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庄丝直呼倒霉,她被一群半人蛇拦下了。敌人的数量多到夸张,她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尽头。

    半人蛇群簇拥着一条火红色的雌蛇,当她的蛇嘴张开时,可看到里面还有一颗女人的头,那个女人的头开口道:“陌生人,你为蛇林带来了厄运,我们要吃掉你。”

    啸月庄的庄主瞅着半人蛇群,心道,厄运,我带来的?有没有搞错,我的人都被你们吃光了。你们还不算完,非要吃了我不可,欺人太甚。

    在进入蛇林之前,柳庄丝召集进入夜魔王国的手下,共有三十余人活着,可她们一经踏入蛇林,无数的半人蛇蜂拥而出,瞬间吃掉了她的属下,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光杆司令了。心中有气,身体也有伤,实力打了折扣,要突出重围,无异于自蜀道登天。

    半人蛇群的首领她与众不同,除了蛇嘴里长了一个人头外,和巨蛇无异。而她的族人们长着半蛇半人之躯,迥异于她。

    柳庄丝从那些普通的半人蛇敬畏的眼神中看出她们很敬畏首领,在她方圆五丈内,再无其它的半人蛇。“能不能杀出去,只能靠自己了。”柳庄丝颇感压力。她再厉害,也难以除尽方圆千丈内的半人蛇,她们的数量太可观了。

    半人蛇的首领忽道:“陌生人,我可以和你做个约定,你只要帮助我们杀了鸭马蝶,我可代表族人放你一条生路。”

    听到鸭马蝶三字,柳庄丝为之悚然,“喔特热发棵,那种可怕的凶兽还未死绝吗,夜魔王国怎回事,恸哭之兽不是说它是土地肥沃、四季如春的美丽国度吗,为何我看不出来。单是这片一望无际的蛇林就可称得上是凶险之地。哼,她们让我帮她们与鸭马蝶撕比,哪有那么容易,我看多半是让我当饵,去吸引鸭马蝶。”柳庄丝面色哗变,敢怒不敢言。生怕拒绝了半人蛇的首领,她会因此生恨,命令手下群起而攻之,撕裂她的身体。

    “我真是何苦来哉。”柳庄丝叹气道,当初就不该听魔仙的话,误入歧途,以至没有回头路。“恸哭之兽允许我与梦天丫等人进入夜魔王国,它算准了我们离不开此地,可恶,难怪它那么痛快地打开通往这里的大门。”柳庄丝恨透了武庚宫的守护兽,她也在担心捉忽不定的命运。“听闻武庚宫封印有命运记录一书,可知人的命运,可惜,不在我手上。”柳庄丝心道。

    有时,命运就在眼前,伸手可碰,可没人愿意相信而已。柳庄丝处在矛盾的心情之中,她想远离眼前的一切,可却有心无力。“我还能怎么做,只好接受你们的好意。”柳庄丝道,她特意强调“好意”两个字。

    半人蛇的首领道:“陌生人,我先为你接受一下我的邻居们,这里地处夜魔王国的边缘地带,算上我的族群,有三大族群,震慑方圆数万里的土地。鸭马蝶例外,它就一人,它居住的地方唤作鸭麻吉河。此外还有风铃谷也不容小觑,谷主是女装大Lao,心理扭曲,成天穿女装,你也格外小心她,她嫉妒心极强,遇到比她漂亮的女人都会杀掉。”

    柳庄丝道:“女装大Lao,想不到这里也有大姬姬美女。难不成也存在基老、萝莉、大妈、大爷?”

    半人蛇道:“那是自然。你当夜魔王国是什么地方,人烟凋零之地?”

    柳庄丝道:“为什么要撕比鸭马蝶,而不是风铃谷的女装大Lao。”

    半人蛇的首领道:“你不懂的,风铃谷的女装大Lao最近月消声不调,不好惹的,我们还是去撕比鸭马蝶比较好。”

    柳庄丝惊得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道:“纳尼,夜魔王国的伪娘还有这种隐藏的本领,太让人吃惊了。”

    半人蛇的首领道:“那是你少见多怪,姑娘,眼界太窄可不好,你要多读书,毕竟人丑嘛。”

    柳庄丝:“”

