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王姬一直都未死心,除非她或者朵儿衮妮玛死了,否则,她必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荣耀是她的,恸哭之兽是她的,武庚宫也是她的,临冬谷将来也会是她的。

    “我来了,宫主。”

    白王姬率众而来。可人群中并没王者农妖、孵化之丘,它们也对朵儿衮妮玛不满,可没表现的那么明显,至少不像白王姬那么直率。

    再者,王者农妖感受到了笑天星的气息,“田地会的会长来了,他来此自是为了与朵儿衮妮玛做个了断。哼,四方印与广场舞缺一不可,朵儿衮妮玛怕是守不住四方印。我要是现身,笑天星同样会收了我这妖孽。他的本事和他的姬姬一样大。”比起朵儿衮妮玛,王者农妖更了解笑天星。

    “姐姐,不好!”朵朵急道。她也觉察到四面八方扑来的数道强悍气息,都是武庚宫叫得上名的魔女散发出去的。“她们是为了杀我与姐姐而来。”朵朵心道,在她被篡改的记忆之中,朵儿衮妮玛让其知道除了姐姐以外,武庚宫的魔女都是敌人,甚至临冬谷的人也靠不住。对此,朵朵深信不疑。

    朵儿衮妮玛手里除了猫妖的尾巴,再无它物。笑天星也觉困惑,“你还有后手?”田地会的会长道,“我已收了四方印。白王姬即将到来,武庚宫的守护者不知踪影,它应当是舍弃你了。长得再像,你也不是夜魔女王,徒有其形,而无其髓。恸哭之兽遗弃你也在情理之中。我的爱人,如何,在场回到我身边,我们仍能像以前那般秀恩爱,我保证不重提旧事,过去的就让成为尘埃。”笑天星也很大度,他实在是太喜欢朵儿衮妮玛了,不忍心伤她,更别说是杀她了。田地会的会长,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也有小国的国主跪在他膝前,仰其鼻息。可笑天星始终忘不掉旧情人朵儿衮妮玛。

    “回去了。”朵儿衮妮玛道。她回绝了笑天星,不愿在和他同归田地会,她是魔女,自由自在的魔女,任何人都不能束缚她。无论是武庚宫还是田地会,都是她的踏板,朵儿衮妮玛心道,她要登上更高的地方,一览群山,俯瞰诸多魔女。

    朵朵站在姐姐右边,神情焦躁。几股魔女散发的敌意让朵朵如临大敌,“姐姐。”

    朵儿衮妮玛神情自若,“不用担心,该来的总会来的。既然都在,那就做个了解,一劳永逸。以后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在背后使坏,因为过了今天,武庚宫除了你我,再无活人。”

    “可怕,好可怕。”笑天星道,“嗯,我相中的女人,怎会轻言败退。让我再高兴一次,看你如何杀我。”田地会的会长期待道。

    “出来吧,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笑天星道。

    轰隆隆!虚空崩裂,三头恐怖的契约兽同时现身,分别是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它们三个与王者农妖一起守护田地会数百年。王者农妖离开后,笑天星另觅一头巨兽,吭蝶兽。

    可吭蝶兽排名最末,它在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面前抬不起头来,它的血统也算高贵的了,可还是比不上王者农妖。所以吭蝶兽最后出来,它走在另外三只契约兽的后面,不怎么引人注意。“这里就是魔女界吗。笑天星这厮还是成功了。”吭蝶兽忖道,它隔断了与笑天星之间的精神联系,不让他洞悉它的想法。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亦然,它们也有秘密,不愿都被田地会的会长听去。

    “机智如我,会来到这个美丽的地方,真是命运的安排啊。”机智兽笑道,它在四兽之中是智者,一肚子坏水。

    “还好这里有水,否则我会不开心的。我一生气就会杀人。”皇善兽道。

    “朵儿衮妮玛,又见面了。你将我们的小伙伴藏到哪里去了,老王,老王你在哪里!”纺丝龙兽吼道,它与王者农妖的关系最好,一直惦记着它呢。

    吭蝶兽默默无闻,跟在前面的三兽之后,收起尾巴,敛去气焰。在没绝对的把握之前,吭蝶兽决定不挖坑埋了那三个看不起它的家伙。

    四只契约兽聚在笑天星身旁,倏然瞥向朵儿衮妮玛、朵朵。“好可怕的契约兽,它们和我的契约兽不是一个等级上的。只有姐姐的孵化之丘、王者农妖才能与它们撕比,而不落下风。”目光交汇的刹那,朵朵已知皇善兽、机智兽等兽的可怕,不免忧心忡忡。姐姐虽然说可以解决掉所有的敌人,“我们真的能做到?”朵朵很担心。

