孵化之丘也没想到它会真身降临魔女界,更没想到是朵儿衮妮玛强制将它召唤来的。在这之前,孵化之丘以分身和很多人缔结契约,成为它们的契约兽,它的契主之中不乏强者大能,更有甚者,要比朵儿衮妮玛更为强势,可他们也不能唤出孵化之丘的本体。

    如今情况变了,孵化之丘的正体现身。可它仍然看不起朵儿衮妮玛,只想着和武庚宫的守护者相见。此时,恸哭之兽被一个魔女拦下了,西之魔女。

    恸哭之兽知道西之魔女的身份,可魔女不知。她处在混沌之中,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混乱,大多数时间,西之魔女凭本能行事。就像现在,她想杀了恸哭之兽,接掌武庚宫。敌意,恸哭之兽从西之魔女身上感到强烈的敌意。“你是灵智未开,还是她的延续……”恸哭之兽不忍心杀害西之魔女,因为她由上一代夜魔女王的尸体中诞出,某种程度上来说,西之魔女也是夜魔王的残续。

    武庚宫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守护兽的目光,它当然知道有外人进入了它守护着的土地。“田地会也出现过让人惊讶的会长,可这一任会长太不入流了。不值得我出手,那被誉为天之骄子的雄八再世,也许我会出手杀了他。”

    雄八与田地会是互相成就的。他以田地会为初始之点,并将它推向至高之巅。可田地会的没落同样和雄八有关,他肩负不可推卸的责任。成也雄八,败也雄八,绝代枭雄。

    笑天星或许走向了他自己的人生巅峰,然不足以引起恸哭之兽的兴趣。“临冬谷的魔女们不安分了,我并不介意清算她们,再次恢复以往的安静祥和。”不管是不夜城还是啸月庄,它们始终难以撼动武庚宫的存在,遑论吞并它,只因恸哭之兽在这里,它是无冕之王,千年守护者。

    砰的一声,西之魔女挥掌击中武庚宫的守护兽。可她的手像是劈在了铁石之上,没能击碎对方,反伤到了自己。整只手掌都裂了,可西之魔女没有任何感觉,不知疼痛,不懂喜悦,没有目的,依着残存的本能吞噬所见之人、所遇之物,魔女也好,魔兽也罢,都是她的食物。“吃了它们我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西之魔女心道,她同样不知这个想法如何产生的,萦绕在灵台之上,挥之不去,哪怕震碎了它们,也会重新聚拢。既不能除去,西之魔女也就接受了它们,在其过程中产生了一点魔女们才会有的感情,喜悦。是那种劈开魔女颅腔,用手掬起她们脑浆的喜悦。也唯有此,西之魔女稍稍能感觉活着的意义。吞噬,感受,再吞噬,刺激自我,如是反复,最终成长,扭曲与否,那也要看参考对象。有人说魔女界的一切都是错的、扭曲的,如同黑暗中盛开的鲜红色的花朵,危险而又让人着迷。

    恸哭之兽收起原本的体型,它现在差不多有黑牛大小,面带慈相,“停下吧,你杀不掉我的。而且,我们曾经是朋友,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过去的你。”恸哭之兽道。

    “停下来,为什么要停。”西之魔女的手掌崩碎了,她手臂一扭,一团魔气翻涌,接着新的手掌长了出来,而且更坚固,骨骼密度更让人惊叹。

    恸哭之兽惊叹道:“你究竟吃了多少魔女才有现在的成就。”

    “不知,也许我吃了你之后就会停手。”西之魔女道。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恸哭之兽又道。它很好奇,因为在魔女身旁站着一个基老。“喔特热发棵,那基老是怎回事,你好歹由夜魔女王的尸身诞生而来的,为何与基老走得很近。别说是王了,就是我也看不下去。难道是基老王比利的阴谋。”恸哭之兽对比利可没什么好印象,他们也是熟人了。而且指环王就在比利的一具分身那里,这是约定,是一成不变的誓约。

    “哦,你说他。”西之魔女道,“他是我捡来的。”

    “捡来的?”恸哭之兽郁闷道。

    “啊咧,我是你捡来的。”这枚年轻的鲜肉基老同样诧异,“姑娘,请你务必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捡回来的我,我想知道自己的过去。”

    “无可奉告。”西之魔女道,“还有,你忘了过去,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你想起了什么,我都能察觉到,然后会狠狠地揍你,直到揍的你间歇失忆为之。”

