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天星将剑抖开,嗤嗤嗤,剑气像是蚕茧分出去的红丝一般,一道道扫向红发的断臂女。

    仙客蛛身体向后仰去,两手着地,她做出常人难以做到的姿态。自火麟剑迸发出去的剑气全都落在仙客蛛身上,可它们一经落下,被一团风旋卷了进去,并没伤害仙客蛛。这团风旋也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是仙客蛛的肚脐产生的风旋。

    从还是萝莉时,仙客蛛就和皇狼蛛待在一起,她从自个的契约兽那里学来一门小神通,风雪无界。修炼有成时,可在身体的任意一处打开风洞,先有风旋,后有霜雪。

    一开始时,仙客蛛想用鼻孔作那风洞,可被仙客琴、皇狼蛛异口同声否决了。试想想看,一个腿很长的独臂女,已经够奇怪的了,鼻子还能吐风扬雪,这样会没朋友的,也嫁不出去。光明殿的姑娘可嫁人,可与其她的姑娘行那双羞之法,并无太多忌惮的地方。仙客琴身为圣女,某种程度上,她还是很开明的,废除了光明殿的很多陈规陋习,还道:“我们要跟上时代的发展,不可故步自封,不进则退,这并不利于光明殿,如何能与黑暗宫抗衡。”

    仙客琴大刀阔斧,并非任意而为,而是有条不紊,逐步推行她制定的新规。任何新事物的诞生都会受到阻挠,来自保守派的敌对。可仙客琴是谁啊,她被誉为三圣女之后的第一人,在光明殿说一不二,谁反对她,谁就该死,棺材板绝无跳起的可能。

    田地会的会长大为诧异,他斩出去的剑气,皆被仙客蛛释放的风旋吸纳了过去,绞碎至尽。咔咔咔,地面崩裂,上千石块、断木也向风旋冲去,笑天星不由自已,竟也被扯了过去。“噢,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啊,脑髓都在沸腾。”田地会的会长开心道。“漂亮,多漂亮的女人啊,这是我稀罕的妞。”笑天星品味非常人所能理解,一方面他是基老,开启了基油油田,另一方面,他不排斥女人,也和她们消声配。像是武庚宫之主朵儿衮妮玛,如今的精灵公主,她曾经就是笑天星的女友,还是最喜欢的那位。

    如今,精灵公主舍弃了朵儿衮妮玛的一切,她与西之魔女同行,笑天星知道的,他与她再不能续一段良缘,镜碎难圆。“姑娘,我喜欢你,你可愿与我回老家结婚。”

    腾!

    笑天星不再坚持,向那处风旋飞了过去。他右臂负在身后,火麟剑也敛起锋芒,再无煞气。

    “告白,这难道就是告白。”

    仙客蛛惊呆了,从小到大,她不是怪萝莉就是怪女人,异常乖戾,敢和她说话的汉子都没几个,何来告白之说。皇狼蛛曾讲过,主人啊,爷们见到你,他之叽叽都会迷你的。这也从另一方面暗示仙客蛛会孤独终老。

    然而

    事不至绝境,总有转圜之机。田地会的会长向仙客蛛告白了。幸福来得好突然,仙客蛛完全没准备,她哪有什么应对的经验,慌张之际,仙客蛛的“风雪无界”神通全部开启,寒风悲啸,霜雪遮天,方圆千丈内,温度骤降,笑天星的大姬姬都冻住了。

    “啊哈哈哈。”田地会的会长大笑,他运转真元,聚于汉子的擀面杖处,咔嚓,咔嚓,那支擀面杖崩碎了上面结着的坚冰,又能开心的甩动了。飕飕飕!笑天星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住旋动,比扇叶还快。

    “姑娘,我的真情你不可辜负了。你是美人,我是靓仔,我们是天地之间的杰作。理当一起看星星瞧月亮,一起种植庄稼,亩产超越以往,再造新神话。”田地会的会长并没被幸福冲昏头脑,身为杰出的会长,种植高手,他不忘肩负的使命,振兴田地会,网罗天下种植方面的好手。

    仙客蛛心情陡乱,坚封多年的心也有了一道裂纹,“这难道就是稀罕一个人的感觉吗。”仙客蛛既开心又迷茫,不知接下来该做什么。仙客琴又不在,没人给仙客蛛出主意,那个皇狼蛛也不可靠,只会说无关紧要的玩笑话。

