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时间到了,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你只能做出选择,对与错已经不重要了。

    梦天丫看了一眼柳庄丝,忖道,柳庄丝与一个叫做魔仙的人走得很近,为何魔仙没出现。在啸月庄,柳庄丝是绝对的主宰者,可魔仙却能改变庄主的心意,可见她在柳庄丝心中的分量,隐隐的,魔仙成了啸月庄的第二号人物,凌驾于三位副庄主之上。

    无头天使道:“姑娘们,为何沉默了,是因为激动吗。命运之子即将降临临冬谷,我等都是见证者。那死掉的会重生,掉头的会长出新的头颅,王冠与权杖放于西王座,王临此间。”

    柳庄丝道:“你又神神秘秘的,听不懂你的话。你被人抢走的脑袋不是埋在临冬谷吗,找出来就是,为何长出一个新的。西王座?那又是什么。”啸月庄的庄主抬头,忽地劈向西方。哪里,有一股让人心悸的魔气不住涌荡,遮天掩日,星河也为之失色。

    梦天丫道:“恸哭之兽守护着武庚宫,可他们不在西方。”

    柳庄丝同意道:“是呀,武庚宫在临冬谷的东南方。”

    无头天使身后的三对翅膀张开,神秘道:“我先走了,干涸的泉水将因王的到来而再次流淌。”

    呼!气浪飙爆,无头天使离开了。留下认真思索的柳庄丝、梦天丫以及混在魔女中的魔仙,她改变了形貌,就连气质也变了。大事,魔仙要与柳庄丝做一件大事。“临冬谷太安静了,魔女界有多少人觊觎此地,可她们无一善终。母亲也因此谷而丧命,我继承了她的意志,不揭开临冬谷的秘密,绝不离开。”魔仙一脸冷漠,无任何表情漾动。再平凡的人都有过往,有故事,可谁在意平庸之人的命运,“我绝不甘平庸。此生当壮阔,不与沟渠鲵鳝为伴。”魔仙忖道,忽地,她也向西方望去,那里真的有什么不同了。

    “魔仙,无头天使已经离开了,我们也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今次过后,魔女界再无梦天丫。”柳庄丝秘法传音于魔仙。

    “嗯,你将统帅啸月庄、不夜城,最后是武庚宫。临冬谷终将尊你为王。”魔仙回道。

    “魔仙,我知你志不在此。事成之后将会离开啸月庄,可是?”柳庄丝问道。

    “我该称你为庄主还是主公,亦或朋友。”魔仙道。

    柳庄丝、魔仙面无表情,包括梦天丫在内的魔女,没人知道她们在交谈什么。即便知道了,她们也不会信的。临冬谷千百年来不曾改变过……

    无头天使终于见到西之魔女了,她跪在血水之中,三对翅膀同样搭在污血之上,“王。”她道。

    “哼,她还是知道了。”待在暗中的恸哭之兽不悦道,它与无头天使也是旧识,而且知道她的脑袋埋在什么地方。因为是它割了六翼天使的头。

    “不好,棺材板快压不住了。”恸哭之兽又道。它将六翼天使的脑袋放在棺中,设下层层封印,埋在武庚宫之下。可天使的记忆渐渐恢复,她失去的力量也回来了。

    砰!砰!砰!封印着六翼天使脑袋的棺材不住幌动,封印接连迸开,只剩下最后三道了。“我必须压住棺材板,否则她会坏我大事。”恸哭之兽身体一摇,神识倏化一柄金色的小剑,无声无息,向地下穿去,直达棺材板。而且悬在上方,刷刷刷,剑气迸出,宛如金海生潮,然则大音希声,剑气不断冲刷棺材板,并没制造出任何响动。

    “恸哭之兽,你封印不住我的,我感觉到了,她来了,请先闭眼,微微一笑,很倾城啊。”棺材中的那颗脑袋笑道,她还活着,与本体分开之后仍能活下来。

    “有我在的一天,绝不会让你坏事。你我同为武庚宫的守护者,为何你要舍弃天命,背叛夜魔女王。”恸哭之兽道。

    “天命?谁的天命,你的天命还是夜魔王的天命。我的天命不在她,更不在你,也不在我自己身上。圣由秽生,暗中生光,真正的王苏醒了,你还保守陈旧,等待那虚无不可测的天命。”棺材中的脑袋嘲笑道。

