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袋里装的可不止是三圣女的碎脏、牙齿,还有她的一只手。这只手通过两颗牙齿穿梭到酒囊之中,镇住了酒仙子与酒虫。

    酒虫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志向,只想着和基友米虫手牵手到天荒地老,基情永不退散。看到一只手上浮出三圣女的脸,酒虫倏地伏倒在地,没有任何犹豫。三圣女的名号酒虫可是听过的,那位一手创建了光明殿的魔女,非邪非正,却被冠以光之女的称号。现在的圣翼之女莉莉安,她与三圣女比起来,直如云泥之别。

    三圣女也拥有过翅膀,被无数光明骑士称之曰光之婴,因为左右两边的翅膀会浮起纹理,像是婴儿。两个婴儿在光明殿中代表希救赎与惩戒。惩戒之婴是男的,救赎之婴是女的。

    呼!呼!两道翅膀张开,洒下柔和的圣光。那只手两侧竟然生出了翅膀。

    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酒虫为之侧目,他们的头埋的更低了,不敢直视那对比鸽子翅膀大不了多少的光翼。他们如果没猜错的话,想必那对翅膀就是光之婴了!三圣女持有的最强神器,没有之一。攒心钉在光之婴面前也不够看的,将它们作比较即是对光之婴的消声渎。

    “三圣女大人!”攒心钉的器灵,声如蚊蚋,她不怕黑暗宫的初代宫主,更不怕黑萝鲤,可她怕三圣女。而且酒仙子已经确认了,光明殿的最初圣女并没死去,她一直都活着。获得比每一任圣女都长。如果有人说三圣女是为了守护光明殿、夜魔王国才活着,酒仙子绝不会信的。可让一个女人坚持隐忍无数岁月,每一天每一刻她的野心都在增长,现在已经成长到无法压制了。单是跪在三圣女的一只手下面,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已觉难受以及,在三圣女的注视下,她再无任何秘密可言。酒仙子所恐惧的、喜欢的、不愿忆起的诸多往事,轰!潮水般涌来,几乎撞裂了她的灵台。

    压力都在攒心钉的器灵那边。酒虫也不好过,他一点念头也生不起,好似留音机,三圣女说什么,他接收什么,再传给身体每寸角落,如那傀儡,被人提线操纵。

    嗡!又是一声爆响,气流叠爆,能量风暴遽地冲霄而起,肃清三十万丈方圆。连接酒囊与饭袋的两扇门合而为一。

    两扇门本是三圣女的牙齿衍生而成,光明殿的初代圣女不知因何回收了她的牙齿,而且还将饭袋中的那堆碎脏也移了过来。

    “噢噢噢,这就是三圣女的内脏吗,看上去多么美味啊。真想吃掉它们。”酒虫的胆子变大了,他抬起头来,端详那堆碎裂的脏器,“好美,很可口的内脏,还是新鲜的。”酒虫的人形再难维持,再次变成虫子,尾巴点地,陡地站起,高有百丈。“让我吃了它们,吃了它们。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行。”身体不受自己控制,酒虫蓦地张口咬向那团碎脏。

    攒心钉的器灵吓坏了,以至于不知如何好,她应出手制止酒虫的,为了讨好三圣女。可酒仙子又觉事情很诡异,她知酒虫胆小谨慎,不会拿自己与基友的生命开玩笑。“难道说都是三圣女故意的?”攒心钉的器灵想到一可怕的地方。

    轰隆!她如同遭到巨石砸撞,身体向后栽去,仰面向上,怔怔地看着即将发生的可怕事情。有一点她确定了,酒虫完了,谁也救不了他。三圣女的碎脏是他能吃的吗。

    啊的一声,酒虫竟然真的吃掉了那团散发着神圣气息的脏器碎片,而三圣女的手与两颗牙齿无动于衷,它们在等待!

