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囊中,攒心钉的器灵还在和酒虫交谈。她猜测,无妄海的主人之所以没对酒囊做手脚,原因出在酒虫身上。

    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道:“酒虫,也该摊牌了。我不想再和你拐弯抹角,同样的,我也不关心饭袋里装着的是哪位魔女的尸体。你既想做交易,拿出诚意来,否则我就要出去了。本仙子虽然在黑萝鲤面前许下了重誓,说是助她炼化酒囊。如今我知道酒囊中除了一条酒虫,再无活物。黑萝鲤没甚可担心的,大胆的重新炼制酒囊就是。哪怕出了问题,也不关我事。”

    大袖一拂,酒仙子转身即走。

    酒虫所化的汉子站了起来,“仙子比我还急,怪哉。明明是我有求于你,你这么早离开,我去求谁呢。”

    砰,酒虫膝盖跪在地上,咔嚓咔嚓,地面皲裂,一座酒池倏地出现了。酒池被分割成七块,里面的酒水的颜色也不一样,像是七块果冻。

    攒心钉的器灵停了下来,她自诩酒仙子,见了美酒怎能移开脚步。“卑鄙的虫子啊,你这是在利用我。”酒仙子道。

    “不,这是提前支付报酬。事成与不成,我都会献上十倍于眼前酒池的美酒。仙子,我的藏品很多,它们都是海迩熊迪搜刮来的,可他不喜饮酒,全都便宜我了。现在,我想将藏品双手俸给仙子,不知你敢不敢接。”

    “敢。”酒仙子道。她指如兰花,向前疾点数下,嗤嗤嗤,几百道黑芒降下,盖住酒池,将它剜了出来,离开地面,留下一深坑。

    酒池中美酒少说有万余斤,酒仙子一口气也喝不干净,再者,她也不知酒池是否被酒虫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能不能喝还是一回事。总之先收起来就对了,以后慢慢研究。

    “仙子既然收了酒池,那就坐下来吧,我与你详说。”酒虫道。腾,腾。两只石墩飞了起来,一只飞向酒仙子,一只被酒虫坐下了。

    “先说我能帮你什么吧。”酒仙子道。

    “帮我离开酒囊,彻底甩掉海迩熊迪。”酒虫道。

    “无妄海之主对你做了什么,让你这么恨他、怕他。”酒仙子道。

    “不瞒你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叫做米虫。我们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很久很久之前就Gao基了。”酒虫道。

    “”

    酒仙子无语了,嘛麦皮!我不是来听你倾诉自己与基友如何恩爱的。

    “仙子,仙子啊!”酒虫道,“收起你的不耐烦,听我讲完。小生与米虫是好基友,从出生时就在一起,从没分开过。可有一天我们被海迩熊迪抓走了。”

    “海迩熊迪对你们做了什么?”攒心钉的器灵不悦道。

    “无妄海的主人和我最好的基友定下了契约,成了它的主人。”酒虫道。

    “哦,其中难道还有隐情?是不是海迩熊迪强行与米虫产生了不可描述的关系?”酒仙子道。

    “不,米虫自愿的。”酒虫恨恨道。

    “自愿的?”酒仙子道,“他们既然你情我愿,那还有你什么事。基友嘛,移情别恋很正常的,你该考虑考虑自己身上是不是出了问题,别把什么都怪罪在米虫身上。”

    “因为是自愿的,所以才奇怪啊!”酒虫怒道。“女人,动动脑子啊,米虫是我最好的基友,我们形影不离,此生相伴,永不离弃对方。可它被海迩熊迪抓走后,整个虫子都变了,傻兮兮的就和他有了契约关系。我呢,我算什么,米虫当我是什么。”

    “你想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懂哎。”酒仙子道,她对基老之间的那点事不感兴趣。

    “是海迩熊迪从中作梗了啊,他拿基友威胁我,我不得不屈从于他,自愿钻到酒囊中,代他镇守神器。”