    轰隆隆。棺材遽地荡动,恐怖的能量漾动向地面传去,咔嚓,咔嚓!两道裂纹深达千丈,形成十字形。而在裂纹的交汇处,金色的剑气、圣洁的光芒,不断冲撞,声势之大,哪怕是恸哭之兽也不能压制。

    西之魔女向无头天使瞥来,“既拜我,当知我的过去。”

    无头天使道:“既是过去,可让其彻底湮没在黑暗之中,王。请赐予我新生。”

    西之魔女道:“新的脑袋吗。”

    咻。西之魔女左眼急旋的魔法阵中飞出一道长流,没入无头天使的断颈之中。咕嘟!咕嘟!无头天使的断颈向上迸起一道道血箭,她的血液像是沸腾了一般。

    这时,武庚宫之下封印的棺材也安静下来了,棺材中的那颗脑袋与恸哭之兽同时懵比了,握草,这又是什么情况。和他们计划的不一样啊,事情超出他们的想象。新头,无头天使长出一颗新头,只是没有头发,有些刺眼,太亮了啊,像是涂了水银。

    “扎心了,老铁!”棺材中的那颗脑袋叫道,“喂喂,我的本体,你为啥长出一颗新头,我呢,我算什么,我还在棺材里呢。”

    啪。光头天使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她目绽两道神光,刷刷,劈向棺材。金色的小剑迎了上去,它是恸哭之兽的念识所化。

    可那两道神光的速度太快了,金色的小剑阻止莫及,当当两声,棺材遽震,最后几道封印也被摧毁了。这下好了,也不需人按住棺材板,里面关着的脑袋自己就可跳出来。一瞬间,它犹豫了,不想跳出去,因为现在的它成了多余之物,它的本体有新脑袋了,那还要它有什么用?

    “不好!她会毁灭我。”棺材中的脑袋不安道。念头未毕,哗哗哗,一道锁链降了下来,缠住棺材,将它抛向高空。

    恸哭之兽虽然守旧,可也不傻,它立刻收回金色的小剑。“安吉拉之图。”恸哭之兽吼道,轰,气浪滚啸,碧池的气息朝天涌去,一幅图画摊了开来,绿意更甚。安吉拉之图是恸哭之兽收藏的一桩异宝,它看起来是一张绿色的图卷,可能将人或者死物拖进绿色的图卷之中,一旦进去了,再想出来,那就只能抠图了。可是抠图之后,那人不再是从前的她,已成了傀儡,恸哭之兽的傀儡。

    武庚宫的守护者放出安吉拉之图,目的无它,困住获得新生的六翼天使。

    “喔,是你,恸哭之兽,你终于不再藏起来了。”孵化之丘怒道。它真身降临之后,一直寻找武庚宫的守护兽,可恸哭之兽避而不见,这让孵化之丘很是恼怒,认为对方瞧不起它,必须撕比,唯有在撕比中才能决出胜负,洗去加诸在自己身上的屈消声。

    要在以前,恸哭之兽很乐意和势均力敌的孵化之丘一较高下,可今天不行,它必须先封印抓住或者杀了六翼天使。

    六翼天使曾经也是夜魔王的侍者,与恸哭之兽一道守护着武庚宫、王的遗蜕。可不知为何,六翼天使消声情大变,并与恸哭之兽各执己见,说服不了对方,那就撕比。它们厮杀了半月有余,最终恸哭之兽斩去六翼天使的脑袋,将其封印在天外之棺中,埋在武庚宫地下。失去了脑袋,六翼天使再不记得过去的事,懵懵懂懂,孤身在临冬谷游荡。恸哭之兽也不理会,它们毕竟感情深厚。

    “古方之剑。”获得新生的六翼天使道,她一扬臂,锵,一口长剑倏然现出,剑曰古方。古方剑与安吉拉之图出自一人之手,那人还祭炼了第三件厉害的法宝,是一个圆球,那球一出,昊光万丈,不可直视,故曰太阳球。

    可太阳球不在六翼天使、恸哭之兽手中,被一神秘的收藏家获得,从不拿出来示人,故而名气渐渐淡了,最后无人问津。这也是那个收藏家的目的之一,低调,她需要保持低调,不与世争锋。