    啸月庄的庄主沉默了,心中则道你马币,霓马炸了。

    原来半人蛇的首领是含蓄的说柳庄丝丑,没有女人该有的特征。是个妞都不能忍受,何况她还是临冬谷最有权势的魔女之一。

    半人蛇的首领也瞅到柳庄丝脸色不好看,可她浑不在意,接着道:“姑娘,我之所以和你商量去撕比鸭马蝶,不全是为了我半人蛇一族,也是为了你好。倘若你见了风铃谷的谷主,备受打击,产生轻生的念头,那就不妙了。生命诚可贵,不可自误大好前途。多读读书,你还是有未来的。颜值不代表一切,没有颜值又没有知识那才是最可怕的。”

    柳庄丝不作声,双手握拳,似在忍耐。她人在屋檐下,不低头都不行。

    半人蛇的首领再道:“我们吃掉了你的手下,会补偿你的。来人,给她几本书,让她充实一下自己。”

    “是的,首领。”

    一位半人蛇女当即恶捧着一堆书,哗啦啦,丢在柳庄丝脚下。

    柳庄丝心中厌恶至极,认为半人蛇们在嘲笑她。可啸月庄的庄主还是瞄了一眼地上的书,最上面的一本书就吸引了她,只见封面上写到:年度最火的都市小说,最看人数超过XXX万人的畅销系列,我女友的姬姬为何比我的还要巨。

    “喔特?”柳庄丝瞬间懵比,难道夜魔王国也有写手界,这里的写手也那么喜欢掉节草,真是瞎了我的眼睛。啸月庄的庄主被那书名吸引了,她一掌扫出,翻开那堆书,陆陆续续见到了其它的书籍,都是些看了眼睛会瞎、三观全毁的奇书。“想不到夜魔王国的写手界这么发达,让我侧目。你们应该多和外界交流一下,眼瞎的不能只有我一个。有罪大家一起受。”

    “不可置疑我的偶像。”半人蛇的首领哼道,“我女友的姬姬为何比我的还要巨这本书,人气之高,不是你能想象的,它的写手位列写手界四大主神之一,可没有神格,成了魔,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不成神则成魔。”

    “算了,我不想在这方面和你计较。首领的好意我就收下了。”柳庄丝道,她也不想当着无数半人蛇的面打她们首领的脸,正常的人都不会那样做的,除非喜欢作死。

    再说,柳庄丝也对我女友的姬姬为何比我的还要巨略感兴趣,值得深究,是时候打开通往新世界的大门了。人的品味总会变的很奇怪,接受接好,无需抗拒。

    看到柳庄丝收了那一堆书,半人蛇的首领喜道:“很好,very好。你成功引起我的兴趣了。姑娘,接下来我们该讨论一下如何杀掉鸭马蝶了。它就一只,没什么朋友,我们的胜算还是很可观的。”

    停了停,半人蛇的首领又问道:“差点忘了正事,除了你和你的手下,还有其她人来到夜魔王国吗。”

    柳庄丝道:“很多。你知道恸哭之兽吗。”

    半人蛇的首领哼道:“当然知道,她是夜魔王的守护者,最忠实的狗。是它打开的门吧,放你们进来的。”

    柳庄丝道:“是。此外,孵化之丘、基老之王的分身,以及精灵公主等人,她们有备而来,首领不可不防。也许她们中的一些人就藏在蛇林之中。”

    哗!半人蛇群像是炸开了窝,她们都听到了恸哭之兽的名字。“可恶的守护兽,它果然活着,要是它真在蛇林之中,我保证让它有来无回。”

    “就是因为它,我们才离不开这片荒凉之地。”

    “当初,它和我们订下的约定可不是这样的。哼,恸哭之兽它没脸见我们,别说是吾等蛇女,就是鸭马蝶、风铃谷的女装大Lao见了它,也会除掉它。它犯下的错太多了,夜魔女王也难平息我等的怒火。”

    “不错。有夜魔女王罩着太,它就能无所顾忌吗,荒谬。”

    半人蛇们议论不绝,似乎忘了柳庄丝的存在。可见她们有多恨恸哭之兽。

    柳庄丝也没想到武庚宫的守护兽和夜魔王国的土著居民有那么大的仇恨,她喜出望外,忖道,何不再为恸哭之兽拉血仇恨,让它们撕比去吧,我坐收渔翁之利。心思一转,啸月庄的庄主随即道:“诸位,恸哭之兽就在附近,它不是一个人,还有一位守护兽也来了,好像是叫堕天魔来着。”

    “什么,堕天魔也来了!”

