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之魔女看上了孵化之丘,方甫见面,她献出了木桩。可木桩上的基老不乐意了,而且心惊胆颤。“这位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大兄弟,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菲阳翟道。“我们都是受害者啊,魔女才是主谋。看,我被木桩贯穿了身体,好可怜的。冒昧的问一下,你能行行好吗。”

    木桩两头都是尖的,最下面的尖头钉在孵化之丘的鼻头上,已经钉进去一尺多长,血水向外迸涌,似乎很疼。孵化之丘也怔住了,因为它受伤了,真身受伤了。“不可原谅,你怎能破坏我的美感,我的鼻子就是艺术啊,谁见了不喜欢,你倒好,用木桩刺了进去。”孵化之丘鼻翼翕动,扑的一声,木桩被挤了出去,向上迸起,还顺便带起一蓬血水。

    “纳尼,流血不止。”孵化之丘马上发现了问题所在。不可能的,止不住血,又不是姑娘的大之姨妈来了,这不科学。孵化之丘有那么一点点慌张的表现,当然是做做样子,迷糊魔女用的。

    刷。

    西之魔女飞到孵化之丘,她手中多了两颗草籽,一颗红色的,一颗黑色的。红色的是五丈草的种子,黑色的是三更阎王的种子。“成长吧,我为你们准备好了上等的苗圃。”西之魔女一掌按下,两颗草籽刺进孵化之丘的鼻肉之中,它们一经接触新鲜的充满魔力的血肉,当即生根发芽,根须挥动,在孵化之丘的大鼻子中钻来刺去,瞬间占据了整个大鼻子。Duang!孵化之丘只觉脑袋一蒙,视线顿时模糊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滑稽啊,我又受伤了。一个不起眼的魔女第二次伤害我。”孵化之丘一掌扇了出去,他那车盖似的大手带起一阵罡风,刮向西之魔女。

    “斩。”西之魔女道。

    锵!锵!锵!三口剑倏然显化,是孔雀剑,黑孔雀剑、银孔雀剑、绿孔雀剑。三柄剑劈扫了过去,剑芒迸滚,像是火球落进了雪水之中,气浪涌迸。

    噗!噗!噗!三道血箭迸射开来,孵化之丘拍向魔女的大手被劈成了三段,五指被削,手掌被斩,手腕也断了。“姑娘,你眼中闪烁着光芒。”孵化之丘道,它瞥了一眼孔雀剑,“好剑,可惜没能蕴育出剑灵,尚不完美。”

    孵化之丘的断指、断掌、断腕向后飞来,重新聚合,形成新的手掌。

    这时,高空中降下一根木桩,还是之前的那支。“姐,别这样,你这是诚心整我吗。”菲阳翟欲哭无泪。木桩仍然刺向孵化之丘的头颅。

    孵化之丘哼哼唧唧,鼻子里的两颗草籽虽然长处根须,而且嵌入孵化之丘的笔头肉中,可它们并未成长起来。抑制。孵化之丘的血液与魔气抑制五丈草、三更阎王的成长。纵是如此,两颗草籽深植于孵化之丘的血肉之中,屹立不动,不再挪窝。

    呼!

    孵化之丘单臂挥舞,五指箕张,陡地抓住三口孔雀剑,将它们攥紧。当当当!三剑遽晃,不愿臣服于孵化之丘。“还想跑。”孵化之丘哼道,呼吸有些不畅,都是因为鼻子中那两颗该死的草籽,孵化之丘恨透它们了。

    这时,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动手了,他当然认出五丈草、三更阎王的草籽了,也看清了木桩上的人是谁。从一开始笑天星就没打算救菲阳翟,“这厮还活着啊。他盗走了我田地会的种植技术,另外还偷走了我改良过的五丈草、三更阎王的种子,罪不可赦。今日见了他,不将其杀掉,我简直对不起自己。”

    在种植庄稼的技术上,笑天星全方位的压制菲阳翟。“我无恶意,只想帮你取出鼻子中的两颗草籽。”笑天星传音于孵化之丘。

    “噢,善良的汉子啊。我相信你。”孵化之丘一脸真诚。

    虽然那样说,孵化之丘的身体还是很实诚的,大手肘子扫了过去。

    笑天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扬手,绚光迸舞,一杆锄头祭了出去。砰!锄头撞在孵化之丘的手肘上,将其撞偏了,电光石火之间,笑天星欺身而上,三指如钩,剜向孵化之丘的鼻子,扑扑两声,笑天星已将五丈草、三更阎王的种子剜了出来。