    呼喇喇,狂风托起仙客蛛,将她带到千丈高处,“都怪这个奇怪的汉子,尽是讲些莫名其妙的话。不,仔细看的话,这人眉宇轩昂,又废了一臂,而我天生独臂,难不成他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伴侣。”仙客蛛的心湖再起狂澜,哗哗哗,水浪迸起,再难安歇。

    簌簌簌,梧桐叶大的雪花降落在仙客蛛身上,可她仍觉头昏脑热,很想跳到冰河里,平息心境。

    “很好,我的魅力无人能敌。”笑天星得意道,刷,他一剑挥开,焰浪抛涌,焚尽百丈内的风雪,为他开路,通向仙客蛛的路。

    “攻略,我能攻略这位美人。为何不那样做呢。她散发着迪奥实女的芳香,我有单身狗的忧伤。”田地会的会长一展长袍,御剑而起。“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请务必告知我。”笑天星道。

    “仙,仙客蛛……”

    “仙姑,不,仙子,笑某人来了,请受小生一拜。”

    说罢,笑天星跳离火麟剑,他真的双膝半折,向下跪去。嘭的一声,四周气浪飙卷,扫去托着仙客蛛的风垫。

    双臂倏张,笑天星半跪着去接缓缓落下的仙客蛛,时间计算的分毫不差。

    几无任何重量,笑天星接住了仙客蛛,光明殿最有前途的候补圣女人选,没有之一。“姑娘,你心跳加快了,来吧,接受笑某人的爱。”

    田地会的会长大喝一声,关闭了基油油田,暂时忘了自己基老的身份。“哈哈哈,不枉此行啊。”笑天星道。

    “不,不好,超不妙的。”一位见习光明骑士道,他是星河骑士的死忠,暗中爱慕着星河骑士的无上容颜。可惜,星河骑士喜欢的是仙客蛛,明眼人都能看出,仙客蛛却不知。就算知道了,仙客蛛也不会接受的,在她的潜意识里,希望有英俊的独臂汉子执她之手,海枯石烂终不悔。

    圣女候选人当然都是姑娘,哪有汉子能担任光明殿的圣女。星河骑士是候选人,当然也是女的。

    刷!

    见习光明骑士一闪即逝,他用最快的速度遁向星河骑士修炼的地方,三心之海。三心之海其实是一处湖泊,从高空向下望去,会发现这片湖泊像是三颗心连在一起,故曰三心之海,总比三心水洼、三心河、三心湖大气多了。

    能在三心之海附近活动的都是星河骑士的心腹,擅入者皆杀,这是星河骑士定下的规矩,她有资格这样做,自她占守三心之海后,也无人敢背后议论她。

    见习骑士以速度见长,他的实力稀疏,不入流。正因速度快,他才被星河骑士相中了,用作跑腿用的联络员。

    “哦呀,这不是小孟吗,飞的这么快,有急事吗。”

    刷,一人驭起长虹,倏地拦下了见习骑士,是法典长老,另外一位圣女候选人。法典长老在光明殿的地位说高也不高,说低也不低,处在很尴尬的位置上。因为仙客琴说的话就是法旨,哪需什么法典,是故,法典长老成了摆设。也许是圣女本人也觉得亏欠法典长老,才指明让她担任候补圣女,聊作补偿。

    法典长老为人随和,在光明殿并无明面上的敌人,她和圣翼之女莉莉安、红发的独臂女仙客蛛、三心之海的骑士都是朋友,也没奢望能当上下一任圣女,她的实力在四位候选人中排在最末,论资历、按能力,都选不到她的。其她三位圣女候选人也明白这个道理,都有拉拢法典长老之意,所以她才能左右逢源,不失为明哲保身的法子。

    “哦,是法典长老。”见习骑士道。“长老您在此作甚,没时间了,我还有要事通知星河骑士大人。我是她的扈从,有义务为她分忧。”

    “啧啧,忠诚的扈从,我怎么有没你这样的下属。”法典长老道,她并没让开,仍挡去见习骑士的路线。

    见习骑士只得道:“法典长老,你与我家的星河大人也是好友,请不要让我作难,伤了你们的关系,非是我愿意看到的。”

