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羊不敢停留,只能逃遁。如果被皇狼蛛抓到了,它哪有活命的机会,羊胡子也不会剩下。“可恨的皇狼蛛,它太贪了,什么都想吃掉。我可是亡羊,守候在亡灵谷的看门兽。”亡羊后蹄向后蹬去,两道蓝色的秽气劈了出去,斩向皇狼蛛。

    亡羊以秽气、死气为食,可处理得当,它的肉还是能吃的,而且很美味。皇狼蛛曾闯过亡灵谷,摄走好几只亡羊,它们的块头可没前面的那只大。“是涮羊肉还是水煮羊肉好呢。干脆生吃算了。”皇狼蛛也很为难,吃法太多,它拿不定注意。在光明殿,皇狼蛛负责吃,准备以及善后工作自有人去做。所以它养得那么胖,更像是皇狼猪。

    火麟剑的剑灵暴怒不安,笑天星命令它不准杀掉仙客蛛带来的人。“基老,我敬你是条汉子,没有下次了。这次给你一个面子,我们再不相欠。”剑灵道。

    笑天星道:“火麟剑尚在我手上,你欠我的还不清了。不要耍脾气,强者的血液要多少有多少,你再等等,或者去杀了她们。”

    锵,火麟剑陡地扬起,指向盲女、法典长老。田地会的会长道:“她们也很强,何不以她们为目标。”

    “有人盯住我了,你当我傻。”火麟剑的剑灵怒道。它灵感何等敏锐,早已察觉自己被一团无色的星辉缠住了。只要它妄动,剑灵相信那团星辉会绞动,也许能绞死它。

    是星河骑士,她动手了。

    光明殿的四位候补圣女来了三位,法典长老、仙客蛛、星河骑士。

    星河骑士和她的扈从们藏在尘光之中,观察撕比战况。法典长老杀了星河骑士的见习扈从,她业已洞悉,之所以按兵不动,因为仙客蛛也在场,而且还带着男朋友。“可恶,我好嫉妒啊。阿蛛是我的,这个基老怎回事,他凭什么俘获了阿蛛的芳心。我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为什么能做到,难道说我的魅力还比不上一只基老?”

    世界观都快颠覆了,星河骑士又恨又恼,她自认长相不倾国也倾城吧,就算没有汉子的大姬姬,也能用假的来代替啊,汉子能做到的,她能做的更好。可仙客蛛就算不喜欢星河骑士……也是谜题,星河骑士不知答案。

    “主人,勿动怒。基老不足为惧,我们要以大局为重。圣女说了,让我们协助仙客蛛以及她的基老男朋友生擒副团长、法典长老。”一位白衣扈从道,她最受星河骑士的信赖,也敢当面斥责主子的不是。星河骑士非但不会怪罪她,反而更加敬重她。能让她敬重的人不多,光明殿的圣女算是,黑暗宫的宫主黑萝鲤也是。至于仙客蛛,她是暗恋的对象,谈不上多敬重,因为爱更多。

    “圣女大人为何允许仙客蛛和一只基老交朋友。没道理啊,我想不通呀。”星河骑士秀眉拧起,仍然不知原因。

    “因为圣女觉得有趣。”那位扈从道,“她的恶趣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你好大胆子,敢这样说圣女大人。”星河骑士故意恼道。

    “我说的是实话。相信圣女大人不会惩罚我的,因为我诚实而且肯为光明殿卖萌。”扈从道。

    “为啥不是卖命?”星河骑士道。

    “我又不傻,为什么要卖命。珍惜还来不及呢,聪明人才不会主动送死,圣女也不喜欢那样的傻比。”扈从道。

    “所以我们的副团长是傻瓜,不为圣女大人所喜。她眼睛瞎了也是白瞎,怪不得别人。圣女对她够好了,她还不知足,居然背叛光明殿,听那堕天魔的妖言。实是不智,这样的女人留着终是祸害,只怪圣女大人心肠太好,下不得杀手。我就不同了。”星河骑士道,呼,她的披风扬起,星光迸涌。

    不再隐藏,星河骑士现身了。有两方面的原因,一,她看不下去了,非要杀了田地会的会长。二,法典长老、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都该死,不杀不足以平息她的怒火。

    啪,啪。星河骑士最信任的扈从在她身后鼓掌。“主人好样的,去吧,杀了盲女与法典长老。难怪别人说你是圣女的Gui子手,她想杀不想杀的人,你都为她除掉。大概是因为你脑筋比较死板,容易受到怂恿吧。”