    隔着数百里,王者农妖已然察觉到纺丝龙兽的气息,“哦哦哦,是纺丝龙。我最好的哥们,我是老王啊,哥们,你等着我,我这就去找你。”纺丝龙兽思念王者农妖,王者农妖又何尝不是呢。

    可王者农妖还未动身,朵儿衮妮玛先它一步动手了。契约,朵儿衮妮玛与王者农妖之间尚有契约关系。发动契约之印,武庚宫的宫主强制召唤王者农妖。“嗯?”王者农妖哼道,“魔女,你迫不及待了吗。”

    和王者农妖一起被召唤的还有孵化之丘。“哈哈哈,朵儿衮妮玛,你这点伎俩不算什么。”孵化之丘本可以拒绝的,可它还是响应魔女的召唤,穿越虚空,骤然现身,要比王者农妖更新出现。

    轰!孵化之丘落在地上,它以本体现身,那庞大的身躯与纺丝龙兽的不相上下。皇善兽、机智兽、纺丝龙兽、吭蝶兽见了,都觉惊诧,它们可没听笑天星那里听过魔女还要其它的契约兽。“伙伴们,不用担心,我们会和老王一起回去的。”

    不止王者农妖、孵化之丘,朵儿衮妮玛也召唤了恸哭之兽。可是它拒绝参战,并未现身。恸哭之兽身上也有契约之印,然而形同虚设,它只需懂点手段,即能抹去那道束缚它的契印。“你会后悔的,武庚宫的守护者。”朵儿衮妮玛不觉意外。

    刷!刷!刷!刷!刷!

    几百道人影降下,为首的是白王姬,武庚宫的实际掌权者,是她架空了朵儿衮妮玛。要知武庚宫之人只遵白王姬的命令,而非宫主的手谕。

    “你们这是做什么!”朵朵怒道,她拿手指斜指在场的魔女,尤其是白王姬。

    “哦,你们又和好了。恭喜你们。”白王姬道,她笑的很邪,在她身后,一位穿着彩衣的魔女倏然飞出,挥剑斩向朵朵的手指,还是当着朵儿衮妮玛的面。白王姬依旧在笑,并且盯着朵儿衮妮玛。既然要摊牌了,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直接撕比吧。

    这位身穿彩衣的魔女在武庚宫并未担任任何职务,她是白王姬的身边的三彩女之一,和她一样凶狠的还有两人。刷刷,又是两道虹光纵起,一道是白色的,一道是红色的。三彩女是杀手,为白王姬处理她不愿亲自动手的事情。

    三彩女的任何一人都和朵朵实力相当,“不好!”朵朵右臂一撇,锵,一口长剑显化而出。可她还没出手,朵儿衮妮玛手中的猫尾甩了出去,那条猫尾本来由三条揉作一条,可它们飞出的刹那,以一化三。飕!飕!飕!三道黑影迅绝无伦,陡地扫向三彩女。

    身穿彩衣的魔女最先冲出,故而先迎上了猫妖三尾中的中间那条尾巴。她以身法矫捷著称,可这次奇了,那条黑色的猫尾如蛆附骨,始终跟着她,饶是她遁速再疾,也甩不掉猫尾。彩衣魔女将身一拧,陡然旋过身来,她右臂疾扫,手中之剑劈向猫尾。当的一声,剑光迸荡,而彩衣魔女手中的剑也被弹开了,她扣在剑柄上的五指一根根崩断了,长剑坠地。啪!那条猫尾倏地劈下,由上至下,击中了彩衣魔女的面门、颈、腹、右腿。蓬嗤!血光荡溅,彩衣魔女的身体裂为数千片。

    而白衣魔女、红衣魔女的下场亦然,她们也没能逃过另外两条猫尾,成为了猫妖之尾下的两缕残魂。

    三彩女死了,白王姬不以为意。因为能替代她们的魔女太多了,所以并无太多感触。终究,物以稀为贵,人也是如此。

    朵朵将剑拎起,斜指白王姬,“你终于肯正视自己的愿望了吗,不再收着尾巴做狗。”朵朵嘲笑道。就算对方的人再多,朵朵也不愿在言辞上落了下乘。她神志清醒时,面对亲姐姐尚且咄咄迫人,何况是面对外人。