    孵化之丘顿觉呼吸流畅,舒服度了。“汉子,说,你和木桩上的基老是什么关系。我嗅到了恋爱的酸味,你们之间有基情啊。”

    笑天星哈哈笑道,“我隐藏多年的真实身份,终于被你揭穿了吗,不错,我是基老,可同样是田地会的会长。而且我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既能和姑娘愉快消声消声,也能和汉子消声消声。”

    “欧尼酱,真的是你吗,我是你的小菲菲啊。”菲阳翟道,他不再装疯卖傻。

    “混账东西。”田地会的会长将袖一振,砰,扫飞了木桩,也将菲阳翟要说的话堵了回去。在这个紧要的关头,笑天星可不愿与菲阳翟有所牵连。“你偷走了五丈草、三更阎王,却不能守住它们,还将它们转交给了魔女,真有出息。”笑天星明显生气了。

    “三分基元气!”

    笑天星使出了田地会最杰出的会长雄八创造出来的武功绝学。雄八是基老,更是枭雄,所以才能创出“三分基元气”。笑天星既能施展雄八的武学,他基老的身份昭然若揭,再不能遮着藏着。

    三团基气迸出,像是滚动的雪球,越滚越壮观。忽地,一团基气滚向木桩,一团滚向西之魔女,第三团则冲向孵化之丘。“你们还在等什么。”笑天星呵斥道。他面容狞狰,形如恶鬼,哪有雄八的儒雅霸气。

    机智兽、皇善兽、纺丝龙兽无奈,它们只好收起对王者农妖的悼念。腾!腾!腾!三大契约兽飞了起来,像是三座大山,轰隆隆,向笑天星移去,速度极快。

    王者农妖死掉了,它是祭品,用来召唤孵化之丘真身的祭品。

    孵化之丘本体降临魔女界,王者农妖再无活着的可能。吭蝶兽又出现了,王者农妖的死和它有很大的关系,正因为它坑了一下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王者农妖才会死得那么快,那么彻底。“你们都瞧不起我,笑天星亦然,所以我打算挖坑埋了你们,一个不剩。”吭蝶兽幽怨想道,它在田地会生活的并不愉快,处处受气。

    “姑娘,和我缔结契约吧。”吭蝶兽相中了朵儿衮妮玛,“我们是命中的一对。你够狠,我也不差。”。

    呼!吭蝶兽双翼展开,像是巨大的蝴蝶,遽地飞向朵儿衮妮玛。

    “你想坑我吗,呵呵。”朵儿衮妮玛不悦道,她可不愿和吭蝶兽缔结契约,“你的名声坏了,除非是傻子,谁会与你结盟。笑天星是傻子,而我不是。”

    朵儿衮妮玛一招“天外飞锅”施展开来。

    但见虚空崩裂,咔嚓,咔嚓,无数异空间堆叠,销熔或是兼并,接着,一口大锅降了下来,黑压压的,锅口向下,倏地扣向吭蝶兽。

    艾玛。你想坑我。吭蝶兽怒道。它也觉得从天而降的大锅很可怕,要是被其抓走,它的下场多半很凄惨。

    天外飞锅是朵儿衮妮玛改良的一道神通,原本的神通是天外飞仙。

    “天坑!”

    吭蝶兽蝶翼一展,彩光迸涌,向上抛去,轰隆隆,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大坑,是天坑。

    朵儿衮妮玛有“天外飞锅”,吭蝶兽有“天坑”,她们旗鼓相当,撕比的不亦乐乎。朵朵在旁观战,也觉紧张。“姐姐,不要玩了,直接杀了它。”朵朵也不喜欢吭蝶兽。

    掉了进去,那口大锅掉进了天坑中,然后再没任何动静,死寂死寂的。

    吭蝶兽大喜,桀桀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迫使别人成为我的契主,朵儿衮妮玛,我从笑天星那里听过很多关于你的事迹,别再犹豫,和我发生单纯的契约关系吧。”

    轰!轰!气浪滚爆,无数道黑烟升起。

    “纳尼,发生什么了。”吭蝶兽惊道,它定了定心神,紧张望向下方,只见它划出来的天坑消失了,不,是被一口大锅吞吞没了。“滑稽啊,你的锅怎能吃了天坑。”吭蝶兽骇然。

    “我用它蒸海焚江,从未失手。吭蝶兽,你自己跳进去吧,我保证让你死的轰轰烈烈。”朵儿衮妮玛道。

    吭蝶兽正要争辩,嗡,在它上方,彤云翻滚,像是血海涌动,一副末日骇象。锵的一声长吟,一柄红色的漏勺显现而出,勺柄长三丈,勺子大如酒缸,向下砸了下去。砰,击中吭蝶兽的双翼,“呃噗!”吭蝶兽吐了九十多升鲜血,眼睛几乎瞪炸了,向下栽去,落到锅中。

