恸哭之兽没想到事情变得那么棘手,已然超出它的预想。王戒以及器灵的转世之人都出现了,可它毫无察觉,更可笑的是,还是它亲自将朵儿衮妮玛推到武庚宫的宫主一职。现在,所有的人都对它不利,迫使它开启通往那被遗忘国度的大门。

    不要开玩笑了,就凭你们,想让我甘心为你们做事。恸哭之兽目光冷酷,刷刷,它的视线在孵化之丘、西之魔女、朵儿衮妮玛、比利王的分身、笑天星身上扫过。

    当是时,西之魔女还不知她的起源,有两个想法在心里来回滚动,一个想法是杀了朵儿衮妮玛,拿走本属于她的王戒。第二个想法这时吃了眼前的魔女、契约兽,由她自己打开通向夜魔王国的门。如是。她方能成为真正的王。当下,西之魔女拥有金色的王座,蓝色的王冠,还有忠心耿耿的属下,虽然数量少的可怜,也能说只有一个,即是堕天魔。

    白王姬死了,朵朵被她姐姐吃了,还有数百个武庚宫的魔女同样死掉了,她们的尸体忽地悬起,聚在恸哭之兽上方,排成品字形。“你们想知道夜魔王国的入口,跟上我。”武庚宫的守护兽之一说道。

    堕天魔当然知道她曾经的同伴在做什么,血祭,恸哭之兽以武庚宫魔女的血液为祭品,强行打开那扇神秘之门,她同样知道门能打开,门里面还有门,而且不止一扇,每个人都必须做出选择,选错了就得死,没有第二次重来的机会。堕天魔、恸哭之兽它们当然知道哪些门是生门,可它们不能讲出来,一旦道出,门的顺序将会改变,生门也会变成死门。

    绞动,排成品字形的魔女们,她们的尸体被绞成麻花了,血水迸洒,浇灌在武庚宫之上,冲刷每一片玉瓦、蓝砖、群殿。

    轰隆隆!

    地面迸荡,泥石上抛,尘沙涌起,灰蒙蒙的,方圆万丈内,如在混沌之中。

    刚刚联手的梦天丫、柳庄丝等人也感不安,她们久居上位,太珍惜自己的位置,同样更爱惜自己的命。只要她们不死,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嗡的一声巨响,一扇高千丈的门打开了,只有一扇门。西之魔女被一股莫名的情绪困扰了,她也说不清道不明,只知必须做些什么。刷,西之魔女第一个冲了过去,那扇门也未阻止她,在西之魔女走进去的瞬间,蓬,一团红雾炸开,诡异而又神秘。

    朵儿衮妮玛也没任何犹豫,她将袖一展,释出一物,那物是活着的,散发着寒气,并且长着薄翅,像是巨大的蜻蜓。

    “狂奢之蜓!”笑天星认出了朵儿衮妮玛的代脚工具。“你,你从哪里寻来的这种古怪契约兽。它们不是绝迹了吗。”

    听到狂奢两个字,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陡觉局部地区之花相当紧张,它们听说过狂奢之蜓的可怕之处,只要被它们盯住,猎物会消声出大量的消声液,根本停不下来,而且生命力、元气也会流逝,直至死亡为止。

    站在比利王分身肩膀上的上古青鸽、皇日鹞也奇道:“不会错的,是狂奢之蜓。曾经和我们生活在一个时代的异兽,它们的名声更差啊,想不到还有后裔存活至今,真是奇迹。可惜,那个魔女放出来的只是普通的狂奢之蜓,而非虫皇。”

    狂奢之蜓的母体尤为珍贵,是女皇,统领工蜓、护卫蜓等,并且会保护幼蜓。

    恸哭之兽道:“朵儿衮妮玛,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朵儿衮妮玛道:“太多了,为了保命而已。我将舍弃朵儿衮妮玛这个名字,再次做回原本的自己,请叫我精灵公主。”

