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青鸽可是能和皇日鹞争霸的强势之兽。皇日鹞是上官狂狷族的图腾、信仰,而上古青鸽则是泡菜坛族的守护兽。泡菜坛族的名气虽然比不上狂狷族、池塘之主、蹭红毯一族,可他们中也出现了很多大能,有移山煮江、摘星拿月的神通。其中最杰出的是一个姑娘,她长着一双大眼睛,平素里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会欧巴欧巴的说个不停,此女唤作木朝西,她是泡菜坛族的终极信仰,上古青鸽是她的契约兽。然而,木朝西终究还是死去了,敌不过岁月的无情。可上古青鸽仍然活着,可它的处境和皇日鹞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要撕比!”上古青鸽吼道。它压抑的时间太久了,不做些什么会崩溃的。

    “上古青鸽,我理解你的感受。”皇日鹞道。“还记得你的第一个主人吗,木朝西,那可是个狂人。她的腿可是很壮观呐。而且是重量级的美人。”

    “别说她了。木朝西早已作古,我现在自由了。”

    “自由?你不是又成了别人的契约兽了吗。哈哈哈,骄傲的上古青鸽哟,你为何堕落到这般田地了。”

    “皇日鹞,你真有脸,也敢说我。一个比你年轻的小伙子,它何德何能,让你甘心屈服。”

    “哼,我这可不是居人篱下。恸哭之兽,它比想象的更有能耐。”

    “难道你像它献出珍贵的局部地区之花了吗,皇日鹞,你真是无可救药。”

    “上古青鸽,我知道你稀罕我,现在也是。”

    “住口,皇日鹞!我们再无半点关系。你是你,我是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应该向前看。”

    “所以这就是你盯着我姬姬看个不停的原因。”

    “喂喂,你不也是想和我的小伙伴更亲近些吗。”

    “我们果然是一样的。”

    “嗯,还是和好吧。”

    “皇日鹞!”

    “上古青鸽!”

    两头上古之兽一边撕比,一边讲着意味不明的话。总之,它们飞得远远的,恸哭之兽、梦天丫再不能控制它们,而且他们也不愿和它们彻底断绝关系。

    “小东西,你真让人讶异。”恸哭之兽道。“上古青鸽这等异兽,你也能降服它,不简单。”

    “它有求于我,同样的,我也有求于它。”

    “真好,我也想得到上古青鸽的认同。”

    “拉倒吧,皇日鹞都被你制伏了,还要什么上古青鸽。”

    “皇日鹞是皇日鹞,上古青鸽是上古青鸽,它们不同的。”

    “可你也看到了,它们似乎很想Gao基的样子。我们能做些什么分开它们吗。我担心你家的皇日鹞会带坏我的小鸽子。”

    “你讲得很有道理。皇日鹞太单纯了,不能和上古青鸽待在一起。”

    恸哭之兽与梦天丫聊了起来,相谈甚欢。都是商业互捧,对彼此都有好处。梦天丫再狂妄,也不会明里和它撕比,暗中做些小动作还是能行得通的,万一成功了,她就可制霸临冬谷。

    柳庄丝惊掉了下巴,对魔仙说道:“你有什么意见想发表的吗,为何她们相处的那么愉快。武庚宫、不夜城、啸月庄的风头都被她抢走了。这算什么,我们又算什么。还有,那个光头天使又是怎回事,她似乎和武庚宫有关系。”

    魔仙道:“武庚宫有很多秘密,所以才那么神秘。你要听真话吗。”

    柳庄丝道:“真想往往让人流泪,你还是别说了。”

    魔仙道:“整个临冬谷毁了,武庚宫也会长存。”

    柳庄丝道:“没了不夜城、啸月庄,临冬谷还是临冬谷吗。”

    魔仙道:“你真的以为武庚宫依附临冬谷而存在?”

    柳庄丝道:“难道不是?”

    魔仙道:“你错了。临冬谷是因为武庚宫才存在的,以前,这片地方可不叫临冬谷。”

    柳庄丝道:“哦。”

    魔仙道:“你不想知道临冬谷的由来吗。”

    柳庄丝道:“想,可我更想知道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魔仙道:“你看我是不是长了一头飘逸的秀发。”

    柳庄丝道:“是。”

    魔仙道:“你再看看。”

    柳庄丝道:“你……”

    魔仙双手抓着自己的脑袋,而她的头发开始燃烧,化为灰烬。而且她的眼睛也变了,瞳仁像是针眼那么小。“你再看看,我与那边的光头天使有何区别。”

    柳庄丝瞅了瞅自己最信任的属下,又看向六翼天使,两个光头姑娘,除了脑瓢没头发外,似乎没有其它相似的地方。“不知,看不出你们有什么相近之处。”啸月庄的庄主如实道。

    魔仙道:“你当然看不出来。因为……”

    柳庄丝道:“因为什么?”

