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人蛇的首领也不担心柳庄丝中途溜掉,因为她在啸月庄庄主的身上下了禁制。方才,她丢出去的蛇蜕隐入柳庄丝的身体之中,只要她有异心,蛇蜕即会吸收柳庄丝的血液,纳为己用,重塑躯壳,长成一只新蛇,咬穿柳庄丝的生命之海,断她的生机。

    那张蛇蜕表层还有三片蛇鳞,每一片都相当于首领的分身。柳庄丝心知肚明,暂且按兵不动,“我也想看一看鸭马蝶长什么样,跟着半人蛇的首领走吧。”柳庄丝道。她的声音虽小,却传到了半人蛇的首领那边。首领置若网闻,她一直在思索如何讨好新王,夜魔王国的新王,她将西之魔女当作夜魔王了。

    当此之时,不夜城的城主梦天丫还在风铃谷作客,与女装大Lao谈论伪娘的妙用。她们陡生一见如故之感,直感慨相逢太晚,友情的小花朵早就该开花了才是,哪像现在,她们刚刚种下种子,还没浇水呢。

    梦天丫道:“谷主,听你这样一说,你的邻居们都很讨厌呀。半人蛇的首领、独来独往的鸭马蝶,都非良善角色。此等鄙俗之辈,焉能与女装大Lao并论。”

    风铃谷的谷主道:“你叫我铃儿就好,这样显得亲切。你我之间没必要那么生疏,当以姐妹相称。”

    梦天丫道:“铃儿姐姐,你虚长我几岁,就做那姐姐吧。”

    风铃谷的谷主笑道:“有何不可。”

    伪娘与城主都很开心。

    其实,谷主何止是虚长梦天丫几岁,而是几百岁啊。关于这点,两人刻意不提,避重就轻。

    能成为闺蜜,就不要管那劳什子的年龄了,都是细节末枝,无视就好。

    轰隆隆!风铃谷的地面遽地荡幌,尘土播扬,遮天蔽日。女装大lao当即怒道:“鼠辈,出来,在我风铃谷寻事,你这是找死。”谷主素手翻舞,丢出一串铃铛,叮叮叮,铃声阵阵,由小渐大,很快震彻谷底,像是万千铜钟齐奏。梦天丫只得捂上耳朵,心道,原来我这新闺蜜的人缘不怎么样,踢门板的人来了,我应从中斡旋,与女装大lao打好关系,建立良好的革命友谊。念头急转之下,梦天丫双目澄清,刷刷,眸光迸绽,向前扫去,“找到你了,小老鼠。”梦天丫笑道。

    有一个长着老鼠身体、萝莉脑袋的怪异生物钻出地面,并且扫量四周,之前的那阵荡动就是由她制造出来的。“发棵,这还真是鼠辈。”梦天丫笑道。

    “吱吱吱。”长着老鼠身体、萝莉脑袋的怪物尖叫道,她显然知道自己来错地方了,她在地下生活,擅长打洞,不喜强光。“糟了,我咋钻到风铃谷了。”怪物紧张道,风铃谷谷主的名声不怎么好,擅入此谷的人大多数没好下场,鼠身萝莉头怪物如何不担忧呢。可她想逃已经来不及了。呼喇喇,一阵狂风飙至,风中站着一群汉子,他们终于恢复了人身,不再是人面虫形态。

    这群汉子围起鼠身萝莉头生物,啧啧赞道:“原来是地底的汤米萝莉鼠,喂,你这小耗子,来此作甚。”一只大汉陡地跺脚,砰,地面遽荡,将汤米萝莉鼠震了出来。

    “哎呦。”鼠身萝莉头生物痛道,“你想做什么,你们想做什么,我只是迷路的萝莉,你们不要这样对我。”她还想钻到地下,另外一只大汉一指点地,方圆百丈的地面顿成铁板,萝莉鼠撞破了脑袋,也没任何用,再不能回到地下。吱吱吱,汤米萝莉鼠叫个不停,声音又尖又细。

    风铃谷的汉子们难以忍受,一人当即抓起汤米萝莉鼠,怒道:“再叫就拧断你的脖子了。你惹怒我们不要紧,可恼了谷主,休想一死了断,我们会让你求生不能。”

    “各位大爷,饶了我吧,小女子真的来错地方了。”鼠身萝莉头生物求饶道,她吓呆了,平时待在地下,除了地底侏儒、小矮人、汤米萝莉鼠外,很少见到其它的大块头生物。

    “哪能饶你,谷主都未开口,我们不敢善做主张。”大汉们异口同声道,他们拎着汤米萝莉鼠向谷主走去。将那小东西交给女装大lao,让其审判。

    梦天丫也盯着鼠身萝莉头生物,“这应该是夜魔王国的特产吧,魔女界可没这种生物。此地当真是地大物博的好去处。”