    呼。精灵公主跳动狂奢之蜓的背上,那只巨大的工蜓像是水上飞机,倏地飞出,去追西之魔女。可当精灵公主进入那扇大门,早不见了魔女。西之魔女选了无数道小门中的一道。

    鳞次栉比,一道道门在这处玄奥的空间内排开,让人看得头晕目眩。精灵公主也是第一次走进来,她的目光已被无数道门吞殁了,“夜魔王国,我来了。”精灵公主道。她挥动手指,王戒释放出浅蓝色的光晕,像是薄雾,氤氲不散,蓦地,蓝色的光晕涌向一道门,指引精灵公主踏上入途。“就是它了。”精灵公主道,她踩了一下工蜓。扑扑扑,狂奢之蜓拍动翅膀,慢慢悠悠地飞了过去,一隐而蓦。待她们消失后,这道门迅速和周围无数道门混在一起,再没人能找出它。

    西之魔女、精灵公主,她们都做出了选择。随后而来的是笑天星,田地会的会长带着他的四头契约兽,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吭蝶兽。它们就地一滚,身躯倏地变小,像是一团团毛球,蹦蹦跳跳的,异常开心。机智兽道:“主人啊,必须让我来选门,因为我最聪明。”

    纺丝龙兽道:“拉倒吧,你那点小聪明会害了我们的。”

    皇善兽道:“我信奉一日一善,仔细想想,今个还没行善,还是让我来吧,我会找出正确的门,然后进入夜魔王国。”

    只有吭蝶兽沉默不语,它又变成了没有话语权的可怜虫。另外三只都不待见它。本来,吭蝶兽已经解除了和笑天星的契约,可那是假象,笑天星防着它呢,重新和吭蝶兽缔结契约,再次将它收了。

    “倒霉,倒霉!”吭蝶兽心里苦,可不说出来。它以为自由了,哪曾想到自由那么短暂……

    笑天星也被眼前的一道道门镇住了,“这就是朵儿衮妮玛苦苦寻觅而找不到的门吗,数量太多了,我该选择那一道才好。”

    是生是死,笑天星只有一次选择的机会。而他的四头契约兽又吵闹不休,很是烦人。在田地会的会长犹豫的空当儿,刷刷刷!刷刷刷!一道道人影遽然降下,是啸月庄、不夜城的人,她们在柳庄丝、梦天丫的带领下,也来探秘门中的神秘国度。

    门中有门,那一道道小门让魔女们眼花缭乱,看久了很不舒服,只觉得眩晕。梦天丫以袖掩面,才觉好受些,她道:“柳庄主,你先来。通往夜魔王国的门就在这里面。”

    柳庄丝拿手护着眼睛,通过指缝,她也在观察那一道道一模一样的门,哪里分辨得出那扇门是正确的,那扇门是错误的。“梦天丫,还是你先来吧,你的直觉一向很准,我都听你的。”

    啸月庄的庄主还以为梦天丫会再三推迟呢,可梦天丫大步而去,很快走进了一扇小门,嗡,光浪掀涌,霓光散开。而后再无半点声息,留下一群魔女面面相觑。不夜城的人很尴尬,因为她们的首领抛弃了她们,自个离去,她们成了没人要的可怜姑娘。不夜城的人哪里知道柳庄丝更尴尬,梦天丫开了头,做个表率,她柳庄丝不做些什么,会被人看轻的。

    “糟了,梦天丫选中的门混在这些门之中,我找不出来。”柳庄丝不悦想道。“我也只能跟着感觉走了,哪道门是正确的?”柳庄丝头疼道,她瞥了一眼田地会的会长,发现他也是进退两难。

    恸哭之兽、孵化之丘、堕天魔在大门外守着,它们只许魔女们进去,绝不许出来,谁若走出,它们会毫不犹豫地杀掉那人。

    大门外,堕天魔道:“孵化之丘,你可以进去了。”

    孵化之丘则道:“基老之王啊,你为何不进去。”

    比利王的分身站在大门外,一副成竹在Xiong的样子,不见急态。“我非夜魔王,不急。”比利道。

    上古青鸽、皇日鹞站在比利王分身的肩上,它们很想试试,也去追寻被遗忘的国度,可比利不许,它们也没法子,只得跟着比利王同进退。上古青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忽道:“皇日鹞,待会我们都会进去的。”

    皇日鹞道:“你是想说,我们与比利王分开,各自选择一道门,生死由天!”