    魔仙道:“因为……”

    六翼天使忽然打断了魔仙,“因为她的脑袋曾经属于我。”

    魔仙道:“如何,你要收回了吗。你最初的脑袋,堕天魔。”

    六翼天使道:“别用那个名字唤我。”

    魔仙道:“你诞生之际,就割下了自己的脑袋。”

    六翼天使道:“嗯,你说的不错。”

    魔仙道:“你还害了另外一个人。”

    六翼天使道:“她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容器。”

    魔仙道:“你不但割了自己的脑袋,也摘掉妹妹的脑袋,并将自己的脑袋安在她的断颈上。”

    六翼天使道:“是啊,我的第二个脑袋就是妹妹的头。可太不经用了,不到五十年就坏了,我只好再次换头。”

    魔仙道:“我该如何称呼你呢,姐姐,还是……”

    六翼天使道:“别那样叫我。我们不怎么喜欢对方。其实,你做的事和我没多大区别,因为你也枭去母亲的头,安在自己脖子上。这等做法,和我没多大区别。”

    魔仙道:“都是你的错!”她指着自己的脑袋,“这不是母亲的头,也不是姥姥的头,也不是你最初的妹妹的头,它是你的脑袋。从始至终,只有它活着,我们只为它提供寄居的身体。”

    六翼天使道:“我们不该见面的,还不是时候。你走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魔仙道:“你又错了。”

    六翼天使道:“何意?”

    魔仙道:“我不会离开的。”

    六翼天使道:“可你留下来又能做什么。看看你,激动的无语伦次,很想与我拼命的样子,其实不然。是它想回归而已。”堕天魔抬手指着魔仙的脑袋。“如你所说,你是傀儡,你母亲也是,再上一代同样是,再往上亦然。我妹妹的身体早已腐坏,什么都没留下。”

    魔仙道:“她留下了一件你想不到的东西。”

    六翼天使道:“哦,你会让我意外吗。”

    魔仙道:“你想知道它留下的是什么吗。”

    六翼天使道:“不想。腐朽的就该消失,我已经获得新生,或许,我该毁了你。我最开始的脑袋。”

    听到六翼天使、魔仙你一句我一句,啸月庄的庄主忽然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些不真实,“这可真是太有趣了,还有这种操作。”

    恸哭之兽道:“六啊,你肯用堕天魔这个名字了吗。”

    六翼天使道:“我拒绝。因为我有新的脑袋了,不需要它。”

    恸哭之兽变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汉子,忽然出现在魔弦身后,“很好,你既然不需要,我帮你毁了它。让你再无任何念想。”

    咔嚓。恸哭之兽变成的汉子扭断了魔仙的脖子,并且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刷刷,那颗光头的眼睛中迸出两道血光,闪电似的劈向六翼天使。

    六翼天使自戳双目,血水迸溅。她右手一招,抓住了那两道血光,原来它们是两颗眼球,一颗是金色的,一颗是蓝色的。“左眼真实,右眼虚妄。”六翼天使道,啪!她将两颗颜色不一样的眼珠子按到自己的眼窝里面。“毁了它吧,我只要眼睛就好。”

    恸哭之兽道:“你现在是堕天魔?”

    六翼天使道:“是与不是,没多大区别。我做的决定,从没改变过。你不知而已,恸哭之兽,别再哭鼻子了,让我告诉你什么是真相……”

    蓬!

    恸哭之兽手里拎着的脑袋忽地迸炸开来,碎掉的颅骨像是玻璃渣,全都嵌在恸哭之兽脸上,密密麻麻,覆盖了它的整张脸。

    六翼天使道:“你那张脸看久了让人觉得很不舒服,毁了就是。”

    恸哭之兽幌了幌脖子,咻咻咻,它脸上的骨渣子全都甩了出去。“学会忍耐,你会习惯的。因为这次我不止割掉你的脑袋了,还会封印你的身体。她也不例外。”

    六翼天使道:“你是说王?她是特别的,你之所以毁不掉她,而且暗中观察多年,不也是为了印证一件事麽。”

    恸哭之兽道:“在那之前,你不是说要告诉我真相?说说看,我兴许会听的。”

    六翼天使道:“你真的以为能打开夜魔国?”