    朵儿衮妮玛在人群中看到了几个陌生人,她们故意隐藏身份。“灵动谷的魔女,有能力实现自己野心的人并没多少。她们不是啸月庄的人就是不夜城的魔女。”朵儿衮妮玛也无需多想,即可知道她们的身份。只是事到如今,为何还藏着掖着,大可不必。“也好,我杀了你们,啸月庄的庄主,柳庄丝,不夜城的城主梦天丫也不会说什么。”朵儿衮妮玛心道,那时,临冬谷的上位魔女还是柳庄丝,梦天丫,以及白王姬。朵儿衮妮玛也算一个。

    柳庄丝、梦天丫并未亲自而来,可她们派出了亲信。两人想接管武庚宫在临冬谷并不是什么秘密,可武庚宫的情势太复杂了,恸哭之兽也让人心有忌惮。

    田地会的会长笑天星带着四只契约兽,待在数百魔女之中,异常扎眼,他也感受到来自魔女们不加掩藏的敌意。“唔,原来我那么不受欢迎。”笑天星道,他话一说出,随即遇到了冷场,包括白王姬在内的魔女,无一人理会他。好在笑天星的面皮极厚,哪里会放在心上。他暗中吩咐纺丝龙兽联络王者农妖,争取将它笼络,再次收回田地会。

    不用笑天星吩咐,纺丝龙兽也会那样做的。它传音于王者农妖:“老王啊,想死你了。你真沉得住气,待在魔女界那么久,为何不回田地会,你莫要忘了以前愉快的时光。”

    王者农妖回道:“阿龙,太好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草,机智兽、皇善兽太不够意思了,居然不理我。还有,你们身后跟着的那厮怎回事,它就是我的代替物?”

    “嗯,是的。它是吭蝶兽,你可不能小瞧它。这家伙最喜欢挖坑,擅长坑人。”纺丝龙兽道。“我虽然没吃过它的亏,机智兽可遭过麻烦,都是吭蝶兽暗中鼓捣出来的。当局者迷,机智兽自诩聪明,也没能看出。我可没理由帮它。你才是我的哥们,机智兽不是。”

    “好兄弟,这才是好兄弟!”王者农妖感动道,同时也开始留意吭蝶兽。“这厮脸上长满了坑,一看就不是好人。我得防着它,然后再杀了它。哼,想取代我,就凭它?不可能。”王者农妖很不满,同时也瞧不起吭蝶兽。

    另外,皇善兽、机智兽也暗暗地和王者农妖沟通,“老王,你不仗义,魔女界有那么多魔兽,你看上了多少?为我们引荐引荐。”

    “老王,魔兽们才够劲道,滋味怎样。”皇善兽关切道。

    田地会的四头契约兽自有它们独特的交流方式,外人不得而知,即便是笑天星也不行。

    王者农妖嘿嘿一笑,瞥了瞥旁边站着的孵化之丘,“你们可以试着拿下它,相当有挑战。我是不行,皇善兽,你最消声荡,大家都懂的。”

    “它看上去就不好惹。还是算了。”皇善兽很机智道。

    “不要怂。”机智兽道。

    “不是怂不怂的事,而是关乎小命。”皇善兽又道。“朵儿衮妮玛这个女人不简单,她的契约兽又非简单。你我都是知道的。我虽然好消声,可更爱惜自己的命。”

    皇善兽表态了,机智兽也不再说什么。纺丝龙兽接着道:“老王,回来吧,笑天星有容人之量,他还是能接受你的。田地会才是我们的归宿,你难道真要叛出田地会不成?”

    “不,不是。”王者农妖道。“我当然知道田地会是我们的归宿。可我不服笑天星,是他将我卖给朵儿衮妮玛的,至于为什么,你们也心知肚明。当年,他为了笼络朵儿衮妮玛,做过多少承诺,付出多大代价,到头来还是一场空。我随朵儿衮妮玛入驻魔女界,这些年来也想通了,田地会该换主人了。笑天星无能,自有人取代他。”

    “取代他,是你吗,老王。难道你想学恸哭之兽,可你有他的手段吗。”机智兽不屑道。它有些鄙视王者农妖。

    恸哭之兽何须人也,是它王者农妖能媲美的吗。

    皇善兽并未表态,拿眼觑向纺丝龙兽,它知纺丝龙与老王关系最好。

    “这事以后再说吧,老王,你先回来。我们四兄弟再不分开,去它的吭蝶兽,什么东西,混在我们当中,实在是碍眼。”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