    上古青鸽道:“正是这个意思,不知你敢不敢。”

    皇日鹞道:“有何不敢的。”

    两只上古异兽暗暗较劲,比利王也不阻止它们,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路的。

    孵化之丘眼珠一转,又道:“武庚宫的守护兽啊,你们有没有私自进去过,那个传说中的国度。”

    恸哭之兽冷笑不已,并未理睬孵化之丘,知道它没安好心。堕天魔却道:“孵化之丘,你何不制造一些分身,它们死了也没多少关系,只有你不死就行。”

    孵化之丘有一道神通,曰“分身无数”,理论上,它的分身可以源源不绝的,每个分身选择一道门,总能找出一扇正确的。可孵化之丘不会那样做的,谁知道堕天魔、恸哭之兽会不会顺势发难,杀了它。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目的不明的基老王。

    几人心怀叵测,都不安好心,场面一度很尴尬,静的让人难受。而大门内不断传出尖叫声,代表有人选错了小门,死在里面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孵化之丘才起身,它的念识不能进入大门,会被吞殁的,它也不知里面的状况。可它等了这么久,里面的魔女都应做出选择了,如果还有犹豫不决的人,恸哭之兽不介意送她们一程。

    转身,轰隆隆,恸哭之兽以本身闯入大门,阵势浩荡。堕天魔不屑道:“净是做些没用的事。”她张开六张翅膀,呼,飞了进去。

    大门外就只剩下比利王的分身与孵化之丘了,“那个,先走一步了。”孵化之丘打完招呼就跑了进去,可它不想和比利王待在一起,总觉得怪怪的,虽然它也将不出来哪里奇怪。

    等孵化之丘也进去后,上古青鸽道:“比利王,轮到我们了。”

    皇日鹞道:“你在等什么,我们是最后一批了。”

    比利王的分身则道:“不,我们不是最后一批,还有客人,你也该现身了。否则休怪我出手无情。”

    嗡,墨绿色的浓雾翻滚,一人走了出来,她长着尖尖的耳朵,黑色的皮肤,是黑精灵,堕落的精灵!“被你发现了。”黑精灵道。

    “是大精灵王命令你来的吗。”比利王的分身问道。

    “大精灵王无处不在,她指引我来到此间。”黑精灵道,她穿着长袍,腰上悬着金色的弯角,一副冷淡的样子。哪怕对方是尊贵的基老之王,也难引起她的兴趣。

    “女士优先。”比利王的分身道。“请了。”

    “我是来回收指环王以及带走精灵公主的,她们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你。”黑精灵道。

    “是大精灵王的意思还是你们这些堕落的精灵祖母的意思。”比利王的分身好奇道。

    “和你无关,我只是告诉你而已。”黑精灵道,她在族群中的地位很高,那支金色的弯角就是身份的象征。

    “请。”比利王的分身再道,他并不打算在王戒的事情上和古板的黑精灵多做纠结。

    呼。黑精灵一旋身,带起一阵绿色的烟雾,人已向大门内走去。

    “大精灵王消失那么多年,她的信徒开始动摇了。有趣。”比利王的分身笑道。他最后一个进入,等他进去后,大门内的异空间,除了无数道小门,再无它物。堕天魔、孵化之丘、恸哭之兽都不见了,傲慢的黑精灵也不见了。

    “到我了。”比利王的分身说道。

    刷!刷!一青一金,两道光柱飙起,上古青鸽、皇日鹞飞离比利王的肩膀,也开始竞争。

    比利王的分身不打算阻止它们。静静看着它们,“快点,我还要去追精灵公主。她要是走丢了,我可是很伤脑筋,有负大精灵王的嘱托。这罪过可就深了。”

    上古青鸽很快选择一道门,青光荡涌,它已冲了进去。

    皇日鹞冷笑一声,随机选出一道门,化为一团金光,也飞了进去。

    比利王的分身看也不看,向前走去,他将手一招,摄来两道门。砰!两道门砸在一起,竟然碎了。“还好没选它们,是剑门。”基老之王笑道,哧哧哧,哧哧哧!一道道剑气自废墟中旋起,斩向比利王的分身。可一点也伤不到他,全被基老之王震碎了。

    “算了,我也没心情一道道去选。随便哪个都行。”

    腾。比利王的分身拧身遁出,殁入一扇门之中,消失不见了。

    夜魔王国,被遗忘许久的国度,今日不再平静,很多外来者不请自来,包括守护者们。

    轰!

    一道苍凉的声音响起,撼彻千里之遥。“嗯?奇怪,她身上有夜魔女王的气息,而又不全是她……”那人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