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坠此间,不知王者之乐。

    西之魔女盯着一处石像,默然无语。因为那个石像和她太相似了,几乎是以她为模样雕刻出来的。可西之魔女从没来过此地。“真是让人厌恶。”西之魔女五指疾弹,嗤嗤嗤,剑气迸出。轰的一声巨响,石像应声崩裂,炸为数千个石子。然而让西之魔女诧异的是,那些石子再次飞回,重新组成石像。可这次,石像多了两行泪水,红色的泪水。

    “哼。”西之魔女不悦道。

    刷。她一步掠出,长袖劈出,陡地横砍那座石像。砰,石裂之声异常刺耳,这次,石像碎的更彻底,已成石灰。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尘,西之魔更觉不悦。蓦地,烟尘翻滚,如同雾霾降下,石像渐渐现出轮廓,依旧在流泪,而且右臂的方向也改了,不再是藏在袖子里,而是伸了出来,和地面齐平。

    石像的手掌摊开,上面放了一物,是一对耳朵,人的耳朵,而且耳朵完好如新,并没腐坏。看到那对耳朵,西之魔女心神惧骇,不由自主向后退去。“啊!”西之魔女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不是的,不是的。”她失声道。

    因为那对耳朵散发的气息,西之魔女太熟悉了,它们就像是她自己的耳朵。蓬!血光迸卷,暗中跟随西之魔女的狂奢之蜓炸开了,脑袋像是一团番茄酱。

    这只狂奢之蜓原本是精灵公主带来的,然而,它与精灵公主走散了。她们也选对了门,同样进入了夜魔王国。

    锵的一声剑吟,银孔雀剑陡地旋起,倏然衍化成一只孔雀,张开双翅、雀翎,将炸掉的狂奢之蜓迟吃掉了。另外两柄孔雀剑蓦地刺出,疾驰如电,当当两声,刺穿了石像。嗤嗤嗤,剑气迸涌,阻止石像再次复原。

    西之魔女忽地镇定下来,她向前走去,瞬间而至,啪,她的手盖在石像摊开的手掌上,抓走了那对耳朵。当此之刻,魔女依本心做事,她要吃掉那对人耳。而且也这样做了。

    没有咀嚼,直接吃掉,类似囫囵吞枣。嗤!嗤!西之魔女两耳飙出数尺长的血线,她面庞也由青转为血红色,接着是金色,白色,最后归于正常。

    “如何,好吃吗。”

    精灵公主走了过来,自她进入神秘的夜魔王国就在观察西之魔女,“我生命之海中封印的虫巢不再安静,里面的母虫皇即将苏醒,难道因为到了夜魔王国吗。”精灵公主喜道。她当然知道虫巢中里沉睡的是什么,狂奢之蜓的虫皇,女王!

    可精灵公主哪里知道狂奢之蜓的母体并非因为她而醒来,皆因西之魔女。西之魔女才是母虫皇再度有生命迹象的源头。

    嗵,嗵,嗵!西之魔女的心跳倏然加快,她也注意到了精灵公主还有她手指上戴着的王戒。不过更让魔女在意的是精灵公主腹中隐藏的事物。“那是什么,让我有些期待,这种心情甚至盖过夺得王戒的欣喜。”西之魔女一旋身,飘至精灵公主身前,她左手按住精灵公主的脑袋,右手五指并齐如刀,遽地划了下来,剖向精灵公主的腹部。

    “有王戒在,你永远伤不到我。”精灵公主道。王戒迸散出上千道蓝色的光束,砰砰砰,扫在西之魔女身上,一团团炸开,光浪狂飙,如同浪花迸飞。精灵公主手腕一转,呼的一下,碧焰升起,倏地窜起千丈之高,将周围染得绿莹莹的,寒气更甚,明明是火焰,可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啊。”精灵公主惊呼道,她生命之海中的那个巨大的虫巢冲天飞起,荡起数百道水柱,哗哗哗,海面若沸,炽热的魔气翻舞,几乎掀翻了整片海面。“不好。”精灵公主道,在她还是朵儿衮妮玛之时,就找到了虫巢,也知道它的价值,不可估计。那时,朵儿衮妮玛奈何不得虫巢,又不愿放弃它,只得将其封印在最安全的地方,工蜓、护卫蜓也是自虫巢中飞出来的,它们听命于朵儿衮妮玛。

