锵的一声,古方剑再次斩出,剑芒扬舞,犹如烟笼寒水,“恸哭之兽,哭吧,像个傻比似的哭吧。你的泪水也洗不净你的罪孽。而你今生犯过的最大的罪就是还活着。像你这样的古旧派早该绝迹了,而非苟延。”

    恸哭之兽怒道:“六啊,你太让我失望了。是什么改变了你,让你变得这么不理智。我封印你多年,只是想让你体谅我的苦心,回头是岸,可惜你回头是火海,必将葬送你一世之华。”

    当!

    恸哭之兽一抬手,拍飞了古方剑。安吉拉之图被毁,武庚宫最忠诚的守护者并没表现出任何伤心的样子。“是时候祭出和安吉拉之图、古方剑、太阳球齐名的法宝了。诸君,看呐。”恸哭之兽放出了它的另外一件藏品,皇日鹞。

    皇日鹞是图腾,上古狂狷族的图腾。嗡的一声轰响,虚空荡炸,霸道总裁的气息仿佛是从九天落下来的飞瀑,无人可阻挡。“哈哈哈,六,你怕了吗,是皇日鹞。吾祭出了皇日鹞。别人都说安吉拉之图、古方之剑、安吉拉之图可与皇日鹞相媲美。荒谬,他们懂个篮子。上古狂狷一族与池塘之主、蹭红毯一族同列三大族,一时风光无限,没有人敢去捋他们的虎须。”恸哭之兽得意道。

    能得到狂狷一族的认同,恸哭之兽自有它的过人之处。当当当!当当当!古方剑、银孔雀剑、绿孔雀剑、黑孔雀剑,像是疯了似的幌动,根本停不下来。

    吼!

    图腾,狂狷一族的图腾活了过来,它仰天吼啸,声震千里。

    “皇日鹞!”

    “是皇日鹞!”

    “天啊,皇日鹞,古老的异兽,竟然存活至今,它是如何做到的。不,恸哭之兽是如何得到它的认同?”

    “恸哭之兽在临冬谷甚至魔女界都有一定的地位,可它终究比不上皇日鹞。那样不可测的兽中的超级贵族,怎会和恸哭之兽待在一起。”

    “比下去了,古方剑被比下去了,它怎能和皇日鹞相提并论。也不知是脑子被门板夹了,说古方剑、太阳球、安吉拉之图可与皇日鹞媲美。无稽之谈。”

    魔女们惊呼道,她们都是第一次见到皇日鹞,六翼天使亦然,在这之前,她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皇日鹞。可她听来的大多是虚家之说。即便是真的,那些人议论的也只是皇日鹞的后裔,继承了它血统的异鸟。然而,再高贵的血脉也会稀释,尤其是皇日鹞这种神圣的翼族,它们为天所妒,纯血种的几乎见不到了。可六翼天使确信眼前出现的是流淌着霸道总裁血液的真正的皇日鹞,而非血统驳杂的异鸟。

    古方剑再不能承受皇日鹞的压迫,轰,它扫开一道剑河,扫退三柄孔雀剑。逃,它竟然逃了。与皇日鹞齐名的古方之剑逃掉了。是器灵催促它那样做的。

    是的,古方剑中诞生了器灵,它的剑灵是一个长着牵牛花脑袋的小人,“马币的,快跑。皇日鹞会吃了我的,好可怕的总裁气息,我单是站在它身旁就要昏倒了。幸亏我足够机智,才能保住小命。”古方剑的剑灵窃喜道,有种劫后余生的不真实之感。

    六翼天使的脸都青了,明显在气头上。古方剑尊她为主,可今个败了,败的那么彻底,还是不战而逃。她这个主人还有什脸面啊,尤其是她刚刚拜在西之魔女麾下,尚未建功,即见败象。“不能这样下去了,王会生气的,甚至看不起我,认为我是夸夸其谈之辈,不值得她拉拢。”六翼天使右手张开,向上挥去,啪的一声,她抓住了古方剑的剑柄,而且控制了剑灵。当此之时,古方剑的剑灵被绑了起来,可它并不老实,急吼吼道:“放了我,我和你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你的奴仆。你也看到了,那个可是真正的皇日鹞,它被誉为狂狷一族的图腾,我哪是它的对手,正常的人都会躲着它,除非脑袋坏了。”

    听完剑灵不争气的狡辩,六翼天使脸色更难看了,她悄悄地打量了一眼西之魔女,“不好,王的眼睛中都是轻蔑之色。我再划水,她会抛弃我的,我又会变成无家可归的狗狗。天啊,想想都可怕。”六翼天使抹去古方剑剑灵的意识,那个小东西变得像是傻子似的,牵牛花一样的脑袋无精打采,像是被霜打过。

    锵!

