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之魔女没飞出多远,有人将她拦了下来。“你是生人,不曾见过的女人。不,我见过你!”那人道。他的脑袋是方的,眼睛是圆的,鼻子是尖的,更怪的是嘴像驴唇。“你就是玛骨朵多梦拉古西梦雅。”长着驴唇的怪人笑道,他指着西之魔女身后的石像道。

    石像一直跟着西之魔女,不管去哪里都跟着。而且西之魔女并不能砸碎它,因为那无用,徒费力气而已。

    “嗯嗯,就是她。”石像开口了。“小二驴,她就是一直在等的人。”

    “太好了,杀了她,你就能用拥有她的一切,包括身体与灵魂。石像虽好,可终究不方便。你说是与不是。”驴唇怪人拊掌道。

    “不不,我不会杀了她的,同样的,她也杀不了我。”石像道。

    “那你为什么跟着她,仅仅是崇拜她?”驴唇怪人奇怪道。

    “你这厮好聒噪。散开。”

    呼!前方跳来一只汉子,他的模样同样清奇,个头也不高,脑袋圆的,眼睛是方的,没有鼻子,长着马嘴。姑且称他是马嘴汉子。他与驴唇汉子是朋友,两人聚在一起,不是吵架就是撕比,可关系又是极好的。在这一带,土著居民都躲着他们。

    “马嘴啊,你为何让我闪人,我偏不。”驴唇汉子不悦道。“来啊,与我比划比划。你大概是欠揍了。”将手握住,驴唇汉子陡地砸了出去,砰,气浪滚荡,犹如瀑流迸洩,倏地撞开了马嘴汉子。他退出及十丈,人才停了下来。

    “驴唇,我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所以火气这么大。”马嘴汉子兴奋道。他就是喜欢看驴唇汉子吃瘪,别人的痛苦就是他的快乐所在。

    腾!马嘴汉子脚一蹬地,人已向前驰出,身后沙尘迸爆,冲天掀起,声势极大。

    “萌萌的马尾!”马嘴汉子喝道。他的马尾辫子遽地散开,刷刷刷,一根根头发像是细钢丝陡地扫向驴唇汉子。“有马尾的人总是很萌,就像爱笑的汉子叽叽大。”

    “滑稽!”

    驴唇汉子双手抱圆,嗡,气流啸动,绚光炽盛,撞开了马嘴汉子的一根根秀发。

    “你不用理他们,他们脑袋有问题。”石像对西之魔女说道,“我与他们认识很多年了,究竟有多少年,我也讲不出,总之,你只要知道他们是好人即可。而且,他们也会成为你的帮手。”

    “不需要。”西之魔女冷酷道。她才不需要驴唇与马嘴怪人,他们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汉子,随身携带多有不便,最好杀了了事。“你也不要再跟着我,很烦。”西之魔女又道。

    “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明白吗,你杀不掉我,我也不能杀掉你。我们可以共存的,直到……”

    “直到什么?”西之魔女问道。

    “不知,到时就知道了。命运总是那么奇妙,对了,你拿到命运记录了吗。恸哭之兽既然放你来这里,理应将命运之书交予你。它只是暂时保管而已,不能随意翻阅,而且它也认不得里面的文字。只有你能翻阅。”石像道。

    “命运记录,那是什么。”西之魔女问道。她不知那本书的存在。

    “什么,你竟然没拿到命运记录,那你是怎么进来的,你不是夜魔女王吗!”

    “不是,我是我。”西之魔女不悦道。“你把我当成谁了?再说一遍,夜魔女王是夜魔女王,我是我,我们并无任何关系。”

    “哦,我懂了。”石像道。“你是……”

    “止住。”

    撕比中的马嘴汉子、驴唇汉子同时道,他们捂住了石像的嘴,不让他乱讲话。“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她会杀了我们的!”

