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之女莉莉安怒急攻心,她竟然被一只基老轰到了地下,超狼狈的,无论如何,她要找回面子。至于如何做,当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利王的分身如何对她的,莉莉安数倍奉还。

    “大姬冬拳!”

    比利王再次使用相通的拳术,寒气迸飙,如同霜雪骤然降下。圣翼之女释放的光羽,无一例外,全被冻住了。

    “圣翼的继承者已经无能到这种地步了吗,让人失望。”比利王的分身不满道,“亏我还很期待,可这算什么。你这是欺骗我的感情吗,基老王的怒火,你承受的起吗。”比利怒喝一声,右拳挥下,这次不再是大姬冬拳,而是火狮子头。

    嗷!

    一个比公牛还大的火红色狮子头怒吼连连,它由比利的拳气、基气凝聚而成。火狮子头那双淡金色的兽瞳顾盼之间,有凶芒交迸而出。

    莉莉安双翼收拢,挡在身前,她从圣翼的缝隙中扫量那颗火红色的狮子头,“不愧是基老王的分身,实力让人惊叹。可你终究不是本体降临,还奈何不得我。”

    呼!呼!女光明骑士的圣翼陡地展扬,向左右延展,圣洁之光照耀千丈方圆,“誓约之镰。”莉莉安轻声道,她半跪在地下,双手向上呈起。

    巨镰,一柄巨镰倏然降下,镰刃像是天使的半边翅膀,长柄上缠着一道金色的锁链,哗哗哗,锁链幌动,链尾缠在莉莉安的手腕上,和她同化。啪,女光明骑士抓起镰刀,并且站了起来。

    吼呜!火狮子头还在咆哮,可它的气焰不再嚣张,似乎在惧怕圣翼之女手中的誓约之镰。

    “哦,是誓约之镰。”比利王的分身愉悦道,“这才像样,一开始时,女人你就该召唤出誓约之镰。”

    刷。

    莉莉安双翼挥动,人已掠出,她十指缠覆在镰柄上,蓦地向火狮子头斩去,哧啦,一道白色的光弧劈迸而出,从上向下,一闪而过,贯穿了火狮子头。嘭的一声炸响,红色的光焰迸起数十丈高,圣翼之女目光转寒,盯着比利王的分身。“基老,怪我咯,谁让我那么晚取出誓约之镰,让你失望至极。”

    不久前,上古青鸽、皇日鹞被比利的分身一拳轰飞,此刻,它们忽感庆幸,幸亏没待在基老王的身边,否则它们就要面对莉莉安的怒火了。皇日鹞悄声道:“小哥哥,我们为什么来夜魔王国啊,说不定小命就没了,哪有在外面逍遥自在。”

    上古青鸽也有同感,它亦小声道:“小明啊,我们被骗了,都被恸哭之兽、堕天魔骗了,它们分明是要我们死,不给我们活路。”

    小明是皇日鹞的昵称,小哥哥则是皇日鹞对上古青鸽的爱称,哥是鸽的谐音字。

    上古青鸽、皇日鹞虽然恢复了巅峰实力,可在这片被人遗忘的国度,它们还是不够看的,只能任人宰割,作那案板上的鱼肉。两只庞大的契约兽抱在一起,瑟瑟发抖,都很心酸,“宝宝心里苦啊。小哥哥,你知道吗。”

    “小明,我也很伤心。命运为何对我们这么残酷,难道因为我们长得太帅了,这不公平,马币的,长得帅又有钱难道是我的错。小明,你是天生的霸道总裁,我亦是很有前途的帅哥,我们,我们还是去Gao基吧。”

    “小哥哥,时间不对啊,地点也不对。等我们离开夜魔王国,再不分开,直到天荒地老,我们都要做基友。要基情无限呐。”

    “好的,小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上古青鸽也很感动,它们还是第一次向彼此敞开心扉,都觉很愉悦,噼啵,噼啵,它们之间绽放出一朵朵友情的火苗。

    呼。一道黑影倏地冲来,分开了上古青鸽、皇日鹞。是守夜人,背叛了同伴的守夜人,之前,也是她割掉了光明骑士的脑袋。

    “小哥哥,那个女人好可怕!”皇日鹞道。

    “小明,我不怪你胆小。讲真,我吓得都快消声了。”上古青鸽道。

    它们从彼此的眼里看到了恐惧。不管是守夜人还是圣翼之女莉莉安,亦或比利王的分身,都不是它们能招惹的。它们玩不起,因为不在一个层次上。

    守夜人并未走远,她在暗中观察女光明骑士,自她宰了那个光明骑士汉子,就注定了和圣翼之女不死不休。

    锵的一声,守夜人的短剑出鞘了,她手腕一抖,一团漆黑的剑芒绽放了,像是一碗墨水倒进了清澈的水缸中,迅速泅散。

    “我知道她是谁了。”半人蛇的首领道,之前她还在怀疑,如今见到守夜人的那柄短剑,进而确定了她的身份。

    “黑色的猎狗!”

