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做下预言。”六翼天使指着恸哭之兽,说道。

    “你口中所谓的夜魔国开启之时,也是你生命终结之末。”

    堕天魔的声音如同万千冬雷绽放,金色的海洋、蓝色的血水同时迸起,高达千丈,蔚然壮观。而恸哭之兽表情痛苦,身上的三道印痕也消失了。可它的背脊被两只剑鱼刺穿了,还是对穿。

    “堕天魔,你敢诅咒我。”恸哭之兽厉喝道。它身体倏地抖幌,嘭嘭,两团蓝色的血水迸爆开来,最后两只剑鱼还是死掉了。

    事情还没完,六翼天使的真实之眼、虚妄之睛中,不断的涌出海水、剑鱼,再次冲向恸哭之兽,海啸迸涌,骇浪荡叠,方圆千里内,汪洋恣意,剑鱼如梭。飕飕飕,它们扬起头,刺向恸哭之兽。

    恸哭之兽前肢挥舞,荡起百丈高的气浪,凝成一堵高墙。砰砰砰,砰砰砰!一只只剑鱼撞了上来,它们的尖喙应声崩断了,身躯遽晃,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几个刹那,蓝色的剑鱼归于虚无。

    六翼天使回收了真理之眼、虚妄之睛,早已今非昔比,它本不想这样做的,可又不得不这样做。因为那是西之魔女吩咐下来的。

    真实、虚妄在轮回中碰撞,天使张开六翼。头发,堕天魔的头发回来了,仍是金色的长发,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金色的头发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蓝色光晕。

    恸哭之兽道:“不管你换了多少个头,还是忘不掉最初的那个。”

    现在的六翼天使已经和最开始的堕天魔极其接近,不能说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七。

    六翼天使道:“你还是不懂。”

    变回最开始的模样,不是因为怀念,而是为了毁灭。

    咔嚓。

    一声轻不可闻的剥裂声响起,传到恸哭之兽耳朵里,不亚于暮鼓晨钟,轰隆隆,恸哭之兽只觉脑袋似乎炸裂了,很不舒服,像是有人抓着它的头皮向上提,狠狠地提起,丝毫不管它的感受。

    凝起神来,恸哭之兽凝扫前方,然后看到了它终生难忘的一幕。咔嚓,咔嚓,咔嚓……堕天魔的脸碎了,碎片像是抛扬的碎瓷,簌簌落地。

    与其说是脸,倒不如说那是堕天魔戴着的一张假面。假面模仿最初的面皮。

    去伪存真!

    新的面庞。恸哭之兽终于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不是它认识的堕天魔,除了她的真理之眼、虚妄之睛熊熊燃烧,武庚宫的守护兽再不能分辨哪张是她的真正面孔。

    “我再不是堕天魔,也不是天使,而是真理之手。”

    蓬的一声巨响,金、蓝两种颜色的火焰迸起数百米高,长着六个翅膀的女人伸出右臂,她的手是恸哭之兽见过的最完美的手,没有任何瑕疵,就是夜魔女王重生,她的手也不见得比堕天魔的完美。

    “我掌握真理。我说的话就是真实。”堕天魔道。

    “扭曲的那不叫真理,那是谎言。”恸哭之兽不屑道。“我将亲手埋葬而不是封印你,和你的真理一起消失吧。”

    哧的一声,一道寒光扫来,快逾闪电,劈中了恸哭之兽的后脑勺。“朵儿衮妮玛!”恸哭之兽吼道。“你真敢伤害我。该死的女人,蠢货。”

    恸哭之兽的吼啸未歇,忽听咔嚓咔嚓之声响起,它那被寒光劈中的后脑勺裂开了,骨头向左右两边卷起。

    “我不是你的傀儡,也不是你的代言人。再说,武庚宫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守护者自居,可你守护了什么,武庚宫的魔女?不见得吧,她们在你眼里和空气没多少区别。这座宫殿?更是笑话,只要我们愿意,别说是一座武庚宫,两座,三座,都能建起。恸哭之兽,你守护的不过是自己微不足道的尊严。别不承认,也不要急着否认。”朵儿衮妮玛右手食指上有一团彤光翻舞,看不清里面藏着的是何物。方才,劈出去的那道寒气正是发自散发着彤光的宝物。

    啪!恸哭之兽双手按住卷起的后颅骨,想将它们掰回去,合拢。可它使出全部的力气也做不到,向外翻起的骨头已经成型,呈扇形,又像是贝壳。“你对我做了什么。”恸哭之兽道。

    “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你想让我对你做什么。”朵儿衮妮玛道。“我就让你看清楚这是什么。散开吧。”嗤嗤嗤,嗤嗤嗤,红光迸溅。恸哭之兽也看到了能伤到它脑勺的是什么事物。

    “啊,这是!”恸哭之兽惊道,“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从哪里得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我的本命之器。只要持有它,你决计不能伤害我分毫。受伤的还会是你。”

    指环王!