    法典长老将袖一甩,砰,一物撞向见习骑士,轰碎了他的身体,血水迸洒,碎骨抛扬。见习骑士只剩下一颗脑袋在空中飞旋。

    “你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我说话。”法典长老道,她五指抛弹,咻咻咻,十数道气带飙出,劈碎了见习骑士的脑袋。方才,法典长老袖子里飞出去的是一本厚实的书,光明殿的法典。可惜,书已蒙灰,无人翻阅,法典的持有者也拿它当坚实的器物,打杀不长眼的人用。星河骑士的扈从不识抬举,惹恼了法典长老,被杀掉了,能怨的了谁来。

    光明殿中的人只知法典长老与世无争,可谁又真正的关心她的想法呢,她何尝不想当下一任圣女,高高在上,享尽荣耀,生杀予夺。

    “仙客蛛动了女儿心,难堪大用,这是我的机会。圣翼之女莉莉安,她的圣翼被基老王斩断了,不足为惧。就只剩下你了,星河骑士。除掉你,我再无对手,仙客琴只能认命我做那唯一的继承人。”法典长老五指戟张,摄来法典,她眸子生寒,倏地转身,道:“既然看到了,那就出来吧,杀一人是杀,再杀一个也无妨。”

    “请您高抬贵手。”一人道来,“长老,我只是路过的瞎子,什么也没看到。”一眼睛蒙着黑布的女人道。盲女,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之一。

    “哦,是副团长。”法典长老道。“不知为何悄悄跟着我,是圣女的意思吗。”

    “不,法典长老,圣女什么都没吩咐我,我讲了,路过而已。”盲女道,“我一个瞎子,没什么追求,偶尔散散步什么的。”盲女手上有一只蜘蛛。

    法典长老瞬间明白了,这位副团长是仙客蛛的人,她手指上的蜘蛛是皇狼蛛的魔气所化,用作联络工具,很是方便。“这个瞎子什么时候和仙客蛛走得那么近,我竟不知道,她故意向我摆明身份,又是为何。”法典长老犹豫着,不知是否该击杀盲女。如果她真的这样做了,只有两条后路,成为下任圣女,或者转投黑暗宫,作那守夜人。

    蓬!

    盲女手指上的蜘蛛炸掉了,那团魔气也没能逃掉,被盲女催化了,倏然逝去。

    “嗯?”

    法典长老更加奇怪,不知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在打什么主意。

    “法典长老,我知你志比天高,不甘寄人篱下。”盲女道,“你隐忍至今,真的以为别人不知?我尚能看出,何况……”

    “何况圣女吗!”法典长老道。“副团长,你想说什么,直言就是。”

    “合作吧。”盲女道。

    “合作?”法典长老抓着厚实的书,并未祭出,镇杀光明团的副团长。“你想与我合作?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再者,我们没有任何交集,何来联手之说。在此声明,我不像你说的那么有野心,能保住现在的位置就已知足,圣女明鉴,她知我的心意。”

    “圣女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否则她就不是仙客琴。”盲女道,她直言仙客琴三字,已是对圣女的大不敬,被人听去了,会有生命之虞。因为光明殿的最高在位者,她可没那么好的脾气,谁敢不服她,她就杀了谁。

    “夜魔女王将至。”盲女又道。“你懂吗。”

    “夜魔女王?”法典长老道,“谁知道王什么时候回来,也许再不能归来。”

    “她已经回来了。”盲女道,“堕天魔大人告诉我的,她的话,你敢不信?”光明骑士团的副团长一挥手,呼,一片羽毛飞了过去,落在法典长老手中。

    这是堕天魔的羽毛!法典长老心道,“难道夜魔女王真的回来了?若真如此,我还争什么唯一的候补圣女,就是仙客琴,她也没任何用处了。夜魔王在位的时间,黑暗宫、光明殿都会解散,只有王是唯一的至高者。”

    “王现身了,她还未完全觉醒。”盲女补充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你说的够多了,我也不傻。法典长老想道,盲女,你无非是想与我联手,辅佐夜魔王,待她君临之时,也是你我上位的时候。“堕天魔大人还说什么了。”法典长老收起法典,追问道。

    “她与王分开了,可能感应到王即将苏醒。若是有人在你我之前找到了王……”盲女道,聪明人无须全部道出。

    “圣女可知?”法典长老道,“她会允许王存在吗。”

    “你说呢。”盲女道。

    两人沉默了。她们都是仙客琴身边的人,哪能不了解她。“圣女会杀了尚未觉醒的夜魔女王。”两人无比确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