    “它们在等待什么。”酒仙子忍不住想道。总之不会是好事就是了,希望厄运不会降在我身上。攒心钉的器灵胆寒想道。她是器灵,和攒心钉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生命。不要说是器灵了,就是攒心钉全力攻击三圣女,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为何什么都没发生?”酒仙子道。

    酒虫吃了那堆散发着神圣气息的内脏,浑然无事,而且它的身躯倏地一幌,再次拔高,腰也扩增了数倍。“好饿,好饿啊!”酒虫吼道,呼,它的尾巴贴着地面扫了出去,登时,地裂山崩,泥尘迸起。

    “是冲着我来的,可是为什么。”酒仙子疑惑道。刷,她脚一点地,纵身拧起,向高空飙去。躲开了酒虫扫来的尾巴。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什么都好,让我吃,让我吃,让我吃!”酒虫像是疯了一般,尾巴在地上翻滚,砰砰砰,在地上砸出一个个坑来。

    当是时,那只长了两条翅膀的手也发生了异变,两翅扬起,婴儿,代表救赎与惩戒的婴儿图案浮了出来。

    惩戒之婴道:“真是坏孩子呢,它需要接受惩罚。”

    救赎之婴道:“黑暗的尽头是光明,那只可怜的虫子,它需要的是重生。”

    惩戒之婴道:“不,我必须杀了它,这是为了拯救它。”

    救赎之婴道:“它会涅槃再生。”

    咻!咻!三圣女的两颗牙齿飚射而出,刺入酒虫的腹部,两团血雾炸开。吼!酒虫痛苦大叫,拼命摇动庞然之躯,像是狂啸的龙卷风在大地上绞旋。

    “时间到了。”手掌掌心浮起的人面之脸笑道。惩戒之婴、救赎之婴不再争执,它们隐了下去。呼呼,光翼拍动,带着那只手掌飞向痛苦万分的酒虫。“你虽然是基老,可我不在意。。”三圣女又道。

    基老?不在意?攒心钉的器灵忽地明白了,一切都理清了。“三圣女她这是要占据酒虫的身体啊,惩戒之婴所说的毁灭,救赎之婴讲的重生,都是一个意思。净自秽生,酒虫是不洁的,卑贱的,可三圣女仍然借助它的躯壳,再活一世。”

    剿杀,三圣女的两颗牙齿剿杀了酒虫的意志,它骤地安静下来,身体盘踞在地上,只有脑袋向上抬起,上下颚张开。

    蓬!又是一团血水迸爆开来,三圣女的手撕开酒虫的腹部,冲了进去。

    酒仙子紧张到极点,她可是打从心里希望三圣女与酒虫同归于尽,这样她就自由了,还能获取神奇酒囊。

    可三圣女不会让酒仙子的如意算盘打响的。噗!噗!酒虫的背部两侧延展出去两团圣光,像是两个光球。

    光球不断旋转,霓芒迸舞,一切都显得那么诡异。攒心钉的器灵大气不敢呼,瞠目结舌。“究竟发生了什么。”酒仙子道。

    蓬!蓬!

    两只光球迸爆开来,绚光如箭,破空而去。而酒虫长出两只翅膀,光之婴,是三圣女的神器光之婴,它附身在酒虫的躯壳上。酒仙子再循着那对光翼向上望去,酒虫那颗丑陋的脑袋也开始变化了,一颗颗红色的肉瘤堆积在一起,像是剖开皮的石榴。“见了我,为何要吃惊。”三圣女的声音忽地响起,从那堆红色的肉瘤中传出。

    可就是那长得像是石榴似的丑陋脑袋,不住翻蠕,最上面的肉瘤离开,向上迸起一根根头发,随风扬舞。耳朵、眼睛、鼻子、嘴,酒虫的脑袋还是变成了三圣女的头。

    “如何,我的新身体。”三圣女道。她的新身体并没手脚,而且长了一对翅膀,再加上人的脑袋,可并无任何违和感,好像三圣女本来就该长这样。

    鳞片,三圣女的身体长出一排排鳞片,不,是牙齿!那些鳞片的形状和人的牙齿太像了。嘶!酒仙子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她知道那些鳞片都是由三圣女的两颗牙齿催生而出的。

    “酒囊现在是我的了。可饭袋被滑稽大帝夺去了,他太可恨了,甚至还想炼化饭袋中的我。幸亏我通过两扇门穿越到酒囊中。”三圣女道。

    察觉到酒仙子失神无语,三圣女不由恼怒,“喂喂,攒心钉,你怎敢不听我讲话,就算你是器灵,我也会毁了你的。”

    “三圣女大人。”酒仙子急道,“我一直在听您讲话。夜魔王国要变天了,仙客琴、黑萝鲤心怀鬼胎,都有自己的打算,她们都是为了私利,而非……”

    “我也是为了私利哦。”三圣女道,“光明殿是我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才创建的。哈哈哈,听一代代圣女与光明骑士歌颂我的美德与无私,我都快笑破肚子了,不,是快从棺材里冲出来了。”获得新躯的圣女笑道。