    “”

    听完西之魔女的叙述,武庚宫的守护者忽然有些同情那只基老。不幸的汉子,你的运气太差了,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惹上了这个女魔头。恸哭之兽虽觉同情,可爱莫能助,它没有出手帮助基老的打算,不落井下石杀了他就是看得起比利了。

    “姑娘,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你要这样待我。放我离去,我是自由的,你不能将我留在你身边。Gao基,我要去Gao基,大量的基友等着我去开辟他们的局部地区,你这是在作孽啊。”鲜肉基老振振有词道,也可说是义愤填膺。他实在是太憋屈了,在基老界稍微闯出点名堂了,不知怎地,误入魔女界,然后就没然后了,他被西之魔女抓走了,而且不能离开她百丈远,否则局部地区之花有针扎之虞。

    针毯啊!鲜肉基老每次逃掉后,西之魔女都会将他抓来,并且让他坐在针毯上。那种痛苦,鲜肉基老实在是苦不堪言,也不愿再一次承受。

    魔女界对基老界来说也是神秘的地方,鲜肉基老本名“菲阳翟”,他出身一般,家里人的取向正常,可他从小时候起就知自己和别人不同,Gao基的念头从未离开过菲阳翟,无关年龄。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菲阳翟诚恳道,他也听说过恸哭之兽的大名,临冬谷的幕后之王,无冕王者,掌握无数魔女的命脉,“喂喂,你好歹杀了这个女魔头。”菲阳翟心道,他对恸哭之兽很有自信,认为它能轻易灭掉西之魔女。

    然而恸哭之兽迟迟不动手,既不打算,也不愿动手。西之魔女的样貌和前一代夜魔女王一点也不像,不管是眼睛、鼻子还是嘴,无一丝相似之处。身高亦然,每一代夜魔女王都是萝莉身形,哪像西之魔女这般瘦瘦高高的,像是秸秆。更重要的是,Xiong不符合啊,夜魔女王是标准的大消声女,西之魔女的那个地方很贫瘠。“算了,她身上散发着夜魔王的气息,虽然很淡。”恸哭之兽这样安慰自己道。

    “大哥,大姐,你们行行好,放了我呗。”菲阳翟还不死心,不敢死心,否则他真的离不开临冬谷、魔女界了。

    “安静些。”西之魔女不耐烦道,她一蹙眉,杀机毕现,左掌倏地拍出,啪,五指扫在菲阳翟脸上,将他撞飞了。菲阳翟在地上滚了几十米,骨头断了很多根,这才停了下来。“又来,说不过我就动手,你一点风度也没。如何做淑女,为何不让我看看你的少女心。”菲阳翟一边吐血一边咆哮,据理力争,指责魔女的不是。

    恸哭之兽忽然明白了为何西之魔女也带着菲阳翟,因为他耐揍啊,很抗打,是纯天然的出气筒、沙包。“这小东西还有这样的用处,真让人大开眼界。”恸哭之兽心道。“此刻,朵儿衮妮玛那丫头也很伤脑筋吧,她的麻烦事自己想办法解决,别想依靠我。”

    刷!

    西之魔女身如电光,倏然飞至,她十指延长,形如弯刀,劈向恸哭之兽的脑袋、脖子、身体。

    “还不死心吗。”恸哭之兽不悦道,它并不躲闪,脖颈一幌,当当当!魔女的十根手指接连劈中它的弯角,电光迸射,魔气荡涌。

    “给我断吧。”恸哭之兽恼道,它双角稍微用力,倏地扭动,咔嚓,咔嚓,咔嚓!西之魔女的十根手指全都断了,像是脆弱的瓷器,不经意一击。

    手腕之上再无它物,西之魔女瞥了一眼,也没任何想法,她的脑袋忽地飞了出去,脖子更像是一条线,连着脑袋和身体。

    西之魔女脑袋飞出的刹那,迎风即长,像是巨大的气球,眼睛、鼻子都挤没了,只要嘴还在,而且占据了整张脸。“啊!”西之魔女张大嘴,一口咬向恸哭之兽,吃了它绰绰有余,别说是一个守护兽,就是两个三个也不在话下。

    草!恸哭之兽最后一点想法散去,然后就被吃了。

    菲阳翟看傻了,也不再吐血,他飘在血河上,当然,这些血都是他吐的。“哎哟,握草,形势翻转的好快,我和我的消声巴都惊呆了。”就像菲阳翟讲的,他的大姬姬都吓坏了,躲在裤中,毫无建树,不敢崛起,当然,血河是热的,按照热什么冷什么远离,应该不至这样才是。

