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天魔和盲女相遇之后,两人随即分开,也未一起行动。可她的目的达到了,她向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宣告夜魔王已经降临了,她们能做的就是找到她,为她加冕,称颂她的美名。

    盲女虽是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可并不受重用,她并非天生眼盲,而是在一次惨烈的撕比大战中,被黑暗宫的神箭手暗算了,双目被戳瞎。

    那次撕比大战是由光明殿的最高领导者仙客琴发起的,她打着光明永照大地、黑暗无处可藏的旗号,率领光明殿的四分之三的骑士、长老、殿主、副殿主,于春巫平原和黑暗宫的宫主统领的守夜人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

    双方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没有任何退路,撕比了九天九夜,荡平了三百座高山,并将春巫平原削去了七丈。黑暗宫、光明殿死伤无数,不管从哪一方面看都是两败俱伤的局面。光明殿的圣女,黑暗宫的宫主,她们也知不杀了对方,恐怕今后再无这么好的机会了。

    血流成河,尸堆如山。这时,武庚宫的守护兽现身了,恸哭之兽倏化人形,手捧命运记录,制止了仙客琴、黑萝鲤,并道夜魔女王的转世之体快出现了,希望她们以大局为重,不能再撕比了。否则,他将施展小命运术,否决仙客琴、黑萝鲤的存在,让她们归于永寂。

    仙客琴、黑萝鲤忌惮命运记录,敢怒不敢言,她们遵照恸哭之兽的意愿,再缔契约,约定不再发生第二次撕比大战。契约已成,恸哭之兽目的达成,潇洒退去。仙客琴、黑萝鲤带领残余部众,退回己方。

    因为双目已瞎,盲女的前途和她的视力一样陷入黑暗之中,她由预备役团长重新降到副团长的职务,而且多年过去了,毫无晋升的希望。这次,盲女遇到了堕天魔,听她道,夜魔王来了,盲女欣喜若狂,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一个人难成大事,盲女首先想到的是拉拢光明殿中不得志的骑士、长老,与她们一道去迎接夜魔女王,彻底推翻仙客琴,罢黜她的圣女之位,将其贬到极远之地,再无恢复元气的机会。

    盲女第一个想到的即是法典长老,那貌似好人的长老。“长老,当断则断。否则……”这位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再道,她觉察到法典长老的怯惧之意,仙客琴积威已久,光明殿就像是她的私有之物,违背了当年三圣女创建光明殿的初衷。

    “副团长,你认为还未觉醒的王,她是圣女的对手吗。”法典长老问道。

    “哪怕是不完全的王,她也是王。失了夜魔王,这片国度还有意义吗,先有王才有夜魔王国的。法典长老,切莫忘了这点。相信圣女也忌惮这点,她不会真动手的,恸哭之兽、堕天魔都在,它们会坐视圣女弑君吗。”盲女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再问你,为何武庚宫的两位守护兽不在夜魔女王身边,堕天魔大人还让你我去寻觅王,不是很奇怪麽。”法典长老道。

    两人展开身法,迅速远离三心之海,离开光明殿,她们都有叛逃之意,再待在光明殿附近,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可逃是逃了,并不代表她们站在一起,还是有分歧的。经此一逃,法典长老明白自己再无担任光明殿圣女的可能,是她自己断送了候选人的前进之路。“只能辅助王,或者投到黑暗宫两条路了。可悲,我算计半生,还是穷愁莫展。”法典长老心有不甘。

    “水至清则无鱼。”盲女道,“也许堕天魔、恸哭之兽也有不确定的地方,它们还需依靠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充当石子,丢进水中,荡起涟漪或者骇浪。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好处,待你我一飞冲天之时,也是名满天下的时候。你还在犹豫什么,知道王将临此间的人不多,我们有明显的优势,若不抓住,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说的我都懂。”法典长老道。“这次都听你的。”她又道。

    法典长老看似失去了主意,以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作主心骨。可盲女不会小觑法典长老的,知道她那样的人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心志如铁,不可陨灭。

    心怀诡意,两位光明殿的女人一路无言,她们都在思忖如何算计别人,做到对自己最好。对她们来说,对自己有利,谁都可以踩,谁都可以背叛,谁都可以杀,夜魔女王也不例外,她只是身份的象征,不代表什么。