    在光明殿供着的三圣女的遗蜕并不完全,少了一只手,很多颗牙,而且五脏六腑也被摘除了。可谁在意呢,谁敢动三圣女的身体呢。

    三圣女之后,每一任光明殿之主都想找出来神器光之婴,可惜,耗尽她们一生,也难以实现。因为她们不知道最初的圣女还活着,神器并没易主。“让我选的话,人家比较喜欢做黑暗宫的宫主,而不是圣女。”三圣女认真道。“谁知道我当年怎么了,居然会创建光明殿。”

    “大概是为了掩饰您内心的黑暗吧。所以你成了光明殿的圣女。”攒心钉的器灵回道,事到如今,她也没必要和三圣女耍心眼,都是徒劳。

    “这个说法好棒。”三圣女道。“小夜夜也快苏醒了,可这次进来的是伪王,额,说她是夜魔王其实也对的。”

    “夜魔王?”酒仙子道。

    “她由上一代夜魔女王的尸体诞出,拥有自己的意识,在新王降临之前,她就是王。”三圣女道。

    “您知道的真多。”酒仙子道。

    “因为装死太无聊了嘛,所以我才拔牙、摘掉并切碎自己的内脏、自断一手,都是为了出去玩。世界那么大,我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游。”三圣女道。

    “”

    酒仙子无力吐槽。因为槽点太多。

    喂喂,这样的圣女真的没问题吗,她才是最不负责的上位者。就是私心很重的仙客琴也比她有责任心吧。酒仙子为光明殿感到悲哀,都是些什么人啊,创建者都不靠谱,还能要求她的手下与继承者多靠谱呢。攒心钉的器灵忽地感到庆幸,因为她当初选择了黑暗宫而非光明殿。

    “回来吧。”三圣女忽地道。

    “回来?”酒仙子一脸懵比。

    “我说的是攒心钉,而不是你。”三圣女道。

    哧!

    一缕黑芒自酒囊外飞纵而来,是攒心黑珞牟钉,三圣女强势的收回原本属于她的神器,酒仙子不敢动,因为她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既然无用,那什么都不做就好了。

    “啊呜。”三圣女张口,吃掉了攒心黑珞牟钉。

    “您还想吃掉我吧。”酒仙子道。

    “暂时不想。”三圣女道,“先留着你陪我解解乏。也为了让你见证我的崛起,如果没人知道,我很没成就感的。”

    “哦。”酒仙子道。

    “我收走了黑珞牟钉,你的主人肯定气坏了吧,她现在一定在想,握草,酒仙子在做什么,难道真的是废物,现在还没处理好酒囊内的乱糟糟的事情。”

    “您说是那就是。”酒仙子也不辩解。三圣女能吃掉攒心黑珞牟钉,自然能吃掉酒仙子。仅仅是面对光之婴,她就难以抵抗。

    “好好表现,努力讨我欢心。兴许我最后会放过你。毕竟新的器灵不会马上诞生,需要等很长时间,我最近很没耐心,可能在等待的过程中就会毁掉黑珞牟钉。”三圣女道。

    “”

    酒仙子不再讲话。只是聆听,她也分辨不出三圣女哪句是真话,哪句是谎言,也许从头到尾都是假话。

    “我暂时还得隐藏自己的身份,就以酒虫的形象活动吧。滑稽大帝、比利等,就算知道我的真面目,也不会讲出去的。”三圣女道。

    “你想出去了,不想再待在酒囊中。”酒仙子道。

    “难道你可不开心,我可是在帮你。我会藏好酒囊中的禁制,暂时就让黑萝鲤保管它。如是,你已完成任何。我们是双赢,我帮你,你同样得帮我。”

    三圣女收起光翼,隐去身上长得像是牙齿的鳞片,最后,她的脑袋又变成了虫首,依旧狞狰丑陋,酒虫的头。

    “我是以基老的形象走出去,还是就这幅鬼样子爬出去。”三圣女自言自语道,拿不定主意。

    “比利王的分身在外面,你不怕他相中你吗。”酒仙子道。

    “你想让我保持酒虫的原本形象,而非变成基老。”三圣女道。

    “请您一定要这样做。”酒仙子道。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三圣女道,“我果然应该变成基老!”哈哈哈,她笑了几声,在圣光的照耀下,渐渐变成了一头俊雅的基老。

    “我要Gao基,我要称霸基老界!”三圣女道,她的声音也变了。

    “”

    光明殿真的废了,完全看不到未来。酒仙子也不知如何吐槽才好,还是不说了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