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武庚宫的守护兽不安的是比利王怎么就进来了,是在它封闭武庚宫之前,还是之后……不管是那种情况,形势都对恸哭之兽不利。“比利觊觎夜魔王国多年,可他受制于大精灵王、基老之神,不敢有太过分的举动。”恸哭之兽心思百转,狐疑地盯着比利王的分身,拥有黄金比例的汉子,每一寸皮肤都闪烁着基老的绝美光泽。

    堕天魔也在打量比利王的分身,“每次见到你,我都有冲上前去杀掉你的冲动。”堕天魔冷淡道,她的真理之眼在比利王面前毫无效果,看不穿对方的真实意图。基神与这厮亦师亦友,亲手扶植他登上神位,享有基老界第二神的无上荣耀。“不够看啊,他和大精灵王、基神永远不再一个层次上。毕竟曾经是人,哪怕拥有神格,点燃神火,依旧存留着凡人的低劣与自卑。”堕天魔以纯粹的想法分析着比利王。

    就算比利王以分身降临魔女界,在场的魔女、基老、强大的契约兽,无一人敢轻基老之王。堕天魔、恸哭之兽亦然,它们心存忌惮。刷刷,恸哭之兽目光如电,扫向朵儿衮妮玛戴着的指环王,唤醒夜魔女王的关键道具。“荒唐啊,她不是夜魔王的转世之人,却能使用指环王,前所未闻。指环王中的精灵为何不杀了她。”

    魔戒中的王戒,大精灵王的得意之作,指环王。自王戒诞生的刹那,器灵也出生了,它们接受了大精灵王的祝福,从未分开过。

    王戒的器灵,她的模样和大精灵王很相似,所以她以精灵自居,又曰“精灵公主”。

    堕天魔、恸哭之兽很快发现王戒的问题所在,器灵不见了,那个精灵公主不在王戒之中。“这是怎回事?”武庚宫的两只守护兽心道,它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困惑。按理说,指环王与精灵公主缺一不可,然而现实是,王戒的器灵消失了。

    在朵儿衮妮玛戴上王戒之前,它的持有者是比利王。“难道是比利,是他做的?他杀了指环王的器灵?不不不,基神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他与大精灵王是好朋友,并立有盟约,是盟友般的存在。没有基神,哪轮得到比利保管王戒。精灵族中不乏虔诚之人,她们都是大精灵王的信徒,可大精灵王选择比利作为指环王的守护者,这本身就说不通……”堕天魔心思难测,可也不知大精灵王的本意。

    比利王的分身忽道:“两位,你们是想问王戒的器灵去哪里了吗。”

    恸哭之兽、堕天魔也不答话,它们当然想知道,可也清楚比利这么问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他才没那么好心。

    刷。比利王的分身一步来至朵儿衮妮玛身前,指着她,并对武庚宫的守护兽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为何她能佩戴王戒?”

    不止是堕天魔、恸哭之兽,就连西之魔女也望向朵儿衮妮玛,武庚宫的提线人偶,傀儡似的宫主。

    比利王伸手双臂,向朵儿衮妮玛的面颊抓去,不,他抓的是朵儿衮妮玛的耳朵,“你藏的真好,可耳朵的形状不对,应该更长,而且尖些。”

    变了,朵儿衮妮玛耳朵的形状变了,变得现实精灵的耳朵,左耳镶着耳钉,右耳戴着大大的耳环。

    “大精灵王!”

    堕天魔、恸哭之兽惊呼道。

    “不,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想,她怎可能是大精灵王。”基老界的第二尊神不悦道,“再看看她是谁,你瞧她的手,以及手指上戴着的王戒。”

    “她是器灵,王戒器灵的转世之人。”

    一直没开口的西之魔女讲话了,直接道出朵儿衮妮玛的真实身份。

    “噢,这不是有聪明人麽。”比利王的分身笑道,他放开了朵儿衮妮玛的耳朵,“精灵公主,你也该想起上一世的记忆了,不愿意吗。”

    “难怪她能佩戴指环王,因为她是王戒的器灵。”恸哭之兽恍然大悟道。“这就能讲通了,为什么我见到她会有熟悉的感觉。精灵公主,为何藏身武庚宫,骗取我的信任。”恸哭之兽问道。

    “等一下,不要问她那么多。因为我们的精灵公主单纯的像个孩子,她忘了自己,也忘了初衷,转世的初衷。”比利王的分身笑道。“我明明将王戒交给你了,你为何不善加利用。”