    “不不不,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是她的导师,引路人。她还得仰仗我们才能找回记忆,做真正的自己。”石像道。

    “喂喂,你看她像是想找回记忆的样子吗。”马嘴汉子道。

    “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我们还是离她远些。”驴唇汉子道,刷,他向后退去。没退出多远,瞥到别人都没动,也怪没意思的,又跑了回去。“我们共进退,我保证。”

    “你的信誉没了,滚吧。”石像嘲笑道。

    “没有骨气的家伙。”马嘴汉子也道。

    就在他们争吵之际,西之魔女早已离去,态度很坚决,没有任何挽留石像、马嘴、驴唇的意思。三人面面相觑,也不斗嘴了。

    “去踏马的矜持。前面的姑娘,等等我,我什么都告诉你,你一定要带我离开此地。我被困在这里数百年,叽叽都快生锈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我却变成这副鬼样子。”驴唇汉子道,腾,他向前窜去,第一个追上西之魔女。

    马嘴汉子、石像气炸了,咒声道:“驴唇,你太不是东西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为何变卦。你这样做一点也明智。”

    呼!一阵狂风倏然旋来,狂奢之蜓女王追了过来,“前面的妞,等等我,和我缔结契约吧,我什么都答应你,我们会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的。你只要给我抓来九百九十九个活物就行,保证你不吃亏。做人很诚信的,绝不有任何欺瞒行为。”

    不死心,狂奢之蜓女王也不死心。是西之魔女将它唤醒的,苏醒的刹那,狂奢之蜓女王已经认主。可它没想到对方不睬它,这就很尴尬了。“这三个怪人想利用主人,我吃了他们!”狂奢之蜓女王心道,它翅膀扑扑扇动,降下一层层的光粉,洒在驴唇汉子、马嘴汉子、石像身上。

    “为什么他们的生命真元没有流失!”狂奢之蜓女王惊道。“射!快点消声出汝等的消声华。”它又催促道。

    驴唇汉子、马嘴汉子、石像都笑了。很得意。

    这里可是夜魔王国,不管是土著居民还是外来者都要遵循这个国度的运行规则。

    石像、驴唇汉子、马嘴汉子,他们原来也不是这样的,是正常的汉子。可来到夜魔王国后,他们渐渐失去原本的面目,人不人,鬼不鬼。“别说消声了,我的大姬姬都变成石棒了!”石像吼道。“不对,我木有叽叽啊。天呐,我以前可是汉子,变成石像之后,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成了姑娘。还有比这更可怕的吗。”

    “吵什么吵,至少你还能看出人样。看看我们,长着这副尊容,谁相信我与马兄曾经是写手界的靓仔组合啊。”驴唇汉子哭道。

    “好汉不提当年事。驴兄,我们毕竟风光过,得意过,也不枉此生了。可被困在夜魔王国,什时候是个头。这里真不是人待的地方。可偏偏很多人打破了脑袋也想跳进来。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不要!”狂奢之蜓女王当即飞到虫巢之中,只有眼睛眨巴眨巴的,它可不想改变形态。

    西之魔女虽然不耐烦,可也在听着。“哦,在这里待久了,不管是样貌还是心理都会扭曲吗,有趣。”她心忖。

    还好驴唇汉子、马嘴汉子、石像不知魔女的想法,否则他们会悒郁的。

    虫巢飘在西之魔女上方,半步不离。狂奢之蜓女王紧张地跟着魔女,一齐打量这被人遗忘的国度。“跟着主人走,会有面包的,也会有鲜肉。”狂奢之蜓女王心道。

    精灵公主、黑精灵她们被“巴齐”缠住了,与其撕比,暂时不能离开。西之魔女也没帮她们的义务。精灵公主虽然拥有王戒,但是指环王在夜魔王国并不好使,也需遵循此间的规则。

    呼!呼!

    上古青鸽、皇日鹞飞过森林的上空,它们结伴而行,“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我们自由了!”皇日鹞道,它的霸道总裁气息外放,向下坠去,扑扑扑,林中的鸟都飞了起来,被惊扰到了。

    “嗯,我们自由了。比利王、梦天丫、恸哭之兽再不能控制我们。我感觉到了力量,失去的力量源源不断的回归了。”皇日鹞道。它金色的羽毛闪烁着神异的光泽。

    吼。

    一声狂怒的啸声冲天迸起,轰隆隆,云海荡滚,空间遽晃。闲聊中的上古青鸽、皇日鹞被吓到了,呆若木鹅,向下坠去,它们的翅膀像是灌了铅似的,不受控制。

    “不好,下面有凶兽!”

    “超越我们的猛兽。”

    上古青鸽、皇日鹞心骇道。它们以为实力逐渐恢复巅峰,就能在夜魔王国作威作福,逍遥自在,再不收任何人的制约。可哪知道还没得意多久,就已遇到对头。

    哧哧哧!哧哧哧!