    “喂喂,你怎能这样说我,我好歹是你的主子啊,是我养活你们哎。你们也不要说风凉话,与我一起擒下副团长、法典长老。”星河骑士道。其实她对自己很有信心,根本不需要扈从从旁掠阵。

    “流星雨。”星河骑士道。她右手抓着披风,向后一展,呼,狂风遽起,迸起千丈高。一块巨大的星石浮在空中,被风刃削成上万块。星河骑士左手抬起,并指如刀,直指法典长老。飕飕飕!飕飕飕!被切碎的星石蜂拥而至,砸向法典长老,真如天降流星雨。

    “碰到最不想见的人。”法典长老翻开法典第七页,“无序的终将有序,不服的终被消灭。”她读道。

    嗡!气芒迸起,在法典长老上空结成一张电网,无数蛇形电流腾窜扭舞,遍布其上。而从高空飞坠而下的星石全被电网吸住了,一块块附在上面,越堆越高,最后看不出电网的形状,分明是一道铺砌的石路。

    轰隆隆,那张电网荡炸开来,上面的大大小小的星石碎块全被轰成碎末,纷扬迸洒,成了沙尘暴。法典长老一点也不敢大意,她知星河骑士的能为,绝非易与之辈。

    “大猩猩灌篮。”星河骑士的声音如同冬雷爆绽,震得千米内空间幌迸。嗷吼!一只大猩猩狂叫道,它双手抱着一个石球,少说有几千斤。这只大猩猩是星河骑士的契约兽,它是超级腮牙人的远亲,身上同样流淌着战士的血液。星河骑士还为自己的契约兽起了名字,赤木缸贤。

    赤者,因为大猩猩的皮毛是红色的,而且他使一杆鎏金棍,棍两头包着赤金。

    “草!是那个大猩猩来了。”法典长老惊道。她是知道赤木缸贤的厉害的。曾经,赤木缸贤凭着一杆棍打败了皇狼蛛。事到如今,皇狼蛛见了赤木缸贤都躲着它,不敢与之撕比。除了鎏金棍外,赤木缸贤还有一口巨缸,活物掉到里面都会淹死,很难爬出来,会水的死得更快,很是邪门。

    大猩猩灌篮是赤木缸贤的得意之招,当年,皇狼蛛就被它用这招揍的不要不要的,见一次躲一次,都生出心理阴影了。“挖草。”皇狼蛛也不再追赶亡羊,“赤木缸贤,我此生最大的敌人赤木缸贤出现了,不知道它妹妹在不,它们要是一起出现,我今天肯定会被揍的吐血。”皇狼蛛远远的瞥到大猩猩,心肝都吓得变了颜色。

    法典长老没信心与赤木缸贤直接撕比,她选择避开。刷,人影幢幢,法典长老斜里窜出,躲开了赤木缸贤砸下来的石球。可石球速度不减,向下飞坠,砰的一声巨响,地面被炸出一个几百丈深的大坑。地面遽颤,犁出一道道沟壑,像是蛛网。

    “噢噢噢,我是赤木缸贤,我要灌篮,我要争霸全国!”赤木缸贤道。轰嗡,空气迸爆,一尊大缸降了下来,正是大猩猩的第二个法宝。“棍来。”赤木缸贤右手张开,攫来一杆鎏金棍,当的一声,捣到地下。背负大缸,手握鎏金棍,赤木缸贤像是一尊战神,颇有它的远房亲戚超级腮牙人的气势。超级腮牙人的威名不必多言,宇宙都知道。

    看着赤木缸贤八面威风,好不得意,皇狼蛛心道,我不吃眼前亏,先走为上。嗤嗤嗤,皇狼蛛背上的肉瘤迸喷无数道蛛丝,像是柳絮飞洒,蛛丝结成大茧子,将皇狼蛛包住了,茧子越来越厚实,约有两尺厚,真可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哈哈哈,这样就安全了,滚动吧。”皇狼蛛躲在茧子里,向前面滚去,轰隆隆,它不知撞折了多少大树、山头。

    赤木缸贤哼道:“皇狼蛛,我的手下败将,想逃,可能吧。去吧,我的大缸。”

    脊背一震,大猩猩将背上的那尊大缸撞了出去,呼呼,大缸逆时针旋转,向茧子追去。“不妙,超不妙的,大猩猩又想发棵我。我得逃。”皇狼蛛更加卖力的催使茧子,让它滚得更快更远。

    “法典长老,你背叛了光明殿,就是圣女的敌人,圣女的手段如何,你不是不知道。劝你在此自尽,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赤木缸贤道,它拎起鎏金棍,眼大如盆,迸放出两道好似巨蛇的神电,扫向法典长老。

    法典长老丢出手中的法典,当当,那两道神电劈中了翻开的法典。“赤木缸贤,我与你也是朋友,我们讨论过当今篮坛上的俊杰,可谓知己。为何出手撕比我。我们的友谊这么廉价吗?”

