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殿?田地会的会长一脸懵比,他初来此地,尚不知光明殿代表什么。

    在夜魔王国,甚至有人说光明殿比黑暗宫更可怕,光明骑士比守业者更危险。笑天星暗中戒备,眼前出现的红发断臂女让他感到不安。

    几在同时,嘭嘭几声,纺丝龙兽、机智兽坠地,它们砸落之处深达数千丈。皇狼蛛以一敌四,扔然绰绰有余。纺丝龙兽飞来飞去,在皇狼蛛面前炫耀它的速度,故而它摔得更狠,机智兽也好不到哪里去,它的撕比之力平常。

    皇善兽、吭蝶兽心有余悸,刷,刷!两头契约兽纵身飞掠,倏地远离皇狼蛛。吭蝶兽在逃遁的过程中不忘挖了一个个天坑,皇狼蛛若追来,还需费一番功夫。皇善兽的生命之轮,那像是红月的圆盘也裂开了,上面有上千道细纹,只消外力再锤击几次,红盘即会崩碎。

    “可怕,可怕。”皇善兽暗道,它飞遁的更快了。

    纺丝龙兽的翅膀折了一只,它的最强法宝“霸王西头金”也被皇狼蛛夺去了。“哇!”纺丝龙兽张口飙出三百斤鲜血,溅洒在机智兽身上。

    机智兽无处可逃啊,它心里苦,又不能说出来。“纺丝龙兽,放宽心,我们会逃出去的。你我同为田地会的四方守护兽,岂会在此丢了小命。笑天星不会坐视不管的。”

    纺丝龙兽哼道:“那王者农妖呢,它不是死了吗。老王也是四方守护兽中的一人,它都能死,我们又有何不同。阿机,你不要太乐观。我的霸王西头金不在了,可恨呐。噗啊!”纺丝龙兽又吐出二百六十斤鲜血,这次,机智兽躲开了。它很幸运,也有些得意,“哈哈哈,机智如我,最终还是技高一筹。”它话语刚落,纺丝龙兽接连迸吐出七百斤鲜血,直接将机智兽淹了。

    “我消声。”机智兽忍不住道,“纺丝龙兽,你不要太过分,我们都在坑底呢,哎呀,真奇怪,为何这坑四面平整,你吐的血也没渗到地下。喂喂,纺丝龙兽,你在做什么,为何喝自己吐出来的血,太恶心了!”

    “你懂什么,我在补血。吐了那么多,感觉身体几乎被Tao空,我好迷茫呀。”纺丝龙兽一尾巴扫了过去,砰的一下,扫飞了机智兽。“等等,它脸上还有我的血。”纺丝龙兽后悔道,它的龙尾卷缠住机智兽,拉向坑底。

    “等等,纺丝龙兽,不可放肆。机智如我,咋能忍受你的……”机智兽惊呆了,因为它猜到了即将发生的可怕事情。

    果不其然,纺丝龙兽抱着机智兽的脑袋,一阵消声。

    “”

    机智兽心如死灰,苦的不要不要的。很想掐死纺丝龙兽,“可恶的东西,就知道欺负我,为何不与撕比那个大蜘蛛,是它将我们砸到地下的。”机智兽怒道。它稍一用力,挣开了。呼!机智兽向上逃去,再不待在纺丝龙兽身边,谁知道它还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心好累,机智兽伤感道。

    它还未感慨完,一座金山砸将下来。砰!轰砸在机智兽身上,将它砸懵了,身体几乎散架,头晕目眩,再次坠落。还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坑,机智兽被金山轰向纺丝龙兽。

    不好。纺丝龙兽惊叫道。“我躲!”纺丝龙兽喝了自己吐出来的血,感觉萌萌哒,力气也恢复了,翅膀也愈合了,又能飞天,就是不遁地。

    “我的,我的,这是我的霸王西头金。我抢!”纺丝龙兽不甘心自己的法宝被人夺走,它要抢回来。

    “王炸!”皇狼蛛道。

    砰的一声,霸王西头金的一角炸开了,登时,金色的细沫像是沙子般散开,簌簌落下,全都撒在纺丝龙兽的龙翼上。

    霸王西头金自被皇狼蛛掠夺走的刹那,它已抹去原主人的印记,烙上自己的兽痕。比起纺丝龙兽,皇狼蛛更擅长驭使霸王西头金,它让一小块西头金炸裂,碎为粉末,故意而为。目的有二,其一,向纺丝龙兽证明你不行了,你是废物;其二,皇狼蛛宣示主权,它才是霸王西头金的主人,而且还能用它伤害原本的主人。