    “哦。”酒仙子应道。

    “你该表现出十万分的感动。”酒虫道。

    “海迩熊迪为何做那么麻烦的事情,他不是在饭袋中下了禁制吗,接着在酒囊中做同样的事情不就好了吗,你一个虫子,有多大能力,可堪重用?”酒仙子不屑道。虫子在努力,还是只能在地上爬,而不是像龙一样畅游九天之上。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虫子怎么了,虫子就该感到自卑吗。我是品酒师哎,拿过好多认证书,是业界的名人。仙子,你的酒品肯定没有我好,这点你不服不行。而我的基友米虫,它也被世人误解了,人皆道米虫可憎,只会蛀了大米。实则不然,米虫善于寻宝。海迩熊迪坐拥无数财富,皆因他的契约兽之一,我之基友米虫。无妄海能有今天的成就,米虫才是幕后最大的功臣。海迩熊迪无视米虫,他拥有一切,财富,女人,儿子,名誉,我呢,我什么都没了。自由,自由和我无关,基情,我的基情早就灰飞烟灭了。基友,我的基友被猪油蒙了心,再不想与我Gao基。我甚至怀疑它已经忘了我……”

    说到最后,酒虫变成的俊美汉子竟然哭了,让攒心钉的器灵看了只觉得好纠结,“基友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吗。为了基情可以不要爱情吗,不懂,我不懂呀。酒虫,你想让我怎样帮你?从海迩熊迪手中夺回米虫吗?就算我带它来见你,你们之间能点燃基情的火花吗,能再次Gao基吗。”

    “这个话题以后再议。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吧。”酒虫道,“仙子,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单身狗,也有基友的。你懂我的意思?”

    “向我撒狗粮吗,蠢货!”酒仙子怒道。

    “不是,我想告诉你海迩熊迪很可怕,他的海霞神功有鬼神难测之威。米虫变了心意,多半和海霞神功有关。”

    “那他为何不直接对你施展海霞神功,让你为他死心塌地卖命,而不是在背后算计于他。”酒仙子道。

    “你有所不知,海霞神功也是有破绽的。对我无效,所以海迩熊迪不愿做那费心费力却无回报之事。”酒虫道。

    “海霞神功的破绽?可否详细说明。”酒仙子道。

    “商业机密,我不会说的。”酒虫道。

    “”

    酒仙子也是无语了,这也不说,那也不说,那我怎么帮你,咱们还能愉快玩耍吗。

    “我们还是说说饭袋里的那个魔女吧。”酒虫道。“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真实身份,你听了可不要吓消声。”

    “有什么能让我吃惊的?”酒仙子道。

    “我问你,光明殿的初代圣女是谁。”酒虫道。

    “三圣女大人啊!她虽然在敌营,我还是很尊敬她的。黑暗宫的第一代主人与三圣女曾经是闺蜜,可她们因为夜魔女王反目成仇,背道而驰。”酒仙子道。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如数家珍,她再清楚不过了,因为攒心钉是三圣女与黑暗宫的初代目共同拥有的神器,后来她们反目,攒心黑珞牟钉也被初代目带走了。

    等等,难道饭袋中的尸骸是三圣女大人的?酒仙子大吃一惊。不,不!这太荒谬了,三圣女的尸身数千年不腐,还在光明殿供着呢,怎有可能被外人盗走。

    “看你的表情,应当知道我在说什么了。”酒虫道。

    “饭袋里的魔女残骸是三圣女大人!”酒仙子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不是说了吗,残骸,你知什么是残骸。”酒虫道。

    “遗蜕的一部分吗。”酒仙子道。

    “是哪一部分呢,仙子,你好奇吗。”酒虫笑道。

    “是哪一部分?”酒仙子也道。

    “不与你开玩笑了。你自己看吧。”酒虫一弹指,嗤的一声,轻烟迸起,一扇窗户倏地闪现而出。

    “打开窗户,你就能看到什么是真实。”酒虫道。

    “这扇窗户通向饭袋吗。”酒仙子道。

    “嗯,差不多吧。海公子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那人的生命之海被酒囊吸纳了,身体被饭袋吞噬了。可他有两颗牙齿一直没被炼化,一颗在饭袋中,还有一颗……”

    “就是这窗户吧。”酒仙子道。

    “是。”酒虫道。“仙子亲眼确认最好。”

    刷。

    酒仙子向那扇窗户飞去,她右手一拂,呼,劲风怒舞,撞开了那扇窗户。

    然而,一只手从窗户中伸了出去,陡地按向酒仙子的面庞。“酒虫,你算计我!”酒仙子怒道。

    “哎哎哎?怎会这样。”酒虫也大跌眼镜,窗户里怎会跑出一只手,它同样不知发生了什么。之前,它就是通过两颗牙齿所化的窗户,窥视饭袋中的一切,包括三圣女的残骸。

    啪!