    西之魔女也很惊讶,“唔,我就这样吃了它?为何毫无成就感。”不悦,相当不悦。西之魔女不断摇首,魔气迸出,从她齿缝中滔滔不绝地涌出。这些魔气不是她自己散发的,而是发自恸哭之兽。

    恸哭之兽虽然被魔女吃了,可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全盛时期的夜魔女王尚且不能吃掉武庚宫的守护者,何况是她的尸体孵化出来的魔女。“快让我出去,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恸哭之兽的声音飘了出来,带着恼怒之情。

    想出来,没门。西之魔女尽力闭上嘴巴,不让魔气溢出,可她还是做不到。噗噗连声,魔女的脸被两支弯角捅破了,恸哭之兽不再忍耐,它想立刻出去,一刻也不能容忍。

    蓬的一声轰响,西之魔女的脑袋炸了,魔气荡飙,绚光劈迸。而恸哭之兽也跳了出来,它怒道:“小丫头,你找死,敢吃我,当真是活腻了。”

    啪!啪!啪!菲阳翟飘在血河上,不忘鼓掌,也不知是伤心还是难过。可有一点他很确定,女魔头并没死绝,西之魔女还活着,哪怕她的脑袋炸裂了,也能重生。

    恸哭之兽跳出去的瞬间,西之魔女的身体也开始重组,这次她长了两个脑袋,四条手臂。左边的脑袋是模仿梦天丫,右边的脑袋很像柳庄丝。两人分别是不夜城的城主,啸月庄的庄主。在西之魔女认识的魔女中,属她们最强。

    “为何不试着做自己。”恸哭之兽道,“你是新生的,是特别的,和王再无关系。”武庚宫守护兽口中的王永远只有一人,夜魔国之主,夜魔女王。

    “做自己?”西之魔女的两个脑袋同时歪着,均很困惑。“如何做自己?”她们异口同声道,声音也是模仿梦天丫、柳庄丝。

    “你自己都可以去说相声了。”菲阳翟嘲笑道,“女魔头,你既不杀我,又不让我离去,究竟想做什么。留下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菲阳翟坐了起来,“待我回到基老界……”

    “如何。Gao基吗?”西之魔女的两个脑袋无表情道。

    “不,躲起来,再不现身。”菲阳翟道。“打不过你,我还不能躲吗,又不丢人。”

    “哦,你原来想躲起来,为何不直接告诉我。”西之魔女道。

    “我忽然有不好的感觉。”菲阳翟惊道,因为他看到女魔头手中多了一个木桩,木桩是尖的,用处再明显不过。“姑娘,你该不会……”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西之魔女道。

    呼。魔女向上抛起木桩,尖头向上。倏然间,她四条手臂甩了出去,不住拉长,抓住菲阳翟的四肢。“不,请不要那样做!”菲阳翟惊恐道。他话音未落,人已被拖了过去。

    噗!木桩贯穿了菲阳翟的身体,他的双手、双脚几乎废了,分别钉了一支尖锥,血液不断涌出,落在地上。“藏在坟头中,你才能与死人为伍。”西之魔女认真道。

    “你她消声的一定在逗我!”菲阳翟吼道。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西之魔女疑惑道,一副认真脸。说话间,西之魔女屈指弹舞,咻,一道魔光劈出,轰向菲阳翟,砰的一声,击中他的脑袋,将其敲晕了。“死人不会说话,我帮你最后一程。”

    恸哭之兽彻底无语了,忖道,夜魔女王的棺材快盖不住了,姑娘,你好歹认真做事,不要和基老过不去,他们都是折翼的天使。

    做完一切,西之魔女转过身来,道:“继续刚才的话题,我如何做自己。”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恸哭之兽问道。

    “暂时不知。”西之魔女道。

    “现在可以想了。”恸哭之兽道。

    “想象不出来。”西之魔女道。

    “你想成为好人吗。”恸哭之兽道。

    “什么是好人。”西之魔女道。

    “试着不做坏人的人即是好人。”恸哭之兽道。

    “哦,原来我现在就是好人,因为我满足了他的愿望。”西之魔女道。

    “额……”恸哭之兽无语。姑娘,你似乎说反了吧。你哪里像是好人了,要端正自己的态度。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