    六翼天使一剑劈出,出手快极,剑气凝成一线,横贯空中,割开了虚空。

    皇日鹞冷漠道:“终于碰到像样的对手了麽。除了光头鸟人外,这里值得我出手的不多了。”孵化之丘算一个,西之魔女也算,还有两人同样引起皇日鹞的注意,朵儿衮妮玛与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

    砰。皇日鹞单是一个邪魅的眼神,就让六翼天使劈来的那道剑气崩碎了。气浪四下滚动,空间成片成片塌陷,远远望去就像天塌了。

    “吾名皇日鹞,你们这些蝼蚁,无从想象吾的高贵,你们只配仰望吾,吾拔下一根羽毛就能弄死你们一群人。还不跪倒在地,向吾献上汝等最虔诚的敬意。”皇日鹞冷酷道,它的声音像是洪流撞击江堤。

    哗!

    下面的人听到皇日鹞不可一世的发言,全都炸开了窝,人声鼎沸,群情激愤。“马叉的,它这个老怪物太自信了吧,我第一个不服它。狂狷一族早已成了历史,池塘之主亦不能幸免,它一个老匹夫,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吗。谁与我一道去拔了它的大舌头。”

    梦天丫,最先开口的是梦天丫,不夜城的城主。

    喂喂,这个丫头怎么回事,今天那么激动,吃错药了。柳庄丝狐疑道,一路走来,她总觉得梦天丫很不寻常,像是换了一个人格。像是现在,她居然与皇日鹞打口仗,不得不说胆子真的肥了。

    啸月庄的第二号人物魔仙与三个副庄主也奇怪地望向梦天丫,违和感太强烈了。“这不是我们认识的梦天丫,难道她也在算计我们?”魔仙传音于柳庄丝。

    “小心至上。”柳庄丝郑重道。“梦天丫在搞事。她在拉仇恨。”

    “揍它!大家跟我一起去揍它。”梦天丫还在地上叫嚣,“临冬谷不是一个阿猫阿狗来了就能撒野的地方,你们还是不是土著啊,一点脾气都没有吗,既然这样,你们干脆拜在我不夜城城下吧,反正你们都是一群没骨头的魔女,脸都不要了,一次可以,两次也行,三次也可承受,我不介意收了你们。”不夜城的城主一脸鄙夷。

    皇日鹞也是气坏了,不知如何是好,它毕竟是老东西,被封印了那么多年,实力还未恢复到全胜时期,而且受制于恸哭之兽,否则以它的脾气,早就吃了武庚宫的守护兽。

    “城主,我愿与你一齐去撕了皇日鹞的舌头。”朵儿衮妮玛笑道。刷,朵儿衮妮玛驭起一阵清风,瞬间来到梦天丫身边。

    “那敢情好。”梦天丫道,她抓住朵儿衮妮玛的手,两人相视而笑,比闺蜜之间的关系还好,比姐妹更亲。“干。那个妖艳的城主来了,想抢走姐姐大人。”朵朵气得跺脚。

    刷!朵朵随后而来,袖子一扬,像是长刀劈出,分开了梦天丫与朵儿衮妮玛,让她们保持距离。距离才能产生美,你们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会伤人的,也会伤到自己。朵朵目光不善,像是被抢走了幼崽的雌兽,随时都会和梦天丫拼命。

    梦天丫冲着朵朵眨了眨眼,不将她放在心上。“没有你姐,你算什么东西。”梦天丫的批帛忽地飞出,像是长虹飞天,扫向皇日鹞的面门。打脸,梦天丫要打皇日鹞的脸。

    “混账!”皇日鹞终于发声了,“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吾要让你们知道什么是求死不能。”

    双翅展开,皇日鹞俯冲而下,利爪如钩,抓向梦天丫甩出去的批帛。哧啦,哧啦!几下子就将批帛扯碎了。

    “宫主,不可食言。”梦天丫道。

    “不会。”朵儿衮妮玛道。

    呼。梦天丫凌空蹈虚,迳自飞向皇日鹞,她之身而去,独自面对上古异兽,也未见有任何慌张之处。

    别说是柳庄丝、魔仙了,西之魔女、孵化之丘、恸哭之兽等见了,也暗暗称奇,想知梦天丫的后续手段。“这个魔女不简单,很大气。可惜不是武庚宫之人。”恸哭之兽忖道。如果梦天丫出身于武庚宫,恸哭之兽会把她扶正的,登上宫主大位。