    酒仙子的脸被那只大手抓住了,动弹不得,像是被钉在了原地。而且这只手的掌心透飙出一阵阵清圣之气,涌入攒心钉器灵的识海之中。轰的一声爆响,酒仙子的灵台遽晃,灵识登时涣散,不能重聚。

    这种感觉,酒仙子再熟悉不过了。她的恐惧再度被唤起,“三圣女大人!”攒心钉的器灵大声道。

    “不对啊。饭袋中装着的不是三圣女的手,而是她的内脏碎块,无一处是完整的,也不知是被谁震碎的。”酒虫骇道。事到如今,它也感到紧张,从窗户里飘出来的手太诡异了。可酒仙子偏偏又道那只手散发着三圣女的气息。

    “难道说,海公子杀掉的那个女人,她的两颗牙齿并非自己的!”酒虫想到了一可怕的地方。“两颗牙齿也是三圣女的!”

    如果是这样,一切都能说通了。饭袋、酒囊虽然是神器,可它们尚不能炼化三圣女,哪怕是一根头发也不行。

    哗哗哗!

    几千道美酒凝成的水流迸飙而出,赫然是被那只手抓出来的。酒仙子痛苦难捱,讨饶道:“三圣女大人,放了我,请您放了我。”

    哼!

    一声冷厉的声音响起。“你堕落了,攒心黑珞牟钉。”

    “请您原谅我。”酒仙子道。

    “原谅?”

    那只手忽地放开了攒心钉的器灵,哧哧哧,五道绿气降下,浇铸在酒仙子头上,变作一顶绿色的原谅帽。“好吧,我原谅你了。”那声音又道。

    “”

    “”

    酒仙子、酒虫都震惊了,讲不出话来。还真是三圣女啊,她还活着?这,这太夸张了。酒虫亲眼所见,光明殿的缔造者,她的内脏碎了,待在饭袋里面。酒仙子也见过三圣女的遗蜕镀上了一层金子,放在光明殿之中。

    “酒虫。”神秘的声音道。

    酒虫打了一激灵,倏地醒了过来,马上回道:“您有何吩咐,尽管提,小生一定会帮您实现的,绝不推托。”

    “我的牙齿散落在魔女界、夜魔王国、甚至是无妄海,其中有两颗牙齿被一位大姨界的大腕得到了,她虽不知牙齿的来历,也知它们是稀罕物,价值无量,所以将它们镶嵌在自己的嘴里。可这位大姨是我运气太差了些,竟被海公子宰了,海公子杀了那位大姨界的大能之后,也不敢声张,并用酒囊、饭袋处理掉她的尸体。可我的两颗牙齿留了下来,一颗在酒囊中,一颗在饭袋中。”

    “饭袋里除了有我的一颗牙外,还有一堆破裂的内脏。它们被无妄海的主人海迩熊迪收集起来了。那个汉子不简单,明知是我的内脏,仍然加以利用。因为饭袋快撑不住了,他又让自己的儿子带着酒囊、饭袋,与恸哭之兽、仙客琴做了一笔交易,进入夜魔王国。”

    “光明殿的圣女让人失望,仙客琴该死,你们更该死。”空中,那只手忽地浮起一张面孔来,毫无疑问,那是三圣女的脸。

    攒心黑珞牟钉的器灵当即跪倒在地,拜了几拜,“三圣女大人,你真的还活着,太好了!”

    酒虫也跪在尘埃里,它道:“三圣女大人,请您杀了无妄海之主,他对您大不敬,这样的人不该留着。”

    “你的心思,我如何不知。你想借助我的手除掉海迩熊迪,再与基友米虫相聚,这样你们又能Gao基了。想得到好,我岂会被你们利用。”

    “抛开这个问题不谈。”酒虫道,“夜魔女王已经现身了,您也该做些什么,她对您肯定不利。新王来后,光明殿、黑暗宫能否存在还是一个问题。”

    “你非魔女界之人,更非夜魔王国之人,看不出你这么担心我所侍奉的王。”

    “夜魔王每次转世后,她都会变的更陌生,再记不住您的好处。她眼里只有恨,对您没有半分爱。”酒虫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