    风铃谷的谷主丢出一根绳索,捆了汤米萝莉鼠的脖子,将她牵了过来,“不应该的,你是如何钻破谷底来到此间,不讲真话,我马上缢死你。”

    “无意闯入的,真是无意闯入的。”汤米萝莉鼠道。

    “无意?”风铃谷的女装大lao冷笑,“你认为我会信?”话声甫落,谷主一步纵出,来至汤米萝莉鼠钻出的土坑旁,指着入口,道:“风铃谷的地下同样设有魔法阵,别说是你了,就是几千个钻头一齐工作,也难贯穿。你是想告诉我你脑袋很结实吗,我们不妨做个实验。”谷主左手摄来一块敦实的山岩,比划着要砸向汤米萝莉鼠的脑袋。

    “不要!我说实话,我什么都说。”汤米萝莉鼠骇道。“是有人命令我来的,它让我窃听谷主的秘密,我若不从,它会吃了我们一族。”

    “谁,幕后主使者是谁。”风铃谷的谷主道,好大胆子,敢在她眼皮下窃听她的一言一行,真的不怕死吗。谷主与半人蛇的首领、鸭马蝶一起管理这片边远地带,“难道是半人蛇的首领?”女装大lao心疑道。她深信鸭马蝶不会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是天线宝宝的首领命令我这样做的!”汤米萝莉鼠道,“谷主,你兴许还不知道,天线宝宝之王带着上万个手下,转战地下,它们杀死了地底侏儒的老族长,并且消声杀了比爷们还强壮的矮人女王,我们还能怎么办,只能投降。天线宝宝之王拿我家人的生命要挟我,我若不听他的,他真的会吃掉它们。谷主,求您放过我吧。这个洞,也不是我打出来的,而是五百个绿天线宝宝用脑门撞出来的。”汤米萝莉鼠道出实情,恳求女装大lao高抬贵手,放她一次。

    风铃谷的谷主不为所动,她盯着入口,五百个绿天线宝宝,它们的脑袋肯定碧油油的,难怪能撞穿地面。可恨的天线宝宝们,它们又不安分了,听说它们的王雄才大略,不是安分的主,我还没找他,他主动寻我,这笔账我记下了。风铃谷的女装大lao抬脚踩了过去,砰,地洞的入口合拢了。喀拉拉,地下的脆弱之地也被加固了,被绿天线宝宝破坏的魔法阵也修复了。“小耗子,你暂时就留在风铃谷吧。”女装大lao道。

    “不行的,我家人还在天线宝宝手中,我要是不回去,家人肯定不得好死。谷主,您大人有大量,让我离去吧,我会记住您的恩情。”汤米萝莉鼠哭道。

    “你啰嗦什么,谷主大人说什么你就听着。”

    “不思悔改。恼了我们的谷主,小心她施法将你变成面包虫。”

    “还是肥面包虫哦。”

    风铃谷的汉子们故意道。

    呀呀呀。汤米萝莉鼠吓得尖叫不断。那群汉子才觉满意,丝毫不觉得丢人。梦天丫心道,真是大开眼界了。“我的脸皮还需捶打,不够厚实呐。”梦天丫暗道。做人太诚实就是傻比。

    风铃谷的谷主也不与汤米萝莉鼠计较,更不管她族人的死活,关她何事。如果死了,只能说明她们时运不济,谁让她们被天下宝宝逮住了。“把它拴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离开。”谷主道。

    “是!”一位肌肉虬结的汉子道,他接过绳子,将汤米萝莉鼠牵走了。那小耗子也不再咋呼,因为她知道那样没用,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进程。“难道我汤米萝莉鼠一族就要因为而亡。”长着老鼠身体萝莉脑袋的生物惊恐想道。她很沮丧,说不出的难过。

    “出来,给我出来!”