    在朵儿衮妮玛手指上旋动的是一个红色的圆环,大精灵王亲手打造的指环,指环王。

    “你都知道什么!”恸哭之兽咆哮道,“说,是谁给你的指环王,基老第二神,比利王吗!”武庚宫的守护兽当即催动大阵,无数道光柱冲天涌起,上至琼霄,下临黄泉。光柱将武庚宫圈了起来,里面的任何活物都不能离开,除非阵破,或者恸哭之兽死掉。

    不管是谁,只要它知道了指环王的秘密,恸哭之兽绝不留活口,杀之。朵儿衮妮玛光明正大的向在场的魔女、外来者、孵化之丘、上古青鸽、皇日鹞等展示指环王,已将夜魔女王的秘密呈现给有心之人,这是恸哭之兽所不能容忍的。“都留下吧,我会用你们的鲜血冲洗武庚宫,而你们的骨头也会被碾碎,铺满石阶、道路、偏殿、正宫……”

    噗!噗!噗!噗!噗!

    血光迸涌,不管是武庚宫的魔女还是不夜城的魔女,或是啸月庄的魔女,没任何差别,百余人的身体炸开,血水飙溅,点点残红,终成血雨,浇在活着的人头发上、脸上、衣服上、手上。

    朵儿衮妮玛的妹妹也不例外,她犹如红烛之油浇铸而成,整个人痴呆若怔,她那被篡改的以及被封印的记忆全都回到原本的轨迹,最终汇往灵台。轰!朵朵像是被笨重的铜锤击中了,颅腔几乎裂炸,脑浆也似乎沸腾了。“我,你……”朵朵用手指着朵儿衮妮玛,想不出任何词语,不知如何吼或者骂自己的姐姐,那伤害她最深的亲人啊,不,是魔鬼。

    “你都知道了。”朵儿衮妮玛一怔,可她很快就明白了,这都是恸哭之兽的报复手段之一,它杀掉了上百个魔女,用她们的血与滔天怨气洗涤朵朵的封印,冲刷她的灵台,最后唤回她的真实记忆。姐妹成仇,这才是恸哭之兽的目的,也是余兴。因为武庚宫的守护兽会杀掉朵儿衮妮玛,同样会杀掉朵朵。

    嗤嗤嗤,血水飙舞,朝天窜去。洒在朵朵身上的魔女们的血水都被反弹了出去。而妹妹散发的魔气丝毫不弱于姐姐,甚至更胜。

    “难怪。”恸哭之兽道。“朵儿衮妮玛,难怪你选择封印妹妹,比起你,她更加优秀。你在嫉妒她,而又不想杀掉她。所以你用愚笨的方式篡改妹妹的记忆,然后你们又能相亲相爱。可到头来呢,还是要相杀。可怜啊。”恸哭之兽的目光充满怜悯与不屑。人类也好,魔女也是,都很奇怪,恸哭之兽至今都没读懂她们,太复杂了,它想破脑袋也找不到答案。额,它的脑袋现在已经破了。

    “快把指环王交给我,它不是你能拥有的东西。”恸哭之兽道。

    腾。恸哭之兽幌动庞大的身躯,怒冲冲撞向朵儿衮妮玛,那个该死的魔女,不知感恩的傀儡女。“我发誓,今天要吃了你,渣都不剩。”

    “你大可试试看。”朵儿衮妮玛将指环王戴在手指上,而后向恸哭之兽指去,咻嗤,螺旋状的气柱迸射而出,刺向武庚宫的守护者。

    指环王出世了,不但恸哭之兽惊诧,堕天魔与西之魔女也脸色哗变。尤其是西之魔女,她本能的望向朵儿衮妮玛戴着的指环王,“那孩子是我的,它会是我的,也只有我能佩戴。”魔女吃吃道,她眼里除了指环王再无其它。朵儿衮妮玛、恸哭之兽皆成了摆设,无关紧要之人。

    呼!堕天魔三对翅膀张开,拦下了西之魔女。“王,你不该去那边。”

    西之魔女从金色的王座上站了起来,她头戴蓝色的皇冠,“拦我者死,你也不例外。”魔女道。

    “王,现在的你还不能取走它,否则死掉的会是你。我不会让你涉险。”堕天魔道。她站在王座之前,像是参天桐树,拦下了西之魔女。

    “可我停不下来。”西之魔女左掌拍出,使用了“返本还原”的小神通。

    砰!

