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之魔女诞生之际,那尊佛像不过糖丸大小,随着她吞噬了更多的魔女、魔兽,佛像也在变高,它脑后的佛光也终于有三十三之数。

    “光明,这就是我要的光明。”黑色的猎狗像是疯了似的,一跳而起,法老王之剑倏然掷出,刷,短剑电抹而去,刺向银孔雀。“只要杀了那只可恶的鸟,佛像就是我的了。我就能拥抱光明。”守夜女四肢着地,脊梁拱起,噗噗数声,她的衣服炸开,背部长出了类似鱼鳍的旗状物。“长夜将去,我当舍弃绝望,至死不休。我将不嫁人、不搞姬、不腐化。我将头戴王冠,背生尖旗。我将追逐光明,生死皆然。我是黑暗中的猎狗,黎明前的法老。我是抵御寒夜的初火,破晓之际的尘光,唤醒亡者的金角,贪食光明的法老猎犬。我将抛弃守夜人的一切,万物归虚,诸王将临……”

    噗嗤!黑色猎狗的额头炸开,一颗竖着的犬眼蓦地睁开,刷,碧芒迸出,犹如春江之水。守夜女的四肢也渐渐犬化,脸亦然。她同样长出三条尾巴,中间的那条很蓬松,像是松鼠之尾,左边的那条尾巴并无任何附着物,像是被烧焦了似的。最右边的那条尾巴长满细刺,尾巴末梢呈尖针状,长有尺馀。

    守夜女虽然犬化,变得像是法老王猎犬,可她还能讲人话。“那照亮我狗眼的光芒啊。来吧,让我拥抱你,至死方休。”

    银孔雀也被守夜女吓了一跳,双翅平展,悬在空中。孔雀背上站着的佛像倏地睁开眼睛,嗤,嗤!两道金芒旋劈而出,像是绞绕在一起的螺旋之蛇。

    被人称作是黑色的猎狗,守夜女相当满意这个称号。“嗷呜!”她嘶声长啸,还是很有气势的。飕飕飕!守夜女的三条尾巴甩出,电光石火之间,两道金芒已被扫碎,光屑荡舞,像是万千萤火虫聚在一起,随后各自飞开。

    圣翼之女莉莉安道:“野狗,你放弃了守夜人的尊严吗。”

    守夜女扭转脖子,额头上的那只狗眼瞥向女光明骑士,“尊严是什么,谁赋予我的尊严?守夜人,多么讽刺的称谓。你身在光明之中,永远不会知道我的痛苦。我如行尸,亦如提线之偶,战战兢兢,遵循那古老而又腐旧的信条,不,这不是我想想要的生活。我也是姑娘,也有爱美之心,我思想腐坏,我要当腐女!我要抓来好多汉子,让他们聚在一起,时时刻刻消声基。姑娘,同样喜欢姑娘,我要娶好多好多漂亮的妞,年龄大些也没任何问题,我会用爱感化她们的。如果他们或者她们不从,我将以烈火焚烧Ta们,直至成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守夜女笑到吐血,鼻子裂开,两只人眼一只狗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圣翼之女从黑色猎狗的眼中看到了名为光明的色彩。“多么美丽的野狗,她渴望站在阳光之下,为此不惜抛却人心,换了一副狗心肠,更是狗眼看人,让我觉得世界好美,我再不疯狂就老了!”

    呼呼,白色的风旋打着转儿远去,跃过“黑色猎狗”的背脊。

    “莉莉安,你的骨头应该很结实,我会剔去你骨架上的烂肉,剜出你的心脏,献给晨曦女王。”

    分开了,“黑色猎狗”的三条尾巴分开了,两条扫向莉莉安,还有一条陡地幌动,嗤嗤嗤,嗤嗤嗤!无数松针似的狗毛迸爆开来,密集如骤雨,洒向西之魔女。“只要杀了这个碍眼的魔女,我才能拿下她的银孔雀,才能拥抱佛像,才能达成己愿。”犬化的守夜女呜呜叫道,像是饿了几天的野狗看到了一堆腐肉。

    圣翼之女莉莉安只觉厌恶,倏地飞开,能离多远就多远,她可不愿跟一只狗一般见识,有损她的圣洁之名,要优雅,不能污!