    “风铃谷的大姬姬汉子,还不出来。”

    “大迪奥美女哟,出来吧,迎接你们的主子。”

    忽地,风铃谷之外,有两只嗓门很大的怪人吆喝道,他们声音可断金裂石,震得风铃谷幌荡不歇,两座山都塌了,大片大片的石柱崩裂。

    谷主哼道:“我道是谁,是你们,驴唇,马嘴,你们怎么来我风铃谷了。”

    是的,风铃谷门口站着的是驴唇汉子,马嘴汉子,是他们在叫嚣。两人打头阵,后面站着的是一对精灵,一只黑精灵,一只精灵公主,俩人鼻青脸肿,显然撕比的很激烈。一个石头人站在她们身后,在后面是西之魔女。魔女被驴唇汉子、马嘴汉子引来的,他们说风铃谷有一位大美人,西之魔女也就跟来了,而且决定吃掉那个大美人。吃什么补什么,西之魔女吃掉风铃谷的谷主后,她将会变得更漂亮,可她哪里知道对方是大姬姬美女。“这俩个混账东西,怎么带我来这里了,我可不想吞噬一只拥有大消声巴的伪娘。”西之魔女厌恶道。

    隔那么远的距离,梦天丫已经嗅到西之魔女的气息,“不好,魔头来了。我想办法离开此地,离她们越远越好。”不夜城的城主很忌惮西之魔女,认为她会带来不详与死亡。

    啪。谷主抓住了梦天丫的手腕,“妹妹,你想去哪里,和我一起去迎接客人,可好?”

    梦天丫恨死了女装大lao,可只得道:“姐姐说什么都好,走吧。”

    刷,刷!

    女装大lao、不夜城的城主向入口处投去,飞遁如电。

    “真是太幸运了,我的机会来了。”汤米萝莉鼠悄声道,“趁着混乱,我也能离去。兴许赶得上,阻止天线宝宝杀掉我的家人。”

    “小老鼠,省省吧,风铃谷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用绳牵着萝莉鼠的汉子冷笑道,他似乎洞穿了汤米萝莉鼠的想法。

    “大爷,你行行好,不要与我为难,我告诉你一桩秘宝的所在之地,能成交吗?”汤米萝莉鼠不死心,又道。

    “该死!你又在那我开玩笑,难道你不知我们离不风铃谷吗,没有谷主的吩咐,借我十个胆子,我也没那勇气。劝你死心,不要再和我谈条件,我自顾不暇,哪里还能管你。走吧。”那汉子手一挥,拉着汤米萝莉鼠,疾奔而去,追赶他的伙伴与谷主。

    “看来有戏。”汤米萝莉鼠轻声道,因为她的脖子被绳子勒的没那么狠了,明显是执绳之人刻意做的,示好与她,“哪有不贪的人,是人都有弱点。”萝莉鼠也在盘算着,如何更快离开风铃谷。“驴唇与马嘴,它们怎会出现在此地,他们的新主子不得了啊,竟能忍受这俩个蠢物。”萝莉鼠讥笑道。

    “我也郁闷着呢。”牵着绳的汉子道,“他们实力不容小觑,与我们谷主没怨没仇的,突然而来,肯定没啥好事。”

    “你也听说了吧,夜魔王国将迎来新一任女王,我是听天线宝宝们说的。它们消息来源渠道很多,多半是真的。”汤米萝莉鼠道。

    “夜魔女王吗,和我们没多少关系,她难道能赦免我们不成,让我等离开女装大lao的控制,过上好日子,这是奢想,哪有那么容易实现。”

    “你们人很多,为何不……”

    “推翻谷主吗?”那汉子道。“你当我们傻啊,谷主下台之后,谁为我们炼制返真丹,我可是受够了当虫子。”

    汤米萝莉鼠与牵着它的汉子一路闲聊,也不着急赶路了,也许先到的只能当炮灰。

    驴唇汉子继续嚷嚷道:“谷主,出来,出来!”

    马嘴汉子道:“谷主,新王来了,出来迎驾。这是你的荣幸,你知足吧。我们第一站是拜访你,而非鸭马蝶、半人蛇,够给你面子了,你再不出来,我们轰平风铃谷。”

    黑精灵没好气道:“你们让开,我要消声了!”

    飕!飕!飕!飕!

    黑精灵射出几十箭,破空而去。比起虚的,她更喜欢实的。

    “何人敢在我风铃谷喧哗。”女装大lao怒道,她双袖齐舞,砰砰砰,扫下一支支箭。面带愠色,谷主盯住了黑精灵,以及她身后的驴唇、马嘴、石像、西之魔女。

    “好可怕的魔女!”谷主道,她不敢与西之魔女对视,畏惧她那双充斥着冷漠的眸子。“她就是夜魔女王?”谷主很怀疑。

    “大叽叽伪娘,跪下!”驴唇汉子道。

    “还不迎接新王。”马嘴汉子道。

    “西之魔女。”梦天丫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