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鼓啸,迎面出来的是刺骨厉风,梦天丫的心情差到了极点。虽说她安全的来到夜魔王国,可损失太大了,不夜城的魔女几乎全灭,那是她多年经营的心血,毁于一朝。

    “夜魔王国也没什么特殊的。”梦天丫自言自语道,她穿梭过小门,来到这片被人遗忘的国度。“不知道柳庄丝如何了,她大概还活着。”梦天丫还有闲心思考敌人的遭遇,看来情况也没那么糟。

    梦天丫降落的地方是一座谷底,这里的风很大,也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运转玄功,梦天丫震退拢向她的石子、木块、巴掌大的虫子。这些虫子长相古奇,拥有人面,看久了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嗤,梦天丫一指点出,犹如长剑出鞘,剑气飚射,当即贯穿了人面虫。“哇,哇!”人面虫发出不甘的叫声,血洒长空。

    鲜血的味道在风中弥散,“哇!”

    “哇!”

    “哇!”

    “哇!”

    哇哇声陡地大作,响彻谷底,掩过风声。梦天丫蹙眉道:“都来吧,我一并解决掉你们。省得以后分心。”

    数百个人面虫呼啸而来,它们中最大的比门板还大,异常夸张。其中有一只火红色的人面虫,长须飘飞,生了三只眼睛,它是这群人面虫的指挥者,“女人,你来到不该来的地方。只有死路一条,用你的鲜血冲洗随你一道进入的风铃谷的晦气吧。”

    “这里是风铃谷?”梦天丫奇道,“不该如此,据传,风铃谷四季如春,草木繁盛,可我看到的却是荒芜之地。你们究竟对风铃谷做了什么。”

    长须人面虫气得胡须舞动,随风劈甩,“你还敢诘问我等。还不是因为你们这些外人,偶然进入夜魔王国,大肆破坏,要是我们的王还存在,你们哪敢在此搜刮,畅行无忌。风铃谷变成如今这副荒凉多风之地,只因听铃台的盗铃、风铃、金铃被人窃走了,我等守护者也因此受到谷主的问责,被她施法,除了脸,什么都没了。谷主之意,是问我等还要不要自己的脸。”

    人面虫群情激奋,大呼小叫,将梦天丫围起,像是铁桶似的,不见缝隙。

    梦天丫忽地有些同情这些人面虫,也很好奇风铃谷的谷主长什么样,盗铃、风铃、金铃被窃,谷主同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她却将全部的责任归于守护者,由此观之,她也不是什么通情达理之人。

    “让你们的谷主来见我。”梦天丫道。

    “大胆!谷主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我等十天半个月尚不能见她一面,你一个个外人,有天大的面子能见到她。难不成你家祖坟天天冒青烟?”长须人面虫冷笑道。他一张口,刷,一道血光斩出,犹如赤练。

    长须人面虫祭出去的那道血光中隐藏着一物,小如指甲,是他的本命法宝,唤作啬雉。是由血啬雉王化道时留下的一片羽毛祭炼而成。

    梦天丫平时没多大爱好,就是喜欢玩逗逼rd,所以她才能收服上古青鸽。“也敢在我面前得瑟。”不夜城的城主不悦道,她指如兰花,呼呼弹舞,剑气破空而去,绕着那道血光飞旋,将其绞去,只剩下指甲大的啬雉。“难怪。”梦天丫道。“原来是血啬雉王的遗蜕之一,落在你手里,有如明珠蒙尘。”

    刷,梦天丫将身一旋,人已掠出,她五指一翻,倏地抓向啬雉,将它扣在掌心里。稍后运转魔气,嗤嗤嗤,炼化啬雉上的印痕,抹去长须人面虫留下的禁制。

    “混账!”长须人面虫怒道,“你私吞别人的宝物,难道良心不会痛?”

    “”

    梦天丫呆住了。真有趣,居然有人说她的良心会痛。哈哈哈哈,梦天丫大笑不已,她哪有什么良心啊,有的只是豪取强夺、暗算别人之心。

    因为长须人面虫的有趣说法,梦天丫大好,决定放过它,不再为难它们。

    人面虫们还不知它们已在地狱中走了一遭。一些由愤青、二比构建而成的伙计还在叫嚣:“发棵外来者。杀了它!”