    飕!飕!守夜女的两条尾巴紧追不舍,女光明骑士能飞多快,它们就能追多快。“速度,速度啊!”黑色的猎狗嘲笑道,“莉莉安,拿出你的真实本领,否则我会用尾巴勒死你的。你当信我,因为我决不食言。”

    骗你是小狗,守夜女想了想,又道。她这话一出,女光明骑士、黑色的猎狗都沉默了,因为守夜女与其说是人,更像是法老王犬。

    “发棵。”圣翼之女莉莉安怒道,“野狗,别再跟我,你让我觉得恶心。收起你那副丑陋的尊荣,既然不再是守夜人,你与黑暗永远分开了,你将会成为众矢之的,你曾经的伙伴与信奉光明的骑士,都将讨伐你,直到你走向灭亡。”

    “来啊,用你的誓约之镰割了我的脑袋,用你的手撕碎我的尾巴,莉莉安,别逃,我仔细一看,你还算漂亮,我们搞姬吧,别看我这副模样,还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哈哈哈哈哈,不,应该是汪汪汪汪!”守夜女得意至极。

    西之魔女右臂一阵,蓬,一团魔气荡开,像是沸水涌向冰雪,摧枯拉朽似的,不可阻挡。而那些射向魔女的狗毛全被魔气腐蚀掉了,什么都没剩下。“你的法老王之剑很好,何不唤出剑灵。”西之魔女道。

    “凭你也配?”守夜女不屑道,“你不要再装比了,我的狗眼早已看穿了你的消声谋。你借着夜魔女王的名号行乞,是高级乞丐,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可笑,驴唇、马嘴、两只精灵,他们奉你为王,伪王哟,可否告诉我你的旗号,因为那将是你的墓志铭。放心吧,杀了你之后,我会厚葬你的,还会为你竖墓碑,写上你失败的一生,让人瞻仰。”

    “旗号?让我想想。”西之魔女真的在思考,很认真的样子,旁若无人。

    黑色的猎狗气坏了,她之前说的都是讽刺之话,用来奚落西之魔女的,哪想到对方当真了。毫无幽默感,你这家伙,真是罪该万死。不,“你的嘴,鼻子,眼睛,眉毛,都很漂亮,魔女,要不要与我一起腐化,走向腐女之路。”守夜女改变了主意,用很真诚的语气问道。

    锵!

    法老王之剑劈开黑孔雀剑。

    嗤嗤嗤!嗤嗤嗤!黑孔雀剑倏然迸出几十万道剑气,破空而去,上百座高山都被轰碎了,山石迸飞,几千斤重的石块在空中滚来滚去,要是砸中人,后果不堪设想。蛇林也受到了殃及,最外围向内收拢三百里,林木尽毁,木屑掀舞,迸起万丈之高。

    “啊,我的腿!”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首领,首领你在哪里。蛇林遭到最严重的攻击了。”

    “好可怕的偷袭,是谁,谁在攻打蛇林,可恶,兄弟姐妹们,拿起汝等的武器,我们要保护自己的家园。首领在与不在不重要了,若是家没了,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有什么脸去见首领。”

    几百个半人蛇攀到高树上,极力远眺,追寻敌人的踪迹,她们恨透了偷袭之人。半人蛇在这片土地骄纵惯了,无人敢惹,遇到祸事,她们既愤怒又有些兴奋。撕比,可以撕比了,还是大规模高比格的撕比。群居生物,她们最喜欢的成群出动,简单来说就是群殴。

    飕!飕!飕!飕!黑色的狗毛迸射而来。守夜女不喜欢被人窥视,因为那是她的特权,谁也不能夺走。

    “啊!”一个半蛇人大声惨叫,跌下树去,她的腰被贯穿了一个血窟窿,向外飙血,她完全吓傻了,甚至忘了疼痛。

    犬化的守夜女,她的狗毛比钢针还尖,更细。一齐发出,而且速度迅捷无伦,让半人蛇们无处可躲,打的她们措手不及,一个个跌落下去,不是摔成肉泥就是将死之蛇,生机流逝,大概再不能见到她们的首领了。

    飕飕飕!飕飕飕!又是几万根狗毛攒射而来,这次,它们的路程更远,死掉的蛇人更多,它们的身体像是筛子,再无完整之处。

    半人蛇的首领还未反应过来,她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野狗!你敢杀我的族人!我要宰了你。”

    蛇信迸吐而出,半人蛇的首领怒极,那颗巨大的蛇首完全挣开,人头现出。外面的蛇首是伪装用的,首领的真正脑袋是这颗人头。她的族人死伤无数,而且还是当着她的面,可想首领有多愤怒。

    腾!

