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滑稽大帝的那道念识,风驰电掣,循着比利王散发的基老芳香,紧追不舍。“比利,本帝来了。久未见面,吾很想念你啊,你可不要让本帝失望才是。”

    “哼,滑稽大帝来了。”比利王的分身哼道。“这厮倚老卖老,最是可恶。曾经调消声过基神。可被基神拒绝了,他因此怀恨在心,相中了吾,想要采摘吾之局部地区之花。滑稽啊,吾是何人,吾名比利,是王,基老之王。吾之局花,绝不为滑稽大帝而绽放出万丈基情。”念头遽转,比利王的分身拿出一物来,是一块乌黑的奇石,石头上生有八十八孔,基老王手指点向奇石中间最大的那个孔,嘭嗤,一团油雾灌入其中。

    那团油雾自然是基油形成的,而且还是高品质的基油。油雾中心位置有一滴纯金色的基油,像是一颗金豆,不住幌动,承受油雾的冲刷。这滴基油不是别人的,正是基老王迫出体外的一滴基油,弥足珍贵。若是流落到基老界,会有无数基老群起而争之。

    黑色奇石的八十八个孔上下通彻,油雾自中间的孔涌入,随即扩散,充盈周身之孔。“去吧,乌龙石。”比利王的分身笑道。他手背一拂,砰,扫在奇石之上,将其向后送出九百丈。

    这方奇石唤作乌龙石,是乌龙体内产生的晶石,坚如磐石,很难震碎。而比利王收集的乌龙石更是上上之选,石头上有八十八个孔,代表那条乌龙活了百千八百岁。遗憾的是大乌龙还未活到万年,已被比利王杀掉了。万年乌龙石矿石罕有。

    比利王的分身放出乌龙石,并在其中藏了一滴自己的基友,原因无它,为了引开滑稽大帝的念识体。“吾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在此留下遗憾。滑稽大帝,你慢慢的与吾之乌龙石耍玩吧。”基老王笑道。

    “不对,滑稽大帝为何降下念识,不该如此。”比利王的分身又道。“他不是与基神、大精灵王有约定吗,绝不踏入夜魔王国。自己打自己的脸,很有意思?”基老王也想不通。他哪里知道滑稽大帝的念识封印在一口水缸之中,是被夜魔王国的人带进来的,不算违背当初的誓约。

    一个汉子不喜欢姑娘,可那姑娘非要和他行那不可描述之运动,于那汉子来说,不过是姬姬累了,非他本愿,怨不了他。

    乌龙石飞出的方向和基老王所去的地方相反,而且比利有意藏起自己的基老气息,不让滑稽大帝有迹可循。“可恶,他还是跟上来了,乌龙石没用啊。”比利王的分身恼恨道。

    “算了,他好歹是和狗带大帝齐名的绝世武帝,能辨出吾的位置所在,亦在情理之中。吾何须烦恼。”基老王释然道。

    腾!一道人影陡地降下,“比利,你来错地方了。海灵盾可在?”来人道,他头戴紫金冠,白袍短衫,腰上挂着两个奇怪的物什,一个像是装水的囊,另一个则像是袋子。

    比利王的眼光何其锋锐,业已认出来人,“海公子,你怎会来此!”

    “哈哈哈,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吗,比利。你与海灵盾号称是基神创造出来的最完美作品。然而你是最锋利的矛,海灵盾是最结实的盾,你们既已分开,在不足为虑,再说,你现在只是一道分身。杀你有如剖鱼取子。”

    海公子腰上挂着的物件也是异宝,一个是酒囊,一个是饭袋。酒囊可将人的生命之海吸纳一空,酿为甜酒;饭袋更是诡奇,它配合酒囊使用,能把失去生命之海的人变成肉干,贮存在袋子中。而眼前的这位海公子也非凡人,他是无妄海之主“海迩熊迪”的儿子之一,很受海迩熊迪的宠溺。海公子不但在无妄海横行无忌,出了无妄海,也骄纵的很,没人敢惹,谁让他爹是海迩熊迪呢。

    海迩熊迪是基神、滑稽大帝、狗带大帝的晚辈,实力更是惊世骇俗。是故,比利王见了海公子也觉棘手,杀不能杀,打倒是没问题,可基老王只是分身降临,哪里是海公子的对手。何况对方还持有酒囊与饭袋两件神器。

    轰!