    纺丝龙兽的龙翼被金色的粉末覆盖,重逾万钧,再不能抬起,向下直坠。废了,皇狼蛛废掉了纺丝龙兽的双翼。这招够狠,直接打纺丝龙兽的脸。

    皇善兽、机智兽吓得魂飞天外,哪还敢去帮它们的伙伴。吭蝶兽更没理由舍生取义,不用它算计了,自有人去杀掉纺丝龙兽。

    龙翼被毁,霸王西头金被夺,纺丝龙兽失去了最大的倚仗。砰!它再次坠地,还是那个坑,它又掉进去了,摔得很重,爬都爬不起来,彻底没了脾气。

    “回来吧。”皇狼蛛道。它站在金山的小山之山,这山的本体是霸王西头金。

    咔嚓,咔嚓。

    纺丝龙兽的双翼齐齐折断,向上升起,它的翅膀被金色的细沫覆盖,听从霸王西头金的召唤,回归原体,还顺便带走了纺丝龙兽的翅膀。

    吼!吼!纺丝龙兽痛嚎不已,断翅处,鲜血迸涌,止也止不住。疼的纺丝龙兽在坑底打滚。

    机智兽、皇善兽有心无力,它们尚不能自保,绝无可能去守护纺丝龙兽,再者,纺丝龙兽平日里做事不地道,除了王者农妖,和它结好的人不多。反正机智兽、皇善兽与它没有过命的交情。

    人说患难见真情,自有其道理。纺丝龙兽徒呼无奈。就连它的人类契主笑天星都没打算帮它,任其生灭,全凭己能。

    皇狼蛛还是很有艺术细胞的,它折断纺丝龙兽的双翅之后,安在霸王西头金两侧,“美哉,金山有了翅膀,如我添翼。”其实,那对龙翼能扑动,皆因霸王西头金的碎末,它们附着在龙翼表面,牵动着做出扇翅的动作。

    田地会的会长之所以不动,除了忌惮仙客蛛外,还担心有更多的敌人躲在暗处。光明殿,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笑天星就觉得不简单,“应是高手如云之地,也许比田地会更强势。”笑天星虽已收回四方印,可不到万不得已时,他绝不会轻易祭出。

    “火麟剑!”

    笑天星右手一振,一团火光迸起,哧哧哧,火星爆涌,炽烈如海,绕着田地会的会长飞速旋转。锵的一声,火麟剑倏然显现。

    当雄八还是田地会的会长时,田地会出现了一位杰出的种庄稼高手,他名段玉郎,人生得玉面如花,眸如星子,端的是个好基老。雄八见了也动了基情,与之消声基,采了他的局部地区之花。然而雄八的关门弟子也和段玉郎之间有消声情。雄八如何能忍受,以雷霆手段斩了段玉郎,而且拿走了他的家传宝剑,火麟剑。

    火麟剑也因此传了下来,成了历任田地会会长的信物之一。

    此刻,笑天星摄来火麟剑,除了震慑红发的断臂女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以强者的血洗涤火麟剑,它将会更强,剑灵也会随之苏醒。

    笑天星唤醒火麟剑的剑灵,没有别的法子,只能用强者的血喂剑,或者用自己的血。“光明殿的人都像姑娘这般好客吗,你带来的宠物伤了我的左臂,斩掉我带来的纺丝龙兽的翅膀。礼尚往来,笑某人不回敬,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

    田地会的会长手腕一抖,蓬,火麟剑绽放一大团剑芒,覆拢千尺方圆,剑芒所过之处,大地焦黑,林木碳化,生机不存。当当当!火麟剑不住幌颤,剑灵,剑中的器灵即将醒来,它感受到了外界的撕比气氛。

    嗤的一声,笑天星的手臂飙出一道血箭,没入到火麟剑之中。是剑灵,它主动索求持有者的血液。吸收了笑天星的血液之后,呼哧,一道百余丈高的火柱冲天旋起,登时,热浪飙滚,四下迸爆。火麒麟,一只火麒麟昂首睥睨,怪眼凶睛,剑灵,它是火麟剑的剑灵。

    剑灵主动醒来,这非常事。笑天星诧异之余,心道太好了,还以为这位大爷赖在剑中,死活不出来。

    “火麒麟?不,这只是剑灵。”仙客蛛道,“基老,将你手中的剑献上,我可让你死个痛快。否则,你落入其她人手里,想死都难。我为你带来了救赎,你意不意外,感不感动?”