    “她不是死了吗,怎么也来了。”

    “不妙,恸哭之兽若是和堕天魔联手,我们胜算无多。”

    “首领,怎么办,堕天魔也现身夜魔王国,它们定有所谋,而且计划了很久,否则它们不会结伴而来。”

    半人蛇们激动道,声如洪钟,嗡嗡作响,震得柳庄丝直吐血。“你们够了啊,堕天魔就那么可怕吗。”啸月庄的庄主反问道,“她之前的脑袋被恸哭之兽削了,有个来历不明的魔女施法,让她长了一个新脑袋。”

    “你说什么,来历不明的魔女!”半人蛇的首领失声道,“她让堕天魔长了新脑袋?慢些,你将一切细细道出,不许有任何隐瞒,否则我吃了你。”当是时,首领也不再急着与鸭马蝶撕比了,她对柳庄丝所说的来历不详的魔女更感兴趣。

    “恸哭之兽似乎不喜欢那个魔女,精灵公主却和她结伴而行。还有,堕天魔像是认死理似的拜那个魔女为主人,甚至不惜和恸哭之兽反目,大打出手。不,堕天魔、恸哭之兽本来就不和,西之魔女的出现,让它们的仇恨加剧了。”

    “夜魔女王吗!她口中讲的那位西之魔女就是夜魔女王的转世之人吗。”半人蛇的首领忖道,既喜且忧,喜者,夜魔王国将复兴了,忧者,王的大赦也许传不到边远地带。“难怪好久没见过堕天魔了,原来她与恸哭之兽有隙,两人都活着,可恶,为何不死掉一个,或者都挂掉。”首领心情很不好,她一心两用,一边听柳庄丝讲述西之魔女,一边思考对策。

    柳庄丝带来的消息太珍贵了,半人蛇的首领自然知道它的价值。“整个夜魔王国尚且不知王之将临,我什么不先寻到夜魔女王我,到时,我就是最大的功臣。”首领心想,她觉得此计可行。“姑娘,随我一道离开吧。”半人蛇的首领道。“就我们俩。”她补充道。

    “首领!”

    “首领不可,这个女人不但长得丑,人也很消声诈的样子,不得不防。”

    “堕天魔、恸哭之兽都在,首领,你不能冒险。”

    “请您三思。不可因为您的大意,让我等失去首领,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做了。尤其是您。”

    半人蛇们劝道,她们不希望首领以身冒险,因为她们既信不过柳庄丝,也信不过堕天魔、恸哭之兽。夜魔女王有两百多年未现身了,死了就死了吧,也和她们无关。

    “我去意已决,你们休再劝说。”半人蛇的首领坚决道,“妄加议论者,杀,绝不姑息。”

    嘶!

    半人蛇群安静下来,她们蛇信舞动,默不作声。首领的话已经说到那个份上了,她们再劝下去,反而显得小气,而且是大逆不道。

    “很好,只和她们的首领一起出去,我逃跑的几率增加了。对付一条蛇可要比对付一群蛇来得容易。”啸月庄的庄主心喜道。她那点念头,半人蛇的首领如何不知,可没点破,她们各怀心思,沿着半人蛇群闪出的道路向前纵去。一路无语。

    首领在前面,柳庄丝在后面,可蛇林的面积太大,她们飞纵了两个时辰,还未走出蛇林。柳庄丝却不着急,紧跟着半人蛇首领。“看来西之魔女也夜魔王国有关,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夜魔女王,不像啊,否则恸哭之兽也不会这样待她。”柳庄丝思索道,她也在猜测其中的秘密。种种迹象表明,夜魔王国将不再平静。“蛇林太小,走出此地,我才能更好的观察这被人遗忘的国度。”柳庄丝暗道。她也未催促首领赶路,主动权不再她手上,而在首领那边。

    又过了一个时辰,俩人才飞离蛇林。首领头也不回,向远处投去。“请问我们这是去哪里。”柳庄丝在她身后,大声问道。

    “去拜会鸭马蝶。”半人蛇的首领道。

    “”

    柳庄丝怔了怔,握草,什么情况。难道半人蛇的首领在坑我不成,就我们俩?去拜会鸭马蝶,你在打什么主意。啸月庄的庄主失神之际,呼,一道白色的蛇蜕扫了过来,将柳庄丝缠住,“跟上,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半人蛇的首领道。

    你在逗我吗。柳庄丝心中不满,可还是跟了上去,蛇蜕一隐而蓦,潜入她的皮肤之下。柳庄丝感觉很不舒服。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