    噌!噌!噌!十几只工蜓犹如离弦之箭,窜向高空,它们并不听命于精灵公主,而是先锋部队,即将剖开精灵公主的生命之海,释放虫巢以及坐镇其中的狂奢之蜓女王,完全体的母虫。

    精灵公主恼极,尖耳不住抖幌,心忖,你们这些不识好歹的虫子,也敢在我的生命之海中喧哗,真活腻了吗。冷笑数声,精灵公主伸指点向腹部。嗤,一道绿色的火焰窜入她身体中,殁入她的生命之海。登时,火焰炸开,像是洒落的春雨。

    崩崩崩!崩崩崩!工蜓的身体遽然炸开,难以承受绿色的光雨,虫巢也好不到哪里去,它完全呈现在光雨之下,这些极具腐蚀力的绿点打在虫巢上,迸发出一道道绿烟,贯穿了虫巢。躲在里面的狂奢之蜓母虫皇发出尖锐的嘶鸣声,轰隆隆,虫巢遽地幌荡,光焰迸爆,从天而降的光雨全被蒸发一空,而且精灵公主生命之海的上空出现了一道难以弥合的口子。呼,虫巢经天而起,一闪而逝,飞离精灵公主的生命之海。

    自由了,虫巢内的狂奢之蜓女王自由了,她本来就不受精灵公主的控制。说来,她能醒来,也多亏精灵公主的“别有用心”,她的生命之海为母虫皇提供了无尽的养料与成长空间。

    蓬!

    一团血光炸开,虫巢挣离精灵公主,在她的身体剖开一个血洞,迳自飞出。走就走了,母虫皇也不忘给曾经的寄体一件礼物,还想问她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西之魔女盯着那个血粼粼的虫巢向自己飞来,不觉厌恶,她倏地挥袖,呼,劲风怒舞,拂去虫巢上的血水。“是你在呼唤我?”西之魔女问道。

    “你才是我长久来的等待之人。”狂奢之蜓女王道,“主人,与我订下契约,此生为你所用,至死不辞。”

    “我拒绝。”西之魔女道,很干脆。

    “哎哎哎?为什么呀。”狂奢之蜓女王急道,她一激动,飞出虫巢,紧张地凝视着她认可的女人,怎奈对方不迪奥她,这踏马的就尴尬了。

    精灵公主的身体被炸了一个大窟窿,正在气头上,又听到狂奢之蜓的母虫皇向西之魔女表忠,噗啊,她一张口,吐出两百斤鲜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精灵公主怒道,“煮熟的鹅飞走了,滑稽啊。”

    刷。

    精灵公主飞向西之魔女,她要报仇,要毁了虫巢。

    “王戒,王戒,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精灵公主道。她手指上戴着的王戒沉默了,尔后,一道声音飘出,“别玩了,反正最漂亮的妞不是你。照照镜子吧……”

    精灵公主沉默了,气氛再次尴尬。她是王戒器灵的转世之体,讲道理,王戒应该偏向她才是,可人家胳膊肘向外拐,精灵公主还能说什么,草,一个也靠不住,还得依靠自己。

    不远处,腰上悬着金色弯角的黑精灵觑着精灵公主,“找到你了,指环王,你也该回归精灵界了。黑精灵中最强势的祖母在等你。只有她能守护你。我们尊敬的大精灵王音讯全无,她老人家也不管信徒的死活,不回应祭司们的祈祷,说句不该讲的,大精灵王是不是老死了?毕竟创始之初她就活着了。”黑精灵心道,她的想法骇人听闻,而且很叛逆。

    精灵一族,汉子的地位低下,除了奉献身体与消声华,不堪大用。族群中最强势的精灵被人唤作“祖母”,她也许不是最年长的,却是最厉害的,杀掉的精灵也是最多的。每一任祖母换位都伴着血雨。

    持有金色弯角的黑精灵,她所在的族群是精灵地下世界最大的族群,她们的祖母是托姆哈尔丽雅·科菈菘。这次,奉命而来的黑精灵是她的女儿之一,担任祭司一职。

    姆哈尔丽雅·科菈菘的象征物是金角、圆盾、血蜘蛛。

    拉姆·科菈菘这次奉命而来,如果能完成任何,她在族群中的地位将会提升,也许到时候,她持有的就不再是金角,而是圆盾,或者血蜘蛛之泪!

    金色的弯角是最低等的,再向上是圆盾,再往上才是血蜘蛛之泪项坠。持有血蜘蛛之泪项坠的黑精灵才有继承权,才有可能竞争下一任祖母。

    “谁!”