    “因为我在躲一个人。”朵儿衮妮玛忽地冷冷道。砰,她一掌震退了基老王。

    “噗!”比利王的分身张口飙出三百多斤基油,“不知感恩的女人啊,难怪大精灵王讨厌你。”

    “不准你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的名字。”朵儿衮妮玛冷冷道,她旋动手指上戴着的王戒,并对准了比利王的分身。“你帮我转世,也没安好心。基神,你的那个变态师父,没少从中斡旋吧。否则大精灵王焉能同意。哈哈哈,他们都很贱,蛇鼠一窝。”朵儿衮妮玛笑的很开心,她当着比利王的面前直斥基神、大精灵王的不是。

    周围的魔女们惊呆了,她们似乎听到了很多不得了的东西,可是知道的越多不一定是好事。尤其是她们面对的是精灵公主、比利王的分身、西之魔女、恸哭之兽等人,她们会抹杀任何对她们不利的人。

    梦天丫、柳庄丝等人开始紧张,不安的情绪传遍了每一位魔女。她们像是被牵到集市上的羊、鸭、猪等,迎接她们的是被宰的命运,不会有任何奇迹产生。

    本来,神秘的魔仙是柳庄丝最大的倚仗之一,可她哪知道那个蠢女人死的那么快,彻底的不能再彻底。梦天丫同样不安,她的契约兽“上古青鸽”被人抓去了,乖巧的像是普通的鸽子,噤若寒蝉。“上古青鸽、皇日鹞都不敢反抗比利王,我又能做什么。”梦天丫害怕道。自求多福很不现实,联手胜算更多些。不再疑迟,不夜城的城主立刻联络啸月庄的庄主柳庄丝。

    柳庄丝怀有一样的心思,她们都觉不妙,手下们死了那就死吧,可她们的命不能丢掉。武庚宫的白王姬彻底成了笑话,她引来笑天星等人,非但没达成目的,自己现在倒是成了丑角,无人问津。就是武庚宫残存的魔女也不待见她。“可恶,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白王姬恼道,她想不出原因来。

    咔咔两声,白王姬的双臂被卸掉了,血水自断肢出向外迸涌,疼的她尖叫不已,离开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包括交谈中的朵儿衮妮玛、堕天魔、恸哭之兽等也循着叫声瞥向白王姬那边。

    这下好了,白王姬又成了人群的关注焦点。后悔,白王姬后悔的想打自己,她当即闭嘴,忍住剧痛。

    掰断白王姬双臂的不是别人,是朵朵。朵儿衮妮玛的妹妹。“该死的女人,我恨你。恨你为何不早点布置杀招,弄死朵儿衮妮玛。”朵朵道,“如今,休说是你,就是我也不能靠近她。谈何宰了她。”朵朵对姐姐的恨无以复加,眼睛都能迸出怨毒的寒光。

    白王姬怒道:“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反过来怨恨我。不要将你的无能表现的那么明显,如何,取回全部记忆的滋味不好受吧。可怜的女人,一生都活在虚假的回忆之中,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到头来,杀你的人不是我,是你姐姐朵儿衮妮玛。哈哈哈哈,你的死期到了,马上就到了。朵朵,你会在我之前死掉。”

    朵朵手里攥着白王姬的断臂,她运转魔功,嘭嘭!白王姬的断臂被炸个粉碎,再无接回去的可能。

    比利王抖了一下肩膀,“去把那个女人抓来。”它命令道。

    呼!上古青鸽抖开翅膀,身化厉电,倏地疾飞而出,双爪向下捞去。噗噗,两团血肉迸爆,上古青鸽的爪子已然刺入朵朵的肩膀之中,它哪有半点怜惜的意思,不挠死她就不错了。

    扭身就飞,上古青鸽像是衔了骨头的狗,急着赶到主人身边,向他讨好。白王姬失去了双臂,功体被废,想要恢复巅峰几乎不可能。瞅着朵朵被抓走,白王姬大笑不已,“哈哈哈,朵朵,我有说错吗,你这不是被上古青鸽抓走了,先死的人是你。”

    西之魔女睨视着白王姬,觉得她的话很多,而且刺耳。“你该闭上嘴了,而且永远的闭上。”她一振袖,呼呼,金风荡卷,魔气狂飙,覆盖住了白王姬。哧哧哧,哧哧哧!无数道风刃怒旋,切碎了她,临冬谷再无白王姬。

    比利王的分身道:“堕天魔,你守护的可不是新王,而是腐朽的白骨。”

    堕天魔道:“你又能高尚到哪里去,要不是献上了局部地区之花,基神会看上你?”