    “疯狂的野狗。”

    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分别说出一个名字。

    黑色的猎狗、疯狂的野狗讲的都是一个人,一个女人,守夜人。她在黑暗界的名声很响,人极其疯狂,但凡她相中的猎物,不管对方实力高出她多少,她都会不要命的与之撕比,直到猎物断气为止。她手中的短剑也是神兵,呼作“法老王之剑”。

    黑色的猎狗,法老王之剑,两个不祥的名字聚在一起,只会带来无尽的黑暗与鲜红色的罪恶。

    趁着圣翼之女莉莉安与比利王的分身撕比之际,黑色的猎狗悍然出手,只要能杀到猎物,取巧与暗杀都不算什么。

    法老王之剑闪烁着幽幽光泽,映着守夜人那张苍白的面庞。

    “丰收的黑麦穗。”守夜人淡淡道。

    嗡的一声轰鸣,之前那团绽放的黑色剑芒不住翻滚,像是有一头巨龙在墨海中飞舞,哗哗哗,墨浪迸起,旋又炸开,倏然变成一束束麦穗,黑色的麦穗。

    呼!呼!呼!呼!

    几千束黑色的麦穗电抹而去,将圣翼之女围了起来。

    “我就知道是你,活在黑暗中的野狗。”莉莉安不悦道,“你为什么急着送死,没看到我正在和一头基老撕比吗。”生气生气,女光明骑士很火大。

    拥有法老王之剑的守夜人值得圣翼之女出手,更何况对方该死。

    “莉莉安,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杀你。”黑色的猎狗道,她目光冷峻,端详着莉莉安那张毫无瑕疵的脸。

    “炸开吧。”黑色的猎狗又道。

    崩!崩!崩!崩!崩!

    上千束黑色的麦穗同时迸炸开来,恐怖的能量乱流将虚空都扫碎了,而圣翼之女待在爆炸的中心,所受到的伤害更大。

    比利王的分身躲开了,他可愿受到摧灭般的轰击。“丰收的黑麦穗,你是丰饶女神的信徒吗。”基老王问道。

    “我只信自己,从不崇拜任何神。”黑色的猎狗道,语气仍然没用任何变动,平淡的让人觉得可怕。

    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柳庄丝、皇日鹞、上古青鸽,它们只能远观,不得参与撕比。因为它们和守夜人、光明骑士不在一个等级上,哪怕加入到撕比的队伍中,也是悲剧角色。

    忽地,一阵喧嚣声传来,走在最前面的是驴唇汉子与马嘴汉子,接着是一尊石人,再接着是梦天丫与女装大Lao。西之魔女跟在最后面,她怀里抱着一只汤米萝莉鼠。萝莉鼠战战兢兢,话都讲不完全。西之魔女一出手就擒下了女装大lao,汤米萝莉鼠如何不惊,她甚至忘了族人还在天线宝宝手中。

    “快看,快看。前面的爆炸好壮观。”驴唇汉子道。

    “黑暗与光明并生,有什么好看的。”马嘴汉子道,他虽然这样讲,还是很惧怕守夜人与光明骑士的。可他们现在有后台了,西之魔女可以为他们撑腰。“光明骑士、守夜女,哼,他们窃取了夜魔女王的职权,也该还回来了。”马嘴汉子又道。他已将西之魔女当成是君临夜魔王国的新王。

    狂奢之蜓女王待在虫巢之中,只有脑袋在外面,它很嫉妒汤米萝莉鼠,“天了噜,那个小耗子竟然被主人抱着,我都没那福气,太气人了,找准机会,我要杀了小老鼠。”狂奢之蜓女王越看越觉得汤米萝莉鼠不顺眼。

    西之魔女还未同意与狂奢之蜓订下契约,可也不再排斥它,让它跟着自己。

    “强势围观。”驴唇汉子道。

    “你们继续,我们什么都不会做。”马嘴汉子镇定道。他还真担心守夜女会冲过来,尤其是当他认出对方是大名鼎鼎的黑色猎狗。“难道那团圣光包围的是莉莉安,圣翼之女莉莉安?”马嘴汉子紧张地凝望远处。隔着很远,他的汗毛都炸开了。