    “住口,法典长老!”赤木缸贤道,“你不可将我们的友谊置于圣女的法旨之上,两者焉能并提。长老,你让我失望了。”

    砰!砰!砰!赤木缸贤挥动左拳,猛击Xiong膛。“你看,我都气的吐血了,这都怪你。”

    “马币的,这是你自己锤的啊,大拳拳碎自己的Xiong口,关我何事。”法典长老怒道,“你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除了愚忠,什么都不会。”

    赤木缸贤与法典长老对峙的同时,星河骑士杀向了盲女。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全盛时期尚且不是星河骑士的对手,如今眼瞎,更难与她对抗。而且副团长召唤出来的亡羊自顾自的逃命去了,不管自个的主人。“天要亡我?”盲女心道,她感到悲哀。“我的生命就这样走向终结?不,绝不会的!”盲女拿去罩住眼睛的绸布。

    “哦,副团长,你什么时候换了一双招子,这不是很亮吗。”星河骑士笑道,“我们曾经是朋友啊,无话不谈,你为何瞒着我。看来,你我的友谊建立在相互利用的基础上,割舍了也没什么可留恋的地方。我只怪自己交友不慎,真的不怨你。”

    星河骑士盯着盲女的新眼睛,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有眩晕之感。她换上的是谁的眼睛,对方是否甘愿献出,星河骑士也不知。

    “这双眼睛是黑暗宫的宫主送给我的,我没打算用的。”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道。

    “黑萝鲤送给你的。哈哈哈,是你自己说的,副团长,你罪无可赦。黑暗宫与光明殿对立至今,身为光明殿的中坚干部,你主动投敌,谁都救不了你。我当场杀了你都可。”

    呼!星河骑士的披风飞了起来,在空中旋了几圈,蓦地变成一柄剑,这剑由十五颗星星串成,七颗黑色的星星,八颗金色的星星。黑星在前,金星在后。

    “黑暗宫也好,光明殿也罢。”盲女道,不,她早就不是眼瞎之女了,“夜魔女王来了,你们都要臣服在她的权杖之下。”盲女展开手,一根白色的羽毛飘了出去,是堕天魔的羽毛。

    那羽毛极轻,散发着金属制的冷光。

    星河骑士的眼睛再不能挪开,“堕天魔,它是堕天魔的羽毛!”

    “不止这一根,还有很多哦,堕天魔大人最近在尴尬期,换羽毛,有很多没用的都给了我。用来对付你们最合适不过。”盲女笑了。她手里多了一个袋子,袋口是开着的,呼呼呼,袋中冲出一道羊角飓风,上千片羽毛随之冲出,散落开来,像是在下了一场好大的雪。

    星河骑士、仙客蛛、笑天星等人不敢去接羽毛,纷纷运转功法,避开它们。堕天魔留下来的东西,肯定很危险。几人心知肚明。

    “阿嚏!”

    赤木缸贤打了一个喷嚏,它很烦躁。因为大猩猩对堕天魔的羽毛过敏,鼻子很难过,喉咙像是被堵了。“那个鸟人也来了,可恶。”赤木缸贤挥动鎏金棍,扫了出去,砰砰砰,几十片羽毛登时炸开。它们是炸开了,可未消失,变成更碎更细密的粉末,“阿嚏,阿嚏!”赤木缸贤打了几十个喷嚏,整只猩猩都不好了。

    “快收起它们。”赤木缸贤吼道,“再不听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哦,你能做到吗。来啊。”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道,“堕天魔大人马上就会赶来,只要我放出她的羽毛,她就能收到信息,而且会迅速飞来。你们都死定了,圣女也救不了你们。”盲女笑道。“不,圣女自顾不暇,她还能得意多久?你们想过吗。”

    “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我要杀了你!”赤木缸贤舍了法典长老,腾的窜了出去,“长!”它手中的鎏金棍倏地延长,捣向盲女的脑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