    比利王的分身道:“堕天魔,你不识好人心,我也帮不了你。”

    上古青鸽在比利王的分身上方盘旋,倏然放开爪子。砰!朵朵坠落在地,摔得很重,根本站不起来。她的双肩已废,手臂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我亲爱的姐姐,想不到你还是大人物的转世,像我这样卑微的人,大概做不得你妹妹,来吧,杀了我,给我个痛快。”朵朵只求一死,因为她知道再活下去也是别人的玩偶,任人支配,毫无自由,就连记忆都是假的,还有什么活着的乐趣。

    朵儿衮妮玛手指一划,嗤,一道金光旋出,绕着朵朵的身体缠了几百下,将她绑缚的结结实实的,像是金色的蚕茧。“真蠢,你哪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一部分。”朵儿衮妮玛道,“只有吃了你,我才能取回完整的记忆。”

    嗤!嗤!嗤!

    被金光缠绕的魔女,身体迸窜出一道道血水,像是红色的水袋被人挤压,里面的血液向外飙出。

    朵儿衮妮玛张开双臂,抬起头来,接受血水的冲刷,她的耳朵更尖了,皮肤更白,气质也变了,比精灵更像是精灵。王戒嗡嗡遽颤,似在回应精灵公主,她们本是一起的,分开是为了重聚,再不分离。哪怕是她们的造物,大精灵王,也不能分开她们。

    而被金光缚缠的朵朵,她的身体迅速枯萎,血液全被朵儿衮妮玛吸收了,最后只剩下一张皮。蓬,金芒炸开,那张皮却没被毁掉,上面有上百个精灵族特有的文字不住闪烁。博学如比利王,也不能全部识得,只能认出几十个字。因为那些字都是古精灵语。

    比利王不能,朵儿衮妮玛却能,她知道那张皮上浮起的几百个字是什么意思。是警告啊,大精灵王的三十戒之七,上面罗列了七戒。七戒中另有三劫两杀一死。朵儿衮妮玛冷笑不已,右掌拍出,蓬,一团魔气吞掩了那张魔女之皮,将它碾碎。“什么大精灵王,她创造了我,可是没打算让我度过一世,受无数精灵尊崇的虚伪女人,她眼里只有自己,什么信徒,不过是为她提供永葆青春魔力的源泉。”朵儿衮妮玛不屑道。她现在极是精灵公主,又是朵儿衮妮玛,两者并无任何相斥的地方。

    “我需要打开夜魔国,你们没有选择,只能服从我,否则……”精灵公主没有说下去,她也不愿多说什么。只想达成自己的目的,并愿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否则她做的这一切就没意义了,反会被大精灵王嘲笑。

    “让人为难啊。”恸哭之兽道,“夜魔女王并未转生,你打不开那被遗忘的国度。”

    “谁说打不开。”孵化之丘道。“非要新王吗,旧王也可以。这里不是有现成的女王麽,何不问问她的意见。”

    孵化之丘变成了英俊的汉子,站在西之魔女身后,为她扶正蓝色的王冠。“不要低头,王冠会落下的。我骄傲的王啊,向前看,目光所及,都是你的国度。”

    “你闭嘴!”堕天魔怒道,“哪有你什么事。”

    “你为何代替主子说话,这就是你的爱她之心?”孵化之丘道。“王,你说呢。”

    西之魔女什么也没讲,只是扫了一眼堕天魔,眼神极度冰冷,堕天魔如坠冰窖,寒气涌入她的生命之海,冰封万里。她再不敢说些什么,跪在西之魔女脚下。

    比利王的分身既不催促西之魔女做决定,也不打算离开。他在等待,等待一个结局。

    “你走过来。”西之魔女道,完全是命令的语气。

    “好大的面子。”朵儿衮妮玛道,她与王戒再不分彼此。

    “各取所需。”西之魔女道。

    “可以。”朵儿衮妮玛道。

    “就看你了,武庚宫的守护兽。”孵化之丘、比利王的分身、西之魔女等人全都望向恸哭之兽。等待它开启通往夜魔国的道路。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