    恸哭之兽道:“不是打开过了麽,你与我,还有夜魔女王进去过。亲眼所见,还能有错?”

    六翼天使道:“你何必骗自己。我们都不是傻子。那个死气沉沉的国度,哪里是什么夜魔国,它是……”

    恸哭之兽道:“别再说下去。”

    六翼天使道:“看,你又在欺骗自己。真有趣,活在谎言中的守护者,你还要坚持到几时,直至身躯化为尘泥吗。夜魔王都死了,你为何不死?”

    恸哭之兽道:“因为我,我。”

    六翼天使的两颗眼睛开始旋转,金色的真理之眼,蓝色的虚妄之睛。哗哗哗,金色的海水涌出眼外,蓝色的剑鱼跃出海面。

    吼!恸哭之兽的身躯倏地膨扩,刻痕,它的身前出现了三道刻痕,一道是死印,一道是生痕,还有一道是永生之疤。三道印痕都不属于恸哭之兽,它们是夜魔国烙下的。

    恸哭之兽跳到了金色的海面上,如履平地。哗啦啦,海水涌起,可它们还没拍向巨兽,遽地退下。“什么真理,完全讲不通。”

    飕!飕!飕!飕!

    几十条蓝色的剑鱼迅疾若电,从四面八方刺向恸哭之兽。

    “虚妄之鱼,也敢烦我。”

    恸哭之兽双手齐挥,砰砰砰,砸碎了一条条剑鱼。蓝色的血水交织在一起,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真实与虚妄折叠,金色的海水,蓝色的血水,全都退下,倏然间离开了恸哭之兽。

    西之魔女悬在高中之中,凝视下方,她道:“海水与血水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恸哭之兽身上的三道刻痕蒸发掉了。属于我的,我终究会取回,迎接我的,将会获得荣耀。”

    王座与皇冠。

    六翼天使的左眼中旋出一个王座,右眼飞出蓝色的皇冠。

    坦然接受。

    西之魔女坐在金色的王座上,并且戴上了蓝色的王冠。“这是开始。”

    锵!锵!锵!三柄孔雀剑怒舞而来,聚在金色的王座前方,剑锋所指,王的敌人。

    孵化之丘道:“这不是我的目的。”

    笑天星道:“当然不是你的目的,也不是我的目的。”

    孵化之丘道:“基老,离我远些。我不会与你合作的,你让我觉得恶心。”

    孵化之丘道:“你会习惯的。”

    机智兽、皇善兽、纺丝龙兽也飞了过来,吭蝶兽犹豫了一阵,还是拍动翅膀,挖了几个天坑,差点埋葬了纺丝龙兽。“草,你和我有什么仇,为什么针对我!”

    吭蝶兽只是冷笑,忖道,瞅啥瞅,我们之间的仇大了去。王者农妖的死和我有关,你又是它的最好哥们,你若不为它报仇,还是纺丝龙兽?“在那之前,我只好先杀了你。”吭蝶兽也不是吃素的,它已经下定决心和笑天星分开,再不做田地会的守护兽,“哼,我在田地会学到了手艺,也是种庄稼的高手了,像我这样的高科技人才,走到哪里都能吃得开。”吭蝶兽念头方毕,它与笑天星的契约之印被一道黑光劈碎了。良禽择木而栖,不为自己打算的都是傻子。“世间哪有那么多高风亮节的人。我是不信的。”

    呼!

    吭蝶兽拍动翅膀,倏地飞离机智兽、皇善兽、纺丝龙兽。“论速度,你们不是我的对手。纺丝龙兽也不行。”吭蝶兽得意道。

    “是吗。”

    一道声音响起,竟然在吭蝶兽的前方响起。

    “纳尼!”

    吭蝶兽惊道。

    一项以坑爹著称的契约兽如何不惊,因为有人比它飞得还快,而且杀意炽盛。没有任何犹疑,吭蝶兽双翅疾划,嗡,嗡,嗡!气浪迸叠,总共出现了十几个天坑,横在它与神秘人之间。“吭蝶兽,你好大胆子,怎敢背叛田地会。会长说了,你的死期到了。让我来清理掉田地会的叛徒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