    堕天魔的身躯一振,向前跌去。与此同时,她的六张翅膀消失了,像是从来不存在过。“哦,原来你出生时并无翅膀。”西之魔女道。

    “可不是。”堕天魔道,“我的翅膀是从妹妹那里移植来的。”

    就算没有翅膀,堕天魔仍然伸开双臂,拦住西之魔女,不让寸步。“还不是时候,请忍耐。”

    “我的事你也敢管。”西之魔女摄来金色的王座,呼,丢了出去,当头砸向堕天魔。

    “天坑。”

    吭蝶兽动手了。气浪翻滚,寒气迸涌,一个不大不小的天坑出现了,出现在西之魔女下方。然后在另外一处出现了同样规模的天坑,是一对。“哦。”西之魔女道,她向下坠去,主动落入天坑。

    “滚!”

    堕天魔气极,一个不知死活的契约兽胆敢与她为敌,可以的话,堕天魔很想拍死它,可当务之急是分开西之魔女与指环王,她们不应见面的,真的还不是时候。“比利王,你在算计什么。”堕天魔不悦想道。

    按照古老的约定,指环王是由基老界的第二尊神比利保管的,比利王有无数分身,没人知道是他的哪具分身保管着指环王,哪怕是最尊贵的基神也不知。可现在倒好,指环王直接现身了,也不见比利王。“比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堕天魔道。

    “是谁在耳边,说我爱你永不变……”

    忽地,天空降下洪亮的歌声,极具穿透力的歌声,云层迸炸,山河失色。地面上,几十个魔女直接化为灰烬,活下来的魔女亦是双耳飙血,目光呆滞。

    是基老王啊,比利的分身降临了。

    更可怕的是,比利王左肩上站着一只青色的鸽子,右肩上站着一只金色的鹞。它们赫然是上古青鸽与皇日鹞,可被比利王的分身收服了,不敢有任何反抗之心。

    恸哭之兽、梦天丫均觉不可思议,因为她们在上古青鸽、皇日鹞身上种下的禁制还在。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比利王的手段更在梦天丫、恸哭之兽之上。“是你,基老。”朵儿衮妮玛道。

    “是我。”比利王道。他睥睨全场,没人敢于他目光对视,除了寥寥无几的大魔女还有两只基老。一者,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另外一人则是菲阳翟,被木桩穿过身体的基老。他们相当激动,“噢噢噢噢噢,是王,比利王。天哪,我看到了什么,我竟然看到了基老之王,真正的王。”菲阳翟吼道,“王,我好崇拜你的,请让我拜你一拜,不,是拜几百拜。”遗憾的是,菲阳翟做不到,他连弯腰都不能。所以只能胡乱挥舞双臂,并且嚷嚷个不停。

    笑天星含蓄多了,然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比利王,真的是您吗。我是天地会的会长笑天星,愿将整个田地会都献给您。只求您带走我,我要上天,我要和太阳肩并肩。”

    如果比利王肯收了笑天星,他决计不会再做那劳什子的会长。还是跟着基老界的第二尊神混更有前途,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的。

    比利王的分身摆摆手,让菲阳翟、笑天星安静下来,因为他有话要说。

    孵化之丘心道:“这竟是比利的分身之一,怪哉,他不该出现在魔女界的,指环王也不应出现的。让我理一理头绪。”

    西之魔女正要偷袭朵儿衮妮玛,砰,比利王与她对了一掌。

    呼!

    西之魔女向后飞去,直到千丈外才停下来。还是吭蝶兽在她身后帮了她一把。“噗!”吭蝶兽当即吐了两千斤血,受伤不轻。

    “基老,为何还来此地?”朵儿衮妮玛道,“你难道想收回它。”

    “不,绝无此意。”比利王的分身笑道,“唤我来这里的不是你,也不是指环王,而是……”

    “是永生之泉!”堕天魔冷笑道,“比起真正的神,你还是差太多了。”

    “你知道的真不少。可那又如何。”比利王的分身笑道。“恸哭之兽,堕天魔,多少年了,你们还是没长进,武庚宫还没被摧毁,真是奇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