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与女光明骑士,他们互不干预,在夜魔王还未出现之前,由他们维持夜魔王国的秩序。黑色的猎狗不满于现状,她向往着光明,凭什么她只能在黑夜里行动。再杀了十几个同伴之后,黑色的猎狗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只要人人都怕她,她想做什么都可。

    圣翼之女莉莉安,她不像是那些没用的守夜女、光明骑士,她不是一颗小石子,是石块。黑色的猎狗决定搬走它,或者……

    毁灭它!

    “没有任何人能挡住我追梦的道路。”黑色的猎狗道。刷,她手腕一扬,法老王之剑刺向圣翼之女的心脏。“哀嚎吧,痛苦吧,然后去死。”黑色的猎狗大笑道,她的面庞拧起,上下颌张开,现出两排鲨鱼牙齿似的锯齿。牙,她将自己的全部牙齿敲碎,然后换成了法老王猎犬的牙齿。

    法老王之剑,法老王猎犬,黑色的猎狗注定和黑暗同行,可她偏要做那行走在阳光下的独行者。

    哧!剑芒迸荡。黑色猎狗的法老王之剑刺中了莉莉安的誓约之镰。

    “野狗一样的女人,你惹怒我了。”圣翼之女莉莉安的右翅削了过去,翅膀边缘锋利如刀,别说是人了,就是金铁也能削断。

    黑色的猎狗笑容凝固,啊的一声,竟然咬向莉莉安挥展过来的右翅。当的一声,她的“牙齿”咬住了圣翼。这些充当她牙齿的法老王猎犬之齿,并非普通的犬齿,它们经由永生之泉的冲刷过,坚韧不可摧。所以黑色的猎狗才敢去咬莉莉安的翅膀。

    圣翼又如何,她照样咬。可以的话,黑色的猎狗还会吃了女光明骑士,并且夺走她的圣翼。比利王的分身也在打圣翼的注意,可他暂时观望中,并没出手制止守夜女、光明骑士。“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两个狗在那边咬撕对方,看了就让人心情愉悦。”基老王手中拈着一枝新鲜的消声花,嫣然一笑,真如千年铁树开花。

    锵!锵!锵!

    三口长剑倏然劈出,黑、银、绿,三种颜色的剑气像是迸涌的激流,横扫向黑色的猎狗、圣翼之女莉莉安。

    西之魔女出手了,让她不满的是有人无视她。西之魔女拥有三柄孔雀剑,三剑同出,刷刷刷!刷刷刷!数万道剑芒登时爆绽开来,瑰丽绝伦。

    “银孔雀。”西之魔女道。

    乍闻一声厉鸣,那柄银色的长剑陡地变成一只漂亮的银孔雀,开屏的瞬间,有一圈圈佛气像是涟漪似的荡开。在银孔雀的背上竟然站着一尊双眼微阖的三尺佛像。那佛像脑后有三十三圈佛光,光照诸天。

    “啊!”黑色的猎狗忽然松口了,刷,她合剑而起,向银孔雀飞来,不再与圣翼之女莉莉安纠缠。“这不就是我向往的光明吗。这就是我的救赎之光啊。”守夜女狂笑,她像是裂口女,口中镶嵌的法老王猎犬之齿闪烁着幽蓝的光泽,寒气迸出。

    银孔雀背负佛像,将翅一展,呼,破空而去。锵!锵!黑孔雀剑、绿孔雀剑迥然回旋,作为佛像的护法,倏地斩向守夜女。

    嗤的一声,守夜女的舌头扫了出去,并且缠在法老王之剑的剑柄上。“怎样,怎样,吓到你们了吗。”黑色的猎狗笑道,她用奇怪的方式发音,可以不通过舌头。而被她的长舌控制的短剑,异常灵活,当当两声,撞飞了黑孔雀剑、绿孔雀剑。

    法老王之剑是被诅咒的剑,论名气,并不输于孔雀剑。而且它有剑灵,这点更胜于西之魔女的孔雀剑。

    西之魔女得到孔雀剑的时间尚短,没能让剑蕴生出器灵,这也是她想不通的地方。

    拥有剑灵、没有剑灵,两种剑还是有差别的,有时是天渊之别。

    “你自前任夜魔女王的遗蜕诞生,是她的延续,可终究是腐朽之物。”比利王的分身暗道,“夜魔女王的转世之人还未出现,你掀不起多大的风浪。待那新王降临之际,也是你命运终结之时。在那之前,你还能活下去吗。西之魔女。”比利王的分身很奇怪为何恸哭之兽不杀了西之魔女。“对了,堕天魔、恸哭之兽还没现身,它们是藏起来了,还是另有所图。”除了武庚宫的守护兽外,孵化之丘的去向也很让比利王在意。“孵化之丘的本体出现了,是杀还是擒,让人为难。”基老王苦思道。

    蓬嗤!蓬嗤!蓬嗤!

