黑萝鲤。

    黑萝鲤与仙客琴几乎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要不是恸哭之兽从中调解,她们不是两败俱伤就是一死一重伤,或者同赴黄泉。

    吼!孵化之丘脚下的青玉狮子怒啸不已,一团团青光炸开,虚空遽晃。可这丝毫阻止不了攒心黑珞牟钉的前进方向。

    嗤的一声,一缕若断还续的光线紧跟着黑珞牟钉,它们所过之处,青光分开,为它们让出一条路来。

    “黑珞牟钉怎会被酒虫拿走了。怪哉,酒囊里发生了什么?”孵化之丘变成的汉子不敢放松,他挥舞裹尸幡,登时,万鬼痛哭,怨气连亘数千丈。一只头发稀疏的骷髅头从裹尸幡中跳了出去,它的脑袋比两头牛加来起来还大,眼窟窿中迸出滚滚黑烟,迸喷狂飙,冲刷攒心黑珞牟钉,叮叮叮!黑珞牟钉不住震鸣,像是在哀嚎,很痛苦的样子。

    “黑暗宫我尚且能收走,何况是一件小小的镇宫之宝。”孵化之丘自负道,刷,他跃离青玉狮子,祭出裹尸幡,呼喇喇,幡布怒舞,猎猎而动。

    哧!攒心钉冲了出去,遽地刺向裹尸幡,要将其捅出一个窟窿来。

    酒仙子身为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她表现的足够冷淡,好似浑不在那支黑钉。攒心钉毁了,酒仙子必死。可酒仙子死了,攒心钉还会诞生新的器灵。

    当!攒心钉撞中了裹尸幡,发出金铁交击之声。黑光怒舞,宛若深渊峭壁上绽放的罪恶之花。

    黑珞牟钉竟不能贯穿裹尸幡,还被两道死气缠住了,裹得结结实实,活像是一杆黑笔。

    拿眼一瞥,酒仙子暗自焦虑,因为攒心黑珞牟钉被一点点的拉到裹尸幡中去了。“它如果被吃掉了,我也休想活命。三圣女在想什么!”酒仙子不能再等了,她与攒心钉本是一体的,刷,酒仙子拧身纵出,遁向黑珞牟钉,投了进去。

    当当当!当当当!攒心黑珞牟钉不住幌动,终于挣开两道死气,神华爆涌,犹如江入大海,嘭的一声,裹尸幡被撞飞了。

    酒仙子与攒心钉合而为一后,威力倍增,一撞之下,掀飞了裹尸幡。

    腾。青玉狮子跳将出去,它一张口,一道青烟飙出,其疾如电,缠住裹尸幡,将其拖曳了回来,被它衔在嘴里。裹尸幡与青玉狮子本是一对法宝,乃是珈媗居士当年亲手炼制的。

    “珈媗居士也是我所尊敬的人。”三圣女心道,“她曾经拥有的法宝,怎能被异兽占据。我若不取,居士的棺材板也会盖不住的。”三圣女铁了心要抢走裹尸幡、青玉狮子。

    可在三圣女出手之前,黑暗宫的宫主率先发难。三圣女以酒虫的形象一而再的役使攒心黑珞牟钉,黑萝鲤早已忍耐不住,“你算什么东西,拿我黑暗宫的神器炫耀个不停,真当我这个宫主是死人吗。”黑萝鲤右手托着酒囊,让扎口对准酒虫。“你怎么逃出去的,就给我怎么进去。”黑萝鲤还真当酒囊是她的了。

    “小姑娘,你说反了吧。”三圣女道。

    嗤!一道黑线划开虚空,攒心钉再次落到三圣女腹内。“你才应该进去。”三圣女道。

    在众人的注视下,黑暗宫的宫主竟被酒囊反噬了,一闪而没,落入酒囊之中,连尖叫声都没能发出。事出仓促,黑萝鲤根本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滑稽大帝的念识体心知肚明,他什么都没说。比利王的分身眼睫毛都是空的,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他当然什么也不会讲。他们想坑的是孵化之丘,最好借助三圣女的手除掉它。

    刷。

    孵化之丘变成的汉子飞向青玉狮子,取过它衔着的裹尸幡,眼神犹疑不定。它向来都是以分身活动的,如今是本体降临夜魔王国,风险很大。本体死了,再多的分体也没用,终究会消失的。

    “醉里挑灯看剑。”三圣女道。

    “你连手都没有,不过是一只虫子。”孵化之丘道。

    “谁说我没有手,你看这是什么。”三圣女道,那长长的虫躯倏地起了变化,渐渐的有了人形。

    “我嗅到了基老的芳香!”比利王的分身惊呼道。他是猜到了酒虫的真实身份的,光明殿最初的圣女!“三圣女怎会变成基老了,不科学,这不科学。本基不相信,打死也不相信。”比利王的分身怔怔出神。