    “老大,摆脱,你的胡须是最长的,难道被吓到叽叽很渺小了吗,拿出志气来,我们解决掉她。也许谷主一开心就会恢复我们的真身。”

    “嗯,我们以这副丑样生活了十几年,也没个盼头。有人送人头,她这是社区里送温暖的好人呐,我们不杀她说得过去吗,杀,杀了她!”

    “杀了她!这个姑娘面相寡淡,身上又散发着装比的高贵气息。她在嘲笑我等,我们也想装比啊,可装给谁看,谷主大人吗!这不是找死么。”

    “杀了这个女人!”

    “杀了她!”

    风铃谷的守护者们大声吵闹,吼声都能湮没了梦天丫。不夜城的城主恼了,忖道,给你们脸,你们不要。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为难啊,只好杀了你们这群无知的蠢货。念头甫动,梦天丫使了一个摄法,取来一物,那物黑又不好描述,长两丈,上面篆刻着几个鎏金铭文,东海龙王的大钉钉。

    长须人面虫跳了起来,道了一声握草。好大的龙王钉钉,太惊人啦。可他更好奇梦天丫是如何得到的,以及龙钉钉的用法是不是很有趣。

    梦天丫左掌怒拍而出,当!她一掌击中那支两丈高的黑色龙王大叽叽,那物发出轰鸣之声,当即震退数十个人面虫。

    噗。长须人面虫一仰头,吐出一道血箭,顿觉气血流逝的速度加快了,它的血气飞向那支很巨很夸张的龙之钉钉。“滑稽啊!”长须人面虫吼道,“女人,你一错再错,我有心放你都难做到。交出啬雉,自断四肢,你还能活命,否则必死。”

    梦天丫嗤笑道:“你还没看清形势。去吧,东海龙王的钉钉,大,大,大!”

    轰隆轰!两丈高的龙之钉钉还在变高,变高,变高,最后停在百丈处,合围也超过三丈,端的惊人。

    长须人面虫气焰顿馁,讲不出话来。其它的人面虫也大吃几斤土,后悔的脸都碧油油的,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他们必须原谅梦天丫,谁会跟自己的小命说拜拜。

    不夜城的城主正在气头上,哪有那么好说话,她右掌向上一拂,陡地抬起东海龙王的大钉钉,嗡!嗡!黑色的气浪迸荡,如同黑瀑逆涌而上。

    几百个人面虫危在旦夕,更可怕的是它们无能为力,只能等待死亡的垂青。倏地,远处飘来一串铃声,叮叮叮,悦耳已极。铃声过处,狂风凭空消失,偌大的谷底骤地安静下来,唯有铃声由远及近。

    梦天丫道:“谷主终于肯出面了吗,我祭出东海龙王的大姬姬,她要是再不出来,我也没法子了,只好大开杀伐,扫平风铃谷。”

    “好大的口气。”

    风铃谷的谷主不悦道。

    叮叮叮,一串彩色的铃铛轻轻幌动,云霞蒸腾,绚芒怒舞,一女飘然而至,素手一伸,摄来风铃,将其收了。“外来者,风铃谷不欢迎你。也没你想要的东西,离开吧。”

    “谷主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怪哉,谷主变得温柔了,她哪根筋搭错了,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谷主。”

    “假的,她一定是假的谷主,我不承认她。”

    “谷主,杀了她。风铃谷不容外人踏入,入谷者杀无赦。”

    人面虫不乐意了,他们起哄道,在这些怪虫子眼里,谷主是战无不胜的,不应该认怂,撕比啊,大家一起撕比,不撕比不痛快。

    弱者叫唤的再厉害,也不及强者的轻声细语。风铃谷之主只道:“都闭嘴,否则你们再不能恢复原状。”这句话比什么威胁都厉害,人面虫们不再争吵,它们十几年来无时无刻不想着做回自己,而不是现在这副鬼样子。

    梦天丫道:“我只有一个问题,盗铃何在。”

    谷主道:“盗铃已不在风铃谷。”

    梦天丫道:“风铃谷有多少个盗铃,是一组还是一个或者几个?”

    谷主道:“两个。”

    梦天丫道:“谷主为何坚守风铃谷,这群长不大的巨婴,真的值得你浪费青春?像你这样漂亮的姑娘,不该虚度生命。”

    “闭嘴,你这个外来者,咋能说我们是巨婴!”