    一道道比蚕丝还细的银线向上迸甩,一圈圈缠紧上古青鸽、皇日鹞,让它们苦不堪言,偏偏半个字也讲不出来。

    “麻麦皮,有句话不知该不该讲。”上古青鸽心里直犯怵。身体也不听使唤,抖个不停。“我就要成为别人的口中之食了吗。”上古青鸽泪目连连。

    皇日鹞哼哼唧唧的,还想挣开缠在它身上的银丝,可它越挣扎,缠的越结实,呼吸都觉得痛苦。

    砰!砰!

    上古青鸽、皇日鹞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全身都快散架了,“天杀的,我要撕比你!是哪位啊,敢这样玩我。”皇日鹞吼道,它终于冲破银丝,向前滚去,也不管是谁在前面。砰的一声怒响,皇日鹞撞到一物,直接将它掀翻在地,再也爬不起来。“噗啊!”皇日鹞不愧是霸道总裁的代表,吐血也比别人有气质,差不多吐了两千公斤血。

    “哈哈哈,活该。”上古青鸽幸灾乐祸道,“谁让你那么冲动,对方能困住我们,说明它的实力更在我们之上。你主动惹它,岂不是用蛋击石,哪有不疼的道理。”上古青鸽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并不忘观察皇日鹞与抓住它们的凶兽。

    “鸭马蝶!竟然是鸭马蝶!”上古青鸽惊悚道。

    鸭马蝶比上古青鸽、皇日鹞的历史更悠久,它长着蝴蝶的翅膀,马身,鸭首。

    站在皇日鹞、上古青鸽面前的鸭马蝶身高超过五十丈,它眼中充满不屑,极是瞧不起两只不知死活的鸟。在它的土地上,它们竟然敢飞,而不是滚,简直是活腻了。

    皇日鹞也收起它的霸道总裁范,能装比当然好,可没命了,还怎么玩!

    “这不是鸭马蝶前辈吗,您怎么在此。”皇日鹞恭敬道,它将身体伏在地上,脑袋贴着地面,毕恭毕敬。

    上古青鸽心道,好个脸厚的家伙,真会见风使舵。它也不觉得皇日鹞哪里做错了,对强者表现出足够的尊敬,终归不会错的。这样才有保命的本钱。

    鸭马蝶收回它的银丝,又道:“你们从外面来的吧。不知规矩也情有可原。只要你们肯做我的仆人三十年,我兴许会放过你们。”

    你蚂蚱了!皇日鹞心道。三十年,亏你能说得出口,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比小人还小人。

    上古青鸽也很不爽,可它没表现出来。鸭马蝶太强势了。“一直以来都是我装比,如今遇到比我还能装的家伙,真是太气人了。像鸭马蝶这样可怕的凶兽,为何还活着?它要是离开夜魔王国,那还得了,魔女界都会翻天。所有人都会争夺它。”上古青鸽嫉妒之余,不免唏嘘。“前辈啊,小子初来乍到,得罪了您,都怪我不长眼,请您不要放在心上。”上古青鸽道,它比皇日鹞还要谦卑。

    “你们当然眼瞎啊,要不然还敢飞。”鸭马蝶理所当然道。“让你们做我的仆人,是看得起你们。我可丑话说在前头,你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方圆数千里都是我的活动范围,这片土地生活的人、动物都是我的食物,它们因为我的施舍才能活下去。没了我的庇护,谁也别想活过今天。”鸭马蝶道。

    上古青鸽、皇日鹞听出来了,鸭马蝶不是唯一的上位者,它有竞争人,而且实力不逊于他。

    “前辈啊,我有话要讲。”皇日鹞道,“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很多人,我愿你带着您去找出他们,让他们也成为您忠实的下人。”

    “嗯嗯,前辈。恸哭之兽也来了!”上古青鸽道,“还有,比利王的分身也在。”

    “纳尼,比利王来了。”鸭马蝶怪声道,“他来这里做什么,大精灵王都不敢来,他一个小神也敢踏入这片国度。”

    “比利王算什么东西,前辈一出手,他马上灰溜溜逃跑。”皇日鹞道。“前辈,别等了,我们这就去抓他们。”

    “请前辈拿主意。”上古青鸽亦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