    黑色猎狗吐出去的舌头竟然炸裂了,一道道血光冲天飙起。腐蚀,佛像释放出去的佛气腐蚀了守夜女的舌头。“啊!”黑色的猎狗痛呼连连,呼,红光一闪而逝,她收回了舌头,同时用手抓住了法老王之剑,“光明为何弃我不顾。”守夜女怒道,她左手在自己脸上狠抓,扯去一块块肉,骨头都现出来了。咔哧咔哧!守夜女的指甲像是刀尖,划割自个的面骨。“我是那么的爱你,为何你要拒绝我。”守夜女哭道。从始至终,她的眼睛都没离开银孔雀背着的那尊佛像。

    “可怜,你已经迷失了方向,可以去死了。野狗。”圣翼之女莉莉安陡地挥动誓约之镰,哧啦,金色的轨迹乍然而现,凝成一圆盘。

    “可恶!”

    守夜女的脑袋转到身后,对准了女光明骑士,“你总是打扰我,打扰我,打扰我,打扰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腾!

    守夜女跳了出去,右臂抡扫而下,法老王之剑刺向金色的圆盘。咔嚓一声裂响,像是冰河解冻,金色的圆盘碎了。

    “啊呜,啊呜,啊呜!”

    守夜女像是疯狗似的,嚼食金色的碎片,全都吃了。

    圣翼之女莉莉安都惊呆了,握草,还有这种操作?你敢不敢正常些,马币的,你吓到我了。女光明骑士再次挥动誓约之镰,自下向上,剖向守夜女的腹部。莉莉安决定解剖黑色的猎狗。

    当是时,西之魔女丢掉汤米萝莉鼠,一招手,摄来黑孔雀剑,她则站在绿孔雀剑上,御剑而行。刷,碧芒一闪而逝。

    “王,你是要杀了莉莉安、黑色的猎狗立威吗,做得好,王者就该这么霸气,我很欣赏你。”驴唇汉子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她可是王,不,我总觉得她曾经是王者。”马嘴汉子道,他有这种想法,自己都觉得奇怪。

    柳庄丝、梦天丫又聚在了一起,她们有说有笑,只是为了隐瞒自己的不安。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女装大lao,她们放松对梦天丫、柳庄丝的警惕之心,只要啸月庄的庄主、不夜城的城主有任何妄动的行为,她们保证会杀了那两位。

    精灵公主道:“好烦。非要按照正常的流程来吗。西之魔女,你终究不是完全体,她们不拜你为王,还是有道理的。”

    黑精灵道:“这你就不懂了,她要用自己的方式取回一切。该有的总会有的,公主,此间事毕,你也该同我一道回精灵界,祖母会善待你的,我保证她对你比她的亲女儿还亲。”

    精灵公主道:“你不就是她的亲女儿吗,她待你如何?”

    黑精灵道:“不,你与我不一样。”

    精灵公主道:“因为我的利用价值更大。”

    黑精灵道:“你非要这样讲,我也无话可说,事实就是这样。祖母想利用你牵制其她的精灵族群,进而一统精灵界。”

    精灵公主道:“她肯定多想了。大精灵王还在,有她什么事情。你最好劝你的祖母收起野心,大精灵王脾气很坏,不会允许有人背叛她。”

    黑精灵道:“背叛?为什么这样说。宫主,我问你,你确信大精灵还活着吗。”

    精灵公主道:“她没死。”

    黑精灵道:“我再问你,她既然没死,为何不再现身。哪怕是分身也好。”

    精灵公主道:“凡人为何猜测造物主的想法,你和你的祖母都太小看大精灵王了,她不是不现身,而是在等待……”

    黑精灵道:“等待?”