    光浪倏然迸爆,“哈哈哈哈,吾来了,吾之双手带来了滑稽,吾之双脚,因火焰而生。本帝滑稽!”该来的还是来了,滑稽大帝的念识体追到了比利王,他手里抓着乌龙石,“比利,你也太小看吾了。汝之局部地区之花,吾思念了千年之久,汝是否让吾得偿所愿。”滑稽大帝的念识体投出乌龙石,抛还给了比利王的分身。

    “前辈,您也在啊。”海公子道,傲慢如他,见了滑稽大帝也得低下脑袋。“赞美滑稽,家父一直在念叨前辈,若有时间,您可千万无妄海,与家父一见。无妄海早已为您准备了几百头俊美的小鲜肉,他们长相俊秀,随时接受前辈为他们开花。”

    “海迩熊迪有心了。”滑稽大帝的念识体笑道。“海公子,你腰上挂着的可是酒囊与饭袋?借吾一观。几天后再还你。”也不等对方是否答应,滑稽大帝的念识体一挥手臂,嗤嗤嗤,嗤嗤嗤!无数道光流迸旋而出,瞬息之间,已将海公子湮没了。

    “前辈,不带你这样玩的。”海公子的声音穿过光河,在空中炸响。像是数千个冬雷齐绽。

    呼呼!数万道光流倏地涌向海公子拎着的酒囊之中。“前辈,你太不厚道了,见了好东西就想抢,置家父的脸于何地。酒囊、饭袋都是家父的持有器,如果被你夺了,我们俩家的关系怕是要走到尽头了。而且我回到无妄海也不好交代。”

    “你是怕回去被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奚落吧,不,他们为联手,置你于死地。丢了酒囊、饭袋,这可不是丢面子的事,是丢脑袋的大事。”滑稽大帝的念识体轻描淡写道,反正掉脑袋的不是他,他何须担心。区区一个海公子,滑稽大帝根本不放在眼里,就是他亲爹来了,大帝仍可当着海迩熊迪的面杀掉海公子。

    “酒囊不是你这样用的。”比利王的分身道,滑稽大帝来了,基老王已经想好了对策,杀掉海公子,再将一切推给大帝。“大姬冬拳!”比利王喝道。

    比山还高,比海还大的拳头,陡地轰砸而下,霸道无俦。寒气迸涌,造就千里雪地,天降瑞雪,可无祥和之气。

    “饭袋。”

    海公子一拍身体,飕,饭袋飞了出去,扎着的袋口松开,登时,袋中产生一股磅礴的旋涡之力,不算是那个大拳头还是漫天冰雪,都被收到饭袋中。可是那袋子仍然扁扁的,像是没盛装任何东西似的。

    既使用了就酒囊,也用到了饭袋,海公子颇觉得意。因为他在当世的两位高手面前炫耀了一番,让他们知道老东西就该躲到棺材里,不要出来蹦跶,会死人的,真的。

    酒囊、饭袋围着海公子飞舞,像是两只百灵鸟,轻灵而又美好。海公子道:“滑稽大帝,基老王,趁我还没失去心情,你们退下吧。否则我用酒囊餐食你们的鲜血,用饭袋装你们的身体。父亲见了,他也不会说什么的。也许还会将无妄海交给我,呵呵,那时我会杀掉所有的竞争对手,也不管他们和我是否有血缘关系。强者就该绝情,就当断义。”

    海公子也不是蠢人,同时也失算了。他没想到比利王、滑稽大帝会同时出现在夜魔王国。“父亲不是讲过麽,基神、滑稽、狗带大帝、大精灵王等人不得进入夜魔王国。”海公子有些怨恨海迩熊迪。“也罢,比利王来到这里的是分身,滑稽老儿分出去的一道残念,不足为惧。”海公子眸光迸绽,炽盛如焰。

    砰!

    有人给了海公子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他的后心上。

    “噗啊!”