    “还敢藐视吾。”皇日鹞吼道,嘭嘭嘭,一团团金色的光焰炸开,像是有几百头驴在火海里打滚,相当欢闹。

    “藐视你又如何。”梦天丫道。“出来吧,我的契约兽。”呼,梦天丫一袖子劈了过去,砰,击退皇日鹞的爪子。

    轰隆隆!虚空摇幌,一双眼睛睁开了,比灯笼还大,照耀大地。

    “这种熟悉的气息!”皇日鹞紧张道。

    “这,这……”恸哭之兽开口道。

    “怎回事,上古奇兽一个接一个出现,难道都是白菜价?”孵化之丘心情很不好,相当郁闷。按理说,它才是主角,可现实狠狠的打了它的脸,皇日鹞、恸哭之兽、西之魔女都可撕比孵化之丘,还未现身只亮出一双眼睛的家伙,也非善茬呐。

    “我就知你有倚仗。”朵儿衮妮玛笑道,“可我没想到你给我带来的惊喜那么夸张。”

    “夸张,什么夸张,如何夸张。”朵朵生气道,“姐姐,你为何老是在意梦天丫,她就是个小矮子,长得也不漂亮。”

    “你闭嘴。”朵儿衮妮玛喝道。

    “你,你竟为了一个外人骂我。”朵朵不敢相信,“姐姐,醒醒吧,能陪伴你的只有我,除了我,谁在意你。”

    啪!朵儿衮妮玛一巴掌拍了过去,将朵朵拍飞了几米远。“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该讲话时就当哑巴。”

    “”

    朵朵捂着脸,自地上爬了起来,她不恨朵儿衮妮玛,恨的人是梦天丫,不夜城的城主。“哼,我这就去杀了她!”朵朵越想越生气,刷,她电掣似的飞起,挥掌劈向梦天丫的后心。

    这时,虚空中的那对红色的眼睛锁定了朵朵,哧哧,两道红色的电光斩落下来,照头砍向朵朵。

    “不识趣。”

    朵儿衮妮玛暗哼一声,纵身而上,她的速度要比朵朵快上几倍。在那两道红电劈中朵朵之前,朵儿衮妮玛大袖一拂,登时魔气冲天而起,逆涌而上。崩!崩!撞碎了两道红电。

    “你这不是很在乎我吗。”朵朵心道。方才,她故意出手,除了恨梦天丫之外,还在试探朵儿衮妮玛。

    “上古青鸽!梦天丫的契约兽是上古青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朵儿衮妮玛劈头盖面叱道。

    “啥啊,上古青鸽,那是什么?”朵朵道,她真的不知道,因为她的记忆被姐姐篡改了很多,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没抹去很多。

    也怪我!朵儿衮妮玛心道,她伸出手指,倏地点向朵朵的额头,咚的一声,朵朵被弹飞了,落到一片彩云之中。

    咔嚓,咔嚓,咔嚓!无数道青色的闪电劈下,全都劈向朵朵原来所在的位置。亏得朵儿衮妮玛动手了,将妹妹送了出去。

    “无礼的女人啊,你怎敢伤害我的主人。”云层之上,威压的声音穿金裂石,带着不容置疑的决绝。是上古青鸽,可与皇日鹞争锋的奇兽。

    “真的是你吗,上古青鸽。”皇日鹞仍不敢相信。

    “呵呵哒,除了我,还有谁能教训你,用长辈的语气教训你。”上古青鸽悠然道。

    “啊哈?教训我?”皇日鹞哼道,“你脑袋坏了吗,你大约不知道,我和以前不同了。”

    “嗯,你是和以前不同了。现在的你太弱小了,还寄人篱下,喂,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狂狷的皇日鹞,我都怀疑自己看错了。”上古青鸽嘲笑道。

    “住口!”皇日鹞被激怒了。它振翅而去,冲向云层,要与上古青鸽撕比。

    轰!

    金色的气浪与青色的云层对撞,恐怖的能量风暴四下荡扫,机智兽、皇善兽、纺丝龙兽、吭蝶兽不敢在待在空中,向下逃去。笑天星手里抓着灵芝,灵芝比伞还大,刚好能挡住他的面庞。

    “皇日鹞!”

    “上古青鸽!”

    “皇日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上古青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虚空中,只有两道威严不可测的声音来回叠荡,响彻碧霄,震慑诸天。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