    “哇哈哈哈,我是田地会的会长啊。”

    一中年汉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呦,小蛛蛛也有人肯娶回家。可喜可贺。”

    皇狼蛛同样激动道。它因为心情好,也就放过了纺丝龙兽、机智兽、皇善兽、吭蝶兽。

    法典长老、盲女惊道:“怎会这样,我们特意反方向而行,为何还是遇到了仙客蛛。”两人还是很忌惮红发的断臂女。

    “来人止步,这里不欢迎你们。”笑天星道,他的左臂恢复了,是皇狼蛛主动给他解毒的。

    “法典长老,副团长,你们想去哪里。”皇狼蛛道。“圣女通知我们在此地拦下你们,不知你们做了什么事,惹得圣女大发雷霆。我与你们是旧识,你们待我不错,我无意撕比你们。束手就擒吧,不要让你我都为难。”皇狼蛛并不将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法典长老放在眼里。

    “圣女还说了,光明殿的女婿很有前途,他会种庄稼,能提高光明殿亩产经济作物的产量。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才是我们的命脉。有了田地会会长的协助,光明殿何愁撕比不过黑暗宫。恸哭之兽大人说了,它愿意帮我们。”

    “啊。”盲女道,“恸哭之兽与圣女联系了?”

    “是。”仙客蛛道。“它还告诉圣女,堕天魔不再是武庚宫的守护者,和她一道而来的并不是真正的夜魔女王,我们可杀了她,维持夜魔王国的现状。任何人不服,都是光明殿的敌人,圣女绝不姑息。”

    “堕天魔和恸哭之兽分道扬镳了?”法典长老惊异道,她可不知道这点,别说是她,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也不知。她只是和堕天魔偶遇了,那位好心的守护兽特意告诉她,王将临,夜魔王国也变天了。

    “被算计了,我被堕天魔算计了,还是仙客琴被恸哭之兽算计了。堕天魔、恸哭之兽同为武庚宫的守护者,它们的话有几分可信,真的分道扬镳了?”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重新考虑对策,事情的发展远超她的想象,更复杂,更难辨测。有一点盲女、法典长老可以确定,仙客蛛、皇狼蛛不会放她们离去,撕比在所难免。

    法典长老一言不发,将袖一展,呼,法典飞了出去。照着仙客蛛的脑袋砸去。

    仙客蛛得天独厚,一进入光明殿就由圣女亲自指导她,传她三圣女心法、光明印、圣瞳之术。法典长老当然嫉妒她。上次,光明殿与黑暗宫的撕比大战,仙客蛛并未参战,未积功德,她凭什么被誉为最接近圣女的候选人。

    盲女心里要比法典长老更苦,更不好过。她的眼都瞎了,团长一位也别想了。仙客蛛一个小丫头,对她大呼小叫,不知礼节,她还没担任圣女呢,只是候补人。若将来她真的成了圣女,我更别想有好日子过。盲女也动了杀心,它还未动手,呼,一团火光荡飙而来,铺天遮地,涤荡向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

    剑灵,火麟剑的剑灵动手了。

    火麒麟形状的剑灵不等笑天星下令,主动攻击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这妞的眼睛虽看不见东西,可她是强者,我喜欢强者的血。”火麟剑的剑灵喜道。

    蓬!

    火星迸舞,四下荡翻。盲女方圆五丈内被无形气罩护着,扑涌而来的火光都被撞爆了。

    “你非真正的火麒麟。”盲女道,“器灵,你是器灵!”盲女眼睛虽瞎了,灵感尚在,她捕获空气中的灵压,得知火麒麟的真正面目,图借其形,而非真物。

    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抖开火麟剑,他这次是左手用剑。“很好,我的手臂恢复了。皇狼蛛,是皇狼蛛,我的左臂被皇狼蛛废了,并不冤枉。可我与皇狼蛛的主人成了情人,它感激涕零,为我解毒,恢复我的手臂。”笑天星小试身手,还在适应中。

    皇狼蛛虽然恢复了笑天星的左臂,可它夺走的霸王西头金并没归还给纺丝龙兽。

    纺丝龙兽敢怒不敢言,抡撕比能力,它与皇善兽等人加起来也不是皇狼蛛的对手,再说,这里还是它的领地,在人家的家门动手,更是找死。“可恶,难道我真要眼睁睁看着霸王西头金易主不成。”纺丝龙兽心里苦。