    天外飞锅之后是天降勺子,两种神通完美配合,最终还是擒下了吭蝶兽。

    “在你坑我之前,我只好先杀了你。”朵儿衮妮玛冷声道,她袖袍一舞,呼呼,魔焰炽盛,眨眼即成火海,涌向大口大锅,堆簇在锅底,焚烧大锅,同时也在蒸煮吭蝶兽。

    锅里面的吭蝶兽急了,向上飞窜,还没蹦跶多高,勺子砸了下来,将它击退,再次落到锅中。紧张,吭蝶兽很紧张,因为它在锅里并不能施展一身武学与神通,简单来说,锅内自成一界,像是汪洋,而且水开了。“马币的,朵儿衮妮玛真够狠的,还真是要命。”吭蝶兽的翅膀破破烂烂,头皮淤青,气得直吐血。“笑天星,朵儿衮妮玛,你们看好了,我要装比!”吭蝶兽吼道,可它的声音也没能冲破大锅,回音反而将它自己震得脑袋嗡嗡直响,内脏移位,血气迸滚,相当痛苦,像是有人挥动铜锤,撞击它的身体。

    哧啦,一道蓝光迸出,吭蝶兽还是放出藏在它生命之海中的神物,一种叫做“半蓝根”的玄奇之物。

    半蓝根一经放出,哧哧哧,绽放万道光华,直冲云顶,下面的那口大锅再不能困守吭蝶兽与半蓝根。“哈哈哈,自由了,我自由了。半蓝根的妙用你们马上就会知道,它专治不服。”吭蝶兽喜道。

    朵朵惊道:“不好,吭蝶兽跑了,我要帮助姐姐大人。”无暇多想,朵朵一拧身,人已遁出,她张手摄来一杆落魄旗,朝着吭蝶兽挥扫了几下。

    吭蝶兽像是被抽走了魂魄,变得呆呆的,半蓝根也从它手里坠落下去。朵朵眼尖,知道那是好东西,不疑有它,使了一个摄法,将半蓝根抓了过来。可当朵朵端详半蓝根之际,轰隆一声,半蓝根炸了,蓝色的火焰窜起千丈高,魔女的头发被烧焦了,皮肤被烤炙的生疼。“还想算计我。你也该死。”吭蝶兽怒道,原来它是装的,并未受到落魄旗的影响,它丢出去的半蓝根是假的,真品还在它手中。“我不坑你坑谁,去死吧,女人。”吭蝶兽祭出真正的半蓝根,遽然间,蓝色的闪电一道道劈下,密如骤雨,全部劈向朵朵。

    朵朵还在犹豫是不是撕掉自己的一块肉,然后放到嘴里,尝尝是什么味道的。她太乐观了。

    朵儿衮妮玛可不会放任吭蝶兽伤害她妹妹,“脑白晶”。武庚宫的宫主喝道,“你有半蓝根,我有脑白晶。”

    簌簌簌,一块块脑白晶冲天砸下,与半蓝根迸发出去的闪电碰撞,“今年过节不收礼啊,不收礼,收礼还收……”婉转的广告音如同天籁之音,响彻云霄。

    毫无疑问,脑白晶占据了优势,它们以铺天盖地之势,毁灭了无数道闪电。

    吭蝶兽惊呆了,难以置信道:“天了噜,这世上怎有克制半蓝根的神物,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宝宝不相信呐!”

    “井底之蛙,你目光短浅如斯,才更让难以置信。”

    朵儿衮妮玛一掌拍出,登时,清风涌动,扑灭了朵朵身上的火焰,“还不回来。”朵儿衮妮玛喝道,唤醒了妹妹。

    “是,姐姐。”朵朵笑道,自己的肉都被烤熟了,她一点也不担心,生命力还是那么强悍,让人惊叹,也许这才是魔女。

    武庚宫热闹非凡,撕比最激烈的却要数西之魔女、笑天星、孵化之丘、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

    赶来了,恸哭之兽赶来了,可它隐去身形,藏在黑暗中,观察多处撕比战场。“喂喂,你们把武庚宫当成什么地方了,在这里撒欢,当我不存在吗。”武庚宫的守护兽怒了。

    武庚宫一片狼藉,形同废墟,再无之前的欣欣向荣之象。

    此外,啸月庄的庄主柳庄丝,不夜城的城主梦天丫,以及神秘的无头天使即将到来,她们都很兴奋,只因靠近武庚宫了,临冬谷最大的变数都在武庚宫。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