    半人蛇的首领向前掠出,她的身躯倏地扩大,合围超过三丈,长千丈。御风疾驰,快若流星。“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首领狂吼道,她泪如泉迸,血水溺飙。咔啦啦,半人蛇首领的长尾刮着地面飞甩了过去,将地面削平了,泥石飞扬。

    守夜女的三条尾巴都收了回来。她拈着法老王剑,递入自己的口中,吃了下去。“杀了我?你能做到?”

    呼!

    守夜女跳了过去,两条前肢舒展,尖爪闪烁着黑色的火焰,呼喇喇,迸爆开来,吞殁了半人蛇首领的小半个尾巴。

    “啊!啊!我的尾巴,尾巴!”半人蛇的首领哭不成声,身体不住绞动。

    咔嚓!

    半人蛇的首领自断蛇尾,忍痛舍弃了后半段尾巴。切口处,蛇血迸飙,朝天溅洒。“抓到你了。”黑色的猎狗忽道。

    噗噗!血水迸起,溅甩在守夜女的面庞上,她的四肢钉入了首领的蛇躯之中,“小蛇,你死定了。你不配享有光明。永堕黑暗吧。”黑色的猎狗笑了,她的嘴像是短吻鳄,咬了下去。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半人蛇的首领尚未反应过来,身体被“黑色的猎狗”扯掉一大块,守夜女嚼了几下,吃了下去。当着首领的面吃她的鲜肉。

    鸭马蝶、上古青鸽、皇日鹞也怔住了,它们也信奉弱即是强者口中食的准则,它们也不是什么友善的契约兽,可见到黑色猎狗进食的方式,不由生起一股惧意,大脑都在颤栗。腾!腾!腾!鸭马蝶、上古青鸽、皇日鹞向后退去,远远地避开犬化的守夜女。“她真的是人吗。”三头契约兽心惊道。比起它们,守夜女更像是野兽,比它们更狠、更优秀的野兽。

    风铃谷的谷主,女装大Lao,她也看呆了。“这,这!”女装大lao尖叫道,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与她齐名,可她眼睁睁看着黑色的猎狗吞噬最强的半人蛇。“她既能吃掉首领,同样能吃掉我,吃掉鸭马蝶。”风铃谷的谷主再不能淡定。

    “死狗!”半人蛇的首领声音尖厉,她再次断掉自己的蛇躯,为了躲开黑色的猎狗。

    怕了,她怕了。半人蛇的首领怕了,她被巨大的恐惧包裹了,几乎停止了呼吸,族人之死的愤怒烟消云散,什么都不及自己的命更重要。

    呼!半人蛇的首领转身即逃。她要远离黑色的猎狗,“不,你不是人,你也不是狗,你是永不知足的食腐之兽。”首领骇然道。

    “逃吧,逃吧,尽可能的逃吧。”黑色的猎狗笑道。她之所以不去追,不是放弃了首领,而是圣翼之女在阻止她。“莉莉安,你不知死活,我都打算放过你了,可你这算什么,自动送上门来,我不吃你吃谁。”

    黑色的猎狗张嘴吐出一团寒光,刷,剑气纵扬三千丈,犹如迸舞的龙蛇。法老王之剑,黑色的猎狗再次祭出法老王之剑。“我会枭去你的脑袋,真的不骗你。”守夜女道。她的语气是如此的肯定。

    圣翼之女挥舞誓约之镰,金光抛舞,上下窜动,好像是起伏的山脉,横亘在虚空中。刷,莉莉安飞了出去,誓约之镰扫向法老王之剑,当的一声,神兵相击,山河崩碎,天地陷入无尽的混沌之中。

    “得救了啊!”半人蛇的首领后怕道。

    她和圣翼之女并无任何交情,可莉莉安还是在无意中救了她。“女光明骑士,你才是夜魔王国的守护者。”半人蛇的首领感激道。

    遗憾的是圣翼之女并没听到半人蛇首领在讲什么,莉莉安与黑色的猎狗撕比在一起,她的厌恶之情愈发严重,“不杀这只野狗,我会自责的。”莉莉安忖道。

    基老之王仍然拈着一枝消声花,“圣翼,我什么时候能入手,真是的。女人就是麻烦,还好我是基老,不与她们生活在一起,否则烦也会被她们烦死的。”比利王的分身感慨万千。

    王也有王的烦恼,非常人可理解。基道也非普通之道,唯有基老可证道。

    “时间不等人。”比利王道,他捏碎了手中的那枝消声花。“我也该行动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