    皇善兽似乎看穿了纺丝龙兽的心意,它传音道:“阿龙,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可因为霸王西头金就与皇狼蛛为敌,它会杀了我们的。真的会杀了我们,你也看到了,笑天星不会替我们说话,他现在被仙客蛛吸引了,满脑子都是消声配的想法。见鬼,这样的基老如何做到田地会的会长,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我知。”纺丝龙兽道,“笑天星弃我不顾,皇善兽,你与机智兽也舍弃了我,只顾逃命,不问我的生死。这就是兄弟该做的?王者农妖死了,它才是我的兄弟,老王,老王你死的早,死的冤枉啊。”纺丝龙兽痛哭流泪。

    皇善兽、机智兽都很尴尬。纺丝龙兽讲的不错,是它们怂了,不管小伙伴的死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况不允许,就算皇善兽、机智兽去帮纺丝龙兽,它们也不是皇狼蛛的敌手,一个人死,总比三人都死强。

    “天坑。”

    吭蝶兽不声不响,制造出两个天坑,一个要坑盲女,另外一个则坑法典长老。论见风使舵的功夫,吭蝶兽不比皇善兽、机智兽差。它已经向皇狼蛛示好了,挖天坑正是为了讨好大蜘蛛,证明它有用,可以留下来。

    机智如我,怎会让吭蝶兽在那里独自装比,算我一个。腾!机智兽狠狠地撞了过去,脑袋上的尖角捅向法典长老的后背,如果戳中,法典长老也别想活了,前后透风。

    “啊,这俩个小人,你们什么都做了,我难道要喝西北风不成。”皇善兽不敢祭出红色的生命圆轮,可它还有其它的法宝,“伞皇。”皇善兽喝道。它尾巴一甩,水花迸溅,一把合拢的伞倏地打开,呼呼呼,不住旋转,伞沿锋利如刀,斩向法典长老。

    吭蝶兽、机智兽、皇善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都撕比一人。法典长老郁闷啊,心道,雾草,你们真的很垃圾,为什么这样对我。

    哗哗哗,法典自动翻开,无数道圣气迸出,横扫虚空。当,发出一声金铁交鸣之音,机智兽的角都被撞歪了。吭蝶兽、皇善兽也不好过,它们同样遭受到圣光的劈斩。

    皇伞也没用。皇善兽祭出去的宝伞竟被圣光劈成碎末,迸扬开来。“可恶。”皇善兽心痛之余,杀机骤升,“女人,毁我宝伞,拿命来偿。”

    吭蝶兽不声不响,跳到自己挖的天坑中,躲过了劈向它的圣光。“谁说我挖坑坑别人,也能坑自己啊。”吭蝶兽得意道。

    “贱。”机智兽恼道,“还有这种操作,老司机,带带我。”不由分说,机智兽步了吭蝶兽的后尘,也跳到天坑中。可它的云气就没那么好了,天坑不待见它。机智兽跳进去就是自找苦吃,坑自己。它又不是天坑的主人,吭蝶兽才是。

    哈哈哈。吭蝶兽大笑,它太开心了,不但坑了别人,还向皇狼蛛展示了它的能力,何乐不为。

    盲女最难过,火麒麟的剑灵铁了心,非要吃掉她。没了双眼,终究不便,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不敢大意,她的敌人太多了。而且仙客蛛还没动手。

    刷。

    田地会的会长一掠而出,他一剑撇开,自腹部划向盲女的下颌。“女人,你不该惹我女朋友的。”笑天星道,“恼了她就是不给我面子,我只好杀了你,为女朋友出气。”

    盲女背腹受敌,只得召唤自己的契约兽,亡羊。

    亡羊,又曰死亡之羊,它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是不详的象征。

    “是亡羊。”皇狼蛛喜道,“它是我的,谁都别和我争。”话音既落,大蜘蛛飕地冲了出去,前肢挥舞,斩向亡羊的脑袋。

    咩!亡羊发出刺耳的叫声,显然知道情况不妙,它还在责怪盲女不懂事,遇到危险就拉自己垫背,这算什么主人,没义气啊。

    “亡羊,哪里逃。”皇狼蛛笑道,“我要杀了你,你逃不掉的。”

    “不见得,咩!”亡羊发足狂奔。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