    滑稽大帝的念识体也呆住了,雾草,什么情况。为何圣女要转职,还担任有前途的基老一职。“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滑稽大帝的念识体喜道,他一下子想了很多,当然都是健康的基老会想的东西。

    在青玉狮子、酒仙子、滑稽大帝、比利的注视下,酒虫真的变成了基老,腰悬长剑,额,还有第二柄剑,也很犀利,即是汉子的擀面杖。那杖儿上下翻动,杀气腾腾,看得比利王、滑稽大帝有种不能描述的冲动。

    “什么啊,原来这只酒虫是假象,他的本体是基老。”孵化之丘道。“还是不对劲。滑稽大帝、比利王太淡定了,他们不是基老吗,见了小鲜肉,不应该冲上去吗,摘掉对方的局部地区之花。”孵化之丘眉头一皱,顿时觉得事情不简单。

    “have-a-look,我有手了。”三圣女道。

    “基老,你让我讶异了。”孵化之丘道。

    “谁管你啊。”三圣女不屑道。

    刷!

    变成基老的三圣女向远处投去,不再厉害滑稽大帝的念识体、比利王的分身以及懵比的孵化之丘。

    三圣女何等聪明,她如何不知大帝与基老王的想法,想利用她,造梦吧。

    “黑暗宫的宫主已被我收了,接下来就是光明殿的圣女了。我那不成器的继承者啊,只会守护着我那副不完整的尸体,过了那么久都不能灭掉黑暗宫。”三圣女哼道。“裹尸幡、青玉狮子都是我的,既然来到了夜魔王国,姐姐会好好招待你们的。”

    再说西之魔女与黑精灵、精灵公主一行人,她们畅行无阻。该杀的不该杀的都杀掉了。风铃谷的女装大lao除了臣服外,再没其它的想法。鸭马蝶只剩下半条命,上古青鸽、皇日鹞恭敬道:“愿意拜在您的门下,接受王的庇护。”

    见到西之魔女那么强势,上古青鸽、皇日鹞心服口服。驴唇汉子道:“就问你们感不感动?”

    上古青鸽、皇日鹞异口同声道:“不敢动不敢动。”

    西之魔女不发话,它们哪里敢动啊。

    马嘴汉子道:“真是太愉悦了。强如美人蛇的首领,也不是王的对手。鸭马蝶的半个身体都被炸飞了。风铃谷那位美丽的女装大lao也愿意侍奉吾辈的王啊。敢问谁还是我们的对手。夜魔王国将会迎来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王。欢呼吧,诸君。”

    驴唇汉子道:“别闹,周围都是死人,你让谁欢呼?”

    鸭马蝶还有一口气,它怒道:“为何要杀吾,吾已经投降了。”

    见识到西之魔女毫不费力的杀掉美人蛇的首领,鸭马蝶在第一时间投诚,可西之魔女不答应啊,她顺手毁掉鸭马蝶的但半个身体。

    驴唇汉子道:“你没资格质问吾王。”

    砰!砰!砰!驴唇汉子一脚又一脚地踩向地上的鸭马蝶。“让你不识抬举,这下傻了吧。和吾王作对,你有什么好处?”

    马嘴汉子道:“杀了它吧,结束它那滑稽的一生。”

    风铃谷的谷主亦道:“王,您说呢。鸭马蝶已没任何用处,要不要我杀了它。”

    上古青鸽道:“王啊,杀了它怪浪费的,还不如让我吃掉它,环保的很,有利于造福环境。”

    皇日鹞道:“小哥哥,你很有想法。”

    上古青鸽道:“小明,你不也是这样想的吗,我是实话实话而已,你也别再装什么霸道总裁了。”

    皇日鹞道:“我的事不要你多管。王,您意下如何。”

    女装大lao、驴唇汉子、马嘴汉子、皇日鹞、上古青鸽说了都不算,两只精灵讲了也没用,最好还得西之魔女拍板。她是他们的主心骨,是王。

    西之魔女道:“你们让开。”

    驴唇汉子道:“让开?”

    马嘴汉子当即踹飞了驴唇汉子,“主人要亲自动手,你还没听出来,简直没一点眼色。这样如何侍奉王,你需要学习的地方太多了,好好看着!”

    驴唇汉子闷声闷气道:“是。”

    只见西之魔女走向半死不活的鸭马蝶,她俯身,面庞几乎贴着鸭马蝶的脑袋,“你选错了撕比的对象,怪不得我。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话语甫落,西之魔女的脑袋裂开,血雾散开,覆盖住鸭马蝶,将它拖向魔女裂开的脑袋中,直接吃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