    石像也停了下来,女装大lao、梦天丫同样驻足不前。“柳庄丝也在,我就知道她没死。”梦天丫道。

    “哦,前方有你的熟人。”风铃谷的谷主道。

    “嗯,熟人,旧识。我再熟悉她不过了。”梦天丫道,她甚至有些小激动。与柳庄丝一样,梦天丫也是外来者,相比西之魔女,她更喜欢和柳庄丝待在一起。因为西之魔女太难相处了,梦天丫不知如何和她交流。

    远远的,柳庄丝也瞥到了梦天丫,“这个女人也没死呀。”啸月庄的庄主喜道。

    半人蛇的首领道:“那个就是你所说的魔女?”

    柳庄丝道:“是,她就是西之魔女。”

    瞥到女装大lao也和西之魔女待在一起,半人蛇的首领更加笃定她就是夜魔女王。“驴唇汉子、马嘴汉子两个话痨,他们也认可西之魔女,难得。”首领心道。

    驴唇汉子、马嘴汉子不算什么人物,可他们很有名气,脾气既坏又怪,寻常人躲他们还来不及呢,绝不会和他们为伍。

    刷!刷!

    两道人影降下,她们分别是精灵公主、黑精灵。两人在风铃谷撕比,耽误了行程,也没人等她们,俩人都觉得怪无聊的,只好止战,前去追赶西之魔女。

    黑精灵的头发像是草窝,蓬散而又杂乱。象征她身份的金色弯角也断了,她一副想哭的样子,打又打不过精灵公主,她也很无奈。

    精灵公主的情况好多了,至少不像黑精灵那样乱糟糟的。她是王戒、指环王器灵的转世之人,可随意役使王戒。

    “魔女,你的计划呢。”精灵公主问道。她不信西之魔女毫无计划,只凭本能在夜魔王国游玩。

    “你在问我?”西之魔女道,“来,小耗子,给她打个招呼。”她抓着汤米萝莉鼠的脑袋,将其对准精灵公主。

    汤米萝莉鼠勉为其难,只能笑。它如果不照做,西之魔女会捏碎它的颅骨,毫无半分怜悯。

    “别闹。”精灵公主道,她一扬手,一团风拂扫了过去,拍向汤米萝莉鼠。吱吱吱,萝莉鼠尖叫,它还是知道害怕的,生怕精灵公主会拍死它。

    呼。黑精灵一转身,挡在西之魔女身前,她以断裂的金色弯角挥向那团风,嘭的一声巨响,一团小型风暴倏然炸开,威力可不小。如果真的击中了汤米萝莉鼠,后者绝无生还的可能。

    汤米萝莉鼠既后怕又厌恶地瞥了一眼精灵公主,“这耳朵尖尖的女人真不是好人,不像这位黑姐姐,不仅人长得美,心肠也好。”

    “啊,谢谢。”黑精灵道,“你说的都是实话,我欣然接受。”

    “我们还要继续撕比吗。”精灵公主大声道,“再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必回杀了你。你老是跟在我身后,太烦人了。大精灵王许给你什么好处了,让你这样为她卖命。”精灵公主摆好架势,大有一言不合就撕比的趋势。

    黑精灵没有理会精灵公主,她躲到了西之魔女身后,“来啊,精灵公主,有本事你来抓我,抓住我,我就让你……”

    “可恶!”精灵公主哼道。“你被我打怕了,智商感人。”

    “随你怎么说。”黑精灵嘲笑道,“再次重申,不是大精灵王命令我来的,我奉祖母之命,特来带走你。你属于精灵界,而非魔女界,更别提什么基老界了。”

    因为待在夜魔王国,黑精灵也不担心她说的话被大精灵王听去。因为大精灵王不敢踏入这片国度,她很忌惮夜魔王国。

    圣翼之女莉莉安也没那么容易死去,她自黑色的能量冲击中飞了出来,以圣光洗涤身上的灰烬。“野狗,你太狂了。”莉莉安道。

    “因为我有资格。”黑色的猎狗道,她分出数道神念,遽地飘向西之魔女、驴唇汉子、马嘴汉子那边。奇怪的组合,他们不该待在一起的。守夜女略感不安。

    何止是她,圣翼之女、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也在观察西之魔女,像是在打量稀有之物,旷世至宝。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