    恸哭之兽祭出安吉拉之图,试图收了六翼天使。恢复记忆的天使恼怒异常,立即解印古方剑,劈向绿色的图卷,那像是绿幕似的玩意。

    哧啦,古方剑在安吉拉之图上划过,犁下一道深痕,竟不能合拢。

    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带领着他的四只契约兽,应邀而来,本就没安好心。朵儿衮妮玛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姑娘,笑天星也变了,不再是过去的那个M,他现在超越了M,简称超M。“孵化之丘,好给力的家伙,我要制伏它,收之为契约兽,为田地会再增添一头守护兽。”

    腾!笑天星将身一展,仰面向上,双臂舒卷,他将腹部呈现给孵化之丘,并道:“来啊,正面消声我。”

    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都惊呆了,无语至极。纺丝龙兽道:“喂喂,主人,不带这样玩的,赶快离开,孵化之丘一尾巴抽下,会劈死你的。”真的不是开玩笑。

    “机智如我,也拯救不了那个M。”机智兽叹气道。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了。”皇善兽道。

    它们三个劝阻不了笑天星,只好眼睁睁看着孵化之丘的尾巴扫来,崩的一声怒响,扫在笑天星的腹部,“噗!”笑天星吐了一口鲜血,约有1.5升。“够味道,再来,孵化之丘,你只有这点能耐吗。”田地会的会长还在激怒孵化之丘。

    “变态的思想果然异于常人,真不想见到他。”孵化之丘收回尾巴,鄙夷地瞄了一眼笑天星,“我才不会上你的当,满足你那让人作呕的愿望。”

    “你真是太机智了,前辈。”机智兽赞道。

    在孵化之丘面前,机智兽称呼它是前辈也不为过,并没贬低自己。因为孵化之丘确实很古老。

    嗤嗤嗤,嗤嗤嗤!

    剑气迸荡,来回劈在绿色的图卷之上,安吉拉之图登时暗淡下来,碧池的气息也弱了。古方剑熠熠生辉,剑光照拂数千丈方圆。

    恸哭之兽哼道:“六啊,你进步了,也让我更头疼了。”

    六翼天使道:“别再叫我六,那是过去的名字,我现在给自己起了一个拉风的新名,嘎子。你听,我的翅膀一动就会发出嘎嘎的响声,怎样,嘎子是不是很好听,我反正很满意。”

    恸哭之兽道:“见鬼了,你长出了新脑袋,品味下降的让我感到害怕。还是让我削去它吧。”

    哧的一声,一道黑色的电光劈出,斩向六翼天使的脖颈。“我既能斩去一次,就能再斩一次,你长多少脑袋,我就收割多少。”

    可他们都忘了被锁链抛起来的棺材了。砰的一声巨响,棺材盖飞了起来,被封印的脑袋一冲而起,它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眼睛是紫罗蓝色的,比六翼天使的光头脑袋漂亮多了。

    锵!锵!锵!

    西之魔女的三柄孔雀剑同时旋出,绕着拥有金色头发的脑袋旋舞。“我是你的同伴。”金发脑袋笑道。

    “同伴?”西之魔女奇怪道,“我的同伴只有他。”她指了指木桩上穿着的基老菲阳翟。“所以我要你何用。”她又道。

    刷。银孔雀剑最先发难,迥然回旋,怒斩向拥有金发的天使之头。黑孔雀剑、绿孔雀剑随后展开攻势,银、黑、绿,三种颜色的剑气吞殁了天使之头。“不要杀我,我能告诉你想知道的任何事情,包括你的……”天使的脑袋叫道。

    出人意料的是,古方剑、安吉拉之图同时旋出,并且撞开三柄孔雀剑。安吉拉之图收了天使的脑袋,刷,古方剑陡然劈了过去,咔嚓,天使的脑袋碎了,再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西之魔女不悦道:“你们究竟有什么瞒着我的。”

    六翼天使、恸哭之兽皆不答话,他们刻意隐瞒,也是为了西之魔女好。若是让她知道自己的来历,生怕她会崩溃。

    嗤!裂帛之声响起,古方剑骤然劈出,一剑斩了安吉拉之图,绿色的图卷被劈成了两段,“你!”恸哭之兽怒道,“事到如今,还不知悔改,你还想继续错下去。”

    安吉拉之图被斩之后,已成了废物,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恸哭之兽一掌抓去,接住两段残图,它用力攥紧,捏碎了它们。

    六翼天使也收回古方剑,冷笑连连,“你还真敢说。谁给的你自信,让你感觉这么好。我是错的,你是对的?滑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