    “宝宝们要跟你拼了,我们才不是巨婴,我们是天之骄子,虽然还未成长,可也不是你能诋毁的。道歉,你欠我们一个道歉,尤其是谷主,快向她谢罪!”

    “谢罪都不能洗刷掉你的罪过。”

    “女人,你真的该死。”

    人面虫们怒火腾腾,梦天丫也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这时,风铃谷的谷主嫣然道:“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你知道吗,在整个夜魔王国只有风铃谷的人不介意我这个爷们穿女装啊,我感激他们还来不及呢,为啥要离开!”

    “”

    梦天丫整个人都不好了,感觉自己萌萌哒。她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无证还飙车的老司机,这下好了,翻车了吧,不是风铃谷的谷主翻车了,而是梦天丫自己翻车了。

    草。梦天丫会发现了真想,风铃谷的主人是女装大佬啊,给跪了。梦天丫惊得不要不要的,她可是多年的老司机了,居然没能一眼看穿谷主的真实身份,简直是对她智商的一次重大打击。“我要这眼睛何用啊,你是伪娘。”梦天丫道。

    风铃谷的谷将不开心都挂在脸上,嗤笑道:“伪娘又怎么了,只要我有一颗姑娘的心就好了。风铃谷的爷们都没说什么,你这个外人好无礼。请你离开,这里不欢迎你。你要的答案我已经给了你。”

    梦天丫赔礼道:“谷主切勿动怒,我只是惊讶于你的气质与着装。你比我见过的任何魔女都像女人,我也比不上你。难以想象,你竟然还有大消声巴。”

    风铃谷的谷主面色稍霁,道:“不错,我是有一支功能完全的大姬姬。你同样不能小看它。”

    梦天丫道:“绝无轻视之意。谷主,你在风铃谷待了多久了,可曾离开过风铃谷,离开夜魔王国,去外面的世界走一遭。我生活的那个世界有一处地方,你肯定会感兴趣的,那里全是大迪奥美女。当今伪娘界,人才济济,极是兴盛。谷主屈居风铃谷,实在是委屈你了。何不随我离开,制霸伪娘界。实不相瞒,我见过的女装大Lao,没人像是谷主这样有气质。”

    风铃谷的谷主正在施法,她十指疾弹,咻咻咻,一道道真元打入人面虫的脑袋之中,他们大喜过望,也不声张,更不争抢,“这里是返真丹,吃了它,你们就能恢复真身,可一粒返真丹只能维持半月的功效,时间一过,你们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谷主抛起一个存物袋,里面洒下来上百颗糖豆似的返真丹,人面虫们蜂拥而上,抢夺返真丹。它们也听到了谷主说的话,一粒返真丹可维持半月的功效,既是如此,他们应当多抢几粒,以备后患。

    梦天丫笑了,她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风铃谷的谷主会那么好心,她才没那么大度。打定主意看好戏,梦天丫退到一旁,静观人面虫们厮杀在一起,好不惨烈。谁抢的返真丹多,谁就会成为公敌。返真丹的数量有限,不到人面虫数量的三分之一,可四分之三的人面虫在抢夺返真丹的过程中死掉了。

    活下来的人面虫都是狠角色,每个人手里抓着好几粒丹药,仍不忘觊觎别人的返真丹。有实力稍逊的人面虫当即囫囵吃下手中的返真丹,蓬!蓬!蓬!吃掉丹药的人面虫全都炸开了,什么都没剩下。活着的人面虫惊疑不定,手里攥着的返真丹像是很烫手,它们是万万不敢吃掉。

    我就说嘛,梦天丫心道。风铃谷的谷主真够腹黑的,没安好心。不过她就是喜欢和谷主这样的女装大Lao交朋友。斗智斗勇才有趣。

    只听谷主道:“我不是讲过吗,一粒返真丹能维持你们的人形半个月。多吃无益,有生命之虞。前车之鉴,你们当时刻铭记在心。”

    活下来的人面虫敢怒不敢言,只得退下,不再打扰谷主与梦天丫,它们也不想吃返真丹了,谁知道吃掉一粒会不会死掉,最好等别人试验过,它们再服用,总比以身涉险来得好。

    不消片刻,人面虫们退的干干净净,风铃谷彻底安静下来了。

    梦天丫这才道:“谷主,你将人面虫们支开,可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讲的,请说无妨。”

    谷主道:“姑娘真是快人快语,可留下来做我的闺蜜,我不会亏待你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