    黑精灵警觉道,她倏地向前掠出。砰砰砰,她原来所站的位置被八只手捶出一个大坑来。一个长着八条手臂的怪人冲着拉姆吼叫,“女人,女人!”

    拉姆厌恶道:“野蛮之人,你是夜魔王国的土著?”

    “女人,女人!女人!”

    长着八条手臂的怪人继续吼叫,轰隆隆,地面荡动,远处的森林跑出更多的怪人,他们同样长着八条手臂,嘶声吼啸,“女人,是女人,兄弟们,有女人!”

    “”

    拉姆无语了,难道夜魔王国的土著们没见到过女人?这可是耸人听闻,那他们是如何延续后代的,难不成是无消声繁衍?

    西之魔女、精灵公主、狂奢之蜓女王她们也被打断了,她们被激怒了,齐齐望向那群怪人。流泪的石像以手掩面,似乎觉得丢人,不愿见那群八手野人。

    “公主,公主,是我,我是拉姆啊。”黑精灵喜道,她一边挥动手臂,一边向精灵公主这边跑来,赫然是将怪人们引向人最多的地方,共同分担压力。

    “别和我说话,我不认识你。”精灵公主怒道,她自王戒中拿出弯弓、长箭,“去死吧,拉姆!”精灵公主拈起长箭,陡地射向黑精灵。

    “哎呀,公主,你这是大义灭亲,祖母肯定会喜欢你的,因为这也是她的最爱。”拉姆道,她身体一旋,避开那支迸射而来的箭矢。“公主,我们联手吧。”黑精灵不死心道。飕!飕!飕!回应拉姆的是一支支箭,密如骤雨。

    “女人!”

    “是女人,女人啊!”

    “女人,女人,好多个女人!”

    “弟兄们,都别和我抢,那个最漂亮的妞是我的。”

    八手怪人们大声喧嚣,一个比一个激动,争先涌后,向西之魔女、精灵公主、黑精灵冲来。就连狂奢之蜓女王在他们眼里也美翻了,可以消声配。

    这些怪人唤作“巴齐”,仔细一看,会发现他们的头发颜色不一样,有蓝色的,有绿色的,有白色的……五颜六色,其中有八种颜色最常见。怪人们以头发的颜色分族,绿色的和绿色的待在一起,蓝头发的和蓝头发的秀恩爱,队伍分明。

    “巴齐”一族也是可怜的汉子,他们一生中会有几次转变,先是汉子,然后是姑娘,然后是汉子,然后又是姑娘。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哥哥有大姬姬,妞们不服来辩。等到那些拥有大姬姬的汉子变成姑娘后,等待她们的是……不好形容啊。所以这些人的心灵很脆弱的,况且他们她们终生离不开这片土地。但凡走远些,都会死掉。

    狂奢之蜓女王刚刚醒来,急需食物,见到一群“巴齐”汉子,哪有不开心的。“食物,都是食物啊。一群消声壮的爷们,我必须吃掉他们,否则对不起自己。”呼,狂奢之蜓女王振翅而去,她抓起虫巢,冲进“巴齐”之中,开心的进食。

    “公主,别打别打,是我,我是拉姆。将来要做祖母的,你打坏了我,就不怕遭报应吗。”黑精灵道。

    “那就杀了你吧,然后什么报应都没了。”精灵公主喜道。

    “”

    这妞果然腹黑。拉姆心道。她当即抛出金色的弯角,呜呜,凄厉的鸣叫声传遍整片深林,像是在宣告姐来了,你们都来迎接我!

    狂奢之蜓女王吃了几十头“巴齐”汉子,仍觉不满意,他们的肉虽然难吃了些,可还有嚼头。就是骨头太脆了,比木材结实不了多少。

    西之魔女没时间和“巴齐”、精灵公主、黑精灵、狂奢之蜓待在一起,她转身离去,而那座石像也跟着她一道离开。“随便吧,反正我毁不掉你。”西之魔女道。

    “等等我。”精灵公主道,“你不能丢下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公主,我们也说好了啊。”拉姆急道。

    “主人飞走了,我必须跟上。”狂奢之蜓女王又吃了两只“巴齐”汉子,一展翅,刷,飞了出去,直追西之魔女。

    “可恶,公主,我还是打断你的四肢,这样你才能随我去见祖母。”黑精灵道。

    “不知道你在讲什么。”精灵公主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