    “姑娘的想法迥异常人,笑某人不敢苟同。”

    刷。

    田地会的会长倏然纵出,火麟剑陡地斩向仙客蛛的腿,因为对方的身体构造很怪,四肢太长,尤其是腿,占了身体比例的四分之三。

    火麒麟形状的剑灵并未跟着笑天星一起撕比仙客蛛,它在空中拽步而行,迪奥的不要不要的,根本不将仙客蛛、笑天星放在眼里。“两个小东西,还不值得大爷我出手。”剑灵忖道。“倒是那个大蜘蛛有些意思。”火麟剑的剑灵睨了一眼皇狼蛛,已知它比皇善兽、纺丝龙兽、机智兽更美味。“血,我要喝它的血。”念头已毕,腾的一下,剑灵向皇狼蛛跳了过去。火河迸涌,随剑灵一起冲至皇狼蛛那边。

    皇狼蛛心念一动,轰隆隆,小山高的霸王西头金降下,砸向火麟剑的剑灵。“嚣张的剑灵,不知道我的厉害,我让它先吃些苦头,再收服它。”皇狼蛛也相中了火麟剑,“真是好剑,不该放在一头基老的手上。可惜了,名剑蒙尘,剑灵也失了心智。”皇狼蛛目光闪烁,腹部向内塌陷,那圆滚滚的肚子骤地扁了,蛛丝,它即将抛出蛛丝,捆住剑灵。

    砰砰砰!砰砰砰!火麟剑的剑灵一摇首,一团团火光飙起,砸的霸王西头金幌荡不歇,站在上面的皇狼蛛也不好受,像是晕车的人坐在颠簸的火车上,脏腑移位,百感交闪,滋味不可诉诸他人。“我消声。”皇狼蛛塌陷的腹部向外Tan去,蛛丝如网,蓦地网住了火麟剑的剑灵。

    “抓到你了,可这也太简单了些。”皇狼蛛心道。

    蓬嗤!火浪迸飙,冲破蛛网,火麟剑的剑灵冲了出来,它蹄子一甩,剑气斩出,哧啦,旋劈向皇狼蛛的腹部。

    “呵呵。这才像样。”皇狼蛛移形换位,带着霸王西头金一齐消失在原地。火麟剑的剑灵讥笑道:“你这腌臜物,别躲,让大爷劈几剑。”

    火麟剑的剑灵话语甫落,数不清的小蜘蛛从天而降,抖落下来,它们都是皇狼蛛的魔气所化,身体凝实,和真正的蜘蛛并无任何差别。“啊。”剑灵道,“好麻烦。”它仰天咆哮,火柱迸起,呼!呼!呼!几百道直径过丈的火柱犹如赤龙,挟起千丈高的热浪,抛天而舞,焚烧了十几万只小蜘蛛,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即便被烧成灰烬,仍然不灭,再次化为魔气,飞腾几次,又有新的蜘蛛跳了出去。

    “你真丢人啊。”火麟剑的剑灵嘲笑道,“只会使些鬼蜮伎俩,既不雅观又伤害不到我。”剑灵倏地一摇身体,化剑而去。

    锵!

    剑吟骤然而起,一剑出,八荒焚尽,那些个魔气所化的蜘蛛无一存活,全被烧成了劫灰,再不能转化。

    “别再躲藏了。我看到你了。”长剑倏然斩下,向西侧落去,哧哧哧,剑气缤纷如雨,向一个方向集中散落。皇狼蛛只得跳出,它待在霸王西头金下面,“有两下子。”皇狼蛛道。

    纺丝龙兽刚从坑底爬了上来,就被剑气贯穿了身体,它也是有苦无处诉,“嘛麦皮,我这是怎么啦,是个人都拿我出气。”瞅着自己的身体千疮百孔,血流如箭,纺丝龙兽也是服气了,它一狠心,嘭!身体陡地炸开,血雾迸起数十丈高。

    飕!一只体积缩小了十几倍的迷你纺丝龙兽早已逃出,这是它的备用身体。

    吭蝶兽早就瞥到了,就等着纺丝龙兽自我摧毁第一个身体,“呵呵呵,我终于能坑你了。”吭蝶兽早就计算出纺丝龙兽的逃生路线,并排下一个个天坑,等着它掉进去。“不管你有多少备用身体,我一并坑掉。”吭蝶兽心道。

    如吭蝶兽所料,迷你纺丝龙兽掉进了第一个天坑中。轰隆一声炸响,它被炸的肝都气疼了,备用之躯也变得破烂不堪。“握草,吭蝶兽,你吖够狠。”纺丝龙兽怒道,它正要破口问候对方它爹与它爹的爹,竟然触发了第二个天坑,原来这些天坑一环接一环,只要碰到其中的一个,其余的都会爆炸。

    纺丝龙兽和它的小伙伴都懵比了,也不知道了毁了多少备Tai,终于逃了出来。它分明是被自己人耍了,这股气绝不能忍受。“吭蝶兽,你敢坑我!”纺丝龙兽咆哮道。

    “我还给你准备了其它的礼物哟。”吭蝶兽笑道。

    “”

    纺丝龙兽哭不出来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