    海公子吐出两百七十斤鲜血,就连内脏的碎片也一齐吐出来了。偷袭?我被偷袭了?海公子一脸的懵比,不敢相信。而且他确信偷袭之人并不是滑稽大帝的念识体、比利王的分身。

    “酒囊是好东西,饭袋也是好宝贝。”偷袭海公子的人笑道,“小子,你不配拥有。”

    啪!啪!那人双手倏分,死死抓住海公子的左右手腕,“海迩熊迪来了也保不了你,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咔嚓咔嚓两声,来人掰断了海公子的手腕,顺势收走了酒囊、饭袋。

    “黑萝鲤!”海公子痛嚎道。

    “是本宫。”黑萝鲤回道。

    抢走海公子酒囊与饭袋的人不是别人,确是黑暗宫的宫主,黑萝鲤,与光明殿的圣女仙客琴齐名的存在。

    黑萝鲤动手时,滑稽大帝、比利王都未行动,他们坐视海公子出丑。“这小子活该。”

    “谁让他不守规矩。当然,我们也没守规矩,可黑萝鲤不敢拿我们怎样,所以她才会折断你的手腕,还收取了报酬。”

    报酬即是酒囊、饭袋。

    无妄海的主人有几百个子嗣,海公子是他宠溺的儿子,可不是唯一。死了几个几十个也没多大关系,再生就是。像海迩熊迪这样的大能开花散叶,再容易不过。只要他愿意,他能生出几千个后代,传承他的血脉。

    “我的手,我的手!”海公子痛哭道,不能复原,被黑萝鲤掰断的手腕不能复原。“我的再生能力为何不好使了。”海公子失声道。

    “很简单,你看。”黑萝鲤指着海公子的断腕处,那里结了一层黑色的冰霜,是它们阻止了海公子的断肢再生。

    “你知道是谁邀请我来的吗,黑萝鲤!”海公子怒道。他运转海霞神功,蒸煮断腕处的黑色冰霜。哧哧哧,黑烟迸起数十米高,然而海公子的伤情并无任何好转,反而加重了。断肢溃烂,腐肉坠下。骨头焦黑。疼得死去活来,海公子再不敢乱用功。海霞神功是无妄海之主修炼的神通之一,他授予几个钟意的儿子,让他们发扬光大,可海公子今天就碰到钉子了,海霞神功不管用。

    怎会如此。海公子惨叫一声,昏厥当场。

    “喂,别死啊,本宫还有很多话要问你。我知道是仙客琴联络的你,那个心理阴暗的女人,她能做到光明殿的圣女,不要太搞笑。难道光明殿的骑士都是瞎子?看不出仙客琴的人品有问题吗。”提起仙客琴,黑萝鲤愤怒不已。

    黑暗宫、光明殿历来不和,每一任宫主、圣女都恨不能杀死对方,制霸夜魔王国。可恸哭之兽、堕天魔、夜魔王是不安因素,有她们在,黑萝鲤、仙客琴难以达成所愿。

    比利王的分身道:“尊贵的黑暗宫之主,现在还不是黑夜,不是你该出现的时候。”

    黑萝鲤道:“规矩我说了算,基老王啊,你是外来者,入乡随俗好了。”

    滑稽大帝的念识体道:“你当本帝不存在吧。”

    尴尬,滑稽大帝有些尴尬,他真的没违背当初的约定,不是他主动进来的,是被人带入的。好在黑暗宫的宫主也没在这方面与滑稽大帝争辩。

    “杀了无妄海的人是对他们的警告。”黑萝鲤道。

    “没有内应,海公子进不来的。宫主,你该对付的是光明殿的圣女。”基老王道。

    “你在提醒我该留海公子一条命吗,与仙客琴对峙,当众拆穿她的丑陋面目。”黑萝鲤道。

    “你看,就像你说的,我是外来者,什么都不懂。主人说是什么就是。”比利王的分身笑道,“宫主想做什么,我哪有制止的理由。”

    “光明殿早已偏离了创建时的理念,既是如此,它就不该再存在。”滑稽大帝的念识体也道。“宫主,你能利用本帝除掉光明殿的圣女,也算是吾对夜魔王国的救赎吧。”

    救赎,好大的口气。真当自己是夜魔王?黑萝鲤不屑想道。“大帝,比利王,这次闯入的可不止你们,还有更多人。最该死的人就是恸哭之兽、堕天魔,尤其是恸哭之兽,没有它的同意,任何入口都休想打开。”

    “是,恸哭之兽该死。”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轰隆隆,一座山在飞速移动。

    “孵化之丘!”黑萝鲤道,“哈,你也来了,如何,找到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我能找什么,踏青,踏青而已。”孵化之丘扯谎道,论脸皮的厚度,孵化之丘可以媲美滑稽大帝、比利王。

    要什么脸啊,不要怂,该做啥就做啥。

    “谁,谁敢动吾的饭袋。”蓦地,饭袋中飘出一道声音,是无妄海之主的呵斥声。

    黑萝鲤炼化酒囊、饭袋时,免不得惊扰神器中海迩熊迪下的禁制。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