    精灵公主道:“是,大精灵王在等待。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现在做的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是她让你来找我的,而非你的祖母或者你自愿的。”

    黑精灵道:“也许是这样。可祖母的命令,我必须完成。否则我也没必要回去了。”

    精灵公主道:“因为任务失败,你回去是自投死路。”

    黑精灵道:“何不成全我。”

    精灵公主道:“我成全你,又有谁来成全我。话说,你对我了解多少?”

    黑精灵道:“我只知道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不愿追究。公主,魔女界不宜久留,夜魔王国也非你家,你真的不想回家?”

    精灵公主道:“家?你在逗我?精灵界是我家?是谁告诉你的。”

    黑精灵道:“难道不是,你的家不是精灵界?”

    精灵公主道:“大精灵王创造我时,精灵界还不存在。那里真能称得上是我家。”

    黑精灵道:“哦。”

    精灵公主道:“从一开始,你的任务就注定会失败,我想你的祖母也没对你抱多大希望。你是她的投路用的石子,像你这样的小石子,相信她还有很多。也不差你一个,多一个没什么,少一个也不觉有异。是你高看自己了,其实,你没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你要知道,在精灵界,除了你没谁会关注你。”

    黑精灵道:“公主,你何必嘲笑我。祖母想要的是王戒,大精灵王打造的王戒。而你是附属品,可有可无。祖母还没傻到听一个器灵的话,我要是她,第一个杀了你,绝不给你活命的机会。”

    精灵公主道:“这是正常的想法。所以你知道我不肯回去的原因了,还是死心吧。”

    黑精灵道:“死心?你要我放弃一切?”

    精灵公主道:“不,是为了让你重获新生。你不该事事都听祖母的,也该有自己的追求。”

    黑精灵道:“我若背叛祖母,她不会放过我的。”

    精灵公主道:“既是如此,你为何还要离开夜魔王国,长留此地,不好吗?”

    黑精灵道:“你是说让我留下?”

    精灵公主道:“你祖母肯定不敢来这里。大精灵王不敢去的地方,她也没那个胆量。一个能登上家主之位的精灵,她毕竟多疑而又执着于权力带给她的无上荣耀,让她放弃比死还难。万事皆允,从没有人能做到。”

    黑精灵道:“随你怎么说,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任务。”

    精灵公主道:“做个交易吧,我可以将王戒交给你,你也需要拿出什么回报我。”

    黑精灵道:“回报?你需要什么?”

    精灵公主道:“借口,一个借口?”

    黑精灵道:“借口?什么借口,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精灵公主道:“我需要一个取代你祖母的借口。”

    黑精灵道:“你!”

    精灵公主道:“这就是我和你的区别。我坦率,你不敢正视自己。”

    黑精灵道:“那是因为你没见过祖母生气的样子。”

    精灵公主道:“那你见过大精灵王生气的样子吗。”

    黑精灵道:“大精灵王?”

    精灵公主道:“不错,就是大精灵王。”

    黑精灵道:“不同的,她们不同的。祖母她不敢将自己比作是大精灵王。”

    精灵公主道:“所有的精灵在她面前都如蝼蚁般渺小。”

    黑精灵道:“她也许快死了,再不能约束她的信徒。”

    精灵公主道:“你们都死了,她也不会死。我死了她也不会死,我就是不甘心这点,所以才想着和她作对。”

    黑精灵道:“你还知道什么……”

    精灵公主道:“我知道的太多了,都讲给你听,你也不会信的。”

    黑精灵道:“你不说,我如何分辨对错。”

    精灵公主道:“大精灵王眼里没有对错之分。”

    黑精灵道:“毁了我们,她再创造新的精灵族吗……”

    精灵公主道:“不是创造,而是改进。残次品之所以称作残次品,就是因为它们有瑕疵啊。我且问你,现在的精灵是第几代精灵,有没有想过。”

    第几代精灵?在我们之前还有其她的精灵毁灭过?黑精灵怔怔不语。精灵公主抛出的说法太惊人了,黑精灵一时间判断不出真假。

    次品,毁掉,改进,毁掉,改进……

    这要经历多少过程,大精灵王她真的这要一路走来的吗。黑精灵望着精灵公主,忽觉很悲哀,这种感觉也无从说起。

    精灵公主道:“就算你知道了一切,可你能做什么。”

    黑精灵道:“我……”

    精灵公主道:“所以我才说,无知的才是幸福的。不是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